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20章 两种法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丁正义不断的走近,他远远的就看到了小秋的身影。

    此时小秋正坐在小荷塘边的摇椅上,高耸的大榕树遮挡着正午的骄阳。

    此时她百无聊赖的用手撑着头,双眼微闭,娇小的身躯随着摇椅的晃动而上下起伏着,嘴角还时不时的微微翘起,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丁氏家族的大祭祀对人员的参与有严格的限定,除了几个观礼的外族修士和迎娶过门的媳妇,其余的都要求丁姓本族人才能参加。

    依附在丁家的外姓人可没有参与的资格,因此小秋只得一个人待在家里,为此她颇有些情绪,可丁正义也没有办法。

    丁正义走到距离小秋不足一丈时,她还是没有发觉,依然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中。

    “小秋,在想什么呢?”

    丁正义怕声音太大惊吓到她,轻声问道。

    “啊,义哥你怎么回来了?”

    虽然丁正义声音很轻,但小秋白嫩的小脸上还是露出一丝惊愕之色,有些语无伦次,明显是答非所问。

    “拜祭活动已经结束,我吃完流水宴席自然就先回来了。”

    丁正义也没理会小秋是否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小姑娘很多时候说的话会让人啼笑皆非,但却又没法生气,因此就直接回答道。

    “祭祀活动有意思不?”

    此时小秋眼中露出一丝憧憬,虽然问的问题有点草率,似乎对如此严肃的拜祭活动有点不太恭敬,但她那副表情还是让丁正义不忍心责备。

    “很庄重,也很隆重,以后有机会带你去看看吧”在小秋那单纯大眼睛的注视下,丁正义也只能加重语气说道。

    “好啊,义哥你可得说话算话!”

    小秋脸上有些涨红,显然没注意到丁正义的语气,非常兴奋的说道。

    “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我哪次没有做到啊,不过这也有个前提,就是你的修为可不能落下。”

    说完丁正义就摆摆手,不等小秋再说什么,怕憋不住会训斥她,抬腿就向竹楼走去。

    走了几步,他想了想又回过头,稍带严肃的继续嘱咐道:

    “我先去修炼了,你的修炼也不能松懈,打坐之余多练练法术,劳逸结合会有不错的效果。”

    “哦~~~”

    小秋支支吾吾的回了一句,声音拖的老长,好像有点敷衍的意思。

    丁正义也不以为意,快走了几步就到了楼梯口,登上楼梯,转眼间已经在修炼静室中。

    习惯性的打开阵法,丁正义在蒲团上盘腿坐下,宁心静气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彻底抚平了因听闻族人遇害,而带来的一些担忧和烦恼。

    此时丁正义心神空灵,这种状态对修炼颇有益处,正准备打坐练气时,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本很薄的书,大概只有二十多页,正是四姐赠送的那本。

    将这本书捧放到膝间,封面上六个娟秀的字迹映入了丁正义的眼帘。

    “晶晶制符笔记”。

    看来四姐那位要好的姐妹名叫晶晶,字如其人,丁正义从她的字迹上能看的出来,这是一个温婉体贴的女孩。

    “也不知道这种性格的女孩,是怎么会和四姐做朋友的”脑海中回忆起四姐刚才的模样,丁正义莫名其妙的就蹦出来这么个想法。

    片刻后他自嘲着笑了笑,然后也不再耽误,轻轻的翻看起了这本制符笔记。

    书不是太厚,但丁正义却看的津津有味,浓密的眉头时而紧闭,时而舒展,大半个时辰后,他轻轻合上了书,闭目沉思起来。

    这本制符笔记中,不仅有好几个符篆制法,还有着这个名叫晶晶的女孩,多年制符的一些经验和感悟。

    虽然这些经验和感悟比较浅显,并没有家族流传下来的内容全面,但丁正义还是从中发现了一些独到之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毕竟丁家所有的关于制符方面经验和感悟,都来自于同一个传承,有些局限性也不可避免。

    除了这些给丁正义带来了很多启迪外,书中有两个符篆制法也给了丁正义不少惊喜。

    这本制符笔记中一共有五个符篆制法,包含了轻身符、火球符、护身符,这三种在家族的传承中都有记载,丁正义细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但剩下的两个灵符制法丁正义却是第一次见到,比火球符之类的要繁复许多,这两个符篆名叫敛息符和土遁符。

