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操盘手札记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怎么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对南方集团的形势看得比黄洪亮更透彻,知道除了冶炼厂以外,铜矿和销售公司是最核心的两块,铜矿发生变化的可能性不大,不用太担心,只要笼络住销售公司的黄洪亮,集团的大小事情就都不在话下了。

    而从今晚的谈话来看,黄洪亮确实很聪明,也很上路。自己的话还没有怎么点透,黄洪亮就开始表忠心了。将来自己一旦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他是一个可以当做心腹的人。

    内外交困,急于赚钱还债的黄洪亮和迫不及待想要上位当董事长的薛晨志心照不宣、一拍即合,进一步巩固了以往的密切关系。

    酒足饭饱之后,俩人又去了楼上的夜总会,一直玩到夜里一点多,这才各自带着一个小姐出来。黄洪亮酒喝得太多,根本开不了车了,也在江城饭店开了一个房间住下。

    现在离了婚的黄洪亮没有人管,玩起来更是肆无忌惮,这一夜他在阵地前沿一阵扫射,把积压了很久的弹药发射一空。

    第二天十点多,腰酸背痛的他才回到公司去上班。

    薛晨志第二天也没有去集团办公室,午饭之后,心满意足,觉得不虚此行的他就回冶炼厂去了。

    面对五万五千元的铜价,李欣也有些纠结了,他现在手里的浮盈已经有三千五百万元,到底要不要现在平仓,还是再等等看?

    虽然他一直密切注意着价格的变化,认为市场还欠缺一个急速拉升的阶段,没有这个拉升,似乎就预示着价格还没有到最后疯狂的时候。

    自从价格突破四万五千元以后,李欣就一直在等这个空方崩溃的平仓机会,可是直到现在这样的机会始终都没有出现。

    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价格从四万五涨到五万五,这么大的空间足以拖垮一半以上的空方,可为什么价格一直没有出现空方崩溃的迹象呢?莫非空方都像刘中舟一样,都且战且退,而且实力雄厚?

    李欣越想心里越觉得不踏实,现在这种情况下,多空双方都在苦苦支撑,就像两个力大无比的斗士纠缠在一起肉搏,除非对方认输,任何一方都不敢主动撤退。

    因为那样一来对方会乘虚而入,自己的撤退最终会演变成一场崩溃和失败。

    在这样的僵持中,多方的心理优势是巨大的浮盈。期货是一场零和博弈,多方有多大的浮盈,空方就有多大的浮亏。多方之所以敢再坚持一下,就是希望空方耐不住亏损,最终崩溃,自己在空方的溃败中离场,获取最大的利益。

    而空方苦苦支撑的理由,估计和刘中舟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没有只涨不跌的东西。铜价涨了这么多,难道就不会跌回去吗?就算不指望它从哪里涨起来的就跌回哪里去,跌个万八千的总是可能的吧?都坚持到现在了,亏得这么惨,要是刚刚认赔出场价格就下跌,那还不悔得跳楼啊!

    李欣真的是很想等到价格出现拉升的时候再出场,就好像钓鱼一样,提杆最好的机会是浮标动静最大的时候,那时候鱼咬钩咬得最紧。

    可是考虑到累计涨幅确实是已经很可观了,李欣也怕先撤退的不是空方,而是多方。

    要真是那样的话,别说等不到价格出现拉升,等来的可能会是高台跳水,连续几个跌停板都不足为奇。到时候已经上钩的鱼就溜之大吉了,自己忙活了大半年只会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天早上,拿不定主意的李欣开车去了期货公司。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袁杰一见李欣进来,高兴地说:“你可是稀客啊,多久没到我办公室里来了?”

    李欣说:“有事要请教你啊。”

    袁杰起身给李欣泡了一杯茶,搁在他面前的茶几上,说:“请教我可不敢当,我请教你还差不多。你不知道吧?你现在是我们这里的名人了,好多员工知道你的名字却没见过你本人,都在私下议论这个赚了三千五百万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李欣说:“我就是为这三千五百万来的。”

    袁杰说:“怎么啦?”

    李欣说:“到底要不要现在平仓,我拿不定主意了,给个意见?”

    袁杰抿嘴一笑,说:“我可不敢乱说话了,上次我让你平仓,还好你没听我的,结果多赚了两千多万。这次你让我出主意,要是我说错了,你不是要损失一大笔钱吗?”

