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郡主养成记 > 第237章 宋寿郡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宇文昊一听,当即上马带人去拦住了宋寿郡王,三百人进镇,必然会引起轰动。

    宋寿郡王比宇文昊小上两岁,小时候因为身体原因,被老郡王送入宫中医治,所以和宇文昊关系极好,听闻宇文昊在此,忙不迭的亲自过来。确认宇文昊还活着,想到如今宫中的皇上,宋寿郡王一时间也不知如何称呼宇文昊。

    “如今我已不是皇上,我记得儿时你还和我一同进过国子监,莫不如以友相称。”宇文昊看着年轻的宋寿郡王,目光微微松下,“你也不必担心,二弟已登基,我也不会动摇国本,让齐国皇室再动摇。嫪赢,你可称呼我为文昊。”

    “……文昊。”从君臣到友人,嫪赢还觉得这关系,有些无法接受。

    但见宇文昊一身粗布衣衫,眉眼松敛,嫪赢又觉得宇文昊极为平静,又觉自己不必多心,皇上暗中下令寻找,大家早该知道,一日未见他的尸身,便不能确认其死讯。只是当时国本动摇,叛军动乱,民心不稳,国得有主,而他临终前竟早已提前拟好了旨意,膝下无子,若有意外,由仓郡王继任其位。

    “嫪赢以为,文昊有难,才会暴露身份,到宋寿找嫪赢。”

    “当时是因为关中匪一案,如今案情已有张尧接手,我自是不必担心,不过我手下尚缺人手办事,若是你有私兵,可借我一用。”这才是重点,宇文昊派人前去找嫪赢时,虽然透露了身份,但是言明借的是私兵,因为若是用官兵,那影响便会大了许多。

    “关中匪?”嫪赢想了想,“此事,要定川郡才会有详案,可是需要嫪赢前去定川郡跑一遭?”

    宇文昊摇头,“想来张尧此番到了歙县,发出了公文,越州很快也会下人来处理,案底毕竟在定川,你也不好插手。”

    “是。”嫪赢看着宇文昊。

    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跟着宇文昊走了一遭,回到小院子里,看见年韵,嫪赢的心思又复杂了一些。

    “我借你的私兵是想行私事。”宇文昊轻咳,“只借这一次,跑完了一遭,我就还给你。人也不多,三十个。”

    年韵正想进厨房去泡茶,却见秋玲已经端着茶出来,头上的伤布也都拆了,看向年韵的时候,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夫人,茶泡好了。”

    “行,你端过去吧。”年韵看着秋玲的背影,“等一下。”

    秋玲站住,回过头看着年韵,“夫人可还有吩咐?”

    年韵走近秋玲,看着她额头上的发,“你把头发都撩上去了?”

    秋玲点头。

    年韵笑了笑,眼底清明,“秋玲,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秋玲一怔,垂下了眸子。

    脑海中翻滚的记忆。

    当初她处处碰壁,因为一张丑陋的面容,栖身之所都没有,那天晚上的事情过后,她明白夫人是心善,也当真会给她一个容留之地,但那个时候,她仍旧对夫人心存芥蒂。

    后来她进了宫,得知夫人的真实身份后,惊讶不已。

    恰好那时候,遇见了那人,有机会离开夫人,她被皇宫里的金碧辉煌迷花了眼,又被那人的字字句句,给遮了心。

    谁知道,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用。

    “夫人说的对,容貌是天生的,奴婢未曾做过亏心事,也该坦然面对。并非别人看不起奴婢,而是奴婢打心底就看不起自己。”当初她因为自卑,在宫里小心翼翼的活着,努力不去管宫里的那些贵人如何嘲笑她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乡野村妇。

    她努力的学,只是为了在别人眼里看起来,能和他相配,待在长思殿内,日思夜盼的等着他,换来的却是众人笑话她,东施效颦,让她越发胆小。

    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她自己的孩子,早就被悄无声息的换掉……

    孩子……

    想到此,秋玲心头跳了一跳,连忙跪下,“奴婢知晓夫人怀疑奴婢,可是说来夫人也不信,经过昨夜的事情,奴婢霍然开悟,奴婢愿意跟着夫人,绝不会背叛夫人。若是奴婢心存有异,奴婢甘受天打雷劈……”

    “好了!”年韵制止了秋玲的话,“一言不合就发毒誓,真当自己的命不是命。子瑜不过是给了你十两银子,在我心里,十两银子买不了一条人命,你跟着我,我也不让你签契,你也不用自称奴婢,自称名讳就行。若是哪一日,你愿意离开,我不拦着你。”

    “秋玲,多谢夫人。”听到这话,秋玲笑了笑。

    这话,倒是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当初,夫人果然没有拦着她,只是让她在宫内,好好保护自己的。

    上茶的时候,嫪赢看到秋玲脸上的一大块儿青斑,眉头拧了拧,直言不讳道,“文昊,你身边可是缺伺候的人?”

