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89章 面目一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文武兄弟的晋升,也在这几天内陆续的成功,俩人的突破过程虽稍有曲折,但总算是有惊无险,勉强达到了丁正义预定的目标。

    如今他们都在各自的住处打坐练气,稳固练气中期的修为,此过程的注意事项,丁正义也早就妥善交代,倒也无需他再为之操心。

    俩兄弟突破至练气中期,前后一共用去数粒黄芽丹,再加上一些其他的辅助灵物和灵石,丁正义总消耗也不过才百来块下品灵石而已,这都比不上一粒中品银丝丹的价值。

    由此可见,随着修为的增长,辅助修炼乃至突破所耗费的资源,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之上,小阶都要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差距,更别说大阶上的区别,那根本就无法想象。

    通过这样的实际对比,以己度人的情况下,丁正义也就深切的理解族长突破失败后,他内心的那种无力和彷徨。

    在这无法言喻的压力下,丁昌明有所失态,以至于走火入魔,也就显得不足为奇。

    归根结底,所有的症结都集中在修炼资源上,这是每个修士都无法回避的难题,丁正义当然也不例外。

    摇头苦笑了一声,丁正义便将这些暂时无法解决的愁绪都埋入了心底,使之成为其加大锻体修炼的动力。

    随着锻体术的快速提升,皮肉之中蕴含的爆发之力也越来越强,丁正义渐渐又步入了修炼的正轨,每天除了必要的几件事外,他都沉浸在炼体中无法自拔。

    简单而又充实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又过去了好几天。

    如今丁正义终于适应了身上的负重,他已经能合理动用自身的力量,一举一动都显得轻松自如,不再像其刚回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捏碎饭碗的笨拙。

    此时修炼静室的阵法,并未如以往那样正常开启,丁正义也罕见的没有沉迷在锻体修炼之中,这是因为今天是他和爷爷约定了去拜访其大哥的日子。

    享受着这片刻的闲适,丁正义也反思了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得失,尤其是其看向聚灵阵中昏睡的小墨羽鹰时,他的嘴角处更是隐隐闪现过一丝笑意。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小秋的声音,只是其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严肃和拘谨,这让丁正义意识到应该是爷爷已经来了。

    没有再多耽搁,丁正义立即拉开大门,快步向楼下客厅赶去,不过他刚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爷爷正一反常态的与小秋闲聊着。

    丁昌寿此时显得不急不躁,耐心十足,从他那和声细语中,丁正义能听出其对小秋的态度,宛如是面对自家嫡亲子侄一般。

    这样的表现对丁昌寿来说,可是非常的少见,作为位高权重的家族长老,他就算是面对丁家嫡支族人,通常也是不动声色,而且往往还略带庄重和肃穆。

    不过对于丁昌寿的这种异常,丁正义作为知情者,他到是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在丁正义的印象中,爷爷对小秋的态度有过两次明显的转变,第一次由漠然置之变成了正眼相待,之后便如眼前的这般模样,亲热的就差嘘寒问暖。

    小秋一开始作为普通的侍女,虽然颇受吴氏和丁正义的爱护,但在丁昌寿的眼里,自然是不值一提,几次见面都当她是小透明一般。

    直到小秋检测出身具灵体,三灵窍资质看似普通,不过再加上第四和第五灵窍,都只有一条堵塞的灵络,那就显得非同一般。

    对于这种毫无疑问的五灵窍资质,丁昌寿当然也难以做到不闻不问,即使在整个丁氏家族,这种资质也属于中等偏上,完全可以成为家族的中坚力量。

    不过小秋终究不是丁家族人,不享受资源补助的情况下,最多也不过是一个练气中期修士罢了,丁昌寿有所正视的外在表现,也只局限于见面时点头示意而已。

    而最近的一次巨大转变,其根源就来自于小秋的制符天赋,丁正义本来是想尽量为其隐瞒,以便确保她的安全。

    不过制符原料的消耗,和成品符篆的兑换,都必然会露出马脚,根本就无法自圆其说,因此他才不得不单独向丁昌寿提及此事。

    就算如此,丁正义也没敢将小秋那种传说中的天赋全盘脱出,毕竟那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他说的模模糊糊,只是其有意无意露出的那份自叹不如,就足以让丁昌寿脸色大变,惊疑不定。

