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装星星的孩子 > 第九章 十字路口之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谣言的传播者叶子,她是浅浅最好的朋友,全班同学都知道她俩的关系,但凡是她说出去的没人不信。虽然浅浅也知道叶子私下在制造她和大佐及她和智明的流言蜚语,但她依旧没心没肺的与叶子形影不离。在她俩同桌的几年里,浅浅从来没有告诉过叶子她喜欢大佐或喜欢智明的话,所以一切的谣言都是叶子主观臆想的。但是不幸的是,浅浅最终还是被叶子散播在同学之间的流言蜚语给言重了,她从春游那天起开始顺着叶子的提示留意起智明,好像叶子说的有那么回事。智明或许真的喜欢自己,而自己也似乎有那么的喜欢看见他。

    所谓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被卷入流言旋涡中的人自然要被彻底的卷入其中。浅浅开始彻底喜欢上智明了,从未发觉时的暗恋到光明正大的对视,她开始完全不去顾忌任何人的目光。反正此事早已传的沸沸扬扬了,反正早已经被造事者和全班同学拉入这场流言蜚语中了。管他呢,喜欢就喜欢吧。

    那段时间,经常有一些女生在私下里问她:“浅浅,叶子说你跟智明很好?”浅浅听了不承认,她静静地说:“我怎么可能跟他很好,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她知道,如果说真的好,那也只不过是彼此暗恋罢了。有位智者说过一段话:漂亮的女孩子长大后都命苦,因为她们在小的时候总是被异性骚扰从而无法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当中,不是辍学就成学渣。而那些长相丑的姑娘呢,她们因为从小不被人关注,她们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到了学习上。所以她们长大后学业有成,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有成就的男人身边的妻子为什么都是长相一般的原因所在。而那些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呢,则早早地嫁为人妻了。所以她们的命苦!这是一位智者说的,有一定的道理。

    关于早恋,浅浅那时才17岁,她对喜欢一个人就是早恋这种问题根本就搞不懂。所以当她面对同班女生的质问时,她一脸无辜,然后哈哈大笑并戏称:“我怎么会喜欢他,个子那么矮,太可笑了!”

    但女生们不相信,不相信算了,她每天依旧快乐地和一群小伙伴跳皮筋蹦大步。而她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智明,但是女生依旧喜欢拿她和智明说事。

    浅浅清楚地记得,她和智明在初二刚开学的时候同桌过一星期。在这一星期里,他们两人谁也没主动跟谁说过话,智明是个冷冰冰的人,浅浅是一个文静腼腆的姑娘,倘若男生不同自己说话,她也不会去搭理对方。后来星期一的一个早晨,数学老师便把她调到了智明身后的第四排,因为他们的身高差距太大。一个适合坐在正数第一排,一个则适合坐在倒数第一排。此后在后面的整个学期里,浅浅与智明在课间几乎连照面都没有打过。

    浅浅真正喜欢上智明是从初三的二月份,但他俩的绯闻早在高二的时候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浅浅常常默默地想;叶子,这个和她同桌了三年的好友,在自己的生活里到底是扮演者什么角色。

    在这期间的每一夜,浅浅开始睡的很晚很晚,她从此前的吃完饭倒头就睡,慢慢变得开始失眠睡不着。

    又是一天的早晨,天刚蒙蒙亮浅浅就起床了。早晨的雾有些浓,浅浅推开木门走到院子里的压井前随便洗了一把脸便回屋子里梳了梳头。她从小到大都留着学生头,她的皮肤随了爸爸,白的没有血色。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感觉自己依旧是那么的漂亮,她很满意自己的样子,她总觉得自己长的像明信片里的周慧敏。“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成为像周慧敏一样的明星多好!”浅浅期待地想着转身抱起了桌子上的一摞书本走出了家门。

    在通往附小的小路上,四周的房屋被朦胧的薄雾静静地笼罩着。天空中,偶尔会有几只早起的小鸟追逐着眨眼飞过。王浅浅抬起头,目光追随者飞翔的小鸟,直到它们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大街上,零零散散地行走着早起的学生们,浅浅独自走出曲折破旧的村庄,然后穿过薄纱般的白雾又走过一条载着一棵小垂柳的石桥。一般每天早晨走到这里的时候,浅浅都会立即望向百米之外的那个十字路口。她希望此时此刻,在那个被薄雾笼罩的十字路口有智明等待自己的身影。只是薄雾在四周形成了路障,她只能看清一米之外的地方,再远就什么也看不到了。静悄悄的小路上,偶尔会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或轻轻的脚步声,春天的野外便是如此,薄雾比较多。

