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装星星的孩子 > 第三十八章 生日之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重新换位后,卫军觉得浑身不自在。他如坐针毡地对王浅浅说:“咱们两个还是换过来吧,我坐这里不舒服。”

    飒飒不想和卫军同桌,她赶紧拽住浅浅的胳膊说:“浅浅,不换,不要给他换!”浅浅和飒飒的关系不错,她不好意思拒绝飒飒,便冲着飒飒点了点头。

    卫军已经习惯坐自己的老座位了,他见浅浅不肯与自己换座,就恼羞成怒地伸出胳膊盖住了多半个桌子威胁浅浅:“不换,不换我天天挤你!”

    “额?”浅浅惊讶地看向卫军,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她想: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竟敢冲我发威!不过她转念一想,干脆就坡下驴吧,反正自己也不想坐这个地方。于是浅浅装作受欺负的样子看了一眼拽着自己胳膊的飒飒然后和卫军换了座位。飒飒无可奈何地松开了浅浅,失望地看着卫军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换了座位后,浅浅的心情好多了。她立马伸出胳膊去挤怼卫军,她用眼神直直地逼视卫军,用现实的行动告诉他,哼,挤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浅浅觉得一回到自己原先的座位上底气就上涨,而且收拾卫军也特别的有地理优势。他们的这条板凳一头高一头低,浅浅坐的那头高,她一坐回去气势也立马跟着上涨。她腾地霸占住大半个书桌然后傲视着卫军准备收拾他一下。但是卫军没工夫理会浅浅,他才懒得去管浅浅占走多少的书桌面积,以前不在乎现在也不在乎。

    飒飒一分钟也不想和卫军坐在一起,她冲着卫军不断地发怒:“你干嘛和浅浅调位,你马上换过来!”

    “我想换,管你屁事,这本来就是我的位置!”卫军不屑地看着飒飒,誓死都要捍卫自己这个已经坐出了感情的位置。

    “你马上换过来,这个位置现在是浅浅的!”飒飒不甘示弱。

    “不换,你不想坐这里你可以回到你以前的位置上去啊,别坐这里啊!”卫军张口漏风,他喷出一阵口水回怼飒飒。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一边吵一边推推搡搡。

    这一会儿的卫军没工夫搭理浅浅,浅浅觉得无趣就只好靠着窗户冷冷地旁观。不过浅浅觉得挺对不住飒飒的,她猛地推了一下卫军生气地说:“不要再吵了,你——不准欺负飒飒,你再欺负飒飒你试试!”

    卫军回头看了浅浅一眼,脸上写满了莫名其妙。飒飒趁机说:“浅浅,你还坐回来吧!”

    浅浅靠在窗户上,无可奈何地指指卫军说:“不行啊,他不会换的。”于是飒飒和卫军两个人又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了起来。

    浅浅望着他们俩觉得自己插不上嘴,就慢慢地回到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中。她不明白卫军今天是怎么了,他的火气怎么那么大。她不明白卫军为什么一直谦让自己,她只知道自从卫军与自己同桌后,智明天天拿零食慰劳他,在慰劳他的同时智明也常常去他们的座位上玩,以前浅浅跟至高同桌的时候,智明跟至高也一度走的很近。

    在卫军的心中,智明是自己的哥们,而王浅浅是智明特别在乎的一个女孩。不过他打心眼里也是挺喜欢这个同桌的,能与王浅浅成为同桌可以说是他人生的一个意外,被这么漂亮又霸道的姑娘欺负他丝毫生不起气来。

    飒飒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她的长相很像西游记里的妖精,眼睛大大的,机灵,两鬓有一缕头发卷卷的贴在脸上。

    飒飒和卫军在第三节课上一直吵到放学,他们谁也没有心思去学习。浅浅独自写着作业,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吵架是动真格的,不像叶子和至高在的时候,吵架纯粹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

    一星期后,飒飒在告了多次卫军的状后,班主任不得己把飒飒又调到了第三排她以前的座位,把叶子又调了回来。班主任让浅浅和卫军换位,让浅浅挨着叶子坐,并强调:浅浅和卫军不准再私自换位。

    浅浅和叶子是老同桌老朋友了,她们两人一坐到一块便合起伙来挤兑卫军。卫军被挤在墙角的日子不好过,后来他跟至高商量,至高便又坐回到了浅浅的身边,而他则去了教室后门那个经常空着一个人的课桌,也就是至高独自坐的那个地方。至高好久没有和王浅浅同桌了,他觉得挺新鲜。不过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去教室后门跟卫军坐在一起,这样浅浅和叶子就会有更多的写字空间。

    4月的一个傍晚,浅浅和晓琳走出花田直高的大门,校外是来来往往的学生。智明和一群男生骑着自行车慢慢地跟在浅浅的后面,卫军拎着书包走到智明的跟前说:“明儿,快走吧,喝酒去!”

    浅浅停下脚步,她回头看向智明。智明正推着自行车望着自己,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对浅浅的痴恋。“快走吧,别看了!”卫军不断地催促智明,智明的脸红了一下然后蹬起自行车被一群男生簇拥着慢慢地扬长而去。

    浅浅望着远去的智明,心里充满了疑惑。她不明白今天男生们为什么要和智明去喝酒。这时涟潇和胖墩秀林有说有笑地走了上来,浅浅问涟潇:“男生们都忙着去干什么呢?”

