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万古魔君 > 第735章 逆天改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杂种,速速给本座滚下来受死。 ”

    阎罗仰首厉喝,杀音裂天,以杨玄的根基与底蕴,不渡劫还好,一旦经过天道雷劫的洗礼与锤炼,实力必将呈几何倍数暴增。

    这绝不是阎罗愿意看到的,他惊怒的同时,心底也不由自主的涌出了丝丝恐惧,对杨玄这个来历神秘的妖孽少年的恐惧。

    这让他心中抓狂,异常难受,似没想到身为太古魔皇,向来高高在上,俯视天下苍生的自己,有朝一日竟会对一个年轻小辈心存惧意。

    这就像是一个地位显赫的上位者对一个身份卑微的下位者产生畏惧,传出去都会贻笑大方,颜面尽失。

    然而,无论他如何平心静气,心底深处的恐惧始终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徘徊不去,且大有越演越烈之势。

    “你小子不是很狂吗,现在为何当起缩头乌龟了?”

    阎罗越想越烦躁,眉宇间一片狰狞,几乎是咆哮着吼道。

    许多人纷纷变色,如今雷云当空,雷劫一触即发,杨玄这个应劫之人真要从轮回峰上冲下来,待会道道劫雷接连轰下,他们不被波及才怪。

    而就凭杨玄的天赋,其命陨雷劫又岂会简单。

    毫不夸张地说,除非是至尊,不然只要被任何一道劫雷命中,他们这些至尊以下的武者当场就得形神俱灭。

    “不会真冲下来吧?”

    有人颤声道,一阵惶恐不安。

    “瞎担心,你当雷劫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有人轻哼道,雷劫可不是闹着玩的,杨玄不动还好,若敢冲下来将他们这些人拖入其中,那么雷劫的威力势必大增,如此一来杨玄自身也得玩完。

    “想杀我,直接上来就好了,何必多说废话。哦,瞧我,竟然忘记你这个阶下囚破不开禁制,既然如此,就别在下面瞎嚷嚷了,不然只会徒添笑话。”

    就在此时,轮回峰峰顶。一道冷笑声透过云雾,清晰地传荡了下来。

    “混帐东西。赶紧将禁制给我撤掉。”

    阎罗怒火滔天。

    “杨玄,你与阎罗有什么恩怨本人管不着,但你这么做就不对了,还是先将禁制撤去吧。”

    “是啊,你把我们禁锢起来,就不觉得有些过份吗?”

    几个老辈至尊相继开口。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每个人都明白,这层笼罩着整个轮回湖的禁制肯定是由杨玄掌握。

    这也怪不得他们,他们又如何知道轮回峰上除杨玄以外。还有柳老与冥老两尊老妖在。

    柳老先不说,仅是一个冥老,徒手将能将他们这些人杀个一干二净。

    “不好意思,这层禁制我控制不了,所以你们只能自己寻找脱困之法了。”

    杨玄淡淡道。

    “可恶的小子,老夫给你三息时间,你若再不打开禁制。待我等破禁而出,定要教你好看。”

    有老辈至尊怒道。

    “呵呵,连阎罗与姬家双尊都拿我没辙,你觉得你能行?”

    杨玄轻描淡写的一笑。

    “你……”

    “我什么我,少给我倚老卖老,你在旁人眼中或许是高高在上的至尊。但在我杨玄眼中,你就是个修行多年的老家伙罢了,等我踏入神力,弹指间便可取你性命,你信与不信?”

    “欺人太甚。”

    被杨玄连番羞辱的老辈至尊气得脸都绿了,实在是丢脸啊,一代无上至尊。竟被人在大庭广众下如此挑衅与蔑视。

    “欺你又如何,不爽破开禁制,上来咬我啊!”

    杨玄冷笑。

    “我看你小子是怕死,不敢将禁制撤掉吧?”

    阎罗狞声道。

    “天下何人不怕死,你阎罗一缕残魂从太古年代苟延残喘至今,难道就不怕死,你也别着急,等我渡完劫,就下来与你一战,斩你首级。”

    听到杨玄蕴含着莫大的杀机的豪言壮语,许多人都是眼皮狂跳,暗暗捏阎罗捏了一把冷汗。

    杨玄领悟了三大武道奥义,身怀半步造化神剑,又练成了一门名唤大虚空术的空间秘术,曾越级斩杀了楚家老祖楚不凡。

    在不久前更是与阎罗一战而不败,甚至还在轮回之桥上依靠强横的肉身重创了阎罗,将其轰下桥来。

    没有渡劫前,实力便强悍如斯,这要是渡过雷劫,实力又得强大到何等程度,到那时对上阎罗势必将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总而言之,阎罗危险了,若不想办法尽快破禁遁走,极有可能步楚不凡的后尘,被杨玄强势反杀。

    一代太古魔皇,真要是栽杨玄手中,定会震动当世,载入史册。

    “对了,还有姬家的两个老匹夫,你们也做好心理准备。”

    杨玄似想到了什么,又吐出了一语,声音冷漠无情,让姬海林与姬海风勃然大怒,七窍生烟。

    什么叫做好心理准备?

