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幼崽保育堂 > 170 第 17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歇息一日, 天刚亮绿鸟就从床上爬起来,戴好假肢后, 深吸一口气出门。

    外面已经有人早起了,个个精神抖擞。

    制伞作坊规模极大,单是饭堂就占了上下两层一整栋楼。

    尽管已经来过不止一次吃饭,绿鸟还是禁不住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前行, 到前面排队。

    饭堂伙食极好,肉管饱,每顿饭都有菜,偶尔还能吃到新鲜果子,比绿鸟以前在村里吃的可是要好太多了。

    端着饭菜找到空闲的桌子,绿鸟很仔细的吃着每一口菜,他很珍惜这个机会, 在这里一切都比以前好,甚至比他是道兵的时候还好, 这样好的待遇,值得他去珍惜。

    “绿鸟。”小裘端着菜过来一屁股坐下, 又往绿鸟这边靠了靠,笑道, “等会子分组我跟你一组呗。”

    “随意。”绿鸟淡淡道。

    他跟小裘不算熟悉, 宿舍刚好挨着, 还是昨日刚认识。

    小裘缺了几个脚趾, 走路不快, 修为不高,比起绿鸟根本不够看。

    “绿鸟,我听说燕大人要从分组中选人,是不是干活最多的人会被选中?”小裘压低声音问。

    “不知。”绿鸟想着棕猪说过的话,恐怕燕洵选人不会那么简单。

    小裘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又很快换上笑脸,“是啊,燕大人的心思谁能知道呢,到时候咱们多干活就是了。我看造伞应该不难,无论竹子还是钢铁,对于我们这些有修为的道兵来说,都简单的很。”

    “恩。”绿鸟轻轻点头。

    普通伞就算没用过,也见过,构造并不算难,那些简单的零件即便是寻常人都能造,更别说他们这些有修为的道兵了,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不过简单的造伞却也不简单,只因为燕洵说的要选人。

    能够被选中去造战伞,这才不枉来边城走一遭!

    仔细的吃完所有饭菜,绿鸟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后面小裘赶忙快速巴拉几口饭,一瘸一瘸的跟上。

    外面燕洵已经带着幼崽们等着了,见所有人都来了,便道:“今天开始分组,你们先自己分,以后会视情况调整。”

    绿鸟身边很快聚集了一群人,大都是见绿鸟修为高,又几乎看不出缺陷才聚集过来的。小裘紧紧的贴着绿鸟,一副很熟悉的样子。

    “现在你们分别跟着幼崽们去学技术。”燕洵道,“绿鸟,你们这组跟着我来。”

    不少人都羡慕的看着绿鸟等人,小裘更是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

    当初绿鸟是燕洵在城门口接到,后来又带着去了保育堂医馆,后来一路坐火车回来,燕洵也找过绿鸟说话,再加上棕猪从中周旋,绿鸟可以说是这群伤残道兵中,燕洵最熟悉的人了。

    带着绿鸟等人进入作坊,燕洵严肃道:“你们负责的零件比较复杂,机器机器庞大,也很危险,在干活之前,我先给你们说说可能会发生的危险……”

    不远处的作坊中,镜枫夜面前也站着一群道兵,他严肃着脸,就连声音都显得肃杀不少。

    几个伤残道兵曾经也是叱咤边城的存在,杀过不少妖怪,然而面对镜枫夜这种沉重到几乎要化为实质的气势,他们全都身体紧绷,根本说不出话来。

    “伞看似简单,但是想要造好,造的好看,并不容易。”镜枫夜道,“这次除了普通油纸伞,还有自动伞、折叠伞,以及半自动伞、多层折叠伞,每一个零件看似一样,但实则千差万别。”

