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46章 族长心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天后,丁正义来到家族祠堂,在九叔疑惑的眼神中,独自走到祠堂后院的修炼静室外。

    见静室的防护阵法开启着,他便知道此时族长正处于修炼当中。

    随手打出一个族长亲自传授他的法决,丁正义便垂手而立,静静的等待起来。

    此法决的作用很简单,对静室防护阵法来说,仅仅能使其发生轻微的波动,提醒族长有人求见,不过一般也只有族内长老们才有这样的权利。

    丁正义能得到如此殊荣,自然代表了丁昌明对他的绝对看重。

    筑基修士的修炼可容不得任何的打扰,即使想要收功,也需花费较长的时间。

    因此丁正义不急不燥,站在那思绪联翩,将准备向族长汇报的培养计划又仔细梳理了一遍。

    直到阵法的流光开始渐渐溃散,丁正义才收紧心神,眉眼低垂,做出恭敬之色。

    “小义,为何如此惺惺作态,直接进来吧。”

    丁昌明低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虽然带着些许责备,但却给丁正义带来一种亲切之感。

    听到族长的吩咐,丁正义不敢怠慢,直接上前几步,推门而入。

    静室中的布置一成不变,只不过丁昌明此时仍盘坐在蒲团上,显然是刚刚收功,还在适应阶段,没来得及站起身来。

    丁昌明见丁正义走了进来,微微点头,随意抬手一挥。

    和以前一样,静室大门无风自动,悄然关闭,防护和隔音法阵随之开启,这种手段丁正义见过数次,不过在他眼中依然是变化莫测。

    “培养计划已经开始了吗?”

    丁昌明开宗明义,直入主题,只不过语气有些敷衍,似乎毫无关注的兴趣。

    毕竟筑基修士的修炼时间非常紧张,尤其是丁昌明目前已经筑基六层圆满,亟待进行突破前的准备,更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

    而且自从他上次单独与七长老两人交流之后,他对此事讳莫如深,甚至不想再行参与。

    “是的,我已经按您的吩咐,开始正式实施这项培养计划。”

    丁正义也觉得族长的状态有些不对,不过很快他便将这些感觉放下,同样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问题无法解决吗?”

    听到丁正义铿锵有力的回答,丁昌明依旧是兴致淡淡,流露着事不关己的那种气定神闲。

    “暂时没有问题,我只是来汇报一下执行的过程,让族长您看看是否有缺漏。”

    丁正义说完这句话,看到丁昌明脸上古井不波的神态,并未表现出期待之感,不由得疑惑更深,不过他仍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从开始时为了降低暴露的风险,静待关注度减小,到思索挑选合格培养人选,还有拟订的方案计划,以及实施过程。

    其中他重点讲述了利用迷幻阵来甄别族人的设想,以及所得到的结果。

    花了一炷香的工夫,丁正义将他这段时间以来关于培养计划的所做所为,事无巨细的描述了一遍,当然也略过了关于小秋的那段。

    “你做的不错,既能恪守本心,又能做到随机应变,说实话都有些出乎了我的预料。”

    待到丁正义说完,丁昌明略带笑意的肯定道。

    在丁正义长时间的汇报中,他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只是捋胡须的动作却越来越快,偶尔揪掉两根都没有在意。

    “但有一件事,你应该还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如何来解释所兑换资源的去向。”

    这个问题也是当年困扰着他,让丁昌明无法自己来实施的关键,此刻他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

    家族中所有的公共资源都会登记入库,贡献点的发放和资源的兑换都有明文记录在案。

    每过一段时间由大长老牵头,所有长老参与进行盘算。

    这也杜绝了任何个人以公谋私的可能,即使是丁昌明自己也不例外。

    当然,他作为家族的掌舵人,有着绝对的实力和权利压制不同的声音,可以调用任何物资和人力。

    但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直接肆意践踏现有家族的利益团体。

    那只会让族人间离心离德,最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使家族分崩离析,最终也只能落一个得不偿失的结果。

    在丁昌明看来,经营家族固然是一种亲情的牵绊,但他又何尝不是想依靠这棵大树来汲取营养。

    如果把他比作是家族这棵大树的主干,那长老们便是这棵大树的外皮。

    虽然树皮成长有限,但它连接沟通着树干和枝叶,依靠枝叶给树干持续不断的输送着给养。

    如果为了照顾几根小树枝,就让树皮连同大量的枝叶枯萎凋零,那作为主干又如何能茁壮成长。

    皱眉沉吟了半晌,丁昌明最终还是发出一声无奈的感叹。

    丁正义听闻族长的提点,正有些懊恼,自己的确对着方面有所疏忽。

    不过还没来得及细想,他随即又看见丁昌明脸色变幻不定,与其刚来时的那种风轻云淡截然不同。

    接着族长的那声感叹,丁正义更是听出了一种无限的惋惜之情,显然这是丁昌明的真情流露。

    这种状况让丁正义一时也不知所措,心中暗自琢磨着,到底是什么事,才会让族长如此失态。

    “计划取消了,那些奖励你自己看着办吧。”

