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113章 远在天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了山壁湿滑的麻烦之外,一切都较为顺畅,枉费了丁正义还为此聚精会神的小心防备。

    半盏茶的工夫,他便在崖壁上划出了一个弧线,来到族长所标记的那块岩石之下,顺利发现了那个向内稍稍凹陷的洞口。

    两丈宽高的洞口与周围浑然一体,里外都是灰褐色的山石,没有一丝人工雕琢的痕迹,在远处很难为人所发现,只有在靠近了才能大概的辨别出来。

    不过随着丁正义的接近,洞口外侧岩石上的那两个墨羽鹰爪印,在他的视线中也越来越显得清晰可见。

    凝神感应洞内的情况,丁正义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气息。

    此时上下都不着力的感觉让其颇为难受,因此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借着手臂的力量顺势从岩石中拔出破甲锥,接着直接就跃进洞内。

    回头示意盘旋在洞外的墨羽鹰多加注意,丁正义套上了铁精护甲的各个组件,接着他便身形一闪,人就快速的往洞内走去。

    不过前行了十来丈之后,丁正义又停下了身形,这个洞穴深幽无比,他拐过两个弯,眼前已经是黑兮兮的一片。

    没有外放的神识辅助,在这样的环境中,连方向都无法有效的把握,更不要说抵御可能存在的危机了。

    皱了下眉头,丁正义微微迟疑了片刻,接着他便伸手从储物袋内摸出了一颗寸许大小的燧石来,在此物出现之后,其柔和的光芒立即把附近照的纤毫毕现。

    有了光亮虽然方便了丁正义行走,但同时也将他的身影完全暴露了出来,使其在黑暗中成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靶子。

    不过两权相利取其重,两权相害取其轻,清晰的视野显然比在黑暗中摸索对丁正义更为有利,这样即使是遇到危机,他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轻托着白濛濛的燧石,丁正义无奈地摇头苦笑了一声,接着他又向前后左右都看了一眼,然后便收敛心神,激发护身玉佩,一脚深、一脚浅的继续前进。

    山洞空间看起来不小,不过里面转角颇多,地面也崎岖不平,再加上丁正义还要分心感知周围,提防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危机,因此他的前进速度极慢。

    从灵脉一路奔过来的时候,丁正义只花了一炷香的工夫,可在这山洞内足足走了有小半个时辰,他却仍然没见到任何到头的迹象。

    长时间的保持着精神高度集中,对丁正义来说,这无疑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让他心里不由的犯起了嘀咕,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或者走错了道路,不然区区不到十里远的路程,怎么会像是无穷无尽一般。

    所幸地是,丁正义这种焦虑的心态刚刚升起了不久,远处隐隐透出的一丝白光便给其带来了希望,他赶紧急走数十丈,在拐过了一个大弯角之后,眼前顿时就变得豁然开朗。

    山洞的尽头明亮异常,确实存在着一个巨大到令人震撼的山腹空间,而且其顶部安放有大量的燧石,将这百丈方圆内照耀的宛如白昼。

    不过即便如此,浓郁之极的灵气还是像薄雾一般,它似乎能够遮挡住燧石所散发出的光芒,给丁正义一种朦胧之感。

    如轻纱在空中不停飞舞的灵气之中,繁多的灵树若隐若现,充满了生机的绿色与白色的灵气交相辉映,点缀着这个灰褐色的山洞,隐隐透露出一股无法言喻却又渲染心灵的意境。

    随着浓郁的灵气和草木清香扑面而来,丁正义紧绷着的精神似乎是得到了解放,接着他全身上下似乎雀跃起来,变得无比的舒爽。

    忍不住再次深吸了几口这种混合的气息,丁正义回味着这片刻的安宁,不过其多年一直保持的沉稳性格,还是让他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随着丁正义恢复了理智,族长重创后的惨状便猛然浮现在其脑海之中,清晰无比,更有振聋发聩之感,这让他立即警醒起来,不由疑神疑鬼的四下打量。

    因成功在望,而大意疏忽,最终倒在收获之前的修士,在修真界中简直就是不胜枚举,同时又让人扼腕叹息。

    以前丁正义对这些人总是嗤之以鼻,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如此不堪,可事到临头时,他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就不由自主的陷入了这个境地。