    镜枫夜拿起幼崽们提前造好的自动伞,当着众人的面按开机关。

    看似只有不到拳头粗,巴掌长的伞,按下机关后猛的展开,竟然如此巨大,且伞柄还能延伸。

    这种伞跟油纸伞完全不一样,实在是、实在是……新奇又方便,只有伞柄用了木头,其余的全是钢铁,看上去结实无比,若是伞面上再画上图案,那不用说也肯定能卖上大价钱。

    镜枫夜仿佛没看到这些眼睛亮起来的人,他又拿起其他伞一一展示。

    “我们要造的是这些伞,以后还会造能够搭在马车上的大伞,能够搭成临时帐篷的伞。”镜枫夜沉声道,“反而油纸伞才是最少造的……”

    几个人都是神情一凛,那种对油纸伞的轻视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厚的兴趣,和对镜枫夜的敬畏。

    燕洵这边也展示完伞,紧接着道,“好了,我们开机器吧。”

    机器由蒸汽机作为动力,轰隆隆的声音极为巨大,造出来的零件十分精准。燕洵带着众人一点一点的造出零件,又利用影子放大法进行校准,再跟着绿鸟等人的本身水平安排具体活计。

    一整日忙完,燕洵这才跟镜枫夜还有小幼崽们在饭堂汇合。

    “如何?”燕洵剥了个鸡蛋放到镜枫夜面前。

    镜枫夜掰开鸡蛋,把里面的蛋黄吃了,把蛋白还给燕洵。

    “都挺好,过几日就能选出小组长。”撼山幼崽道,“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组装出很多伞。”

    “每把伞都都要缝好标签,这毕竟是我封地里出来的伞。”燕洵道,“也是保育堂出来的伞,可不能让人随意仿冒了去。”

    “恩。”撼山幼崽赶忙点头。

    制伞作坊外面就有巨大的幼崽水泥雕塑形象,伞的一些零件也有幼崽印痕,再加上缝上去的标签,这就更能直观的看出伞出自哪里了。

    绿鸟这边也吃了饭,此时已经天黑,作坊里的大部分机器都已经停工,大部分人也都回宿舍歇息了。

    不过外面依旧有油灯亮着,给值夜的人照亮眼前的路。

    “绿鸟,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歇息啊,每天干一样的活,我眼睛都花了。”小裘跑到绿鸟屋里,喋喋不休道,“等歇息的时候,还不知道去哪里。这个作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连边城都靠不上,难道歇息只能睡大觉?”

    绿鸟没说话,而是在床上打坐。

    小裘也没想着绿鸟能说什么,他算是了解绿鸟了,这就是个锯嘴葫芦,根本不说话的。

    “这几日燕大人每次都来,但是说的话越来越少,也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人选。”小裘仔细的看着绿鸟的脸色说,“要是咱们运气好,能被选中就好了。就算我不被选中,绿鸟你也肯定能被选中。”

    “我?”绿鸟猛的睁开眼,“我也不一定被选中。”

    “我觉得你肯定能被选中的。绿鸟你是干活最认真的,一点都没偷懒不说,还跟燕大人说过话。”小裘羡慕道,“我可是见过好几次你站在燕大人身边,你肯定早就认识燕大人吧?”

    绿鸟没有否认,他虽然没有很早就认识燕洵,但确实比这些人都要早。

    “你肯定能被选中的,到时候请你多为兄弟几个多说说话。”小裘眼睛猛的一脸,随即装作一脸欢喜的样子,“绿鸟,到时候我肯定推举你为小组长,若是往后得了制造战伞的机会,可千万不要忘了我们。”

    “不会的。”绿鸟低声道。

    他不知道小裘如此这般是有什么目的,但是他肯定要去制造战伞!

