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山村养殖 > 第一百章 又有同学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龙溪村就只有一个大队村长,身兼着村书记,再另有一个会计,干部总共就这两个人。

    但说实话,周恒并不太认识这个村长,因为这个人和周发强的年龄相差着十多岁,所以周恒和村长的孩子也不一样大。

    这就导致也没什么途径去认识他。

    很多年前张昌炎刚当上村长的时候,周恒已经去上大学了,这些年也不怎么在家,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但知道一直都是这个人在干。

    现在就算是他回来了,但偶尔有点什么事情,比如承包之类的,也是周发强去找的村长,所以周恒对这个人真没多大印象。

    实在没有想到,这村长今天竟然亲自过来找他,还喊着他的名字,而不是他父亲的。

    周恒应声:“诶,张叔您找我?”

    本村人,喊村长都是论辈喊的,不会称他“张村长”或者“张书记”。

    张昌炎笑得很灿烂,说道:“这是在建围栏啊?对,养野兔需要这个。年轻人回乡创业就是好,讲效率,进度快。”

    周恒一头雾水,这村长还跟自己寒喧客气起来了呢!

    就见张昌炎旁边的一个年轻人朝他喊着:“周恒,你不认识我了?哈哈哈……”

    周恒暂时还没认出这人来,张昌炎又说道:“周恒,这是市里派下来的村书记,也是你的高中同学啊!现在你们可以好好的聊聊了,哈哈……”

    周恒仔细看去,有点没认出来。

    年轻人笑着主动自我介绍:“周恒,我是孙计安啊。我的变化很大吗?我看你变化不是很大,我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了。”

    周恒仔细看了两眼,这才认了出来,连忙笑道:“是你啊!我的天,你的变化真的很大,你要不说名字,我肯定到现在还没认出你来……”

    那边,胡金华也停了铁锹,朝这边走了过来,脸含笑意。

    上次他们见面时,聊起了班里的很多事情,其中就聊起过这个孙计安。当时上学时,班里给他起个绰号:计将安出?

    这家伙读书时很有个性,喜欢研究钢笔画,和钢笔书法,他其实画得还不错,可惜颜值不咋地,有点尖嘴猴腮样,不得女孩子喜欢。

    那天聊起他的时候,听说他家里有亲戚,把他弄到市里当公务员了,当时还说,下次去市里时,要敲他一顿饭的。

    可惜这也只是个说法,毕竟近十年没见面的同学关系,你突然冒出来说要人家请吃饭,这不得把别人吓到啊?人家怕万一你是来借钱的呢?

    要真是在某种场合遇到,或者群里又聊起了之类的,再联络吃饭什么的还差不多。

    当时也就是说说而已,谁都没有当真。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市里派下来的村书记,竟然是他。

    周恒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终于找到了当年的一些影子。他不得不感叹,人的气质果然是养出来的。

    身处在那个位置几年,气质都不一样了,而气质就是男人的整容院。

    可不是嘛,当年大家都觉得他颜值不怎么样的,现在看起来竟然都有几分帅气了。

    所以周恒没有第一时间把他认出来啊。

    孙计安很热切的拍了拍周恒的肩膀,说道:“上面派我下来的时候,我听这个龙溪村的名字,就觉得很熟悉,后来一想,你不就是这村的人吗?我来了第一时间就问的张村长,他说刚好你在家,所以他就带我来了。”

    当时他们关系还挺不错的。

    张昌炎不失时机的说道:“应该的,应该的,你们老同学嘛,肯定是要见一见的。”

    这时,胡金华也走下来了。

    周恒对孙计安说道:“这是胡金华。”

    这名字一出来,孙计安也是一阵打量他,神色复杂。当年的事情,他当然也是知道的。

    两个人神色都有着万语千言,最后互拍了一下肩头,尽在不言中。

    张昌炎看这场合,原来是三个老同学见面呢。于是,他也很识趣的说道:“孙书记,那你就和老同学多聚聚,我也还有事情,就不打扰了,哈哈,有事情你再找我,行吧?”

    在场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个村长在巴结市里派下来的第一书记。

    谁都知道的情况啊,这派下来的人,在村里也就干一年,还是要回去的。要是巴结好了,不就有了市里的人脉了吗?

    人家万一在市里,帮着他美言几句,不是就顶他多干好多年了嘛。

    要不是这个原因,村长也不可能亲自带人跑到这里来,还喊着周恒这个小辈的名字呢。

    看破不说破,孙计安也对他客气地点头笑道:“那张村长您忙,谢谢您带我过来啊!一会儿我有事再去找您。”

    张昌炎很快就离开了,这边同学仨正式开始寒喧。

    周恒说道:“走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都去我家坐坐吧。”

    这里交给父亲就行了。

    回到自家院子,周恒摘了两串葡萄,几颗梨子,洗洗端过来,大家一块儿坐在树荫下聊聊天。

    孙计安问胡金华:“你出来多久了?怎么我们都没有你的消息?”

