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超绝萌爸 > 第九百零三章:抓人(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明媚,轻风拂绕,虽是冬季最深的时节,却好似嗅到了初春的味道,不过眼前的这片荒废的棚户区内,尤其中间的这一小片方圆,几个人影瞬间将这里的环境影响的给外面的不一样,这里透着凉,阴森的凉。

    那一对菲人老夫妇老态龙钟,但从相貌和微微佝偻的身形来看,是看不出和普通老人有什么异样的,两人面对着姜夔生的注视,平静的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似乎年过六十的老头一脸慈善的用蹩脚的中文说:“年轻人,要干嘛?”

    老太太却是一脸微微惶恐的表情说:“要钱我们给,求求放过我们。”

    姜夔生不说话,平静的像一尊雕塑矗立在那儿,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他杀人的时候最不喜欢臭屁,能动手的绝对不墨迹,这时他身后传来了轻佻的声音,林昆吊儿郎当的走过来,笑着说:“两位,我们都追到这了,还是别装了。”抬手指着那一脸慈善的老头的太阳穴位置,“哥们,你这易容术谁给你整的,边角明显没处理好嘛。”

    老头闻言,赶紧抬手去摸太阳穴的位置,林昆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说实话这笑的模样有些欠揍,“紧张什么,逗你的。”

    老头那本来慈眉善目的脸,顿时冷了下来,身旁的老太太也是一改畏惧之色,双目冰冷的看过来,杀气以两个人为中心爆发了开来,嗖,仿佛一阵冷风吹进巷子,迎上骄阳。

    林昆慢吞吞的走过来,站在姜夔生的身边,贴在姜夔生的耳边小声说:“夔生哥,我们打个赌,就赌今天晚上一顿酒。”

    姜夔生皱着眉头,他可是一个很严肃的人,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打赌?

    林昆嬉笑道:“赌眼前的这个老太婆是不是美女,我赌不是。”

    姜夔生嘴角冷的一笑,欺人道:“那我只能赌她是了?”

    这两人看似像是在说悄悄话,可声音却恰好传入两位老头老太太的耳朵里,而且清晰的很,这一看就是故意挑衅啊。

    菲人的脾气可不好,首先发怒的是那老头,扯着下巴下面的一角一撕,嗤啦一下整张面皮都被接下来了,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被吓的一跟头,太特么诡异了。

    一张年轻愤怒的脸颊出现在面前,林昆却是两只眼睛瞪大的闪烁一下,道:“我靠,这我真没看出来,这小子这么年轻!”

    另一边,那老太太也是嗤啦一声撕下了面皮,林昆眼珠子颤了颤,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一副胜利的样子冲姜夔生说:“夔生哥,看来今天晚上的这顿酒,你是得请我喽。”

    姜夔生嘴角冷的一笑,道:“又被你小子给忽悠了,今天晚上喝死你!”

    对面的两位菲国特工脸上实在挂不住了,这都什么情况了,迎面的这两个人还在这么聊着,这明显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去死!”

    一声暴喝响起,男菲国特工一个箭步冲过来,手中亮出了一把银色的手枪,枪身沾染着冬日骄媚的阳光,却是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咣咣!

    近距离的两声枪响,震的人耳鼓发麻,林昆和姜夔生方才看似一副放松的样子,其实两人的心里都把握着尺度,在这菲国男特工手上刚有第一步动作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已经开始躲闪,两人都是身经百战从战场上隐匿到都市里的杀神,对于这种平常人看起来根本无法躲闪的枪击,却是巧妙的一个错步就躲开了,耳边擦过子弹飞过的灼热,两人的手上也同时出现了武器,一把明晃晃的短刃匕首,一把乌金光芒大盛的三棱军刺,阳光下两个人身影立时化作一道闪电一般,分别左右开弓,向这名菲国男特工杀过来。

    这名菲国男特工也算是菲国境内的高手了,这一次菲派他出来本来是针对章小雅来的,后来全面的综合情况考虑,想要绑架章小雅绝对不是易事,就连组织缜密实力难以揣测的黑蜘蛛都失败了,华夏北部活跃在中俄边境上的北极狼也是惨败,剩下的那些暗中潜藏的各国特工也都是在按兵不动的状态,菲国只派了他们两名特工过来,更是不敢轻举妄动,等了一段时间后,他们两个突然接到了菲国总部发来的秘密指令,将矛头指向了米国在中港市的特工胸口,杀米国特工,然后嫁祸给华夏,本意是想要挑起华夏和米国的矛盾,他们菲国好从中获益,米国和华夏如果真的因此矛盾升华或者积累开战,他们菲国就可以趁机直入南海岸的群岛。

    只能说他们菲国人太过天真了,尤其他们菲国的管理层,以为自己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也太小觑华夏特工的能力了。

    瞬间,三棱军刺和短刃匕首就已经要抹到了菲国男特工的脖子上,扎进他的胸腔里,菲国男特工脸上表情猛的颤抖一下,想要调转枪口向两人再发射已经来不及,只好挥着手枪格挡,另外撤身躲闪,这才刚一个照面的功夫,就陷入了完全被动的状态。