    数日后,绿鸟果真被推举为小组长。

    再数日,燕洵亲自来作坊,“绿鸟、小裘,你们俩跟我来。”

    绿鸟浑身一震 ,知道自己被选中了,他立刻安排好自己和小裘的活计,大步跟上去。

    小裘满脸的不可置信,随即欣喜若狂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在众人的羡慕中大步走出作坊。

    外面已经有许多被选中的人了,小裘看到绿鸟站在最前面,赶忙跑过去站到他身后。

    “你们都是第一批被选中的人,先跟我去尝试制造战伞,若是合适便留下,不合适便回去造普通伞。”燕洵道,“战伞和普通伞不一样,不能靠机器,全部都需要亲自动手才能造出来,里面的零件全都是机密中的机密……”

    见识过战伞的本事,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轻视,全都严肃的跟在后面,认真的听着燕洵说话。

    燕洵带着众人进入作坊,这是一条很多人都不知道的路,隐藏在众多楼房之间,即便是从外面看也根本找不到,当中还有许多机关门,若是不懂机关的人,根本打不开。

    “往后你们吃住都在这里,饭堂也跟他们分开。”燕洵道,“有谁不愿意的,现在可以回去了。”

    没有人动弹。

    这里只是一栋单独的水泥楼,地面往上两层,地面以下一层,一根根粗壮的承重柱之间,放着许多极其复杂的工具,他们都没见过。

    燕洵身后站着幼崽们,他们全都表情平静,因为这里的东西都是他们的。

    在幼崽们身后,竖着一排绿伞。

    这些伞有的张开,有的半张不张,有的完全合拢,就那么随意的靠墙放着。

    “战伞!”小裘激动地压低声音,“能够保护自己,又能杀伤妖怪的战伞!比外城墙那群道兵用的槍还厉害,这可是好东西。”

    绿鸟两眼放光,想到这些战伞即将从自己手中造出来,他觉得身体里的血都要沸腾了。

    这是他们为守卫边城踏出的第一步,也是最大的一步。

    没有人想要此时此刻退出,吃住都在这里算什么,只要能造出这些战伞,守卫边城,那么他们就是守卫边城的无名英雄。

    “既然没人想退出,那现在开始分活。”燕洵身后的小幼崽们分散开,叫走自己选出来的人,燕洵也同样冲着绿鸟和小裘点了点头,让他们过来。

    “制作战伞能用的只有锤子、钳子等最简单工具。”燕洵解释道,“绿棉布更是裁剪困难,需要用特质的剪刀才能剪开,想要缝好一把伞,即便是幼崽们一起动作,一天也不过是缝两把而已。”

    燕洵拿起一把战伞,当着绿鸟和小裘的面分解开,变成一个个零件,又捡起其中几个零件道,“你们负责制造这几个零件,用锤子砸,那边还有炭火辅助……我力气不够,你们跟我来……”

    旁边,镜枫夜已经说完该说的话,正拿起锤子,狠狠地砸到零件上。

    察觉到燕洵靠近,镜枫夜动作一顿,似乎直接变了个人似的,脸上甚至出现了笑容。

    “调整零件模样,最先就要靠锤子,有些技术丰富的老师傅甚至能用一块铁敲出锅碗瓢盆。”燕洵道,“你们都看看他的动作,那块零件正在逐渐变成咱们需要的样子。”

    镜枫夜的动作不算快,但也不算慢。

    在众人的注视下,钳子夹着的零件逐渐变了模样。

    最后零件成型,镜枫夜拿起来,看了眼燕洵。

    “你先说。”燕洵赶忙道,“我们这是来蹭学问的。我力气不够大,不能给他们演示。”

    “那我便说了。”镜枫夜冲着燕洵点了点头,开始讲解刚刚用过的技巧。

    讲解完,镜枫夜后退一步,把零件递给燕洵。

    这些法子都是当初燕洵交给他的,即便是有火焰幼崽和黑白幼崽帮忙,一些精巧零件也必须得一锤一锤的砸出来才行,那时候燕洵同样没有足够的力气,便在旁边一句一句的说着,他拿着锤子一锤一锤的敲打。

    如今虽然不是那时候的作坊,但是人没有变,还是跟以前一样。

    燕洵捏着零件给绿鸟和小裘讲解,他说话的时候总是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即便是刻意板着脸,那声音也流淌着让人难以忽略的融融暖意。

