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47章 思前想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祠堂回家的路上,丁正义不断的思索着后面该怎么做才好,一路心事重重,偶尔遇见几个族人,也只是含糊的打着招呼。

    可思来想去,始终都没有个头绪,他也只能不了了之。

    待到看见家中的竹楼时,丁正义索性放空心思,准备缓上几天再说。

    关于确定今后所选择的道路,他觉得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回家后丁正义见四下无人,就直接上楼来到修炼静室,按惯例做好准备工作,便沉静在修炼之中。

    接下来的数天时间,丁正义都保持着专心致志修炼的状态,显的愈加努力用功。

    每天他不仅打坐练气,疏通灵络,还进行高强度的锻体修炼,同样绘制中级火球符也没有落下。

    在修炼的间隙,隐匿阵和迷幻阵每天都要摆上几遍,敛息术也见缝插针的练习一会。

    每天安排的如此满满当当,让丁正义疲惫的同时,又感到无比的充实,这是他非常期待和享受的修炼时光。

    直到五天后,丁正义结束了当日的打坐练气,调息完毕时他仍保持着盘坐的姿态,没有像平时那样立即起身。

    这是因为通过这些天来心无旁骛的修炼,丁正义感觉神志一片清明,所以正适合全面的进行思索,做出适合自己前进方向的选择。

    不过在开动脑筋之前,丁正义先将怀中的储物袋拿了出来,从里面摸出两只一尺长的玉盒。

    他仔细打量着玉盒,只见其表面温润如水,萦绕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灵光,另外在开口处贴有一张封印灵符。

    这正是当天他面见族长,丁昌明临走时交给他的那两只玉盒,当时在他的催促下,没来得及查看,这几天为了保持心境,也刻意没有拿出来,如今看上去颇为眼熟。

    稍做停顿后,丁正义又从竹榻下拿出一只敞开着的玉盒,将三只玉盒放在一起,果然是一模一样。

    刚拿出来的那只空玉盒,也是数年前族长给他的,里面存放着三枚百年灵桃。

    当年丁正义食用完灵桃后,感觉其不似凡物,专门去查阅了一些典籍,才知道此物果然颇有来历。

    这种玉盒的原料是来自于灵石的一种伴生矿,内含一丝微弱的灵气。

    虽然其对修炼无用,但却是保存灵果和灵药的宝物,在其被封印的情况下,容易变质失效的新鲜灵植灵果,可以存放数十年之久。

    这种玉盒虽不是法器,但因其功效非凡,应用面极广,因此价值一般都超过了下品法器。

    看着三个完全相同的玉盒,丁正义心中暗暗思索,带着封印的两只玉盒中,应该是装有六枚百年灵桃。

    作为家族中所能出产的最高级灵物,百年灵桃对筑基修士也有着不错的辅助效果,可见其珍贵异常。

    丁正义至今还记得,曾经食用的三枚百年灵桃,不仅让他的锻体术得到突飞猛进,灵络的疏通同样是一日千里,节约了足足一年的苦功。

    这种级别的灵物即便是丁昌明也不会有多少,眼前这六枚很可能就是其仅有的存货。

    看着这两只玉盒,丁正义心里感慨良多,逐渐放开了对思绪的束缚,开始思索起以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如果将这些珍贵的资源都用于自身的修炼,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使自己提高一大步。

    而且以后每月增加灵物用来辅助修炼或者投入制符练习,修为进度和制符水平的提高也会加快一些。

    不过丁正义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修炼不是看谁走的有多快,而是看最终能够走多远。

    随着修为的增加,这些有限的资源将对丁正义的作用会越来越小,而且也不用再指望家族能增加份额,这倒不是家族不想,而实在是不能。

    通过数次与族长的交流,丁正义从不少零散信息中,大致可以估算出来如今整个家族每年的总收入,这个数值大概在五万下品灵石左右。

    这些收入要上交一部分给玄山派,家族中的日常消耗也不少,能真正结余下来,供家族高层分配的数额应该不会超过两万下品灵石。

    再减去长老和执事们的俸禄,以及必须的应急储备,真正归族长所用的也就万把下品灵石。

    虽然丁正义不知道筑基修士日常修炼所需几何,但从其每日所食的白牙米来推算,至少是练气修士的十倍以上。

    那些能辅助筑基修士修炼的灵物,至少也需百年以上的年份,从一颗百年灵桃就价值数百下品灵石来看,万余下品灵石即使够族长修炼也不会有多少剩余。

    因此仅凭家族现有的能力,绝对无法供养第二个筑基修士。

    但要想实现家族的振兴,没有足够的高阶修士那只是空谈。

    随着丁正义的成长,当家族无力提供相应的资源时,他就必然要从家族外部来争取。

    不管他有多小心谨慎,到时肯定会触及其他势力,甚至是宗门的利益。

    靠自己一人结果会是怎么样,丁正义不敢想象,上次家族去浅海搜寻灵物的教训深刻无比,所遭受的重创他还历历在目。

    如果没有大量的灵符,或者没有足够多的家族修士,那次劫难即使是全部覆灭,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还只是低级灵物的争夺,就有如此大的阵仗,如果涉及到更多利益的话,想必更加凶险。

    虽然他从小就待在族内,从不外出,但从日常的一些细微末节中,丁正义还是能体会到修真界有多么的残酷。

    丁正义从来不认为他是话本演义中的天命之子,能够受天庇护。

    每次危在旦夕时都会遇难成祥,在命悬一线下转危为安。

    他从各种修真界历史典籍中,总结出来一点,那就是凡是有大成就者,基本上都是各方隐忍之辈,很少会有那些横空出世的高手们。

    以为自己实力强横,就可以铤而走险,或许会留下一些璀璨的事迹,但大都会如流星般划过天际,消失在修真界无处不在的危机中。

    在丁正义看来,孤身犯险不可取,没有同心同德的伙伴来保驾护航,任你智计百出,也终会有一失,在血淋淋的资源争夺中,这往往就意味着身死道消。

    这也是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出过家族灵脉之地的原因。

    不是丁正义不想寻找机缘,而是他不确定危险和机遇哪个先来。

    只有在安全的前提下,才能谈的上收获,不然便是再拼搏努力,也不过是空中楼阁,毫无意义。

    如果为了资源而丢掉了性命,那便是本末倒置,家族崛起的愿望也只不过是一纸空谈。

    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丁正义能做的就是物尽其用,将有潜力,有能力的族人们团结在一起,利用一切有利条件,去战胜各种困难。

    如今利用手头上的一切资源,挑选培养有潜力的族人,给他们希望,使他们充分成长,这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有一点是他必须要注意的,那就是做这件事时一定要足够的隐蔽,丁正义倒不是担忧被族人知道了,会在家族中造成不好的影响。

    他怕的是被外部势力,尤其是玄山派的师徒势力给盯上,那将会有无穷无尽的隐患,以目前玄山国的环境来看,只有没暴露出来的力量,才是能够争取资源的手段。

    只有将他们成功的隐藏发展壮大后,他们才会是为家族从外部获取资源的核心力量,同样只有家族繁盛了,才能有充足的资源继续提升自己。

    只有自己的各方面都得到了有效提高,才能守护家族,发展家族,壮大家族,形成一个可以持续发展的循环。

    想到这里,丁正义抬起头,深邃的目光中充满了坚定之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