    “他们去给智明过生日!”涟潇说:“智明的爸爸今天送给智明一个照相机,杨凌等人给智明庆生去了。”

    “哦!”浅浅听了继续加快脚步朝家走去。

    第二天早上,浅浅感到隐隐的不安。她抱着整摞的书籍一路飞奔到月亮门的甬道上去看智明的那辆黑色的自行车,可是那辆黑色的自行车竟然不在。浅浅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她放开脚步又奔向了三一班的教室。浅浅站在教室的门口望向后排,那里也没有智明的影子,看不到智明,浅浅的神情恍恍惚惚的,她像掉了魂一样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座位。智明以前都是提前十多分钟到学校的,只是今天教室里却没有他的影子。他也许昨夜和杨凌等人喝醉了吧,可能现在正往学校赶呢!浅浅猜测着看了看卫军的座位,那里也没有卫军的人影。

    不过杨凌隔了一会儿便匆匆地赶来了,卫军远远地坐在了教室的后排,他看了浅浅一眼,脸上没有任何的反应。浅浅很焦急,昨天傍晚智明的匆匆离去,让她今天更加的感到不安。

    人与人之间或许有看不见摸不着的第六感,那或许是人类在无法见面的情况下用心灵来相互交流的一种方式。浅浅相信这种交流方式,凭她的直觉,她感到智明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才迟迟不肯出现。

    在浅浅焦急的等待中,校园里响起了预备铃声,教室里依旧没有出现智明的身影。浅浅的心里感到很不安,她把头搁在胳膊上心情十分地低落。

    过了几分钟后,浅浅不经意地抬起头,智明突然出现在教室的半道上,他穿了一件酒红色的毛衣,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牛仔裤。他的神情漠然呆滞。他的样子就像是突然从另一个时空冒出的王子一样出现在浅浅的视域里。浅浅的脸上挂着几滴泪珠,她恍惚地看着智明,不明白智明怎么了。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一种平常根本就发不出的眼神。浅浅望着他心里感到很费解。

    到了第三节自习课,教室外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孩,杨凌突然冲智明叫道:“明儿,你姐来了。”三一班的学生们听了都站起了身去看他的姐姐。浅浅也抬起头去,她看见智明从后门走了出去,班主任也从办公室里走出,他们站在教室门口说了些什么,然后班主任去三二班叫出智明的表妹明琳他们一行几人离开了花田直高。

    智明家一定是出事了,不是喜事就是丧事,浅浅心想。但看智明的表情,不像是喜事,倒像是死人了。不会是智明的爸爸死了吧!浅浅想着,肩膀被叶子推了一下,叶子问她:“你看见智明的姐姐没有?”

    “没有,她站在教室的窗户外面我只看到几根翘起的头发。”浅浅望着窗外,她希望时光再回转一下,好让她再看看智明的姐姐长什么样。不过浅浅猜测,她的姐姐应该长的不难看,因为智明一直是三一班女生们口中的白马王子,从初二到初三女生们就这么暗地里叫他。所以浅浅觉得智明的姐姐长的应该也不错,只是个子应该不高,她都那么大了,站在教室外那低矮的窗户前竟然看不见头,可以想象她的个子肯定很矮。

    下午,智明没有来上课。隔壁班的明琳也来的很晚,明琳是一个柔弱白净的姑娘,她天生两道剑眉像极了红楼梦里的林黛玉。

    到了傍晚放学的时候,杨凌等人急匆匆地离开了学校。

    路上,杨凌交代随行的所有男生:“告诉班级里的所有人,不准把这件事告诉王浅浅,谁敢告诉王浅浅我打死他。”

    “为什么什么都不能让她知道。”

    “智明不让说,他这样说,他让我警告班里的学生。”

    “但这件事还不是因为他们这点破事引起的,否则他的”王鹏飞想继续说下去,杨凌打住了他说:“明不让说就别说了,他自个的事他自己承担。”

    浅浅放学后十分的焦急,她想智明家里一定发什么什么事了,但班级里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不等她走进便立马闭上了嘴巴,她们生怕王浅浅听到什么。到底怎么了,王浅浅感到自己要抓狂了,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而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有件事叫做“不能说的秘密”,

    因为这是他的伤痛,

    他想独自承担,

    谁都可以知道,

    但却不能让她知道。

    他向全班的同学下了最后通牒:谁透漏一个字,他就打死谁。谁向王浅浅说一个字,他就打死谁。

    王浅浅她不知道,自从智明喜欢上自己后他的学习开始下降,他经常往杨凌家跑,跟浅浅的同桌至高和卫军走的近,跟浅浅的好友静静的弟弟走的近,跟浅浅的邻居蓝冰走的近,那些跟他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都不知不觉地成了他的好朋友,成了他的铁哥们。

    他每天都要守在十字路口望着王浅浅的背影远远地消失才飞快的朝家赶去,表姐总告他的状,他的母亲为此经常狠狠地抽他,一切的一切他已经迷失了自己。

    那一年,一个倾城的男孩喜欢上了一个文静美丽的女孩,他为她每天做的事就是每天守候在女孩出现的每一个地方。他不曾对女孩说过一句话,但女孩什么都懂。

    放学之后,他向南走,她向北走。他骑着自行车,她徒步。他们彼此凝视却从不对话,他喜欢这个女孩,把所有好听的歌女孩喜欢听的歌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一首一首唱给女孩听,女孩喜欢听他唱歌,但他们之间却从未有过一句对话。

    女孩不知道男孩背后默默的付出与承受的压力,她只知道日复一日,在每一个上学和放学的时间段,在哪个种满了法国梧桐的十字路口一群白衣少年永远不会缺席,他们跟着那个喜爱自己的男孩等待自己的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