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山村养殖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腊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晒这东西有个麻烦——得防着麻雀。这蒸好的糯米晒出来的,对于麻雀来说,就是难以抵御的诱惑,所以每分钟都要看着。

    李芸莲将一根长竹竿系上一个白色的塑料袋,专门在这里赶着麻雀。

    等周恒他们吃完中饭,李芸莲喊周发强帮着做事,把那另一半蒸好的糯米给捣烂了。

    年货好吃不易做啊。

    周恒放了碗,说道:“还是我来吧。”

    捣糯米要在一种特制的工具里捣。就是一块比较大的石头里,被工匠掏了一个盆大的窝,里面磨得极为光滑。糯米就放在里面,用一根木杵去捣就行了。

    看着简单,这可是体力活,糯米有粘性,沾上去后再提起来非常重,甩不掉的时候就要闹笑话了。

    周恒年轻,就一把抢过了木杵,自己来。

    自己亲手做年货的时候,真正有了要过年的感觉。

    周瑛也吃完了,走出来看到弟弟在忙活,感叹道:“现在啊,什么年货都能买到,自己做年货的都少了。”

    比如她过年就没什么年货要做的,从娘家这里拿一些,再买一些,过年就很丰富了。城里人也差不多都是这样了。

    不过她有点夸张了,比如现在周恒忙活的这种,市面就好像没见到卖的。这种年货比较老式了,做得太麻烦,几乎都慢慢被淘汰遗忘了。

    以前过年真是要忙很多天的,是那种“小孩盼过年”的感觉。

    比如进了腊月要准备熏肉,做腊肠,腌鱼腌鸡,要做炒货,炒米、炒花生等等,油炸麻花、油炸鱼、熬糖、打豆腐等等,还有各种各样的糕点之类的。

    为什么“小孩子盼过年”呢?因为好吃的多啊。

    以前不舍得花钱买,什么都是自家做,但忙乎中的腊月,才是记忆中的年味。

    如今有钱了,什么都能买,年味也没了。

    不过可能有人也说,不用自己做,那人也轻松了啊,这也是种说法。反正时代在前进,怎么过年的都有。

    周瑛看到王睿在旁边看了半天,说道:“王睿,你也学着舅舅的样子,来几下吧?这做好了你也要吃的,帮会儿忙呗?”

    王睿看着挺容易的,豪气的一撸袖子:“让我来!”

    结果才一出手,木杵粘在糯米里了,拔都拔不出来,用劲把脸都憋红了,惹得院子里笑成一团。

    这得用点儿巧劲才行。

    周恒又拿回了木杵,笑道:“小朋友,你还得多吃几年饭啊。”

    王睿回嘴:“你才是小朋友!”

    王思齐凑上前来,笑呵呵地说道:“哥哥,我才是小朋友。”

    “对对对,你是小朋友。”王睿轻轻扯了扯她的羊角辫。

    一阵笑闹之后,周恒终于捣好了糯米团,剩下的就得老妈亲自来做了。得把糯米团搓成粗长条,然后切块,晒干,这是细活儿。

    王睿有点嫌无聊了,得想办法找点乐子去。

    看到舅舅终于闲了下来,便屁颠颠的问他:“舅舅,现在还能弄到鱼吗?”

    摸鱼捉虾才是他的最爱。

    周恒接过江晓萱端给他的野酸枣蜜茶,喝了一口,说道:“现在别人承包鱼塘的,都在干塘弄鱼呢,你要去看吗?”

    “好好好,我要去看。”王睿很兴奋。

    他来到舅舅家,只想逮鸡抓鱼,完全现了原型。

    山上的鸡又逮不到,再说了,不逮也有吃的,不用愁。那就去弄鱼吧。

    过年的时候,也就是鱼塘养殖户们丰收的时候。

    这几天,天天都有附近的鱼塘放水捞鱼,周恒家里都买了不少,腌着晒成鱼干,以供明年吃上半年呢。

    这种就是腊鱼。

    腊鱼字面意思,就是腊月里腌的鱼,平时腌的鱼可不能叫腊鱼。这个月里,气温最低,鱼可以天天晒而不臭,晒干后收起来,保持干燥能吃很久。

    家里的小猫天天望鱼而垂涎,不知道觊觎多久了,上蹿下跳的,可把它急坏了。

    大鱼就晒成鱼干,小点的就直接煎或者煮,再小些的裹上面糊而炸,炸好的小鱼,也可以用袋子装起来,保持干燥,平时想吃时,再回锅炸一下,非常香。

    这些都算是年货的范畴了。

    越临近过年,年的气息越重,要准备的东西也越多。

    像这种腊肉腊鱼,李芸莲都是做两家人的分量,周瑛每年都从这里提走不少。

    不过,王志宏也会把肉、鱼的钱给钱们,不会让他们贴钱,但除了钱之外,这份辛苦却是实在的。

    他们在城里买的房,哪有那么多地方给他晒腊鱼腊肉啊!岳父岳母的情谊,他也是知道的。

    所以周恒家院子里这腊鱼腊肉腊肠的规模,可真不小。

    李芸莲听到王睿说要去看鱼,连忙说道:“小恒,友好村今天有一家要起鱼了,塘都干好了。”

    那意思:快带他们玩去吧。

    周恒心想,这是还把我当孩子看呢。

    友好村是他们的邻村,不近,得开车去才节省时间。

    周瑛笑着说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也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吧。”

    她也想去看看那盛况。

    承包的鱼塘抽掉水之后,鱼在里面翻腾跳跃,密密麻麻,那场景还是很壮观的,看着喜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围观。

    那时候买的鱼,最是新鲜。

    江晓萱很高兴的拿了相机跟上。这种村镇文化,千人千相,是很有生命力的。

    周恒故意挤兑她:“你也去看啊?”