    一个练气中期,甚至是练气后期的外姓修士,对丁氏家族来说,并不值得重视,而一个天赋异禀的制符师,那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聚宝盆,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不是丁正义说的郑重其事,丁昌寿还以为他是在哄自己开心。

    就算是这样,丁昌寿也只是半信半疑,直到亲眼所见后,他的那份不真实感才得以消除,当时其看向小秋的目光就大为不同。

    从那以后,丁昌寿对小秋的态度,就可谓是天差地别,不仅不再将其当做外人看待,而且他话里话外的呵护之意,足以让全族的年轻后辈们汗颜。

    丁正义对此当然是乐见其成,可小秋哪知道这其中的关键,面对这么多年一直不苟言笑的长老,突然就对其和颜悦色,她倒是有些如坐针毡。

    当时小秋的那种窘迫表情,丁正义至今仍记忆犹新,此时站在客厅外面略做回忆,他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淡淡笑容。

    简单回顾了一下丁昌寿与小秋的关系变化,丁正义便伴随着爷爷对其谆谆的教导之声,直接迈步踏入了客厅。

    此时小秋的表现便显得中规中矩了许多,和她在丁正义面前时大同小异,与丁昌寿也算是有问有答,不复之前的那种坐立不安。

    不过在丁正义进门之后,小秋脸上还是自然的流露出了解脱之色,两只黑宝石一般的眼珠上下翻转,显然其刚才的那种成熟稳重只是表面文章。

    “爷爷,你来的这么早?”

    丁正义的话音刚落,人便出现在了丁昌寿的不远处。

    “早去早回,再说大哥年迈体弱,也不宜让他久等。”

    看到丁正义进来,丁昌寿的注意力便立即转移到他身上,然后随口解释道。

    直到俩人接上了话,小秋这才暗暗嘘了一口气,连忙站到了一边,低眉顺眼的默不作声。

    “那也是,让长辈们等待,终究是有些不合时宜。”

    丁正义顺着爷爷的意思,不假思索的满口应承着。

    自从丁正义前些天在文武兄弟面前露了口风,丁昌寿似乎也很快就得到了消息,紧接着便来找过他两次,显然其对于大哥的请求很是上心。

    不过因为文武兄弟的突破已经迫在眉睫,实在不宜为此事而分心他顾,丁正义和爷爷商量了一下,才将拜访的时间定在他们晋升之后,这也算是给其大哥献上了一份隆重的厚礼。

    “你呀你,现在和我说话都显得这么的言不由衷,就像那些老家伙一样的圆滑,对长辈的尊敬以前怎么就没有体现出来,还要我三请四邀的才能成行。”

    丁昌寿没有被丁正义的表现所迷惑,之前没有顺利完成大哥的请求,让他满是怨念,此时借题发挥,半真半假的说道。

    “以前我都是以修炼为重,如今我觉得亲情的维系也很有必要。”

    见爷爷似乎面有不愉,丁正义也不再打马虎眼,回答的简单实在。

    “你小子脑袋转的飞快,有时候连我都看不透,谁知道现在又打的什么主意。”

    丁昌寿佯装生气,不过却笑容满面,他显然是对丁正义极为满意。

    “好了,凡事以修炼为重就好,些许的细枝末节你完全不需要太过在意,为了修为的进步,完全可以舍弃这些无足轻重之事。”

    也许是又想到了一些过往之事,丁昌寿慢慢的收起了笑容,面带严肃的殷殷嘱咐道。

    “不多说了,这就走吧,我也有些天没去见老大哥了。”

    心情似乎是受到了些莫名的影响,丁昌寿的情绪明显有点低落,他也不等丁正义再说话,便起身带头向外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