    由于薄雾的介入,浅浅的心情变得有些焦急。为了能早点看到每天骑着自行车停靠在十字路口等待自己的智明浅浅加快了脚步。待她距离十字路口还有一米之外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期待已久的身影,虽然很模糊,但他确定那就是智明的影子。只是他的身边站着成群的男生,他们静静地站着朝浅浅走来的方向望去。他们都是智明的好朋友,智明不走,他们就跟着站着。此时的智明穿着白色的衬衣红色的马甲,还有白色的裤子,他的脸色苍白。他望着一步一步走来的浅浅依旧静静地坐在他那亮黑色的自行车上,他的一条腿搭在石渠上静静地望着浅浅。

    浅浅穿过薄雾无意中发现那么多男生站在十字路朝自己的方向张望不由得慌张了起来,她飞奔着从智明的身边跑过,在跑了一段距离后她回过头去望向智明,他正同自己的好哥们们静静的跟在自己的后面。此后的每一天上学放学的时间里,在通往附小的那个十字路口上,都会有一群男生成群地站在十字路口,他们全部是智明的朋友,智明要等王浅浅,他们就跟着等。

    智明同自己的朋友们结伴走了一会儿,发现王浅浅要走进校门了,就骑上自行车快速地穿过校园里的那个破旧的月亮门然后刹车去了。

    浅浅跟在后面走的很慢很慢,当她走进月亮门的时候,她看见智明的自行车已经停在了教学楼最显眼的地方,只是智明已经不见了踪影。浅浅知道,智明已经进教室等自己了。于是她再次加快了脚步朝三一班的前门跑去。

    每天清晨,三一班的门口都是人来人往,王浅浅抱着整摞的书本穿过人流刚挤进教室,校园里便传来当当的预备铃声。她似乎每天早晨都是这样踩着预备铃声跑进教室的。这一天王浅浅穿着蓝色的毛衣,深蓝色裤子。她身上的衣服都是远方的小姨从南方寄来的,论时尚她是这个学校穿的最前卫的一个。当她走进教室后,她看见智明早已站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候着自己,智明直直地站在那里,静静地望着飞奔而来的王浅浅,她美丽的脸庞让他沉迷,让他渐渐地荒废了学业。

    马上就要上课了,三一班的教室里依旧乱糟糟的人来人往。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到浅浅跌跌撞撞的奔向课桌,亦没有人去看智明忘我地注视着浅浅,他们忘记了身边来来往往的所有人,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第一节下课后,白度再次拿着书本不耐烦的对着浅浅的头部拍了一下,白度跟大佐一个村,都是好朋友。浅浅终于恍恍惚惚地明白白度为什么突然总是找自己的茬了。但是这种没完没了的折磨让她终于忍不住趴在胳膊上痛苦了起来。她实在太伤心了,一年多了,她始终被空穴来风的谣言一次又一次地被同学们质问,被莫名其妙的人痛恨,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她趴在桌子上放声痛哭,而窗外的天空也像六月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转眼间乌云密布雷声四起,噼噼啪啪的雨点不断地打在她身边的窗户上。

    智明一直静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他小小的个子本应该坐在前面第一排却偏偏坐在教室最后面每天望着自己心爱的女孩。他见浅浅趴在课桌上痛哭,就不断地劝白度:不要在打她了……。之后,智明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走到了讲台前面失措地看着浅浅。浅浅抬头看了智明一眼继续趴在桌子上痛哭。

    窗外的雨依旧大滴大滴的打在浅浅身边的玻璃上,突然他听见有人站在窗前叫自己:“王浅浅,王浅浅!”浅浅扭过头去,是智明的好友杨凌和张飞还有潘攀。浅浅看到这些人,转头趴回了桌子上。她不想搭理这些人,这些经常拿自己当猫逗的人。估计他们是看自己哭了,跑来幸灾乐祸了,但是看上去又不像那个意思。管他呢,反正都是些不坏好意的人,懒得理他们。浅浅没有在去看试图走进她的智明,而是转身从白度的手中抢过作业本又扔向了他。

    这一次,白度没还手,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莫不做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