    这不就是说让他们引颈受戮吗?

    堂堂姬家两大太上老祖,在整个荒古大陆都是威名赫赫,人人敬畏,又有谁敢在他们面前放肆,更别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当着天下群雄面出言威胁,叫嚣着要取他们的项上人头,这委实可恼又可恨。

    向来性格火爆,一点就燃的姬海风顿时气急败坏地怒喝道:“杨玄小儿,你太目中无人了。”

    “对我发布天价悬赏欲除我而后快且不提,在轮回之桥外不顾身份对我动手,你们两个无耻老贼也算是人?”

    杨玄一声轻笑,话语不可不谓不犀利,立马戳到了姬家双尊的痛楚。

    的确,他们在轮回之桥外联手对付杨玄,绝对是极其丢人的事,更他们羞愧到无地自容的是,他们两个用尽一切手段还没能奈何得了杨玄。

    “小畜生,你最好别落到我手里,不然我定要将你折磨致死。”

    姬海风须发皆张,恨意无尽,若非被禁制阻拦了去路,他早已冲上轮回峰,将杨玄拿下,以极刑虐杀了。

    “想杀我们,你还是先渡过雷劫再说吧。”

    姬海林心机深沉,要冷静得多,嘴里冷森森地道。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一个小小的命陨雷劫罢了,还难不到我。”

    杨玄纵声大笑,其音如惊雷降世,又似金石撞击,铿锵有力,响彻长空,言语间充满了无与伦比的自信,视命陨雷劫如无物。

    “此子也太狂了吧,即便真迈入了神力境,以一敌三,他的胜算也不大。”

    “他可是荒州杨玄,出了名的狂徒,而且你别忘记了,他说不定已经炼化了轮回武魂碎片,掌握了神秘莫测的轮回之力,如此而来还真有可能越级斩杀姬家双尊与阎罗。”

    “不管如何,他首先得抗下雷劫,不然一切皆为空谈。”

    人群小声地说着,目光全都聚焦到了轮回峰上,只见在高空上巨大雷云的压迫之下,山腰以上的云雾翻腾激荡,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散。

    也就不到半分钟的功夫,云雾散尽,峰顶上的一道身影也彻底映入众人眼帘。

    那是一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白衣胜雪,目如灿星,身姿英挺。

    这一刻,黑云压顶,狂风呼啸,他浑身衣袍猎猎作响,满头黑发四散乱舞,如一尊傲立于山巅之上的魔神一般,唯我独尊,睥睨天下。

    “雷劫当头,迫在眉睫,此子竟还如此气定神闲。”

    “妖孽无愧于妖孽,光是这份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胆魄,就让我等难以企及。”

    “此子太妖邪了,小小年纪便有无敌之姿,一旦成长起来,天下将难有人能制衡得了他。”

    许多人面露惊色,对武者而言,命陨雷劫绝对是修行途中的一次生死大劫,渡得过则实力大增,渡不过轻则修为尽失,重则性命不保。

    纵观天下,绝大多数人在渡劫的时候,谁又不是心存畏惧,战战兢兢,深怕抗不住而被劫雷灭杀。

    可杨玄倒好,站得笔直,面不改色不说,连护体元力也未曾撑起,一副要以肉身渡劫的架势。

    雷劫之下,众生皆蝼蚁,天下又有几人敢以血肉凡躯硬抗,那不是勇猛,而是自大,动辄便会万劫不复。

    “雷劫虽强,但还阻拦不了我,今日,我杨玄就要逆天改命,登临神力。”

    万众瞩目下,杨玄神色淡然,不为所动。

    他抬头看向上空的雷云,意念转动间,一颗金丹从他天灵盖上冲了出来,悬浮在他头顶十几米高的地方。

    嗡!

    金丹逆时针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宛如一颗小太阳一般,释放出无尽的金光,让整片天地都变得无比透亮,像是要燃烧起来似的。

    “这难道是?”

    “不会错,这便是传说中的太阳金丹。”

    “太阳金丹内是太阳真元,而在劫雷的淬炼之下,将会蜕变为太阳神力。”

    “太阳神力啊,我还是在古籍上见过,也不知道威力有多大。”

    “一缕太阳真元就能焚金融铁,而太阳神力比太阳真元更为霸道,破坏力之强难以想象。”

    很多人都被惊到了,怔怔望着轮回峰峰顶,悬浮在杨玄头顶上方,足有拳头大,璀璨夺目的金丹。

    “太阳金丹!”

    每个人都明白,那是太阳金丹,只有修炼出太阳真元的人才能在体内凝结的内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