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21章 噩耗突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祭祀带来的氛围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散去。

    丁氏家族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有灵田中偶尔响起的牛嘶声,修士的呵斥声,给家族驻地带来了一些生气。

    丁正义没空去理会这些,依旧按部就班的修炼着,可能是那本制符笔记带来的启发,如今他低级火球符的绘制成功率已经接近六成。

    这几乎已经达到了成符率的极致,按这种水平来绘制中级火球符,虽然不能说是张手即来,但也算是水到渠成。

    正常修士如果连续将低级火球符绘制万余次,恐怕早就头昏脑胀,迫不及待的想出去走走,以此来放松心情了。

    可丁正义持续练习多年却从来没有感到过烦闷,他觉得每天修为的进步和每次制符水平的提高,都会让他非常满足。

    虽然只是最低级的符篆绘制,但同样代表着对大道至理的一种感悟,随着制符水平的提高,这种感悟更加深刻,对练气、布阵,甚至锻体都有一定的益处,这种成就感让他相当陶醉。

    当然,随着修为和制符技艺的提高,大多数族人那若有若无的尊重感越来越明显,这也是促进丁正义埋头苦练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族人的尊重对他来说,是一种鞭策也是一份鼓励。

    就这样,饭堂到修炼静室,修炼静室到饭堂,丁正义两点一线的修炼生活又持续了几个月,每天忙着打坐练气,疏通灵络,制符布阵,锻体的同时修炼敛息术。

    两个月前家族又组织了一队五十个族人,实力与上次不相上下,继续去浅海搜寻灵物。

    因为上一次收获颇丰,伤亡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这次报名参加的人格外多。

    自上次突击制符以来,丁正义绘制了数千张火球符和数百张护身符,这些符篆基本都上交给了家族,用于换取贡献点兑换修炼所需的各种物资。

    家族除了拿出少量火球符的放到玄南城坊市的自家店铺出售外,其余的全部分发给了这次行动的家族修士。

    这次行动仍然由大长老带队,大方向和上次一样,只不过具体的路线稍微偏离了一些。

    早在家族大祭祀过后不久,丁正义就考虑到耕种灵田并不会对其修炼再有多少益处,和父亲商量了以后就基本不再参与灵田的耕种了,正好小秋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练气二层巅峰,协助照顾一亩灵田是绰绰有余。

    丁忠元看到丁正义每天忙碌不停,怕再次出去会影响到他的修炼,所以只能放弃了这次的活动,只不过报名的那几天眼神中满是恋恋不舍。

    从搜寻队伍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丁正义即使很少出门,也知道族人们如今见面交谈的主要内容,大都是猜测这次搜寻会得到什么样的收获,让人觉得各种灵物好像俯首可得一般。

    这一天,丁正义结束了例行修炼,正在绘制符篆时,这时族内突然好像沸腾了起来,嘈杂声似乎笼罩了整个家族驻地,隐隐的还有几声微弱哭喊声传来。

    因为并没有觉察到什么法力波动,家族内肯定没有争斗发生,所以丁正义沉住气,坚持将手中的一张护身符绘制完成,之后忍不住叹了口气,放下符笔,推开门就向楼下走去,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出了楼梯,刚走到池塘边,他就看到父母双眼微红,隐隐还闪动着一丝晶莹,迎面缓步向丁正义走来。

    “出什么事了?小秋呢?”

    丁正义意识到应该是出大事了,环顾四周,他也没看到平时见有热闹就喜欢往前凑的小秋,连忙急声问道。

    丁忠元此时似乎还沉浸在痛苦回忆中,他听到问话只是木然的抬起头,露出后悔,悲伤多种情绪交融的脸,看了看丁正义没有说话。

    “回去再说吧”吴氏要好一些,但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丁正义虽然疑惑不已,但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跟在父母的身后,向竹楼一层的客厅慢慢走去。

    三人走进客厅,停下脚步,此时远处的嘈杂声也渐渐平息了下来,丁忠元随意找了个椅子,一屁股就坐了下去,面部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吴氏沉吟了许久,也缓缓坐了下来,这可不像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她。

    “这次搜寻队伍刚刚回来,损失惨重,你十三叔牺牲了。”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没有说话,在丁正义都有些心浮气躁的时候,吴氏才开口缓缓的说道。

    “十三叔!”丁正义不由的发出一身惊呼。

    他可是知道,十三叔是父亲的同胞兄弟,虽然其四灵窍的资质比丁忠元好一些,但两人从儿时开始就意气相投,无话不说。

    在丁正义出生前后,十三叔领了家族任务,常年在外奔波,偶尔回来几天和他接触的也不多。

    但十三叔每次回来都必然会找丁忠元喝酒交流,给父亲讲一些在外面听到的各种趣事,这也是常年在族内耕种灵田的丁忠元最为开心的日子。

    父亲平日沉默寡言,丁正义记忆中他话多的场合极少,除了上次搜寻灵物回来外,其他都是在和十三叔喝酒交流的时候。

    这次十三叔特意回来报名参加家族搜寻灵物的行动,或多或少是受到了丁忠元的影响,这就难怪父亲会有如此的表情了。

    “除了你十三叔外,还有十余个其他族人也在这次意外中丧生了,另外受伤的也有十多个,严重的几个,修为恐怕是保不住了......”

    吴氏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只是声音越说越低,说到最后更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这次参加行动的数十个家族修士中,修为至少是练气中期,而且练气后期也不在少数,损失如此之重,对家族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丁正义初听到这个噩耗,也不由得愣了一会,比刚才听到十三叔身亡的消息时更加惶恐不安。

    “所有幸存的修士都被带进了祠堂,小秋也被借调过去了,协助照顾伤者。”

    吴氏又缓了好一会,才和丁正义交代了小秋的去向,接着便低头暗暗抹着眼泪,不再说话。

    很长一段时间三人都沉默着,父亲保持着木然又呆滞的神色一直不变,母亲不是埋头抽泣,就是摇头叹息,而丁正义则在思考着家族应该如何应对这次危机。

    不是丁正义冷血无情,而是他从小就养成了遇事沉稳的性格,对情感的波动有很强的抵抗力,这种对情感的抑制往往能够习惯成自然。

    他从小看过不少书,清楚的记得很多典籍中的记载,无数前辈修士的经验教训告诉后人,剧烈的情绪波动会对修炼产生莫大的负面影响,很多有志于向更高层次迈进的修士,都会刻意的控制情感,丁正义也一直这样要求自己。

    如果母亲所说的话属实,那这次族人的伤亡之多,应该是家族数十年来最惨重的一次了。

    人手的直接损失不仅会影响到家族的实力,还有后续的抚恤以及很多关键事务上的人员缺口,也都会让家族头疼不已,而且类似的行动以后想要再组织也会困难很多。

    丁正义见父母一时半会也不能从悲痛中清醒过来,此时他也不好劝慰他们,只能默默的走出客厅,上楼回到修炼静室,深吸一口气,调节了一番后便继续开始绘制符篆。

    丁正义此时的想法很简单,悲伤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有努力的提高自己的修为和技艺才是正途,这样才能抵御下一次可能发生的危机。

    往后的两日,族内到处人心惶惶,丁正义也没有出去打听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因为父母这几天在家待不住,几乎天天在族内到处走动,想了解十三叔遇害的经过,可是知情的几个家族掌权者对此事讳莫如深。

    所有幸存归来的族人们,都被家族集中安置在祠堂内,吃喝有专人服侍,只不过限制随意外出,连辅助照顾伤员的小秋这几天也住在祠堂,没能回来休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