    丁昌明慢慢起身,在静室中踱步而行,突然面朝丁正义说出这样一句惊人之语。

    随后他直视着丁正义,眼镜中流露出复杂无比的神色。

    在族长的注视下,丁正义仍然努力保持着镇定。

    可后背和额头的渐渐湿润,却暴露出他内心的不平静,同时他自踏入静室以来的困惑感,也越来越强。

    “原本让你执行这个计划,是看到你有实力,有毅力,还知进退,识大体,由你来做此事不仅阻力小,而且隐蔽性强,即使暴露出来了,波及范围也不大。

    不过后来在长老们话里话外的提醒中,我发现还是想的过于简单,只要是我主导此事,以后就必然会露出马脚,如果为了此事让家族公平公正的理念受损,使家族凝聚力下降,那我实在是难辞其咎。

    而且在家族的那场劫难中,你所绘制的大量灵符,对族人的脱险,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确实应该得到奖励,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将奖励放大了一些而已。

    可是自从我得知你顿悟的消息,你在我眼里便是家族未来的希望,我又何必舍近求远,为了那些远不如你的后辈而耽误了你的成长。

    如今这些降低了额度的奖励,对应你此刻具备的潜力,即使你将所有资源都用在自己身上,在我看来也是无可挑剔。”

    丁昌明侃侃而谈,完全没有了族长应有的威严和庄重感,他像是一个普通家族长者,正在与后辈子弟不停的唠叨着。

    丁正义刚从丁昌明石破天惊的转折中清醒过来,又听到族长那朴实的心声,他既感动又有些失落。

    他虽然执行着培养计划,也为此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但离不折不扣还相差太远。

    相比较族长的心胸,自己就显得太自私了一点。

    “以你顿悟所得的神魂加持,以及制符和阵法上的天赋,即使只有六灵窍资质,以后的成就也必然不会低于我。

    家族崛起的希望注定是要靠你来实现,我只希望你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多关注一些因资源限制而困顿的族人们。

    毕竟都是血浓于水的同宗同族至亲,家族的繁荣昌盛也离不开他们的努力,只有内修和睦,才能外图富强。”

    不等丁正义多想,丁昌明又发自肺腑的说道,之后他便像卸下了一付重担,脸上轻松了许多。

    “族长,我会仔细衡量的,必然不会让有基础,又想要进步的族人,继续泯灭在资源的限制中。”

    丁正义从来不知道,自己在丁昌明的心目中有着如此重要的地位,不过这并不会影响他实施心中已经拟订好了的计划。

    “好!我果然没看错你,你能在自身得到莫大机缘,又可以放手施为的情况下,仍然能不忘初心,这让我很欣慰。”

    丁昌明不住的点头,对于丁正义此刻的表现,他无可挑剔。

    “其实我也有些私心,花费精力和资源培养他们,也是想借助他们的力量,来为自己以后获取更多的资源。”

    在族长不停的夸赞下,丁正义更显惭愧,犹犹豫豫的说出了心中实际所想。

    “家族本来就应该是互惠互利,你给了他们希望,他们自然应该提供出自己的力量,来更好的为家族服务,无意义的付出只会让家族不断衰弱,如果你真这么迂腐,我岂会如此放心。”

    丁昌明听到丁正义自陈其短,恰好印证着自己的状态,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这几年我会闭关,准备冲击筑基中期的瓶颈,你有事就找你爷爷和大长老帮忙,我会和他们交代好的。”

    丁昌明的笑声,似乎除去了锁在其心头多年的枷锁,整个人都洋溢着别样的激情,冥冥之中好像感应到,修为的瓶颈松动了一分。

    说完这些,丁昌明伸手打断了丁正义还想再说的话,从腰间摸出两个一尺长短的玉盒,直接递给了他。

    接着丁昌明又挥手使阵法消散,静室大门也随之自然开启,之后他便摆摆手,示意丁正义自行离去。

    丁正义双手接过玉盒,也不查看,直接收入储物袋,向丁昌明恭敬的行了一礼后,慢慢的退了出去。

    静室外和煦的阳光从空中撒下,照射在丁正义的身上,又犹如倒映在他的心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