    他对自己人从来都是这样,即便是自己没有那么强大,他也依旧尽自己可能的保护着身边的人。

    绿鸟只有一只脚,虽然他站的很稳,但是挥动沉重的锤子的时候,还是会受到影响。

    “绿鸟你先适应一下,敲打的活计先给小裘试试。”燕洵道,“我估计以你们俩的能耐,只要适应几日便能跟常人无异,即便是不行,我也会帮你们想想简单的机关……”

    他们还是道兵,身上的力气一样的大,只是因为身体没那么协调,用力不太方便罢了。

    燕洵并没有很简单的就放弃他们,而是试图帮着他们寻找更多解决的法子,这让绿鸟觉得心里暖暖的。

    当初受伤回村,不知道多少人刻意忽略了他身上的修为,和他道兵的身份,眼睛只盯着他丢掉的小腿和脚看,好像这样的话,那些普通汉子就能比他更强似的。

    事实上即便是没了小腿和脚,他也依旧有修为,力气比寻常汉子大得多。

    “好了,你们先适应,过几日再尝试打造零件。”燕洵轻松道。

    “是,燕大人。”绿鸟却没有那么轻松,他要加把劲,尽快打造出合适的零件,这样才能不辜负燕大人的知遇之恩!

    燕洵在制伞作坊逗留许久,一直没出现在边城火车站,惹得不少人都急的团团转。

    终于,燕洵骑着战马,身后跟着同样骑马的镜枫夜和幼崽们,还有一头跟着跑的飞快的蚂蚁行军妖。

    远远的看到来人,欢哥赶忙跑出来,去前面宽阔的水泥路上迎接。

    战马看到前方有人,又得了燕洵的指示,立刻停下。

    最后面的大黑则是撵上来,趴在燕洵身边。

    “大人。”欢哥被冒出来的大黑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大着胆子道,“作坊里合适成亲汉子没有,哥儿倒是有不少,我已经联络了愿意成亲的哥儿,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些日子制伞作坊轰轰烈烈的建造,两个已经分开的纺织作坊也没有闲着。

    那些准备找汉子的哥儿全都开始照料自己,平日里不舍得用的胭脂都拿出来擦脸,皲裂的脸、手背啥的,基本擦擦胭脂就能擦好,还有的哥儿每日都要用肥皂洗澡,就是为了见汉子。

    只是燕洵一直没回来,欢哥不敢轻举妄动,便只能等着。

    “恩,我去边城大营一趟。”燕洵道。

    当即燕洵和镜枫夜去大营,幼崽们和欢哥回火车站。

    大黑趴在路边想了想,自己回了马场。

    到了地方,燕洵把事情一说。

    “人我早就准备好了,燕大人看什么时候让他们见面吧。”杨叔宁乐呵呵道。

    “就明日吧,我看地方选在火车站大饭堂好了。”燕洵拍板道。

    回到火车站,燕洵兴致勃勃道,“快跟我去布置大饭堂。”

    “咋布置?”撼山幼崽立刻蹦起来。

    花树幼崽也跟着跑出来,问:“大人,这样的话过些日子就会有很多孩子怀上吧?”

    “这可得看看他们自己的速度了。”燕洵嘿嘿笑道,“走走走。”

    “我也去。”

    “我也去。”

    幼崽们全都冒出来,跑去帮忙。

    这天纺织作坊放假,所有人都可以歇息一天。

    燕洵一大早便带着幼崽们来大饭堂等着,镜枫夜也跟上来。

    大饭堂门口摆了两条长桌,燕洵抱出一个盒子,打开放到前面,小幼崽们也都动作一致的抱出盒子,镜枫夜最后拿出一个盒子,没有放到前面,而是拿出里面的面具递给燕洵。

    “给我的?”燕洵接过面具看了眼,随即戴上。

    昨日他领着幼崽们画面具的时候,镜枫夜好像在忙别的东西,这个面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画的,不过很漂亮。

