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装星星的孩子 > 第十九章 完美的朗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日子过得很慢很慢,慢的就像趴在时光线上的蜗牛一样。青春是荒唐的,我们有太多的无知,无知的多了似乎还和无耻挂上了勾。比如年少时期的情窦初开,我们并不觉得情窦初开就是无耻,而是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了。

    我们勇敢无畏叛逆,喜欢唱歌,喜欢去电影院,喜欢追星,明星喜欢什么,我们就喜欢什么,明星喜欢剪什么样的发型我们就跟风似得剪什么发型,我们喜欢不分对错的盲从,哪怕有时错的离谱。

    浅浅平时是个傲慢的主,但是一听到智明的事,她就会变的特别敏感,特别在意。

    初春的时光是美好的,每个傍晚的花田显得格外的静谧,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行走在回家的路上,偶尔空中会飞扬起一阵的口哨声,那是放学的少年心情愉悦的表现。

    在花田镇的四周,两边的路上垂柳成荫。

    放学后的浅浅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几个女同学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艳伟是浅浅的同学,她们平时很少交集,她和燕子居住的比较近,她们是从小到大的邻居。

    浅浅一路开心的走着,她白皙的脸庞在傍晚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美丽。

    艳伟走了一会儿对浅浅说:“浅浅,你知道吗,智明和燕子在初一的时候关系就很好。”

    浅浅听了,默默地走着并不做任何回应。

    艳伟见浅浅吭声,继续说:“他们两个现在依旧保持着联系,智明天天在放学后去燕子家找燕子。你知道吗,在燕子的家里有一个小抽屉,里面放的全部都是智明写给她的信。”

    “不会吧!”浅浅不相信。

    “真的,燕子特别珍爱这些信,她都小心翼翼的放进抽屉里了。”

    听了这些浅浅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最近,她总是无意中听到一些关于智明的绯闻。这些绯闻都是班级里的一些女生告诉她的,基本上内容都一样。她们说,智明一直喜欢燕子,他们两人每天下学后就腻在一起玩。而且他们俩人的关系现在依旧不错,他们偶尔还会出去约会。

    浅浅听了表面上神情淡淡的,心里却不是滋味,但她还是不肯相信。她认为虽然燕子长的小巧可爱和智明同岁,但是燕子很黑,皮肤黝黑黝黑的,她的头发如同她的皮肤一样乌黑锃亮。这样的女孩比起漂亮完美的自己势必相差甚远。而且她的眉毛上方还长了一颗小小的黑星子,上嘴唇和下嘴唇很对称地长了两个黑星子。这三颗黑星子就像三足鼎立一样很有规则地趴在燕子那黑黝黝的圆脸上。这样的女孩浅浅根本不屑吃她的醋。

    不过随着朋友们的不断提示,浅浅还是有意无意地关注起燕子来,因为她觉得燕子有可能是智明的初恋。

    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浅浅都会不由自主地望向坐在自己前面的燕子,观察她打量她,甚至思考她,思考智明为什么会喜欢她。

    浅浅渐渐地发现,燕子的背影小巧可爱,宛如天空之中的燕子般灵巧夺目。她的头发五黑发亮,高高的束起,扎在脑后。行走的时候,她那垂下的头发一晃一晃的,甚是可爱。

    渐渐地,浅浅开始喜欢她了。

    她甚至常常想,怪不得智明会喜欢上她,虽然她长的一般化,还有些黑,但是若细细打量,倒是小巧可爱。虽然她皮肤黑黑的个子矮矮的和智明一样是个小不点,但她真的很招人喜欢。

    智明个子不高,只是白净帅气些,浅浅虽然喜欢他,但还是从心里有些嫌弃的矮个子。所以他对智明偶尔也有俯视的心态。他们两个的早恋从未有过任何的对话,也未曾有过任何的接触,但是又说不上暗恋,他们只是用一种很简单很默契的方式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了对方的意思。智明从未对浅浅表白过,他只是默默地喜欢浅浅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浅浅喜欢回过头看他一眼然后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于浅浅来说这种不近不远的距刚刚好,或许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只是再纯洁不过的友情,根本不是所谓的早恋,只是这是连她自己也混淆不清的一件事。她只是每天期待看见他而已,再没有过多的想法。或许这更像是一种同伴的关系,很简单很纯洁。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是有一种距离的,不远也不近。他们之间不曾有过任何表白,只是一个眼神就会意了,剩下的就是远远的默默的陪伴与守候。倘若世界上有一种爱情没有其他杂念只有默默的守候与陪伴,那么这便是浅浅想要的。或许她不知道成人的爱情世界意味着什么,但在她这个还是个孩子还是个少女的心里,这就是她对纯洁爱情的初步认知。或许她一直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也不至于后来……。终于有一天她会彻底的明白她与智明之间的关系仅仅是同伴,一份纯洁的友谊,一份不能逾越纯洁的友谊,一但打破了,所有关于一切形质上的美好终将彻底消失。

    浅浅和智明的关系在全年级里已经透明化,而燕子的成绩却渐渐地快速下降。班主任很喜欢燕子,她和燕子一样都属于黑美人,皮肤不白却很耐看的那一种。班主任很讨厌浅浅,她看见浅浅那张白皙纯净的脸就够了,她厌憎那张脸,尽管那张脸从来都没有得罪过她,但她只要一看见王浅浅那张脸就会不由自主地瞪上一眼。王浅浅不明白班主任为什么总是喜欢瞪自己,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一节课上,班主任突然来了兴致,冲着台下的燕子叫道:“燕子,你站起来来读读我们刚学过的这一课。”燕子听了,立马拿起书本抑扬顿挫地读了起来。只是教室里的学生们说话声音很嘈杂,到处都是说话和讨论习题的声音,燕子读的什么浅浅一句也没有听清。之后班主任又叫起几个学生朗诵课文,教室里依旧人声嗡嗡的,浅浅本想静静地听一会学生们的朗诵但只好放弃了,她索性低头写起了作业。

