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装星星的孩子 > 第五十八章 跆拳道馆的偶遇

第五十八章 跆拳道馆的偶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花田区,县城里到处都是跆拳道馆,花田里的下一代喜欢拳脚功夫,很多孩子们从小就被父母送到跆拳道馆学习跆拳道,还有一些学生则直接去了少林寺。那是他们向往的地方,一般去少林寺的孩子们,他们的心里都怀揣着少林梦。

    浅浅是个女儿家,她对少林功夫也很痴迷,若不是身为女儿身,她倒想习得一身功夫从而笑傲江湖。

    中考结束后,浅浅约上几个同学直接去跆拳道馆报了个名,然后在那里练起了跆拳道。无独有的是,她竟然在跆拳道馆里遇到了智明,很久不见,智明明显瘦了很多,他看到浅浅直接走到浅浅的跟前说:“王浅浅,你怎么来这里了。”

    浅浅很诧异这个男孩怎么很久不见后对子突然说话了,她犹豫了一下说:“我喜欢,我想来的。”

    这时,杨凌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说:“她是想来挨揍的!”

    “你——”浅浅听见杨凌的声音,有些震惊,她生气地说道:“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看见你们呢?”

    “你说县城这么点大,偶遇不是很正常吗?”

    “偶遇,呸,我看你们是制造偶遇。”浅浅不屑一顾。

    “哎,我说王浅浅,你是不是知道我和智明喜欢跆拳道啊,算准了我们一放假就会来这里啊,是不是想我们了,来这里找我们呢?”

    “你,你太过分了!”浅浅拿起衣服,起身走出了跆拳道馆。跆拳道馆的老师姓莫,他追到门口问:“哎,小姑娘,你不学习了。”

    “今个不学了,扫兴!”

    “哎,你们几个呢?怎么打算追人家姑娘去。”

    “闭上你的嘴巴!”杨凌看了莫老师一眼,走到门外推起了自行车。“唉,我的车子怎么没气了?娘的,关键时刻点链子!”杨凌踹了自行车一下说:“走,修自行车去。”

    “不追王浅浅了?”

    “那是你喜欢的人,管我屁事?”

    智明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王浅浅,然后说:“走,修车子去。”

    “够哥们!”

    两个人推着自行车直接找了个修理铺把自行车扔在了那里,然后站在路边聊天。杨凌说:“这个王浅浅忒不好追,什么时候都是冷冰冰的!哎,我说你这个人,装什么啊?”

    “我有装吗?”智明笑出了声。

    “你就闷骚吧!”

    浅浅出了跆拳道馆,直接去了表哥家,表哥云琅在艺术学校上学,最近几天在家。

    云琅从小就学习戏曲和吹奏乐器,后来他直接放弃了戏曲改成了吹奏横笛和钢琴。

    浅浅喜欢弹钢琴,但是她除了照着五线谱弹之外,基本上是一个外行。云琅看到浅浅来了很高兴,他当即拿出笛子吹了首《高山流水》,浅浅看着他很羡慕,她也喜欢艺术,浅浅每次看到表哥就如同找到了知音。

    “表哥,叫我弹钢琴!”

    “嗯!”云琅放下笛子直接坐在了钢琴边上,说:“我教你弹中国心吧!”

    “好!”

    云琅慢慢地谈着,浅浅看了一会儿直接放弃了,她说:“太难了,我只会弹简单的。哥你叫我五线谱吧,我想学五线谱。”

    “好啊!”

    云琅拿过一个本子说:“就学这上面的行吗?”

    “是不是学会了,我就能学好弹琴了?”

    “弹琴是弹琴,学五线谱是学五线谱,它们两个相辅相成。”

    浅浅跟着表哥学了一会儿,便放弃了。

    “表哥,你们学校可以看到明星吗?”

    “可以啊,就现在特别红的那个白星轩我们三天两头见。”

    “哦!”

    浅浅在表哥家坐了一会儿便坐着表哥的自行车回家去了。

    浅浅回到家里正好碰见晓琳,晓琳不乐意地说:“哎,你中午是怎么回事?怎么丢下我们走了?”

    “碰见杨凌他们了,他们说我是冲着他们才去学跆拳道的,明儿我不去了,我回山里去。”

    “你怎么又回山里啊?”