    “我为什么不能去?”江晓萱反问。

    周瑛给她帮腔:“对的,女人就是应该强势起来,不能被男的欺负。”

    周恒顿时不服气:“姐,你站哪边的?”

    “我啊?我肯定站在女人这边啊!”周瑛理所当然的说道,然后和江晓萱一击掌,两人都笑了起来,引为知己。

    “那你们来开车吧。”周恒停下了开车门的动作。

    “你想得美,这里就你一个男的,你还想不开车?”周瑛大声说道。

    她开车技术很不行的,龟速不说,还只能走简单路线,停车必须在非常宽敞的地方才行。

    上次去省城,都是周恒帮她停的,她停了半天都没停好,还差点开不了门出不来。

    有弟弟在,哪还用她开车啊。

    周恒故意耍赖:“你们团结一心,还想让我当牛做马,我又不傻。”

    周瑛笑着将他推进了驾驶位,并赏了他一句:“作精,老实点吧。”

    李芸莲笑着看着孩子们。

    孩子的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能这么亲热的说笑打闹,比上一辈的人强,她看着就高兴。

    上一辈的人,为了些针尖大的屁事,吵闹不休,自家人不和睦,堂亲表亲之间也走动得少,不亲热。

    到他们这一辈了,这么大还能笑笑闹闹,有事互相商量,这才像个真正的自家人。

    周恒被迫开着车,带着大大小小的几个人,王睿坐在副驾驶,江晓萱、周瑛、王思齐坐在后面。

    周瑛还提着一个大篓子,和一个小桶,一会儿说不定要买一堆鱼回来。

    天气冷就是有这种好处,买鱼虾什么的直接提回来就行,不用怕温度高而臭了。

    大黄狗也一定要跟着来,反正不远,周恒也让它上了车,一起玩玩。

    王睿还记得上次暑假吃到的石锅鱼,那时候舅舅还在买鱼苗,他感觉那次吃到的鱼,是他记忆里最好吃的,想着今天也要吃一次。

    今天这里鱼多,要是舅舅再做那种鱼就好了。

    周恒问他:“王睿,你爸什么时候放假啊?不会要到年三十吧?”

    “不知道,他自己都不知道。”王睿无所谓的回答。

    周恒笑道:“他就算不惦记你,还能不惦记你妹妹?”

    王思齐坐在后面,不参与他们的谈话,正高兴的唱着新学来的歌,跑调不知道跑哪去了,还唱得挺嗨。

    十来分钟后,到了隔壁村清鱼塘的地方,那里早就围了一堆的人。

    好几个人在已经只剩下个底的水塘里忙乎着,把成桶成桶的鱼装上案,案上有个大场地,堆了高高的几堆,这会儿正繁忙的交易着。

    大桶大衬大袋子的交易,不再像平时在市场里的那样,一条两条的卖。

    现在买鱼都是买着过年用的,随便哪家买得都不少。

    王睿头一次看到这光景,惊呼:“好大的水塘。”

    周恒笑问他:“比我的鱼塘怎么样?”

    王睿白了他一眼,说道:“这怎么跟你的比,你的都是湖了好不好!”

    不过,舅舅家的鱼还不能吃,长得真慢!

    王思齐穿得像个气球一样,看到几堆的鱼,乐得拍手直跳:“好多鱼啊!好多鱼啊!”

    这可能就是南北过年的一大差别了,南方多鱼肉,北方多羊肉或者牛肉。

    鱼塘里养的鱼,除了大、肥外,特色性不强,基本上都是常见的经济型鱼种类。

    这里捞完后,他们就会拉到市场去卖,这就是鱼塘一年来的收入。

    临近过年,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舒缓笑容,一年到头的忙碌,不会将戾气还留在腊月。

    到了腊月,人们说话都开始讲究了起来,互相只说好听的,有着“到了腊月、不能瞎说”的老话。

    几个人走到鱼堆边,想看看要不要再买点鱼。

    前面一盆里,黑黑的半盆吸引了他们的注意,这里半盆都是泥鳅、鳝鱼等等,比起鱼来,这些算比较特色的了。

    家里其余的鱼都有,就这些没买,于是周恒便买了些。

    夏季的时候,吃这些东西都不用买,他自己在水塘就能弄到不少,吃了个夏季。不过入冬以后就很忙了,再加上水里冷,就没有自己搞这些。

    现在碰到了,又想再吃点。

    另外一盆还有不少河虾,还有一盆小鱼,也都分别买了些。

    还有一个盆里,有几条比较特别的鱼,不少人围着看,但买的人少——其中有一对红鲤鱼,长得特别好看,亮闪闪的,在盆里游来游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