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装星星的孩子 > 第十四章 柯真妈妈意外去世

第十四章 柯真妈妈意外去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傍晚的风带着丝丝的冷意,浅浅放学后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家门口,这时柯真的妈妈手里举着一把青菜从浅浅身边走过,她转过头看见浅浅关爱地说:“浅浅,下学了?”

    “嗯!”浅浅倚靠在木门上扭过头望向柯真的妈妈,柯真的妈妈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浓眉大眼,虽然已经是生活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但她的相貌依旧透着无尽地美丽与温柔。

    “吃青菜吗,给这把青菜拿回家去吧。”柯真的妈妈随手把手中的青菜伸到浅浅的跟前。

    “不要!”浅浅摇摇头。

    “拿去吧!”柯真的妈妈让的很恳切。

    “真的不要!”浅浅不好意思红着脸拒绝。

    “拿去吧!”柯真的妈妈依旧想把手中的青菜硬塞给浅浅。

    “真的不要!”浅浅伸出手拍起了家门。

    柯真的妈妈见了,只好无可奈何地拿着青菜回家做饭去了。

    没过多久,浅浅家的木门打开了,开门的是柯真。她小小的个子,皮肤黄黄的,手里握着一只仅剩下一小节的黄色铅笔站在原地微笑地看着站在门口的浅浅说:“回来了?”

    “嗯!”浅浅应了一声迈步走进了自己家的院子,柯真关上门后,跟在了浅浅的后面,她边走边冲着趴在石板上的幼林说:“你写到哪里了,幼林?我就剩下3页了。”

    “我还剩十多页呢?”幼林随便翻了一下数学课本说。

    浅浅不是很喜欢柯真,她飞跑着奔进了昏暗的里屋把怀里的书全部堆在缝纫机上便匆匆地找出老师布置的作业拿出它们走出了大厅去了院子里。

    院子里有棵瘦高的梧桐树,它长在废弃的鸡窝前。梧桐树每到秋天都会开满紫色的喇叭形状的小花,浅浅很喜欢它的颜色,便叫它椰紫桐,椰紫桐在春天是不开花的,它的全部枝干上长满了大片大片的紫桐叶。

    浅浅记得小时候在深山里居住的时候,每到秋天药材厂的参天梧桐树上都会开满了紫色的花朵,那些紫色的花朵在秋风的抚动下落的满了都是,偶尔有秋风吹过,便掀起层层的花瓣在空中洋洋洒洒的重新飘落。浅浅站在树下听着风声,看着花落,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浅浅的奶奶经常找来大大的扫把然后把这些花朵用热水烫了然后炒菜吃,奶奶说这些梧桐花用来炒菜特别好吃,浅浅也喜欢吃梧桐花菜。此时的浅浅坐在院子里静静地望着梧桐树想起了自己在深山里居住的时候的那段时光。

    浅浅站在院子里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梧桐树,然后同柯真挤在了一起写作业。她们三个人趴在石板上有说有笑。

    傍晚的夜幕下,灰白色的石板上凌乱地堆放着被她们蹂躏了几百遍的书本作业本,她们几个埋头疾书,都希望早早地把作业写完好腾出些时间在睡觉之前再玩会儿。

    浅浅的妈妈不停地在院子里和屋子里走来走去,她在忙着给自己的孩子们做饭。

    浅浅的弟弟贤治一直呆在屋子的大厅里一个人静静地写着自己的作业,他已经是幼儿园大班的学生了,贤治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利前茅,他还擅长唱歌跳舞。每天夜晚他们写完作业后,贤治都会在姐姐们的要求下站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表演一会儿白天从幼儿园学到的歌舞。

    “贤治,今天又学到了什么歌?”浅浅站在弟弟的跟前问弟弟。

    “小青蛙!”贤治回答。

    “给我们大家唱唱!”

    “嗯!”贤治听话地站在了姐姐围在的圈子里转动着身体边唱边跳:“在湖边的花丛里,有一只可爱的小青蛙,它向我们走来很害怕,小青蛙,小青蛙,它在轻轻叫着,咕呱,咕呱,咕咕呱!……”

    “好可爱的小青蛙!”