    “我喜欢待在山里,过几天回来再练。”

    浅浅回到家后,纯子正在做饭,幼林和柯真几个人在院子里跳皮筋。

    “不要跳了,烦死了,出去跳去。”浅浅命令她们。

    柯真吓了一跳,赶紧拉着幼林去了门外的胡同里继续火力全开的跳。她们边跳边笑,声音传遍了整条胡同。

    浅浅坐在院子里嫌烦,就走了到门外。 天哪,门外尘土飞扬,几个人在尘土中笑的比阳光还灿烂。

    “你,你们几个脏不脏啊,蹦那么用力干嘛啊?地上的尘土都飞出地面两米多高了,不要再蹦了!吵死了,脏死了。”

    幼林和柯真这一次像没听见一样,依旧在地上使劲的跳皮筋。

    浅浅无耐,只好回院子里去了。

    晚上吃过饭,浅浅家的门外响起一片的自行车铃声,自行车铃声在外面响了很久,浅浅知道,杨凌他们又来了。

    杨凌白天和智明在城里修好自行车,然后王鹏飞和他弟弟直接拽着他们俩去了文化宫。路上,杨凌一脸的不乐意,他对王鹏飞说:“我说,哥们,你多大了,还往文化宫跑,看什么?”

    “看演出啊!”

    “市剧团的,听说还请来了明星翰墨,你们要不要看?”

    “你有票?”

    “那当然,我弟弟的同学他爸是文化局局长,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一些内部的票。” 王鹏飞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票递给杨凌等人。

    前来看表演的都是一些妇人和孩子,杨凌找了一个前排的地方说:“下次我可不来了,陪着一帮大妈和孩子们看表演。”

    “人家都是有关系的,有的给钱都找不到门。”

    “呵!”

    “我想看翰墨!”智明沉默了半晌蹦出了几个字。

    “我不喜欢听翰墨的歌。”杨凌说。

    “为什么?”

    “就是不喜欢!”

    整场表演都是唱歌跳舞,翰墨在快结束的时候出来了几分钟便下台了。

    杨凌他们在文化宫玩了一个多小时便玩腻了,王鹏飞坐在文化宫外的石阶上说:“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吧!”

    “去哪里?剃头街还是回民区?”

    “去回民区吧!”王鹏飞站起了身,推起了自行车看了智明一眼说:“走,愣着干嘛?”

    智明没骑自行车,他直接坐在了王鹏飞的后座。

    “我发现你小子特别喜欢去回民区吃饭,你将来直接找个回族姑娘得了。“

    “你给我滚开吧!我将来直接把你给娶了得了。”

    “你把我娶回家那不得把你爸给吓死!”杨凌笑的呲着牙。

    王鹏飞的弟弟骑着另一辆的自行车,他跟在哥哥的身后,直接把嘴里的口香糖给笑吐了出来。

    几个人骑着自行车拐过几个路口便来到了回民姐,街上的店面外面都贴着回语,唯有清真的牌匾是汉子。

    他们几个寻了一家出名的老店便坐下了,里面的学生很多,当地的学生都很喜欢在这家店用餐,因为这家店干净,而且这家店里还有两个美丽迷人的回族姑娘。

    她们长着一对儿深邃明亮的眼睛,她们平时不上学的时候就在店里帮父亲打杂。

    这家店主是一个中年人,他头戴一顶小白帽,满脸的络腮胡,见人三分笑。

    “你们三个要吃什么?”一个帅气的男学生走了过来问。

    “牛肉手抓饭!”杨凌点了一份。

    “哎,你不是学生吗?”王鹏飞认出了这个男孩。

    “我来打临时工!”男孩微笑着说。

    “你打烂过碗和盘子没有?”杨凌问。

    “打烂过!”

    “打烂一个赔多少钱?”

    “三块!”

    “你一天临时工多少钱?”

    “10块!”

    “我靠,一天烂两个直接白干了!”杨凌说着看了王鹏飞一眼说:“你不是打算以后进入社会后我做厨师你刷碗吗,听见没有,刷碗会扣工钱的!”

    “谁说我要刷碗,我说了,我择菜。”王鹏飞有些饿了,他催促男孩说:“羊肉汤,手抓饭,快点上!”

    “嗯!好的。”

    不大一会儿,他们点的饭陆续地端了过来。几个人吃过饭,便直接跟着杨凌去了蓝冰家,他们在经过浅浅的家门口的时候摁了一会儿车子铃,然后敲开了蓝冰家的门。

    蓝冰在修理铺待了一天,他累的精疲力尽的,晚上回来还要给一家人做饭。

    蓝冰在厨房里做着饭问杨凌:“你们几个整天吊儿郎当的四处乱逛快成二流子了。”

    “谁是二流子,我们是正儿八经的学生。”杨凌嘴里磕着瓜子坐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说。

    “哎,你们隔壁的那个女孩最近在家没有?”

    “不知道啊,好像明天要回山里。”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杨凌呸了一下。

    “我表妹说的,她说她最近脾气怪乖的,估摸着又要回深山里的老家了。”

    智明站在一边听着,沉默不语。自从离开花田,他每天都在想念王浅浅,只是他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此时,杨凌拨弄着音响随便放了一首歌,而这首歌却似乎正好戳中了他。

    “到底要不要跟王浅浅表白?”他默默地想着,自从离开花田直高后,他的这个想法越来越明显。

    不在沉默中消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智明的对浅浅的思念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此时此刻,他心中所念的完全是隔壁的那个姑娘——王浅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