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女 > 第九十四章 我直接娶你 成吗

第九十四章 我直接娶你 成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回想着自己这几天的行为,心道,哪有...这么夸张?

    我撇撇嘴,闪躲了四哥的目光,脚步不安的在地上踱着,为自己辩解道:“四哥你说什么呢?我们,是偶然遇到的。”

    他低头,将笛子放到了桌上,不知何意岔开了话题,“我方才收到了二哥的飞鸽传书。”

    二哥?

    “哦。”

    我不敢多问,心里躁动、面上装着淡定。

    “你不问问,他说了什么?”

    我连忙抬眼看向他,就着他的话问道:“说了什么?”

    他也没有一丝隐瞒,直接挑了重点说,也是我最感兴趣的,“东方影,去皇宫找了皇后娘娘。说要娶你为妻,希望她可以帮忙。”

    ......

    他明明说他是玉冥教有事才回北凉的,那么说,就恰好也去了一趟皇宫里,二哥的来信...那皇后娘娘是把一切都告诉了二哥,我天哪,我惨了惨了,这回是死定了。

    我喝了口茶水,艰难的吞咽下去,试探性地轻声问了一句:“所以,阿爹和娘亲都知道了?”

    四哥摇摇头,“没有,皇后娘娘只是告诉了二哥,说先问问你,了解一下情况。”

    这便是更惨了,要是娘亲知道,兴许还是被她训,可只有二哥知道...那我完了,完了,死定了。

    “完了...回去二哥要罚死我了...完了完了完了。”

    四哥冷笑,见我如此却有种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对你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我却知你是真的喜欢他,我不希望你受伤。这件事情,你好好想想,回去自己跟二哥说。”

    刚喝的一口茶水差点吐出来,差点没得怀疑自己幻听了,我?自己?跟二哥说??

    我连连对着四哥摇头摆手,嘴里喃喃道:“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啊,二哥会宰了我的。”

    四哥仍笑,那神情有些令我毛骨悚然,他道:“那也是你自作自受。”

    “你忍心看我被罚吗?”

    “忍心啊。”

    “你。”

    .......

    我再次喝了一口茶,这人怎么说变就变啊,白天还对我那么好那么宠来着,这才多久,男人的心思真是变幻莫测。

    看四哥那样子,一定是把我的事全部都告诉二哥了。

    惨了惨了惨了,我死定了,这回是真的死定了,娘亲都救不了我了。

    不对,他去找皇后娘娘?他怎么会去找皇后娘娘?

    “那他为什么会去找皇后娘娘啊?”

    我很是诧异,四哥斜了我一眼,开口答道:“因为...”

    我等着他的回答,他犹豫在这,半天不说话,一直看着我,许久之后才再次吐出几个字:“我不想告诉你。”

    ......

    “你好自为之,这次我是不会帮你跟二哥说情的。我要出去了,你早点睡觉。”

    四哥说完这句话,便拿着笛子走了出去。

    我是不是太好说话了,还没跟人家说什么,人家倒是直接去找人谈我们的事去了,唉唉唉!这回回去真的是要死定了。

    虽然是被四哥说了一通,却终于睡了个好觉,一个噩梦都没有做,第二日还是睡到自然醒。

    我出院子的时候,四哥恰好准备出去,瞧他那样子,摆明了是不想带着我的。

    他不和我说话,我也没有作声,就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走着。

    四哥深知我的性子,挨不了多久的,他倒是会忍。

    好罢,其实我是真的挨不了多久,刚没走多久,就拽住他的手臂,缠着他说话。

    可他,一个字都不和我说。

    “四哥!”

    “四哥,我知错了,成吗?”

    “你别不理我啊!”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哪儿错了,侯府的事,好像他没怎么生气啊,我和榭昀,也真的只是意外遇见的啊,而且、我也没有说要和他怎么滴。

    上回跟四哥说,他不是都还好好的,一脸子淡定样吗?他也知玉冥教与我们司徒家关系匪浅。

    四哥仍是不理会我,我说的口干舌燥,却没得到他的一句回应,撒开了手,再次走到了他身后,一直低着头,自语喃喃着。

    “凌公子,这么巧。”

    一听见他开口,我连忙抬眼望去,刚好就看到一身墨衣的榭昀已经站在了四哥面前,他手里拿着一支嵌着珍珠的牡丹发簪。

    四哥停下了脚步,我瞥见他执剑的那只手,手指一遍遍摩挲着剑鞘,我有些惊慌,连忙走到四哥身边,叫道:“四哥...”

    “你怕我会吃了他吗?”