    “贤治唱的真好听……”

    “贤治再唱一遍教教我们大家!”

    “嗯!”

    于是贤治在大家的期待下唱了一遍又一遍,院子里的孩子们也跟着学了一遍又一遍。他们一直学到了深夜才恋恋不舍地各自回家了。

    平时浅浅都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妹妹都是跟谁一起去上学的,似乎他们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

    贤治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他在他们大班无论考试什么都会拿回一张张100分的卷子交给纯子,纯子看了很高兴,她的姐姐们也很高兴。这个弟弟在两岁的时候就会熟背数首唐诗宋词,长大后更是学什么会什么。贤治有一个军绿的帆布书包,这个书包还是小姨小时候的书包,上面写着两个大字:解放。浅浅很羡慕弟弟的书包,但他们那种年代学生们更喜欢的是抱着书本回家或者把书本放进自行车里,这是一种习惯的养成。

    贤治每天一放学就安安静静地待在纯子跟前写作业,写完作业后就屁颠屁颠地跟在纯子身后看妈妈做饭。

    一天下午,浅浅放晚学后一个人站在小木门前静静地望着对面邻居家院子了参天的白杨树,白杨树的枝叶在这个寂静的院子里哗啦啦地响着,这个偌大的民居里很少有人走出来。这是梅子的家,只不过这只是一个后门。浅浅偶尔会看见梅子的父亲打开这个后门走进去,他的父亲是个长相普通的农民,她的母亲浅浅从来也没有见过。

    浅浅喜欢一个人没事的时候独自倚靠着木门,偶尔胡同里会跑来几只小狗相互追逐着跑来跑去,这样的时光过的静谧而美好。就在这时候,柯真的小姨眼睛哭得红肿走了过来,柯真的小姨也是个长相漂亮的姑娘,她问浅浅:“浅浅,你见柯真和柯柯了吗?”

    “没有!”浅浅摇了摇头。“怎么了,阿姨?”浅浅不明白柯真的小姨为什么哭成这样。

    “柯真的妈妈昨晚去世了!”

    “啊?”浅浅听了十分震惊,她不敢置信已经发生的一切。

    柯真的小姨继续说:“暂时不能让他们两个知道,我要把他们接到我那里去住。” 她说着继续朝前走去,她要去柯真家看看,之后在去柯真的小叔家找找。柯真的小叔家在小石桥那里居住,平时柯真的奶奶就呆在他的小儿子家照顾刚满月的孙子。如果柯真和柯柯不在家就可能去小叔家了。

    浅浅望着柯真小姨的背影突然眼睛湿湿的,她很难过,她不能接受柯真妈妈突然去世的消息,虽然这个阿姨经常不在家,但是她很喜欢柯真的妈妈,怎么说去世就去世了呢?

    浅浅转回身去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她很难过,这是她长么大第一次经历一个那么熟悉的人突然在那么的一天就静静地从这个世界离开了。大约两三天后的一个早晨,浅浅站在院子里洗漱,听见外面哭声阵阵,她打开门走到门外去看,是柯真家的几个叔叔阿姨,他们抬着一个用木板做的简易棺木,这个棺木二十厘米宽一米多长,这应该就是柯真妈妈的棺材吧,浅浅想着关上了自己家的人。在这些送殡的人群中没有柯真和柯柯,都是一些柯真妈妈家的人,估计是不想让两个小孩受刺激。

    此后的半个月里,浅浅再也没有见过柯真和柯柯。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浅浅偶尔还会在门口碰见柯真的小姨,她的小姨一看见浅浅就问:“见到柯真和柯柯了吗?”

    “没有见过,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阿姨,你没去柯真的奶奶家看看?”浅浅问。

    “去了,他们不让我见,还跟我撕扯吵架!”柯真的小姨说:“我要把他们带走亲自照顾他们,我不放心他们两个。”

    看来他们两家已经开始争夺柯真和柯柯的抚养权了,浅浅心想。

    后来的一天里,浅浅起的很早去上学她无意中发现在石桥的桥头的一个农户家门口一个小姑娘正在取水做饭,浅浅看了一眼继续走自己的。

    “浅浅!”小姑娘站起了身叫住了自己。浅浅回过头去,发现叫自己的是柯真,惊奇地说:“柯真,你怎么在这里。”

    “我妈妈死了,我小叔就把我们俩接过来了。”柯真微笑着回答,她的样子完全没有任何悲伤,或许她还太小吧,浅浅想。

    “你怎么不去你奶奶家住呢?”浅浅问。

    “这就是我奶奶家,我奶奶在这里给我小叔带孩子。”柯真依旧一副笑脸。

    “那你弟弟呢?”