    同伴有难,菲国女特工马上动了起来,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向着近在眼前的林昆的腋下,从下往上的就撩了起来,匕刃锋利,寒光凛凛,这是想要一刀撩掉林昆的胳膊啊。

    林昆眼角的余光快速一扫,嘴角一抹冷笑噙起,眼看着扎向菲国男特工的三棱军刺,却是果断的一回收,铿的一声砍在了菲国女特工手中的匕首上,裂金之声清脆而鸣,铛啷的一声响,那前一秒钟还蕴含着无穷杀意的匕刃,落在了斑驳的水泥地上,菲国女特工脸上的表情急剧的抽搐了一下,不等她再有所反应,脖子上却是一凉,死亡的气息瞬间刺入喉咙,骄阳怡人的天空中,仿佛看到了黑压压的末日之云,前所未有的绝望填满了胸腔,她闭上眼睛放弃反抗。

    真正高手间的对决,往往就是这样,一个瞬息就能分出胜负,真正斗的难解难分的两个人,有的时候是实力相当不相上下,有的时候却偏偏是两人实力都不怎么样,乱斗。

    姜夔生只有一只手,一只眼睛,手中握着一把刀,却把那菲国的男特工逼的连招架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实力的差距太过明显了,菲国男特工角度快速的向后退,靠在一面塌了半边的矮墙上,而后瞅准了姜夔生手上动作的一个小纰漏,快速的虚攻一下,同时脚下用力的向后一跳,整个人半空翻的翻过了身后的矮蔷,他这是做好了要逃的打算,不顾同伴。

    姜夔生并没有表现出着急紧张的表情,反倒是淡定从容的站着,一向冷峻不露笑容的脸上,此时都露出一抹坏笑,他不笑的时候吓人,这一笑起来更吓人,像那要吃人的妖怪。

    砰!

    一声闷响从矮墙后传过来,应声一声痛呼传来——啊!!!

    没过上几秒钟,身材魁梧的龙大相手里头拎着根棒子,手上拖着刚刚被他凿晕的菲国男特工从矮墙后面绕了出来,菲国男特工的额前肿了一个忒大的包,包上隐隐的泛起血丝,这一棒子抡的可真不轻,他刚才太过急于逃跑,一时疏忽大意,再加上根本没料到居然有人躲在墙后面拎着棒子等他。

    龙大相把菲国男特工往地上一扔,嘿笑道:“就等着你小子呢,这一棒子算是给你点教训,让你撇下同伴自己跑。”

    林昆笑着说:“大相,这一棒子抡的好,教育的也好!”

    龙大相咧嘴笑,模样憨厚,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手铐,分别将地上躺着仍旧昏迷的男特工和林昆军刺下的女特工铐上。

    这两个人暂时交由龙大相和姜夔生处理了,林昆得回停车场向两位等候多时的国际丽人报个道,机场大厅里的危机情况很快就解除了,虚惊一场,后来赶到的警察,把那两个年轻的菲国夫妻带走了,林昆回到了停车场,坐进了车里,车里头的两个国际丽人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他们真在机场?”

    林昆转过头看着两位国际丽人说:“不但在,而且已经抓到了。”

    两人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尴尬,或者是心里头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了一丝丝的敬佩,但心中还是疑惑,问:“为什么会这样?”

    林昆咧嘴一笑,胡乱的说道:“因为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夜晚,黑暗侵蚀着大地,灯火璀璨,繁华与堕落的交替,让这座城市看起来更加的诱人,趋之如骛,醉生梦死……

    林昆开着野马车,一路高调咆哮的来到了米国驻中港市的使馆办事处,使馆里灯光柔和,装修的高贵典雅,华夏对待外国友人的和善一向前所未有,或者也可以说是仁至义尽,甭管是哪个王八蛋国家的大使,都以上宾的礼仪招待,这是我们华夏人自古流传下来的胸襟,却总是被那些道德沦丧在边缘上的国家视作软弱谄媚,真他娘的自大没文化。

    “请问,你们找谁?”门卫是华夏人,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问道。

    陆婷出示了特别行动处的证件,微笑说:“我们找吉尔伯特大使。”

    看到了证件,门卫的脸上马上格外恭敬起来,看向陆婷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敬畏,华夏国安局特别行动处,那可是国家最顶尖的情报部门,作为一名军人而言,是多么渴望自己能足够的优秀加入进去,不为那优厚的待遇,只为一份荣耀。

    使馆是一栋单独的小楼建筑,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影,门卫带着陆婷和林昆进来,让林昆和陆婷先坐在大厅里等候,他则去一旁的书房门口敲门,“吉尔伯特先生,有人找您!”

    “是谁啊?”

    伴随着一声疑问,门开了,一个身材有些臃肿,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米国男人走了出来,大肚腩,脸颊上耷拉着赘肉,鼻梁上架着一个银边的眼镜,看人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