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40章 晋升之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正义跟着丁忠元缓步前行,父亲走的四平八稳,与以往一步一个脚印那种急迫感截然不同。

    丁正义不禁有些感叹,看来随着修为的晋升,父亲的改变还真是显而易见。

    典籍中有不少这方面的记载,当修士因修为或者地位发生变化,都会有或多或少,或好或坏的转变。

    有的是为了适应环境,更好的获取资源来保证修炼进度,四姐在玄山派就属于这一类。

    有的则是沉迷于已经取得的成就,放弃了当初的坚持。

    要做到不忘初心,牢记自己的信念何其之难。

    不过丁忠元情况特殊,以他的资质,练气后期就是他的极限,已经算是实现了终极的梦想。

    因此适当的放纵也无伤大雅,但这还是给丁正义带来了一些感触,借此来警醒自己,要时刻坚守本心,不能被一些外物所侵。

    不过要他在短时间内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也不太现实,不过这绝对是所有修士应该努力的方向。

    一路埋头思索,两人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离家不远处。

    小秋那悦耳的声音隐隐传来,从那些不连贯的话语中,丁正义听出了大概,此时她和吴氏正在饭堂准备着晚饭。

    原本丁正义以为,她们会在门前翘首以盼,毕竟丁忠元是去突破一个至关重要的瓶颈,这对整个家庭都有特殊的意义。

    可事实却是让丁正义大跌眼镜,吴氏和小秋好像没有任何期待,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似乎丁忠元数次晋升不成,已经让她们习以为常。

    “咳咳……”

    走到饭堂门口,丁忠元轻咳几声,提醒着屋内正在聊天的俩人,让其注意到他的存在。

    “快进来准备吃晚饭,杵在门口干啥,没突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吴氏听到丁忠元咳嗽声,转头看了一眼,丢下这么一句话,又回过头继续忙碌起来。

    “你什么眼神啊,我已经成功冲破了瓶颈,现在可是实打实的练气后期修士。”

    丁忠元语调轻快,得意的说道,与往日在吴氏面前,畏畏缩缩的样子大相径庭。

    “真的吗,不过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还不都是义儿的功劳吗,他可是为此花费了数百贡献点。”

    吴氏眼中的羡慕之色一闪而逝,接着用不屑的语气,连珠炮一般的说着。

    “额……”

    丁忠元面对吴氏的喋喋不休,竟然无言以对,不由的伸手抓着头,转眼间又憨厚起来。

    “不管怎么说,晋升了总归是件大喜事,大家都有功劳。”

    丁正义将两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知道一时难以说的清楚,赶紧将父亲推进了门,自己也应声而入。

    “还是小义会说话,哪像你一有点事就沉不住气。”

    吴氏看似对丁忠元发泄着不满,但她脸上的喜悦之情却渐渐泛起。

    “饭好了没,我可饿坏了。”

    丁正义见已经顺势坐了下来的父亲,向自己发出一个求援的眼神,连忙打岔道。

    “快好了,你先坐下来吧。”

    吴氏刚才突然冒出来的那股郁郁之气,此刻已经散开了不少,见丁忠元老实起来,也就没有了再打击他的欲望。

    感觉到局势平复,丁正义搬了个凳子,坐到父亲身边。

    从丁忠元突破后,他一直在思考各种问题,还没来得及向父亲询问突破的具体过程,趁吃饭前的工夫,正好可以详细了解一下。

    参考他人的突破经验,对自身的修炼也会有一定的启发,稍微有些促进作用。

    同时丁正义最想弄清楚的,是丹药和阵法的具体效果,这可以为以后的应用带来一些参考。

    丁忠元此时心里的喜悦正好得不到释放,见丁正义开口问询,立即又恢复了几分神采。

    不用丁正义多说,接下来丁忠元就事无巨细,将这次突破瓶颈的各项过程,完完整整的描述了一遍。

    短短两个时辰内发生的事,硬是被他说的口若悬河,那几次关键的选择,更是形容的栩栩如生。

    而丁正义最关注的,丹药和阵法在他晋升过程中作用,丁忠元更是把以往几次的经历,与这次突破的细微差异进行了对比。

    灵气浓郁程度、炼化元气量比例、元气活跃情况、气旋吸收速度等,这些都在他的比划下,显得非常生动形象。

    等饭桌上铺满饭菜,吴氏和小秋也坐下后,丁忠元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丁正义在父亲讲解的同时,也将这些数据进行整理归纳。