    “他在院子里!”

    “他们为什么叫你做饭?你还这么小?你奶奶呢?”浅浅望着刚失去妈妈的柯真心中忿忿不平,柯真的妈妈健在的时候,两个小家伙整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才多长时间却成了使唤丫头了。

    “我婶子让我做的。”柯真不以为然。

    “哦!”浅浅听了告别了柯真默默地朝学校走去。她一直想不明白,柯真的妈妈怎么就突然的去世了呢,她回头看了看柯真的小叔家,这户农家自己天天要路过数遍,没想到这竟是柯真的小叔家。浅浅知道这户农家的男主人是个出了名的地痞无赖,令人诧异的是这个地痞无赖竟是一个赡养老人又负责人的一个人。

    她无意中望见在他们的房屋靠近河边的地方有个高高的麦秸垛不明白他们是怎么跨过河畔堆上去的。

    在一个星期日的上午,浅浅和妹妹坐在自己家里写作业,她无意中听到外面有大人的谈话,一个女的说:“你知道柯真的妈妈是怎么死的吗?”

    “知道,知道。”另一个女的回答“这个事情都传开了,他妈妈晚上在华泽县的一个旅馆的二楼鬼混,被扫黄大队的堵上了,后来她妈无处可逃就从二楼跳下来摔死了。”

    “怎么摔死了?不感觉蹊跷吗?”

    “我也是这么觉得!”

    “反正官方给出的答案就是这些!”

    原来柯真妈妈是摔死的,浅浅想着心里一阵难过。

    大约过了一个月左右,在一个晴朗的早晨,浅浅站在门外吃早餐,一辆拖拉机轰隆隆掀起一片尘土从他跟前呼啸而过,之后这两车在柯真家的门口停了下来。紧接着从拖拉机上下来了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和一个傻傻的农妇,还有一个帅气的男孩和一个漂亮的姑娘。柯真家的房子租出去了吗,浅浅心想。

    这家人下车后便风风火火地搬起了家什物件。这个家的农妇面相痴傻,看见浅浅就扭头望着傻笑,只不过她的相貌却极为端正和漂亮,肤色也挺白净,浅浅一看便知道他们应该是从深山里来的。

    他们搬来几天后,柯真和柯柯也跟着回来居住了。柯真一回来就带着柯柯敲开了浅浅家的门,浅浅很惊奇,问她们两个:“你们不是在你的小叔家住吗,怎么,想我们了跑这么远回来?”

    “不是,我们回来住。”柯真兴奋地说:“我妈妈不是死了,家里没人照顾我们,所以大人就商量让我大伯一家搬进我家的房子照顾我们俩。”

    “哦!”浅浅一切都明白了。

    “你那个大婶是不是有病?”浅浅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自己从柯真家门口经过那个农妇总是咧着嘴冲自己笑。

    “她是个傻子!”柯真直言不讳。

    “我的表哥和表姐都来了,他们对我和柯柯都很好!”

    “嗯,看的出来他们很实诚。”浅浅听了也很开心,她认为有这样的一家人照顾柯真和柯柯自己应该放心了。只是她有些担心那个有些智障的农妇该怎么样给他们俩做饭。管他呢,这些毕竟是别人家的事,只要柯真和柯柯不是待在她们那个精明的婶婶家就不会过早地沦为使唤丫头。浅浅想着望向那个和自己的弟弟一样大的柯柯心里充满了同情,虽然以前她很不喜欢这个调皮的小男孩,但是自此以后她会像姐姐一样照顾他们俩。此时的柯柯正站在石板上一脸的嬉笑,对于母亲的去世从这个小家伙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悲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