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装星星的孩子 > 第十六章 抽屉里的碎纸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进入学校后,智明匆忙地放好自行车,提起书包快速地走进了三一班的教室,他没有去前排的位置,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以前经常坐的最后一排然后把书包塞进了抽屉里,之后就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等浅浅走进教室。

    早上的空气清凉而又稀薄,各年级的教室外面值日生们都在清扫门口的垃圾。昨天夜里下过了一场小雨,地面上干一片湿一片的。浅浅走进教室的前门,她朝教室后面看了一下,智明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浅浅挤过来往穿梭的同学们,她的心绪有些乱脚下一空差一点才在路中间的垃圾上。浅浅低下头迈过垃圾刚抬起头杨凌迎面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他们差一点撞在了一起。浅浅厌恶地看了杨凌一眼,杨凌则微微一笑从她的身边绕了过去。“王浅浅……欠欠”他突然回头怼了浅浅一句,“去死吧!”浅浅的眼中升起了火焰回怼他。

    “浅浅……欠欠……”他望着浅浅继续没完没了的扯着嗓门说。

    浅浅站在原地眼中的火焰越烧越旺,她怒视了杨凌一会儿才愤愤地走向了自己的座位。她不喜欢杨凌虽然他和智明是最好的哥们,但是她与杨凌的恩怨早在高二同桌的时候结下了,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杨凌那挥拳如雨的拳头,在浅浅的心中,他永远是一个野蛮的人,黑黑的短发,黄黄的皮肤,俊俏的脸,一个诡诈又野蛮的人。

    杨凌天天都会霸道地在课间欺负浅浅,和以前一样,看见浅浅就故意结结巴巴的叫浅浅的名字,他喜欢看浅浅发怒的样子,而浅浅却丝毫不畏惧他,回怼他,打他,每次都是怒火中烧。只是杨凌后来开始越来越过分,经常在下课后故意在浅浅的身边坐下贴着浅浅。“滚!”浅浅骂他。他只是呵呵一笑,纹丝不动。但是他站起身走的时候,却总是狠狠地丢下一句话:假正经!浅浅听在耳中只能怒视着他远去而无可奈何。

    “真不幸!撞上杨凌真不幸!”浅浅心里不舒服地想着慢慢地走向自己的座位。她挤过狭窄的桌子缝,费力地挤过一个又一个后背才艰难地挪到自己的课桌前。后排的男生们绝对是故意的,把桌子之间的空隙留的一点不剩,真是受不了了,浅浅恼怒地回头注视了白度一眼,那家伙冷漠的像条蛇。冷血动物!作死的男生们,后面的空地踢足球用吗?真不知道留着干嘛!

    白度的身边坐着赵培,那个与她在初二拜过把子的姑娘。她一直喜欢智明,这件事是早在初二的时候就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只是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

    第一节课,英语老师抱了一摞子的卷子走进了三一班,她走上讲台说:“今天英语测试,你们都搬着凳子出去,地点杨树林里那一片区域。”

    浅浅坐在凳子上不想动,她一直墨迹到教室里的同学们都走光了才提着凳子拿着笔和练习本走出了教室。梅子和卫军没有跟浅浅抢凳子,他们早早地跑了教室,各自在教室外面的甬道上、杨树林里找了一块红色的转头垫在屁股下面等待英语老师发卷子,他们打算拿着一个练习本趴在膝盖上考试。

    浅浅走出教室后,智明也跟着走出了教室。教室外面学生们分散的很开,有的学生待在教室门口考试,有的学生待在月亮门的甬道上或小树林里;甚至还有的人坐在菜园子旁边或新教学楼的石堆前;总之他们是想坐哪里坐哪里,只要不在考试的时候离得太近,不坐的偏离出老师的视域之内,英语老师都不强加干涉。

    还有些没凳子的学生们则随便找了个能趴的地方顺便捡一块转头坐凳子就凑合着等待考试了。不过大部分学生还是喜欢待在杨树林里的,毕竟那是老师指定的地方。浅浅提着凳子在树林里徘徊了一会儿,然后随便把手中的凳子一撂放在了地上,她想去找两块转头,无意发现身边正好有几块就直接摞在了一块。做好了这一切她回过头朝身后望去却诧异的发现智明竟然坐在自己的身后。

    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起身提着凳子换了一个地方,而智明就像是一条跟屁虫,浅浅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智明的这一举动被老师和学生们全部看在了眼里。浅浅无可奈何索性把凳子随便一放,又找了两块转头静静地坐在了那里。

    “智明,过来坐我跟前。”一直坐在前面甬道上靠着菜地的英语老师翘着二郎腿突然叫他。英语老师是长相一个精致的女人,她坐在凳子上,正微笑着与坐在她身边的其他几个女生说笑着什么。

    智明抬起头有些诧异,但他坐在浅浅的后面任性的纹丝不动。

    “坐过来!”英语老师的语气有些严厉。但智明依旧不肯过去。

    “坐过来啊!”英语老师有些生气了。他只好提着凳子不情愿地坐到了老师跟前。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英语老师的一侧,她趴在一块石头上无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接下来,英语老师转过身,从石板上拿起整摞的卷子开始逐个发模拟试卷。

    一场考试45分钟,浅浅直到下课才匆忙地填完卷子。她的卷子有一半是乱蒙的,她每次一考试就头痛。尤其是英语,基本上是乱填。

    “没交卷子的快点交卷子!”英语老师有点不耐烦了,一遍又一遍地催促。

    浅浅站起身,她一手提着凳子一手拿着考试卷和笔向英语老师走去。智明早就写完了,他一直坐在老师跟前静静地等待着浅浅。浅浅把卷子交给英语老师后望了智明一眼继续提着凳子走回了高三一班。智明望着远去的浅浅急忙把手中的卷子递给英语老师然后跟着回到了教室。此时的教室外面,阳光温暖地照射在校园里的四周。英语老师站在甬道很焦急,她的嘴里不停地催促着:“写好了没有,你们这些慢蹲,你们要是再不交我可走了,我可不要了!”

