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30章 中级符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晚饭的几个菜都是丁正义平时喜欢吃的,但他食不知味。

    匆忙吃完,丁正义向父母打了个招呼,没有再做交流,就急促着走向修炼静室。

    各种制符过程中的控制要点,此时在丁正义的脑海中交相辉映,慢慢形成了一个井然有序的脉络。

    丁正义此时完全依靠潜意识行走,什么时候来到修炼静室的,他都有些模糊不清。

    大约一炷香的工夫,丁正义意识回归,他立即开始制符前的准备,这一步习惯成自然,他做的得心应手。

    直到拿起符笔,运转元气时,丁正义突然有一种冥冥之中的预感,今天制符必然会有所突破。

    事实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今天丁正义第一次绘制中级火球符时,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元气和灵气的控制驾轻就熟。

    绘制出来的法力印记不仅线条笔形转化轻松如意,而且形态和结构精确无比,中级火球符的绘制一气呵成。

    看着竹榻上的中级火球符,丁正义思绪万千,多日来的努力终于成功,他平静如湖面的心情也泛起点点波澜。

    小心翼翼的将这张灵符拿起,丁正义细致观察,发现其灵韵内敛,给人一种缥缈之感,虽然朴实无华,却有着蓬勃的灵压。

    外观上看这张新鲜出炉的中级火球符,虽然与低级火球符拥有同样的法力印记,但火焰图案却明显清晰了不少,这一点加上灵压上的变化,使其威力就足足提升了三倍。

    随着中级符篆的制成,这些天因频繁制符失败,丁正义所积蓄的抑郁之气也随之消散一空。

    将这张好不容易绘成的灵符收起,他闭目沉思了一下,拿起符笔,准备再接再厉。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中,丁正义绘制了一次又一次,可那种运转自如的感觉却不复存在,那一点灵光似乎在他绘制第一张灵符时,被消耗一空。

    待到丹田中的元气干涸,丁正义放下符笔,十余张符纸的连续损失,才又换来了一张成品中级火球符。

    几天的努力,绘制数万张低级火球符所得的经验,合计百余份制符原料的消耗,丁正义终于得到了两张中级火球符。

    看看这两张中级火球符,又想到短短的几天,他就消耗掉价值近百下品灵石的制符原料,丁正义也只能摇头叹气。

    没有海量的资源投入,修真技艺的进步何其之难。

    中级符篆绘制成功的兴奋感,夹杂着大量资源消耗的肉痛感,此时让丁正义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资源也没有被白白浪费,制符技艺终究有所进步,丁正义收拾好心情,转念一想又淡然了许多。

    毕竟资源只不过是修为和技艺进步的踏脚石而已,而修为和技艺的提升才是丁正义立足修真界的根本。

    短暂的感慨之后,丁正义收敛心神,接着便盘腿坐下,开始今天的打坐练气。

    第二天一早,丁正义按惯例起床,简单的洗漱完毕,他来到楼下饭堂时,桌上已经放好了丰盛的早饭。

    虽然不见父母和小秋的人影,但因为他今天要去祠堂议事,所以丁正义也就没有等他们一起用餐。

    一顿扒拉后,一晚米粥和两个馒头被丁正义几口吃完,他抹抹嘴,打了个饱嗝,起身出门便向祠堂走去。

    虽然这个时间去祠堂有点早,但丁正义怕在家里修炼会让他沉浸其中,忘却时间,错过祠堂的议事。

    丁正义作为小辈,如果在这样正规的场合迟到,让族长和长老们等候,那就显得太不明白事理了。

    刚走了几步,还没到楼前的荷塘边,丁正义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反身回到修炼静室,将昨晚制符成功所得的两张中级火球符揣到怀里。

    准备离开时,他摸着下巴又琢磨了一下,索性将几支阵旗也打包带上。

    接着丁正义不再耽搁,一路下楼向祠堂行去。

    因为天色尚早,所以路上丁正义也没碰到几个族人,仅有的几个也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碰面后一般都是互相问好后交错而行,没过多寒暄。

    丁正义走的不快,在那几个族人眼中倒是显得有点与众不同,这不仅是因为他时间充裕不慌不忙,还有边走边思索的缘故。

    家族一般的事务,基本上都是由族长和几个长老直接拍板决断。

    即使是关系到家族发展方向的事项,也就挑选一部分执事参与,普通族人也许一生都没有出席的机会,他们要做的只是接受结果而已。

    丁正义如今年近二十,也是第一次被通知来祠堂议事。

    今天要讨论的应该是给丁正义的“奖励”,作为当事人,他本无需参与。

    但因为家族长老间还有些分歧,可能是需要丁正义来展示一番,再加上嫡亲长老的支持,族长强力推动,阻力应该不会太大,只是数额上的多少罢了。

    因为没参与过这种议事,而且事关自己,所以丁正义定下的策略很简单,就是少说多听。

    其他的也不用思虑太多,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机应变就是。

    虽然缓步慢行,但路途不长,当丁正义渐渐理清思路时,他已经能远远的看到祠堂大院。

    “小义,来了啊!”

    丁昌寿显然知道今天事关嫡孙的最终奖励,因此来的比平时要早一些。

    “爷爷,早上好!”

    丁正义见爷爷从侧面踱步而行,连忙恭敬的问候道。

    随着两人走近,丁正义能明显感觉爷爷的心情不错,似乎比上次见面时又好了一些。

    “这次家族对你的奖励,可谓是空前绝后啊!”

    丁昌寿笑呵呵的表情下,却有掩饰不住的震惊之色。

    “为了这件事,族长当面呵斥了两个有异议的长老,这么多年来也不多见!”

    不等丁正义说话,他又有些兴奋的补充道。

    “族长应该也知道,我练习绘制中级符篆的消耗太大了。”

    丁正义半真半假的说着,可随后的一声苦笑却是发自肺腑。

    “这次奖励会让你满意的!”

    丁昌寿捋着胡子,卖起了关子,转身背着手,慢悠悠的继续向祠堂走去。

    也没有多问,丁正义只是安安静静的跟在丁昌寿身后走着,可眼神中却暴露出他的无奈。

    虽然丁正义很多时候不得不说些善意的谎言,但不是出于无奈就是迫不得已,这不是他的本意。

    相比于尔虞我诈的各种算计,丁正义更喜欢踏踏实实的修炼,修为的进步和技艺的提高才是他的毕生追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