    李欣笑道:“没事,你说吧,我赦你无罪。”

    袁杰呵呵一笑,说:“不是我不想说,而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价格到了这个地步,暴涨暴跌都有理由,就看是哪一边先撑不住了,是吧?”

    李欣颇有同感地说:“我也觉得是这样,所以不平仓怕价格掉头向下,平仓了又担心价格继续向上,难办啊!”

    袁杰看着李欣,想了想,说:“我猜你心里还是倾向于平仓,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纠结。”

    李欣说:“何以见得?”

    袁杰说:“上次我建议你平仓时,你有一大堆的理由等着我,可这次不一样,你的理由全都没有了,这说明你继续持仓的信心已经动摇了,我说的对不对?”

    李欣说:“你分析的没错,我是想等到空方认赔出场的时候再平仓的,可就怕等来的是多方跑路,那可就遭了。”

    袁杰说:“是啊,这种时候就看谁跑得快,空头认赔的时候,跑得快的空头少亏一点。多头率先跑路的时候,跑得快的多头多赚一点。你要是担心的话,就出场算了,不过这可不是我说的啊,是你自己心里想的,对不对?”

    李欣笑道:“是,是我自己的主意!你可真鬼,说话滴水不漏的。”

    袁杰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这是帮你分析你的真实想法。”

    李欣说:“那我就平仓了?”

    袁杰看着李欣那一副依然拿不定主意的样子,微微一笑,说:“你自己拿主意吧。”

    李欣一拍大腿,站起来说:“说干就干,我这就平仓。”说完,他出了袁杰的办公室,径直去了客户交易区。

    袁杰端起李欣的那杯茶,在杯子里续上水,然后端着杯子找李欣去了。

    李欣在客户交易区找了一台电脑,坐下来登录了交易系统,全神贯注的准备开始平仓。

    不一会儿,袁杰跟了进来,她把李欣的茶杯放在电脑旁边,然后静静的站在李欣后面看着他操作。

    李欣持仓的合约,现在交投量已经逐步上来了,平仓起来很容易,不像开仓的时候,每次只能一手一手的委托。仅仅过了四、五分钟,李欣就卖出平仓了五百吨。

    李欣在期货公司办了开户手续之后,就几乎没有在客户交易区操作过,平时来期货公司,也都直接去的袁杰办公室里,很少会到客户交易区这里来,所以期货公司的工作人员几乎都不认识李欣。

    今天他突然走进客户交易区,坐下来就操作电脑,好几个期货公司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有些奇怪,面面相觑的互相看看,都以为李欣是别人新开发的客户。

    可大家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见哪一个同事主动上去招呼李欣,这就说明现在这些同事都不认识李欣,那李欣到底是谁的客户呢?

    正在大家觉得奇怪,有人准备要过去问问李欣来这里是找谁,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就见副总经理袁杰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她来到李欣身边,把茶杯放在李欣的桌上,然后站在李欣身后默默的看着。

    几个人看见这一幕,心里有些明白了,副总经理袁杰平时没有事情是不会到客户交易区来的,现在袁杰亲自给这个人端茶,说明这个人要么是袁杰的客户,要么是很重要的客户,不然袁杰是不会这样的。

    有个工作人员走到袁杰身边,笑着跟袁杰打了个招呼:“袁副总。”

    袁杰对他点点头,继续关注着李欣的操作。

    那个工作人员好奇地凑近李欣的电脑,仔细看了看,然后起身来到李欣身后,指指李欣,一脸惊奇的对袁杰小声说:“是他?”

    袁杰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意思,就对他点点头。

    那人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接着,从旁边拉过来一把椅子,对袁杰说:“袁副总,您坐着看。”

    袁杰坐下后,他也找了一把椅子,在李欣旁边坐下,目不转睛地看着李欣操作。

    趁着李欣平仓的间隙,那个人笑着对李欣说:“李总,一单就赚这么多,太牛了!有什么心得,分享一下?”

    李欣听了这话,扭头看了他一眼,说:“哪有什么心得,碰巧而已呀。”

    那人说:“谦虚,高手都这么说,可这样的碰巧也只有高手才能碰得到啊。”

    袁杰坐在李欣的侧后方,她看着李欣俊朗的侧影,心中涌起万千柔情。她即沉迷于李欣的英俊和狂放,又被他的才气所倾倒,只要看到他,就会让她回想起两人在一起时的缠绵悱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