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幼崽保育堂 > 218 第 21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阮端熙跌下马, 被身边的道兵拉到一旁,他有些茫然。

    不明白为什么燕洵就这么带着人堂而皇之的出现,且奇达西竟然直接冲了上去,双方就这么战成了一团。

    明明进边城以前,一切都还好好的, 明明只要把奇达西送进边城,由边城道兵接手, 阮端熙就能高枕无忧,甚至还有空去见见六殿下,怎么如今这场面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阮端熙喃喃自语。

    燕洵是众矢之的,即便是皇帝也都已经厌了他,京中不知道多少人等着落井下石,哪怕是他再有通天本领,这回也得吞下这个哑巴亏。

    京中那么些人,难道还能让燕洵为所欲为吗?

    在阮端熙的认知里, 这绝对不可能。

    他明白一个人的渺小,他明白大秦官场讲究的不是个人的才华和能力,而是关系, 同窗关系、姻亲关系,只要见过面,就总能攀上关系, 若是再熟悉一点, 还能直接称兄道弟。

    这样严苛的, 堪称缜密不可改变的关系网, 对于身在其中的阮端熙来说,这是极好的关系网,有时候甚至能护着他活命,即便是皇帝也得让他三分。

    而燕洵则是完全独立于这张网之外,他就像闯进鸡群的鹤,高昂着漂亮的脖子,目中无人,还要在鸡群里走来走去,去啄其他鸡,那么当所有的鸡群起而攻之的时候,这只独一无二的鹤,还能安然无恙吗?

    “阮大人,我们怎么办?”越来越多的京城大营的道兵向阮端熙身边聚集,神情都有些骇然。

    除了没有动静的杜美奇,四只大妖,加上克鲁西,他们同时冲上去,动静铺天盖地。

    水泥路两边的宅子轰然倒塌,尘土中总能看到飞速掠过的影子,他们的动作太快,以至于阮端熙根本看不清谁是大妖,谁是燕洵,谁是那些跟着扑上来的幼崽们,谁又是那些沉默的拿着战伞的汉子们。

    “怪、怪物。”阮端熙下意识后退。

    “阮大人,我们怎么办?”道兵神情惊慌,也跟着后退。

    阮端熙回过神,看了看聚拢在身边的道兵,稍稍有了些许安全感,他赶忙站起来,又迅速蹲下道:“什么怎么办,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这里动静那么大,边城不会坐视不管,等杨将军来!”

    “是!”一听是撤退,几个道兵立刻抬起阮端熙,拔腿就跑。

    远处奇达西瞥见阮端熙的动静,后退跳到一户人家的屋顶,冲着骑在马上的燕洵喊,“燕大人,同在秦国为官,怎么你跟阮大人差别这么大?我看你们都是人,人跟人的察觉还真是大啊。这一路走来,这位阮大人做了什么,你可知道?”

    “你不也跟克鲁西不一样。”燕洵举起战伞,瞄准奇达西,开槍。

    奇达西身体扭曲,躲开子弹,然而衣裳还是被划破了一个口子。

    他学着预判弹道,然而燕洵同样在调整!

    “燕大人,不如你随我去妖国如何?我思来想去,秦国的人差别那么大,便是我要了二十乞丐,而是读书人,怕是也撵不上燕大人一人吧。”奇达西一脸笑容,从屋顶冲下来。

    他知道燕洵看似轻松,手法凌厉,身上总共有伞把战伞,还有其他细小的他没见过的机关,但燕洵没多大的力气,只能骑在战马上,只要让他下马,再靠近他,他的战伞就没了作用。

    燕洵再聪明又如何,还不是有着致命的弱点。

    他五指成抓,靠近战马尾巴,要把战马抡起来,前面却忽然鬼魅般出现一个打开的战伞,槍口正对着他,子弹带着火舌喷出来,穿过他的爪子。

    “你?”奇达西后退,眯起眼睛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一旁的妖怪。

    镜枫夜灰头土脸,战袍上沾满的尘土,整个人都灰扑扑的,看上去极为狼狈,反观战马上的燕洵,身上干干净净,看上去游刃有余。

    “是我。”镜枫夜迅速后退,隐匿在尘土中。

    “使臣阁下,你到不了我身边的,不信你可以试试。”燕洵晃了晃手中的战伞,发现没有子弹了,便随手扔到一边,旁边便有新的战伞扔过来,准确的扔到他手中,“使臣阁下,不如你投降如何?我还送你回妖国。”

    “哈哈,我倒要试试。”奇达西不怒反笑,再次冲上来。

    不远处的克鲁西轰开一面土墙,看向燕洵这边,睚眦欲裂。

    他被关在鸿胪寺,那么小的水泥屋,连个窗户都没有,几乎不见天日,更是几乎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偶尔会有一点点吃的送进来,比起他以前吃的味道差得远。

    他是妖国使臣,而燕洵竟然就那么冠冕堂皇的把他关了起来,甚至根本不见他。

    “燕洵!”克鲁西咬牙切齿,“我……”

    前面出现一柄小巧的战伞,子弹飞出来,战兔幼崽缓缓走上前,沉着脸看着克鲁西。

    “是你!”克鲁西想起当初自己被战兔幼崽阻拦的时候,他立刻冲着旁边喊,“西风,你还在磨蹭什么,我们报仇的时候到了!”

