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28章 试制新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昌寿看着丁正义无比认真的样子,不住的微笑着点头,接下来又不厌其烦的交代了一番。

    和一般的长辈教导后辈不同,丁昌寿不是要求丁正义刻苦修炼,而是让他注意劳逸结合。

    丁正义对修炼的坚持和努力随着他这两年地位的提高,在族人中是人人皆知。

    很多族人在教育自家孩子时,都会将他做为表率,因此族内不少幼童见到丁正义的时候,往往会露出仰慕之色。

    关于修炼方面,长辈们对丁正义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要注意休息,这让他哭笑不得。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该说的都说完了,丁昌寿连忙急步离开,看来他确有要事。

    看着爷爷离开的身影,丁正义琢磨了一下,这样瞒着丁昌寿是不是不太好。

    不过想起族长那种无奈之色,他也只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拿起符墨便向自己家走去。

    刚才和丁昌寿交谈的间隙,丁正义顺便预定了一千张中级符纸,应该足够一段时间的制符练习了。

    回家的路上,丁正义遇到不少族人,他们见到他时,都会热情的打着招呼。

    除了极少数还带着一些愁容外,大部分的族人已经神色如常。

    时间总会消磨掉悲痛哀伤,修真者对于生死离别的牵挂更小。

    这让丁正义不禁有点感叹,虽然这次损落的族人他接触的都不多,但此时还能清晰的记得他们音容笑貌。

    或许他不会表现出强烈的悲哀之色,但一股若有如无的伤感,还是会不时的浮现在丁正义的脑海。

    要想让他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丁正义觉得这比修炼还要困难。

    可这些族人似乎已经彻底忘却了这段记忆,族人间的情谊好像比纸还薄。

    每个人关注的都是自己的生活,虽然这也无可是非,但丁正义隐隐还是觉得这种状态不是很正常。

    习惯性的摇摇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眼下还是先做好自己的事吧,想的太多也是徒增烦恼而已。

    等丁正义将繁杂的思绪从脑海中剔除时,熟悉的竹楼就已经近在眼前了。

    前后左右都看了一下,丁正义没有发现父母和小秋的身影。

    没有过多考虑他们的去向,他直接提步上楼。

    来到修炼静室后,丁正义将静室内的杂物都妥善放置起来。

    这一步他做的很细致小心,曾经因疏忽让丁正义得到过惨痛的教训。

    那是绘制低级火球符已经相当熟练后,丁正义认为制符过程已经尽在掌握。

    麻痹大意下,也就没有注意将一些杂物收好,结果一次制符失败时,他没来得及反应,废符瞬间爆燃。

    丁正义周身五尺范围内都遭到燃烧破坏,虽然他因炼体有成没有受到伤害,但还是有不少财货上损失。

    吸取了那次的教训,丁正义以后制符前的整理已经成为习惯,而且因为这次是绘制中级符篆,所以他更加小心。

    收拾妥当后,丁正义将符墨放到竹榻上,拿出了族长给的中级符纸。

    望着那支陪伴了自己快四年的符笔,丁正义深吸一口气,便准备正式进行中级火球符的绘制。

    绘制中级火球符的难度很大,主要就体现在大量的元气和灵气的稳定控制。

    这方面低级符笔传导元气量很有限,稳定性不足,对于绘制中级符篆的辅助作用很小。

    这就意味着丁正义绘制符篆的难度被加大了,更考验他的制符水平。

    按照平时制符的习惯,丁正义先将符笔尖蘸上符墨,再将丹田中的元气调出,控制其通过持符笔的手,注入笔杆中。

    此时调动的元气量是绘制低级符的三倍,元气量陡然增加,使控制的难度高了很多,丁正义额头上瞬间就溢出了丝丝汗迹。

    顾不得擦拭,他抬手就在竹榻上一张展开的中级符纸上绘制起来。

    随着元气和符墨的交汇融合,笔尖在符纸上漂移不定。

    火球术的法力印记渐渐在符纸上慢慢呈现,组成法力印记的线条吸引着大量的天地灵气蜂拥注入。

    随着天地灵气的不断灌注,丁正义的脸色越发难看,他眉头微皱,紧咬牙关,努力控制着元气的稳定。

    还好有数万次低级火球符的绘制经验,丁正义随着记忆中那独特的韵律不断调整,暂时还能坚持,只是绘制速度越来越慢。

    在法力印记绘制出一小半后,丁正义脸色骤然一白,元气的控制出现了误差,符纸上的灵气忽然间紊乱起来。

    此时他到是松了一口气,不假思索的将绘制失败的灵符抛到墙角,“砰”的一声,那张废灵爆燃出一个碗大的火球。

    虽然灼热的高温没有给丁正义带来伤害,但爆燃的火球却让静室的防护阵法微微起了波澜。

    丁正义闭目感受了一下,这个火球的蕴含的能量不小,已经足以比拟低级火球符的强度。

    一张废符就有如此威力,丁正义不由的期待了起来,绘制灵符失败的沮丧也被冲淡了不少。

    不过这中级符篆绘制的难度实在太高了,丁正义绘制起来感觉非常费力。

    按道理来说,低级火球符的成符率已经达到极限,绘制中级火球符即使不能成功,也不应该如此困难。

    不过目光扫过手中的低级符笔,丁正义不由的叹了一口气,看来问题是出在这里。

    制符失败对于丁正义来说是家常便饭,虽然这里面有符笔不佳的影响,但丁正义还是很快调整了心态,闭目思索一番后,又开始新一轮的练习。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丁正义的修炼静室中不断的响起“砰”“砰”“砰”的声音。

    直到丹田中的元气耗尽,丁正义脸色苍白,停下了中级符篆的练习。

    一个时辰的制符练习,他消耗了二十多张中级符纸,一个成品火球符也没有得到。

    中级火球符绘制的难度超出了他的想象,想要完美的控制大量的元气的同时,还要分心稳定吸引天地灵气的灌注,虽然这些都没有超出丁正义的能力,但这也要无数次的练习才能熟练掌握。

    长舒了一口气,将制符失败的影响排散一空,丁正义打开防护法阵,走出静室。

    竹楼门口的紫竹林依然繁茂,在微风的吹动下,发出“沙沙”响声,鼻间淡淡的荷香还是那样的沁人心脾。

    深吸一口气,此时他没有任何颓废感,反而斗志更加激昂。

    因为丁正义始终认为,只有战胜一个接一个的困难,才能一步接一步的走向新辉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