    浅浅站在窗前望向窗外,还有几个学生慢慢地走向英语老师。阳光温柔的折射在老师的身上把她的身影缩成了一个弯曲的黑影,路过的学生们在黑影上走来走去。英语老师的笑容很坦率很亲切,浅浅每次望着她的侧影都对她充满了敬意。

    “浅浅,上厕所去吧!”坐在南面座位上的叶子突然叫她。

    “不想去!”

    “走吧!”

    “不去!”

    “你怎么从来都不上厕所?”叶子感到奇怪不禁地问。浅浅听了满脸通红,不再做声。 智明一直站在浅浅身后,叶子和浅浅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

    “不去我去!”叶子叫不动浅浅只好自己去了。浅浅没有回应,而是无聊地趴在桌子上写字,写了一会儿就把手放在抽屉里撕没有用的练习本,她的抽屉里和卫军的抽屉里有很多细碎的纸屑。浅浅没事的时候,就不断地一张一张撕纸,放在桌子上撕会落的满地都是,她只好直接在抽屉里面撕,没完没了地撕,她觉得撕纸很能打发无聊的时间。叶子调到其他地方了,她的课间生活无聊又单调,在加上她与智明忽明忽暗的关系在在学校传的越来越开,她需要一种宣泄内心烦闷的方式,她不断的坐在座位上撕掉一本又一本没用的练习本,反正即将毕业了,留着这些东西也没用了。还不如撕了,撕掉一切碎碎念的日子……。

    奇怪的是,在后来的的一个清晨,浅浅像往常一样坐在自己的课桌前,她无意中发现她和卫军抽屉里的碎纸屑被人清理的干干净净,甚至连一个纸片都看不到。她很震惊,她问卫军:“是谁把抽屉里的碎纸屑倒掉了?”

    “不知道!”卫军微笑着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浅浅不相信,没有人倒难道是抽屉里的纸屑独自飞了?这些被自己撕的细碎细碎的纸屑用手抓一下就会落的满地都是,而桌子上和地上却干净的看不见一片。浅浅断定,一定是有人把课桌搬到某个地方倒掉了。会是谁呢?卫军?智明?反正逃不了他们其中的一个。

    以前,浅浅和至高同桌的时候,智明和至高走的很近。现在卫军和浅浅同桌,智明和卫军的关系从一般开始变得形影不离。

    浅浅讨厌卫军,因为卫军长的太丑了。他说话漏风,吐沫星子总是如薄雾般喷的自己满脸都是,还夹杂着浓浓的臭石灰味。不过卫军从不有意得罪浅浅,而浅浅总是在卫军面前霸道又趾高气扬。

    一次,浅浅在课间时间闲着无聊就问身边的卫军:“卫军,有书看吗?”

    “没有?”卫军微微一笑。

    “什么时候有书一定要借我!”

    “嗯,知道了!”卫军微笑着答应浅浅。关于这件事,浅浅时常提醒卫军,卫军每次都郑重其事地答应。

    一日,卫军不知从哪里借了本书,卫军一到座位上就和梅子打招呼,并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图书递给了梅子。卫军喜欢梅子,有书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梅子。浅浅十分生气,卫军竟然敢违背自己的话把书第一个借给了梅子。太过分了。浅浅看着身边的卫军和梅子有说有笑的,气的怒火中烧。在她的霸道条款里,任何男生都得听命与她,否则这个男生就是叛逆。

    “你为什么不把书借给我?”浅浅质问卫军。

    “梅子要看!”

    “你说过要先借给我看的。”

    “我已经借给梅子了。”

    “快点!”浅浅伸出了手命令他。

    “这是我的书!”卫军不吃浅浅的一套。

    浅浅震惊地看着卫军,怒火中烧。她伸出胳膊占掉了整张桌子的绝大部分,以示惩戒卫军。卫军没有办法,只好去挤梅子,梅子被卫军挤的没地方写字了,就把胳膊放在了另一张桌子上面不改色的坚持。

    浅浅不再理卫军,她靠着窗子冷冷地注视着梅子心想:可恨的梅子,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挤走的。卫军不是懦夫,但是面对霸道的王浅浅,他宁愿把梅子挤的没地方写字,也铁定不去招惹浅浅。虽然他喜欢梅子,但梅子对他是不愿去得罪。

    只是卫军这个尖嘴猴腮的男生不该去惹怒霸道任性的王浅浅,或许多年以来王浅浅一直是一个腼腆与人友好的姑娘,但面对一个尖嘴猴腮的男生和一个对自己从来都冷若冰山爱答不理的同学,她的宽容与谅解全部消失殆尽。她不喜欢这两个同桌,或许是因为梅子冷淡的性格缺点和卫军经常喷自己一脸的涂抹星子总是让她忍无可忍。

    一直以来,浅浅始终看不起卫军,卫军虽然长得丑,为人却不错。而且以王浅浅对卫军的了解,卫军绝对不是个懦夫,他只是在王浅浅面前怂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