    “王浅浅,你站起来朗诵最后一段!” 班主任最后叫起了她。浅浅听了,犹豫了一下拿起书本静静地朗诵了起来。奇怪的是,她刚一开口嘈杂的教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浅浅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被老师点名朗诵课文了,不过每一次只要是她站起来,再嘈杂的教室都能瞬间安静下来。

    班主任也很奇怪这种现象,她听完王浅浅的朗诵心想再挑谁朗诵也胜不过一个王浅浅便索性让学生们自习了。

    王浅浅朗诵完毕后教室里慢慢又恢复了嘈杂的嗡嗡声,学生们依旧回归自己的世界讨论习题或者聊天自习。

    坐在前排的燕子有些压抑,她毕竟在任何事上都比不上王浅浅,王浅浅任何一个举动都能吸引全班人的注意。哪怕是她朗诵一段课文,或者是在音乐课上轻轻的唱上一首歌,整个班级的学生们都能做到不约而同地安静。没有任何人让他们同时安静下来,但他们却能保持一致安静的可以听到银针落地的声音,甚至可以听到有人憋着气的呼吸声。

    这就是王浅浅自带的无人能够逾越的感染力,一个文静又漂亮冷傲的姑娘无需语言便能成功的吸引所有的注意。

    王浅浅每一次的朗诵都是完美的,她的普通话标准,声音清朗,她平时在家的时候也喜欢朗诵课文。她有一个小小的理想,就是长大后能够成为收音机里的播音员,能用甜甜的声音主持一档自己喜欢的播音节目。所以她在私下的时候就经常坐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一个人朗诵课文。

    所以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势必是要强势地胜过同班的同学的。

    班主任也心服口服,班主任是智明的表姐。她还有一个表妹叫明琳,明琳和智明同岁,她是一个白净秀气的姑娘,她的脸型有些像林黛玉,她在高三二班。班主任很少照顾这个表妹,但是对智明她却管的有些严。她知道燕子浅浅和智明之间的孩子们的三角恋。她讨厌浅浅,不敢看见浅浅,她在冷落排斥王浅浅的同时私下里给燕子开小灶补习功课。她看见燕子似乎就像看见了自己不幸的童年。

    自从燕子学习下降后,她经常在课堂上惋惜地点名燕子,心疼地说:“燕子,你最近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学习成绩不断地下降,是心情不好吗?”她的话似乎在旁敲侧击着谁,明眼人一听便知道她这一语双雕的用意。

    浅浅听在耳里很同情燕子,毕竟自己是她与智明之间的介入者。全班的人都知道她成绩下降的原因,包括班主任。这个小巧可爱的姑娘成了众人眼中一个可怜的受害者,浅浅则成了势不可挡的第三者。很多女生都在心里怨恨和嫉妒浅浅,她们一直暗恋这个人见人爱的白马王子,但浅浅的存在让她们所有的幻想化为泡影。她们也同情燕子,包括智明的表姐那个长的黑胖的班主任,班主任经常有意无意地找浅浅的茬。

    前段时间,班主任故意找茬让王浅浅那一组罚她们一人扫地一天。浅浅印象里开学以来班主任已经这么的罚过她们第四组三次了。其它组的一次也没有罚过。这场扫地风波轮下来一共扫了十多天,轮到浅浅那天,浅浅一个人提水洒水搬凳子扫地,等她扫完诺大个教室,天空已经彻底的暗了下来。

    扫完教室以后,她又提着扫把去教室的四周和月亮门前的甬道上独自打扫。在家从来没有扫过地的王浅浅在干到一半的时候她的手心里磨出了一个个的水泡,她看了看手上的水泡,又看了看班主任门口未扫的厚厚的桐树叶,她断然地决定不扫了。因为班主任天天把的尿泼在门前的桐树叶上,办公室的门口,教室的门口都臭死了。浅浅觉得很恶心就不扫她泼尿的地方,还有门前的那片桐树叶。

    第二天下午放学,第四组在受完班主任数日来的惩罚后,值日又恢复了正常。接下来该第五组值日了。过完这一天就是第六组值日,不再是一个人扫一个偌大的教室了。

    “受罪的日子终于熬过去了!”浅浅边整理书籍边解脱地想。

    就在学生们起身打算走出教室的那一刻,班主任带着报复性的怒气冲了进来,她边走边质问:“昨天谁值日,为什么不扫我门口的那些桐树叶。什么意思,故意和我作对是不是,昨天谁值日的给我站出来。我告诉你,今天重扫!”

    同学们望着满脸愤怒的班主任,松散的神经马上又紧绷了起来,他们震惊地望着班主任,浅浅也很震惊她没想到班主任会再次找她的茬。

    “快给我站出来,听见没有!”班主任大喊。

    浅浅不理她,她记得自己昨天扫地的时候班主任在自己跟前经过了几次,她知道班主任这会儿来是在故意找她的茬。

    “不出来是不是,你听见没有,今天继续扫!”班主任说完气氛地走出了教室。班主任走后同学们也陆陆续续地离去。

    第二天,班主任继续以不干净为由罚她又扫了一天。

    第三天,班主任又想以门前的树叶打扫的不干净想再次为难王浅浅,第五组的人却在班主任走后自作主张地放走了王浅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