    就在自我反省和总结中,丁正义将周围都仔细的感应了一番,反复确认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这才收起手中的燧石,继续刚才中断了的观察。

    此时离丁正义只有几丈远的地方,也就是在山腹空间和山洞的连接之处,一层乳白色的光膜忽明忽暗,闪烁不定,在燧石明亮光芒的映衬下,毫不显眼,可这却深深吸引了他的目光。

    这显然是一个残缺的阵法,而且几乎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也许消散也只在一念之间。

    没有任何的犹豫,丁正义快步走上前去,在这个残缺阵法的位置前停了下来,接着他也没有再多耽搁时间,稍作准备,便立即开始探测周围的阵法布置。

    一炷香的时间,丁正义紧皱的眉头便舒展了开来,在他的眼中,此阵法原来只是一个基础阵法,作用也仅仅是隔绝灵气而已。

    虽然丁正义从未接触过这种法阵,但凭他在阵法方面的建树,暂时的修补一下却是游刃有余。

    继续沉吟了片刻,丁正义的目光在两个疑似阵基之处扫过,紧接着他便果断的掏出了那个中级阵旗,毫不犹豫的顺手弹了出去。

    就是阵旗落地的瞬间,一声若有若无的嗡鸣声随之响起,那层乳白色的光膜先是微微一顿,然后其便闪耀出比燧石之光还要透亮的绚丽色彩。

    亮光下的丁正义脸上波澜不惊,阵法水平的积累让他信心十足,初步修补和维护这个简单的阵法只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没有期待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的兴奋。

    继续掐指推算了半盏茶的工夫,丁正义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他便抬腿迈过了光膜。

    要想深入维护眼前的这座隔绝法阵,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调试,在短时间内,很难看到明显的效果,不过眼下阵法的威力大增,再也不虞此处有暴露的风险,因此倒也不用急在一时。

    带着这样的想法,丁正义沿着山腹溶洞的边缘处摸索着前进,他准备先将这块灵地仔细的探查一遍,以确保不会有什么隐藏的危机。

    小半个时辰的工夫,丁正义便将这个巨大的溶洞空间细筛了一遍,除了中心那块七八丈方圆的地方阵法波动明显,他没敢轻易的尝试外,其余地方的收获寥寥无几,让其大失所望。

    灵草药的缺失,丁正义早有心理准备,毕竟加上墨羽鹰,至少有过两波妖兽在此地停留,它们可不管灵物成熟与否,药效如何,只要是含有元气,都属于妖兽修炼上的大补之物。

    可诸多灵树的价值之低,却出乎了丁正义的预料,在他仔细的辨别之下,这些灵树几乎都是生机浓郁的碧心木,它们看上去长势喜人,郁郁葱葱,不过实际的用途却乏善可陈。

    根据典籍的记载,碧心木虽然也属于低级灵树的一种,而且其对生长条件的要求还相当之高,但它既不能开花结果,也不能用于炼器,最大的作用只不过是净化灵气,改善周围的环境而已。

    正是因为碧心木并不能给修士带来直接的受益,所以很少有修真家族会浪费灵地进行种植。

    至于在宗门内是个什么情况,丁正义也无从得知,不过坊市中碧心木价格甚至都比不上黄牙米,他还是对此有所耳闻。

    稍微调整了心态,丁正义又带着一丝期许,抬脚向灵地中心赶去。

    围绕着这个让族长也束手无策的阵法走了几圈,丁正义聚精会神的感应,全力以赴的推算,可除了能隐隐感受到其毁灭的气息外,其他的却一无所获。

    这样的结果也在情理之中,筑基修士都无可奈何的阵法,又岂是一个练气后期修士所能轻易破解的。

    不过一点头绪都没有,还是让丁正义非常的意外,原本在他的预想中,只要是阵法,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微小的破绽,抽丝剥茧下总能掀开层层迷雾,发现契机。

    可眼前这样的事实,却让丁正义明白了其对阵法的认知,应该还处于起步的阶段,他所沾沾自喜的阵法水平,或许只不过是阵道的毛皮而已。

    面对近在咫尺的机缘,丁正义却一筹莫展的徘徊在阵法之外,就如同其远在天边一般。8)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