    不时地还问上几个关键的问题,而这些也如同搔在丁忠元的痒处,让他不吐不快。

    从丁忠元所说的数据和经验中,丁正义收获良多。

    不过他还有一个不能问的疑惑,那就是父亲突破前后,天差地别的变化是什么情况。

    以前憨厚朴实的丁忠元,很少说话,即使不得不说,也都是言简意赅。

    如今他却能将一件普通的事情,诉说的鞭辟入里,深入浅出。

    丁正义思来想去,似乎只能用修为的增加,使神魂得到升华来解释了。

    在丁忠元绘声绘色的讲述时,吴氏其实也在侧耳细听,脸上的喜悦之色越来越浓。

    她的资质其实与丁忠元相差不大,但吴氏平时却疏于修炼,显然志不在此。

    也许她知道即使再努力,花费再多的精力和资源,最终结果也不过是练气修为,并不能使生命层次的得到本质的提高。

    但这并不意味着吴氏对修为就漠不关心,丁正义的快速成长同样让她欣喜异常。

    只不过丁忠元的意外晋升,却让吴氏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种羞愧感,这也是她起初对丁忠元不假脸色的原因。

    不过吴氏的这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在丁忠元兴致勃勃的高谈阔论中,短时间便烟消云散。

    接下来的晚饭时间,气氛要欢快了许多,丁忠元说话频率比以前明显增加了不少。

    吴氏恢复后,对丁忠元也好声好气起来,不时的打趣他几句。

    丁正义则担着承上启下的重任,将话题牢牢控制在积极的轨道上。

    小秋见大家都很开心,也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增添了不少乐趣。

    一顿饭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吃完,父亲依然谈性不减。

    “义儿,我想申请做家族执事,你看行吗?

    丁忠元询问着丁正义的意见,显然这是临时起意,还未深思熟虑,因此有些犹豫不决。

    “我看行,练气后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家族执事,而且我们家也不缺耕种灵田所得的那点资源。”

    丁正义认真的回答道。

    这事他考虑了已久,正好借这个机会说出来。

    目前家里的情况和前几年相比,可以算的上是天差地别,因此他不想再让父母劳累。

    他如果花费些许时间来绘制低级灵符,每年能赚取的家族贡献点很是不少。

    这些贡献点不仅能满足自身的基本修炼,还能供应父母的日常消耗。

    而低级灵田得耕种,可以算得上是修真界最劳累、产出资源最少的一项获取资源的方式。

    宗门一般都不会亲自进行管理,因为粗犷了会入不敷出,精细了会让弟子们怨声载道,适得其反,所以这才有了修真家族在修真界生存的土壤。

    以他目前的修炼情况,肯定不适合在灵田耕种上分心他顾。

    彼时丁忠元练气中期还情有可原,如今晋升练气后期,委实不宜再亲自耕种灵田。

    目前家族总共也不过二十多个练气后期修士,都是带有排行的核心成员。

    丁忠元这个不在排行内的非核心族人,能修炼到练气后期纯属意外,在家族历史上也极为少见。

    因此父亲会不会得到执事之位,丁正义也不清楚,不过他相信有爷爷相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我明天就去申请家族执事,以后再也不会被灵田所束缚,可以有时间出去转转了。”

    丁忠元仿佛瞬间将多年以来的一个重担彻底放下,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就是就是,带我一起到处看看。”

    吴氏对外出闲逛的兴趣更大,满嘴附和着。

    接着两人甚至在商议准备去哪玩,小秋也在一旁露出向往之色,偶尔插嘴说上两句,看的丁正义直摇头。

    见几人聊的津津有味,短时间没有停歇的迹象,丁正义也没心思再在这浪费时间。

    尤其他还惦记着修习迷幻阵法,于是丁正义以对父亲的晋升有所心得,急需静心领悟为由,独自离开,很快他便回到了静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