    他一下打断了我的话,侧头看向我,皱了皱眉,神色凝重,跟我说话的语气,极其不快。

    我住了嘴,他又看向榭昀,开口道:“凌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我再次叫了一声:“四哥。”

    “你给我住口行不行?凌公子,方便吗?”他斥了我一句,后面那句是对榭昀说的,语气倒是比对我的好。

    榭昀面露笑意,应道:“可以。”

    “你先自己逛一逛。”四哥跟我说了一句,准备抬步,又迟疑了一会儿,将手里的剑递到我手上,“诺,拿着。”

    我接过剑,诧异道:“给我做什么?”

    “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会伤害你家榭昀了。”他真的像是在很平静地陈述一个事实,说得那样淡然。

    我急忙为自己辩解:“我又没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方才是有些这样认为的,四哥好像也没有冤枉我。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脑子都木了,跟上去也不是,停在原地也不是。

    四哥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榭昀吧。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明就是他要和人喝酒的,也没说过榭昀有什么不好。

    一个人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手里紧紧握着四哥的剑,我掂量了一下,真的好重啊,拿得久了,手都有些不堪重负了。

    四哥最喜欢做的三件事,就是喝酒、吟笛、练剑。

    我倒是很少见他练剑,因为他一般都是在后山。自从小时候跑到后山不小心闯到姑姑屋子里后,被她拽着一顿乱打,我就再没敢去过后山,娘亲也叮嘱我不要再去了。

    娘亲似乎,很讨厌姑姑,那次、还和阿爹大吵了一架。

    走了好长一段路,觉有些饿了,刚好路过白月楼,便就近走了进去,想要先吃点东西。

    这几天吃东西都没什么胃口,今天好像是好多了,不知不觉就吃了好多菜。

    “小颜。”

    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回过神来,榭昀已坐到了我旁边。

    我往外面瞅了瞅,却没见到第二个人,心中有几分惊讶,问他道:“我四哥呢?”

    “他有事先走了。”

    有事?就这样把我丢下了吗?

    我摸了摸自己的侧脸,他没再说什么,我想问问他,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喝了口水,终是开口:“他...他跟你说什么了?没对你怎么样吧?”

    眼前之人幼稚地将双手撑在桌子上,捏着拳头把脸埋了进去,瞥了一眼我手边的剑,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反问道:“你觉得,他会对我怎么样?”

    “他没打你吧?”

    他微微扯了一下嘴角,咬了下唇,“打得过吗?”

    我不语。

    他继续说道:“他说,让我好好和你在一起,好好护着你,回到北凉,他就会跟你父亲母亲说说我们的事。”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我尴尬地再次喝了口水,也不知此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说什么话都那样风轻云淡,一点不顾及其他。

    “怎么不可能?”他再次问了一句。

    “我是说,谁要和你在一起?”

    他点了点头,忽的握住了我在桌上的那只手,说话声变得温润轻柔,“不在一起,我直接娶你成吗?”

    我也没有挣脱,开口道:“不要。我娘亲不会答应的。”

    “这个好办。你不用担心。”

    ......

    我娘亲才不像我四哥那么好说话,还有我二哥,更加不好说话。

    两人都沉默了一阵,我感觉到牙齿有些疼,嘴里一阵阵有些苦楚,朝他说道:“我想吃糖葫芦。”

    他没有一丝迟疑,一下松开了我的手,起身道:“那你等会儿,我去给你买。”

    我点点头,心里竟有些痛快的感觉,忍不住捂嘴笑了一下,没想到堂堂玉冥教教主东方影,竟也有一天会帮我跑腿。

    他这刚走出去,耳边就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就在这吃吧。”

    ...我一下止住了笑意,娄翊航?我往那声音的方向看了一下,我的天,还有慕容翎...怎么这么倒霉。

    看他们坐下后,我轻轻拿起剑,匆匆忙忙付了钱,就往外走去。

    不知该去哪儿,又怕走远了榭昀找不到我,就直接站到了外面那座桥上,静静看着下方流动的水,时不时还有一些蜻蜓在水上点着,红色的蜻蜓,倒是惊奇,从前在北凉我都没有看到过。

    我这看的入迷,站了一会儿,当真是觉得这剑有些重,抬步准备走,耳边就传来脚步声和叫唤声,“郡主,好巧啊。”

    ...我这都走了还不成吗?怎么要跟过来,这慕容翎,就这么想我?想要和我说话?

    我看都没朝她看,依旧盯着水边,嘴中说道:“我和你,好像不是很熟吧。”

    她倒是没说什么,却听娄翊航为她开了口,“翎儿她只是和你打招呼,也没什么恶意,郡主,你何须如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