    宇文昊端过茶,茶的温度正好,“不缺。”

    秋玲神色自然,“公子,秋玲退下了。”

    “嗯。”宇文昊颔首。

    嫪赢挑眉,这婢女长得丑,行事倒是大方。

    “怎么,你对一个婢女也有兴趣?听说你到现在还未成婚,老郡王可是心急了。”

    “当然……没有……”嫪赢否认,提起成婚的事情,头疼,“爹倒是给我说了几个,不过我看了一眼,都不咋地……”

    宇文昊记得,那时候在国子监,嫪赢就喜欢和长得好看的玩儿。

    “行了,你的宋寿还需要你打理,我也不留你,留下三十个人,改天还你。”宇文昊起身,“你该走了。”

    “我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你就这么赶走我!”一想到对方也不是皇上了,嫪赢胆子就大了起来,“好歹也留我吃顿饭。”

    宇文昊冷笑了一声,又是一个想来蹭饭的。

    “不留!”

    年韵进来的时候,刚好听到嫪赢的话,“是客人,怎能不留,晚上秋玲做饭。”

    “还是文夫人知礼!”嫪赢夸了一句,喜滋滋的留下来蹭饭。

    “不过离饭点还有好一段时辰,不如出去逛逛?”年韵提议,“刚好我也去买些东西。”

    嫪赢也想看看,这个让宇文昊待了很久的地方,到底怎么样,也想着出去瞧瞧。

    宇文昊牵着年韵出门,转身对嫪赢道,“你自己转。”

    嫪赢心头凉了凉,就看着宇文昊压根儿没管他。

    抠了抠脑袋,不是说好了已经不是皇上了,不用和从前一样,怎么还这么不近人情?

    算了算了,他自己逛。

    年韵转过头看着嫪赢的背影笑了笑,“这宋寿郡王对你,倒是有些不一样。”

    “嗯。”宇文昊轻轻勾唇,“他是和别人不一样。”

    他是太子的时候,一干皇子公主都不敢与他亲近,只有嫪赢被宋寿老郡王带大,老郡王就是个好玩的,这嫪赢也是个好玩的,说他每天过的无趣,不是练武就是读书。某天去读书的路上,突然听说有人落了水,他就让身边的太监去看看,嫪赢突然出现,拽着他逃了课。

    说是要带他体会人间至乐的乐事。

    其实,就是带他去打鸟。

    那时候宇文昊可气了,可是心底啊,又觉得刺激,硬是看嫪赢打了一下午的鸟。

    他这辈子,第一次逃太傅的课。

    后果当然是不小,嫪赢被老郡王好一顿训斥,还挨了打。

    而他也被母后罚跪,不思进取。

    后来嫪赢就被老郡王带走了,因为这件事,他便知道了自己不遵守规矩,会给别人带来麻烦,便与人保持了距离,但是他还是记得,那天下午,嫪赢打的每一只麻雀,打中头的,打中翅膀的,最后都被嫪赢烤了吃了。

    “这宋寿郡王,倒是个好玩的。”

    年韵笑了笑,“他是你的朋友吧。”

    宇文昊皱了皱眉头,“不是。”没有这么麻烦的朋友。

    老郡王要给他娶亲,他看了每一个女子的画像,都嫌别人长得不好看。

    然后就一直拖到现在。

    为此还被很多人谏言,说他自身纨绔也就罢了,还要诋毁别人家的闺女,那段时间倒是给宇文昊惹了不少麻烦。

    “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年韵努力的想了想。

    “不是什么大事。”宇文昊想起来当初怎么回的那个大臣来着。

    你家闺女确实生的一般。

    年韵带着宇文昊去菜场挑菜,正挑着,就看见二人满头大汗的找了上来,“小姐,姑爷。”

    是失踪了好几日的墨清和墨宿。

    年韵差点儿忘了,自己还有三个侍卫来着。

    “还有一个呢?”

    “小姐,墨清等已经查到手镯的下落,果然已有人发现手镯是出自宫中,已经送往临淄,墨云去追,也不知能否追的回来。小姐,可需要属下们给王爷传个消息。”墨宿道。

    年韵蹙眉,“若是追不回来,那便算了,爹爹远在宁兴,就算说了也无济于事。”

    墨清道,“属下们并非故意来迟,而是王府中来了消息,三公子要成婚了。老王爷来话,让小姐和姑爷回去参加三公子的喜事。”

    年韵当即一喜,“真的?什么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