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当我爬出青铜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白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启程!”

    “启程!”

    ……

    传令兵的声音迅速传遍了整支军队,先头部队已经开拔,后面的大军缓缓跟上。

    尤搀扶着瘸子,这一次的路途会更远。白都,听他们交谈说,在此地的百多里开外。

    一千骑兵分散在整只队伍的四周,两千步卒押着物资和土匪们亦步亦趋的前进着。

    走了大半日,中间还修整了一次,终于赶在日落之前到达了白都。

    右军的军队在城外驻扎,阿凝带着徐子厚和另外两个副将去向白国君主复命。

    尤看着远处白国的都城,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传右军主将徐凝觐见!”

    传呼声响彻了整个白国王宫,阿凝解下佩剑将它交于守宫门的卫兵,徐子厚等人也是如此。

    三人跟着徐凝拾级而上,白国君王白伯贤早早的收到消息在等着她了。

    “拜见君上!”白伯贤坐在大殿之外的王座之上,面带威仪,看到阿凝沉稳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快快请起,徐将军,你可算是回来了。”徐凝在白伯贤眼中可是他坐稳白国王位最重要的一枚棋子,对她是极尽拉拢。

    “幸不辱命。”阿凝站起身,躬身站在台下。白伯贤旁边座位上的一个小孩正在不停的对她做着鬼脸,那是她未来的夫君,白伯贤唯一的子嗣,白子兮。

    “兮儿,莫要胡闹,父王是如何教你的?”白伯贤看到不安分的白子兮嗔怒道。

    “父王莫要生气,儿臣知错了。”被白伯贤呵斥,白子兮顿时整好自己的仪容端坐在座位之上,末了还悄悄的向阿凝眨了眨眼睛。

    “三位将军跟着徐将军一路也辛苦了,孤为尔等准备了美酒还有庆功宴,稍后我等痛饮一番。”对于终于阿凝的三位副将,白伯贤也是很有好感。

    右军剩下那些副将虽然不敢明着抗拒他的旨意,但是阿凝抓不稳军权很大程度是来源于那些个副将。只等有机会,白伯贤就会收拾那些人。

    不管阿凝是不是女子,是不是军功资历较低,她是他任命的主将,不听从她的话,就是不忠于他!

    “谢君上!”徐子厚三人急忙拜谢,他们都知道,君主对他们宠信有加,全都是因为他们前面的那个女子。

    若不出意外,当子兮殿下长到十五岁,就会迎娶他们的主将徐凝为妻。

    五年之后,白伯贤的统治力将迎来一个最高峰。但这个前提是,阿凝在这五年里,可以站到她父亲的那个高度。

    右军现在就是一盘散沙,随时都有可能被白应武分化吃掉,这个白伯贤在后来也算是想清楚了。

    而他的弟弟现在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陈国在外虎视眈眈,就算他率领左军在内斗之中坐上了王位,但

    是本就弱于陈国的白国在内耗之后完全有可能被陈国覆灭。

    他弟弟想要王位,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一步一步的获取右军的军权,等白应武掌控了白国所有的军队之后,逼他下位,就再容易不过了。

    “尔等下去休息吧,我有些话要与你们的将军说。”白伯贤摆了摆手,让徐子厚还有服侍他的宫人退下。

    “是,君上。”一行人拜退,白伯贤拉着白子兮的手朝御花园方向走去,阿凝跟在他的后面。

    “徐将军,听闻你受伤了,可严重否?”待到无人处,白伯贤开口。若问现在最关心阿凝的,莫过于他了。

    阿凝就是他能坐稳白国君主之位的关键,为此,他还让自己的独子取她为妻。

    一个在军旅之中长大的野丫头,委实不适合做一国之母,但他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

    “不碍事,休养几天便好。”阿凝受伤的事情根本瞒不住,很多人都知道昨日夜里徐子厚传唤女医官的事情。

    那女医官只给阿凝治病,阿凝平日里没病没灾,那么紧急的传唤女医官,只可能是她受伤了。

    况且,那个女医官本就是白伯贤派到派到阿凝身边的。除了是给她治病看伤,还会将她的一举一动都告诉白伯贤。

    再怎么说,阿凝都是白国未来的国母,不盯着些,他不放心。

    阿凝也到了婚配的年纪,但是因为白伯贤令她嫁于自己的儿子子兮,所以没有人敢上徐府为她说媒。

    徐定邦也曾问过阿凝的意思,若是她不愿意,或者已经有了意中人,他怎么也会向君主推掉这门亲事。

    但是阿凝答应了,她的心里,只有当初许下的誓言。为了获得改变这不公的世道的力量,她愿意嫁!