    当初没能对付战兔幼崽,如今总算得了机会,趁着其他幼崽不能来帮忙,他正好可以和西风再次联合,把这只陌生的不属于妖国的小幼崽斩杀!

    看着战兔幼崽一脸平静,克鲁西本能的有些惧怕。

    明明只是一只还在成长的小幼崽而已,即便是拿着战伞,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克鲁西恼怒自己的本能,他再次大喊,“西风,你死了吗?”

    “来了。”西风跳起来,直奔克鲁西。

    克鲁西脸上露出笑容,只是当看到西风靠近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你怎么了?”

    “没事。”西风抹了把脸上的血,沉声道。

    他是大妖,比克鲁西厉害,当初对战兔幼崽无可奈何让他不能忍,如今终于得了机会,自然要立刻跑过来。

    “当真没事?”克鲁西有些惊疑不定。

    西风可是大妖。

    “他当然不是没事!”烟尘中,蛋弟弟哒哒哒跑出来,飞快的跑到战兔幼崽身边,举着战伞指着西风,“你被我击中了,这只是第一次而已,后面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哪怕是你是大妖,我也要把你打成筛子!”

    “弟弟小心些。”利爪幼崽冲出来。

    后面,雷电幼崽扛着战伞跑出来,和蛋弟弟汇合。

    前后左右都是哥哥们,蛋弟弟蹲在最中间,透过哥哥们之间的缝隙看着克鲁西,他哈哈大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哥傻乎乎的一个人对你们俩?你们俩的机会来了?当然不是!上回我还没破壳,哥哥们还没来,让你们找到机会欺负我哥,这回到了我们报仇的时候了!哈哈,克鲁西、西风,拿命来!”

    小幼崽的声音相当洪亮,就这么在哥哥们的保护下肆无忌惮的喊着。

    几乎半个边城的人都听到了。

    燕洵笑了下,冲着奇达西道:“蛋弟弟很记仇啊。”

    “克鲁西!”蛋弟弟继续大喊,“你休想伤到我哥!”

    蛋弟弟个头极小,被雷电幼崽抓着,原地转了个圈,一松手,扔了出去。

    他便直直的冲出去,对准克鲁西打开战伞机关,数槍后落地,刚好跑到提前等着的利爪幼崽身边,赶忙拽着利爪幼崽的衣裳,哒哒哒爬上去。

    蹲在利爪幼崽肩上,蛋弟弟继续哈哈大笑。

    “这玩意太气人!”克鲁西气得没了自己的想法,眼睛一直盯着蛋弟弟,无论如何也想把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幼崽捉住。

    偏偏蛋弟弟总是被三只小幼崽牢牢的护着,他根本碰不到蛋弟弟,自己反而差点被槍打成筛子。

    “不要小看我!”蛋弟弟一击得手,立刻跑到战兔幼崽怀里,冲着克鲁西大声喊,“别看我只是小幼崽,个头也小,但本事大得很,是你永远都想象不到的!”

    “是的。”战兔幼崽很认真的点头。

    蛋弟弟和宝宝不一样,当初宝宝破壳没多久就拜北齐为师,经常去跟着师傅学本事,跟幼崽们相处的日子不算很多,而蛋弟弟不一样,从破壳开始,就一直跟着幼崽们在一起。

    当初蛋弟弟破壳看到的第一只幼崽正是战兔幼崽,而且他还力挽狂澜,唬住克鲁西和西风,成功拖延到幼崽们前来支援。

    这种感情很特别。

    战兔幼崽知道其实自己一只小幼崽就能拦下克鲁西和西风,只是那样他可能会受伤,会惹弟弟们和幼崽们还有燕大人伤心,所以蛋弟弟跑来帮忙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反正他能保护好这个特殊的弟弟。

    面对克鲁西和西风,其中还有一头大妖,明明应该血腥无比,小幼崽们也都做好了受伤的准备,怀中更是都揣着归元绿灵芝,随时补充元气,然而蛋弟弟总是时不时的打嘴炮,惹得克鲁西和西风方寸大乱,让幼崽们不但游刃有余,还有了喘息的机会。

    这就是蛋弟弟的能力,看似毫无用处,却又让人完全意想不到。

    克鲁西被战兔幼崽找准机会,踢到高空,他就像个不能动的靶子似的,许多子弹迅速追上来,把他打成了筛子。

    “大人说要留他一命!”战兔幼崽喊道,“西风皮糙肉厚咱们不能恋战,上肩炮!”