    法术和制符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它们所对应的法力印记是相通的,法术不能运用自如,制符也无从谈起,因此法术和符篆一般都记录在一起,以便随时让阅读者能够对比参悟,这种方式在制符典籍中很常见。

    丁正义在修为达到练气五层以后,他所修炼的元气盾法术,也是从家族发放的那本制符入门中抄录而来。

    这本晶晶制符笔记也不例外,在这两个符篆制法之后,也记载了符篆对应敛息术和土遁术的修炼之法。

    丁家虽然没有敛息符和土遁符的制法,但敛息术和土遁术在杂务处却只值几十个贡献点,只是这两种法术对修为和肉身的强度要求极高,族人们大都缺乏修炼的条件,因此去兑换的寥寥无几。

    家族修士虽然资质普遍不高,但修为还好说,资质差可以靠时间慢慢积累,但肉身强度只有修炼锻体术才能得到提高,锻体术修炼极为艰难,能够坚持不懈的就更少了,因此丁氏家族修炼这两种法术的族人,应该不会不超过一掌之数。

    以丁正义锻体入门的条件,目前只能初步进行敛息术的修炼,土遁术最少要练气后期修为,锻体皮肉大成才能一试,不过如今已经有了这两种法术修炼之法,倒也不妨先参详参详。

    敛息术顾名思义是一种收敛气息的法术,只要肉身强度足够,这个法术修炼并不困难,甚至可以算得上比较简单。

    敛息术施展时,元气只起到辅助作用,在丹田中勾勒出来的法力印记不需要释放到外界,只要直接加持在肉身即可,利用肉身来屏蔽和遮掩修士自身的灵压,起到隐藏修为的目的,此法术对经常在外行走的修士可是一大助力。

    敛息术小成时可以收敛气息于无形,能瞒过同阶修士的灵眼术,就比如丁正义现在施展出敛息术来,练气后期修士也察觉不到他的修为。

    敛息术之所以为人所推崇,是因为其大成之后,修士可任意调节灵压随意显露较低的修为,甚至能瞒过比自己高一阶的修士,降低存在感,减少危险性。

    显而易见,筑基修士是不会对一名练气初期修士感兴趣的,不过如果遇到练气后期修士,在适当的条件下,筑基修士也不会介意去补充一下自己的修炼资源。

    与敛息术相比,敛息符的使用对肉身没有任何要求,但其只能收敛自身气息,无法调节修为,面对修士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在面对灵智较低的妖兽时才有一定效果,但敛息符绘制难度不低,因此价格还是高出火球符近十倍。

    土遁术的修炼相比较敛息术而言就难了许多,不仅需要勾勒的法力印记复杂多变,而且运转过程也是晦涩难懂,激发的时候需要消耗大量的元气,维持法术同样会持续消耗不少元气。

    因此要修炼土遁术的修士,至少需满足练气后期浑厚的元气,还有炼体皮肉大成所带来的强大的肉身防御力。

    丁正义看着书中的描述,脑海中浮现出土遁术激发时的画面。

    一名修士遁走在土层中,不仅体外浮现出法术的光芒,同时肉身也在承受土层的巨大压力,当其越走越深、越走越快时,身体中的骨骼在“咔咔”作响,最终肉身奔溃而亡。

    想到这里,丁正义不寒而栗,感叹到修炼土遁术还是要慎重,不能冒险,不然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因为土遁术修炼的要求如此之高,所以能将土遁术修炼有成的制符师就更少了,结果就是土遁符价值极高,坊市中几乎难得一见。

    因为土遁符的能量会对修士的肉身有一定的保护作用,所以使用土遁符的对肉身强度的要求比较低一点,但这种保护性的力量终究有限,如果符篆中能量消耗完,使用土遁符的修士没能及时的钻出地面,那么此修士肉身受损甚至崩溃的情况也很常见。

    即便有如此缺陷,土遁符在修真界中仍然是一符难求,每一张都被修士珍藏,作为保命底牌。

    以丁正义目前的状态,一两年内敛息术应该会修炼到小成,除了随时可以将灵压完全收敛,在同阶修士的灵眼术中化为普通人外,而且也将可以尝试绘制敛息符。

    但按他目前的修炼进度,十年内能熟练学会土遁术的希望都不大,而土遁符在土遁术不熟练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绘制,不过来日方长,丁正义认为坚持不懈总会有所成的。

    习惯性的摇了摇头,接着他便开始了今天的修炼,功法运转之间,静室内的灵气在聚灵阵的吸引下,不断向丁正义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