    “没事便好,若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孤,孤替你做主。”白伯贤知她没事,心底的大石也总算落下:“定邦和我如亲兄弟一般,你是他的女儿,就如我的心头肉一般。”

    “谢君上。”阿凝低头不语,她明白白伯贤要的是什么,王家的感情脆弱如细丝。

    若他的父亲如他的亲兄弟一般,那白应武又算什么?但阿凝也不会去揭穿,各取所需罢了。

    “你也不要生分,再过几年,你就要叫我父王了。”白伯贤对阿凝冷冷的性子也不责怪,从小她便是这样,这样也好,到不会传出对王室不好的事情来。

    “阿凝定当全力辅佐君上,万死不辞。”阿凝躬身便拜,聊表忠心,她知道白伯贤要的是和她父亲一样的忠心。

    “哈哈,好,好啊。”白伯贤很高兴,这徐凝和她父亲一样武功韬略皆是非凡,更难得的是她的忠心,不枉他耗费心血栽培于她。

    “子兮啊,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徐将军。”白伯贤宽厚的手

    掌放在白子兮的后脑上,他现在才十岁,头才抵在白伯贤的腰间。

    “一定会的,父王!”若不是在白伯贤的跟前,他才不会乖乖待在这里的。

    白伯贤又与阿凝寒暄了几句,嘱咐她不要忘了晚上的庆功晚宴,然后便离去,留她与白子兮两人在这里。

    “夫人,我好想你啊。”见白伯贤走远,白子兮作势就要扑过来。

    “停!”阿凝一只手托住白子兮的脑门,阻止了他的熊抱:“殿下请自重。”

    哼唧唧,哼唧唧。白子兮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豆大的眼珠啪嗒啪嗒的就落了下来:“我就是很久没见你了,抱一下下都不可以。”

    阿凝有种窒息的感觉,白子兮在别人面前还能把他学到的王家礼仪展现的有模有样的,到她这里就变成了个黏人精、爱哭鬼。

    “殿下,你我还未行礼,这样不妥。”白子兮一哭阿凝就手足无措了,自从他知道阿凝未来会嫁于他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好吧好吧,依你,都依你。”白子兮止住眼泪:“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说吧,不能太过分。”阿凝对白子兮不像是对白伯贤一样,白伯贤心思深沉,她不会有丝毫逾越作为一个臣子的本分。

    哪怕他说的天花乱坠,臣子始终是臣子。

    但白子兮,就是一个小孩子,他的心里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也是阿凝少有可以说几句心里话的人,对于嫁给他,阿凝并不反对。

    “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殿下,这样太生分,你可以像我父王一样叫我子兮吗?”白子兮眼眶红红的,泪珠还未干透,就这么盯着阿凝的眼睛,小心翼翼的。

    “殿……子兮,那以后只你我两人的时候我就叫你子兮,在人前,我还叫你殿下,如何?”阿凝看着白子兮像是一只柔弱的小兔子一样,心里不由得一软。

    “甚好甚好,那我以后就叫你阿凝了,五年之后,我再叫你夫人。”白子兮一脸严肃,小脸鼓鼓的。

    “那就这么说定啦。”阿凝弯下身子,用手帕将白子兮脸上的泪痕擦干。

    已经许久没人叫过她阿凝了,今日倒是一股脑都冒了出来。阿凝又想到那个叫她名字的尤,摇摇头,不知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他。

    尤和其他被贬为军奴的奴隶们被关押在一起,这些奴隶稍后会被编进一个个军奴阵。

    他们不会在白国境内待很久,整顿完毕,他们便会被送到边境前线中去,发挥他们的作用。

    这里死气沉沉的,没人哭也没人闹,他们都活不了多久了。

    陈国和白国之间经常有摩擦,但是这些摩擦里死的最多的不是两国的士兵,而是充当炮灰的军奴。

    毕竟养着他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

    销。

    奴隶就要有奴隶的觉悟,胆敢反抗者,胆敢捣乱的,军法会直接判他们死刑。

    就算那些奴隶害怕的想哭,也得把哭声压抑在心底,把眼泪咽进肚子里。

    他们一天只吃过两次食物,也是那种黑糠做的窝头,根本吃不饱,勉强让他们活着。

    这样的人,上了战场,根本不会有多少战斗力。就算最后拼死反抗能挣扎一下,也绝对活不到下战场的那一刻。

    在战场上,不论是奴隶的人头或者是士兵的人头,都是军功。

    而这些奴隶,就是交战两国默认的军功,没有人会放弃这唾手可得的军功!

    瘸子艰难的咬着那黑窝头,他这么老,只吃这个,会饿死的,根本撑不到上战场那一刻。

    尤拍着他的后背,就着冷水他才吃下那个黑窝头。

    瘸子感激的看着尤:“他们说的对,我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山贼,死有余辜。你不该为了我,来这里送死。”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