    胡金华笑道:“有大半年了,先是在镇上找的事情做,后来遇到了周恒,就到他这里来了。”

    孙计安点了点头。

    他思索了一下这个过程,想着必定也是很难的,他说道:“你出来时应该联系一下同学的,至少找找我们这些玩得好的,总有人能帮忙。你不必一个人背着,那太难了。”

    说实话,当时的确是很难的,但胡金华也没想着找谁。不过,都过去了,他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孙计安又问周恒:“你回来多久了?怎么也不找我?你们这些人都把我忘记了!”

    几个人都是一阵笑。

    周恒说道:“我回来了快两个月吧,天天搞点事情也很忙,养鸡啊,养鱼啊,现在又准备搞的养野兔,才开始修围栏,怕野兔喜欢打洞。”

    “你怎么想到回来发展的呢?不容易啊!其实回来是真的好,家乡需要你们,像你们这些在外面见识过的,再把宝贵的经验带回来,对发展家乡有很大的好处啊。”孙计安说道。

    周恒又是一阵笑,谦虚的摇了摇头。

    这同学在市里干了几年,现在说话也确实有那么一套一套的。

    时隔近十年后再见面,感觉倒还行,虽然还有一些客气,但总归还好,昔日的感情也还是有一些存在的。

    孙计安也说了一些他的近况,他家的亲戚已经退下来了,所以能帮的也很有限,升迁的机会不是很大。

    就拿这次安排村支书下村来说,他也是安排的穷村,不像人家一些比这条件好的村子,随随便便干几件事情,修点路啊之类的,回去就是政绩。

    像他这样的安排下来,说是“镀金”,但同一批那么多人呢,都能镀到金吗?也很难。

    就这么聊了两个小时后,又聊了些当年上学的事情,昔日的感情又慢慢回来了。

    孙计安感叹:“没想到我们这三个单身汉,今天竟然聚到一起来了!哈哈……”

    周恒连忙说道:“别,就我和你是单身汉,这家伙美人在侧,快活似神仙啊!”

    孙计安神色疑惑。

    周恒讲了黎丽亲自过来找胡金华的“轶事”,孙计安惊讶不已。

    没想到,到底让这小子得着了。

    晚饭的时候,他见到了黎丽,也是惊艳了一把。印象中那个羞羞怯怯的女同学,一晃现在长得这么漂亮了。

    又想到她是专程过来找胡金华的,心头也是一阵感叹。

    晚饭是在周恒家吃的,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们相聚,晚饭自然是很丰盛。

    买的卤猪蹄,家里又做的粉蒸肉、腊肉炒蒜苗,炖了一只鸡,还去村里一户人家买了一只鸭,做的烧鸭。再就是一些时令的新鲜蔬菜。

    孙计安看着满满一桌菜,知道大部分都是特意为他做的,连连对周恒的父母说道:“叔叔婶子太辛苦了,不应该为我做这一大桌菜的。受之有愧、有愧……”

    周恒把他的酒杯倒满,说道:“你就坐下来吃吧,你没来的时候,我们吃得也差不多这样。”

    自从他回来,家里的伙食一直就不错。当然,以往没有这么多人时,也不会这么满一大桌,父母对他的同学都是很客气的。

    现在手头不是那么紧了,在家吃点好的完全没问题。

    几个人先喝了一杯再说。

    孙计安尝了一口鸡,顿时惊艳道:“这鸡很不错啊!味道好!吃着很香。”

    周恒也不谦虚,笑道:“那当然,我干的就是这行啊!先第一批养的五百只已经卖掉了,后面又养了六千只。”

    孙计安赞声不绝,连连说这鸡好,养殖这样的鸡大有前途。还一直说,果然是从外面带回来的宝贵经验好啊,干的养殖都不一样。

    正吃着,村长张昌炎打电话来了,请他到他家去吃晚饭,孙计安说正吃着,不用那边忙活,就客气的挂了电话。

    再尝一口鸡,真是让他回味不已,太好吃了。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咯咯咯”、“咕咕咕”的声音,鸡群又到了回来的时间。

    已经交了两百只了,这里三百只鸡的队伍略有点小,但孙计安是第一次看见,还是觉得很壮观。

    尤其是那些鸡闪闪油亮,看着就喜人,真是让他开了眼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