    面具刚好能遮住半张脸,眼睛周围画了许多漂亮花纹,其中最明显的是龙鳞痕迹,还有宝宝脑袋上的小突起,也不知道镜枫夜是怎么画的,竟然有些以假乱真。

    戴上面具,燕洵再和镜枫夜站在一起似乎也没有那么突兀了。

    “很好看。”镜枫夜道。

    燕洵整个人都瘦条条,下巴很尖,鼻子很挺,面具十分熨帖,上面的纹路浑然天成,看上去仿佛是燕洵天生就有似的,倒是让他看上去更像妖怪了。

    极其美艳的妖怪。

    “那当然。”燕洵笑眯眯的用两根手指抬起镜枫夜的下巴,左右打量一番道,“我看你长得也不赖,不如等会儿跟我去睡一觉?”

    “求之不得。”镜枫夜很配合。

    燕洵赶忙放下手,他个子不如镜枫夜高,一直抬着胳膊有点累。

    欢哥家里一大早就噼里啪啦的响着动静。

    “爹,你咋起这么早?也想去见汉子?”欢哥揉着眼睛爬起来,迷糊道。

    这些日子鸣哥儿也在脸上擦了许多胭脂,脸蛋白里透红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

    “我不去,筝哥儿去。”鸣哥儿道,“鸡蛋煎好了,快去吃,你不是说今天要去找那群小幼崽玩。”

    “恩。”欢哥迷迷糊糊的点头,嘟哝道,“这些日子爹一直擦胭脂,我还以为爹想找汉子呢。反正我是不反对的,爹还年轻,再找个汉子照料也不算什么……”

    鸣哥儿顿时脸红,不好意思道:“作坊里的哥儿全都开始擦胭脂,我看他们脸上越来越好,我总不能还是那样,就也跟着擦。再说了,这胭脂是作坊里发的福利,不用白不用。还真别说,胭脂当真管用,我这才擦了几日,脸明显看着年轻了。”

    “爹本来就不老。”欢哥一口吞了鸡蛋,又喝了豆浆,便直接出了门。

    正巧碰上已经准备好的筝哥儿,欢哥索性跟他一起去火车站大饭堂。

    “你想找啥样的汉子?”欢哥问。

    筝哥儿有点不好意思,他年纪大了,以前曾找过汉子,可惜汉子在战场上没了,从那以后他就只能自己在边城尽力活下去,没想过再找汉子。

    不过自从燕洵来了,筝哥儿得了活计不说,以前他住的那个破院子还换了更好的房子,手头有了银钱,吃的也好了,再加上这些日子擦胭脂,筝哥儿便觉得自己还不老,就有了找汉子的心思。

    如今欢哥问起来,筝哥儿便道:“老实的,花花肠子没那么多的,最好是没见过京城繁华的。两个人安安稳稳的在边城过日子,跟着燕大人的脚步走就行。”

    “今天来的都是道兵,他们得跟着皇上的脚步走。”欢哥笑道。

    “燕大人也跟着皇上的脚步走,都一样。”筝哥儿道。

    两个人说笑着到了火车站大饭堂门口,都同时闭上嘴,心里有了点紧张。

    里面撼山幼崽看到欢哥赶忙喊:“欢哥,这边、这边,你这种不进去的不要站在门口挡路,来跟我站一起。”

    欢哥赶忙进去。

    筝哥儿迟疑一下,也跟着进去,就看到门口摆了一排桌子,上面都有打开的盒子。

    最靠近门口的是燕洵,他手里拿着个面具,冲着筝哥儿笑道:“进去之前先戴这个,这样别人就不会认出你,两个人可以先聊聊,合适的话再摘面具。”

    “大人!”筝哥儿感激的看了眼燕洵,他还想着若是聊不好可能会得罪人,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法子,顿时感激的接过面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