    “来了!”蛋弟弟消失片刻,再出现时,看着一个大他许多倍的铁筒。

    西风不知道肩炮是什么,却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他疯狂的冲向蛋弟弟,想要把那个东西抢过来。

    “休想!”战兔幼崽挡在西风前面。

    后面利爪幼崽跑出来,再后面是雷电幼崽。

    三只小幼崽挡在西风前面,都拿着战伞,对着他虎视眈眈,都护着身后的蛋弟弟。

    “肩炮来了。”蛋弟弟放好肩炮,拿出一个比他大很多的炮弹放进去,随后扛在肩上,打开机关。

    比子弹大无数倍的炮弹冲出来,直奔西风。

    西风本能的后退,却发现战兔幼崽、雷电幼崽和利爪幼崽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围到了中间,不管从哪个方向离开,他都要面对战伞。

    那个绿油油的伞实在是太可恶 ,不像土墙那样轻易土崩瓦解,甚至能轻易挡下他的妖术,让他有再大的本事也攻击不到战伞后面的小幼崽。

    ‘轰’!

    千钧一发时刻,西风推开战兔幼崽,躲过半个身子另外一半被炮弹轰了个正着。

    三只小幼崽在战伞的保护下飞了出去,蛋弟弟更是拿着战伞翻了好几个跟头,知道遇上一块巨石这才停下。

    蛋弟弟迅速爬起来,冲向前方。

    烟尘中,西风半个身体血肉模糊,还活着,但也没了行动能力。

    “留他一条命!”蛋弟弟背着手,绕着西风走了一圈,哒哒哒跑去找其他小幼崽,“哥哥们,你们都如何了?”

    接二连三的‘轰’然响声响起,是小幼崽们眼瞅着子弹没用,换上了肩炮。

    即便是大妖能挡住子弹,也挡不住肩炮,总要受些伤。

    如今伤的最轻的妖国妖怪只剩下奇达西。

    他皱眉看向烟尘散去,露出凄惨面容的克鲁西和西风,转头问燕洵,“肩炮是什么?”

    “这是机密,便是我也不怎么清楚。”燕洵笑道,“不过你放心,除了肩炮,还有火炮、火箭、地雷等,威力大小不一,轰个把大妖应当不成问题。”

    见着奇达西的脸色愈发的难看,燕洵好心提醒道,“当初蚂蜢狂灾妖攻城,也就是飞得足够高,若不然一只都不会剩下。你若是想赢我,倒是不如飞得高一些……”

    奇达西不会飞。

    就算蚂蜢狂灾妖飞得那么高,不也是损失惨重。

    “燕大人当真是狡猾无比。”奇达西恨恨道。

    明明早已有人透了消息给他,经过这一路观察,奇达西也确认秦国当真是没有那么厉害,战伞和槍都极少,还有更多的道兵两手空空,全靠自己蕴养的黄符作战。

    然而没人告诉他还有肩炮,还有燕洵嘴里说的那么些威力不知大小的器械机关。

    他有种被耍了的感觉,然而秦国的实力确实如此,燕洵不过是在狐假虎威而已。

    “你是不是以为我的本事也就那样,大秦的道兵实力也就那样?”燕洵见着奇达西神色变换,就知道自己说的起作用了,他骑着战马到一边,换了一匹战马,冲着奇达西笑道,“我就跟你说说吧,炮弹不在于多少,而在于威力。你想想,我的炮弹威力最大的能炸飞半个大秦,自然也能炸飞半个妖国,你说道兵的数量多少,实力如何,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这一切还要感谢最初克鲁西带来的梅西,若是没有嗜血鱼妖,只凭借□□,对于大妖来说,也不过是蚊子挠痒痒而已。

    有了嗜血鱼妖那拥有无坚不摧之力的牙齿,那样造出来的炮弹,虽然没试验过,但小幼崽们计算过,足以把半个大秦夷为平地。

    “燕大人当真会说笑。”奇达西脸上冒出汗水。

    “这哪里是说笑。”燕洵笑道,“我要请你亲眼看看的。也亲自试试,看看大妖能不能从中存活。”

    说着,燕洵不再跟奇达西纠缠,而是大声道:“收!”

    奇达西一愣。

    燕洵收起了战伞,就放在身后,而战伞机关打开总要一些功夫,那么他可以凭借这个机会冲上去,即便是他知道镜枫夜就藏在周围,那他也有那么一丝机会。

    这个燕洵和秦国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才是重中之重,他活着,对妖国终究是个威胁。

    只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