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超绝萌爸 > 第四百零五章:南城区大动荡(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冈司的忍术绝对是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来无影去无踪,这么多年来被他用忍术杀死的人不计其数,往往不等对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大多数人死的时候都瞪大着双眼,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林昆喜欢把岛国的忍术比作华夏的杂技,但根本上的不同,杂技是用来取悦于观众的,而忍术则完全是用来杀人于无形当中的,碰上了冈司这种忍术已经练就到炉火纯青的忍者,想要全身而退简直是太难了。

    林昆深呼一口气,屏气凝神,一瞬间将自己的感官提升到了巅峰极限,这时候别说周围有个风吹草动,哪怕是一根针掉到地上他都能感知的到。

    身为岛国的三大佣兵之一必须有两把刷子,同样的道理,身为华夏漠北军区的兵王,必须也得有真功夫,一个军区上上下下十几万的人呢,能够踩着诸位战友的肩膀站在军人最巅峰的位置上,岂是泛泛之辈所能?

    背后一阵微弱的风传来,这阵风如果在常人的感官里,那绝对是无法臆测的,微弱的就像是短暂的呼吸一样,但林昆却从这真‘呼吸’中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意,就像是一把出窍的匕刃,对准了后心扎来一样。

    嗖……

    仿佛匕首在空气中割裂一般。

    林昆不敢大意,脚下迅速一个错步,贴着那把出窍的‘匕刃’躲了过去,后背上传来嘶啦一声,穿在身上的衣服,居然被硬生生的给剌开了一道。

    林昆抬手摸了一把后背,火辣辣的疼,好在只是衣服被剌开了,皮肉完好,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仅仅差了那么一分一毫,自己就要见红了。

    嘎吱嘎吱……

    林昆将拳头握的绷紧,顺着拳头往上,身上的青筋一寸一寸的暴跳起来,冷笑一声对着周围说:“你们岛国的忍术总喜欢藏在黑暗里,今个我就要把你给揪出来,战斗是需要来面对的,而不是像你这样躲躲藏藏的。”

    咻……

    微不可闻的一声再次响起,弥漫在空气中,就像是老太太的一声轻叹。

    “中!”

    林昆暴喝一声,一记重拳尤如流星一般砸向前方的虚空,忽然就见眼前的空气一片颤抖,也就是短短的一瞬间,一道黑色的人影硬生生的被从空气中给砸了出来,整个过程如果用正常人的眼光来看,就像是在演魔术一样。

    “哼……”

    冈司的喉咙里一声轻哼,隐隐掩不住的痛楚,凌空向后翻飞,铿的一声落在了五米开外,单手捂着胸口,眉头紧蹙目光阴鸷的盯着眼前的林昆,唇角淡淡的咧开一角,血丝在昏澈的灯光下散发出清冷的气息,“你果然比三年前强了太多。”

    林昆嘴角同样轻轻的一笑,道:“三年前让你逃了,这一回你必须留在这。”

    冈司不屑的道:“你有信心?就凭你……”

    林昆下巴微微一仰,整个人笔直的矗立在这不平静的夜色当中,说不出的霸气凛然,道:“我要你把命留在这,替那些冤死在你手上的同胞报仇。”

    冈司摇头嘲笑,道:“你还真是无知,只打了我一拳,就以为占上风了?我可要提醒你一句,忍术五花八门,你怎么知道打的就是我的本体?”

    此话一出,林昆顿时感觉不妙,这时后背一道凛冽的气息像箭一样穿梭了过来,速度快的仿佛能够穿透时光一样,林昆马上快速的躲闪,但终究还是慢了一分,后背嗤啦的一声响,衣服被剌破的同时,血肉也被剌开了一道大口子,剧烈火辣的疼痛瞬间如网一样蔓延全身……

    刚才说话的那个冈司的身旁,此时又站着一个冈司,两个冈司站在一起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仔细的去观察,绝对发现不出任何的异样,刚才说话的那个冈司的嘴角虽然挂着一丝血色,但跟身旁的另一个冈司比起来,脸色明显苍白,一点生的气息也没有。

    “知道这是什么么?”后出现的冈司嘴角轻佻不屑的冲林昆冷笑道。

    林昆单手摸了一把后背,浓浓的血腥沾在手上,令他的心底几近发狂,兵王的血岂是这么轻易就能流的,流出的血液注定要化作那无尽的烈焰,将敌人燃烧在无法轮回的地狱里!

    林昆挺直了腰杆,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道:“傀儡术,刚才我考虑不周。”

    “你考虑的周又能如何?”冈司不屑的冷笑,语气更是说不出的轻蔑,抬手在身旁那个嘴角噙着一丝血丝的‘冈司’面前轻轻的一晃,那个冈司唰的一下化作了一道白烟凭空不见了。

    在周围斗的正酣的小弟们有见到这一幕的,顿时惊呆的张大嘴巴,手里拎着的家伙事铛啷啷的掉在了地上,都以为自己这是见到鬼了呢。

    林昆嘴角冷笑,虽然见红流血,脊背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但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忍术中的傀儡术,最多能够修炼出三个傀儡来……”

    话音还不等说完,林昆突然一个凌空转身,横的一记重腿就向后扫了过去,这时就在他身后不足半米处,一声低沉的闷哼响起,应声一个人影被从黑暗中给扫荡了出来,整个人影斜的就向一旁横飞了出去……

    呼通一声!

    人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落地之后又翻滚了两个跟头,才堪堪的停了下来。

    林昆不顾身后刚才和他对话的‘冈司’,转过身看向倒在地上刚刚站起来的冈司,淡淡的笑道:“刚才的那两个都是傀儡,你想分散我的注意力故意用了第一个傀儡,让我轻易的就给轰了出来,紧接着你还想继续分散我的注意力,用第二个傀儡伤了我,而真正的杀机藏在你这本体当中,你想趁着我和那两个傀儡对话的时候,将我一击毙命。”

    “呵呵……”

    冈司捂着肋骨冷笑,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这时林昆身后的那个‘冈司’也唰的一下消失了,目光阴鸷的看着林昆道:“不错嘛,居然被你看出来了,我还是要夸你一句,这三年你确实成长了不少,用你们华夏说——脱胎换骨。”

    林昆呵呵的笑道:“是么?谢谢夸奖。”

    冈司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鲜血,两只手在空气中轻微的一颤抖,顿时就听唰唰的两声脆响,两把雪亮的手里剑握在了手中,空气中顿时杀气弥漫,冷森的气息带着一阵透骨的阴寒,像无数的毒蛊噬入人心。

    “我的这两把手里剑已经杀了九百九十九人,算上你正好一千个。”冈司冷笑道,言罢整个人嗖的一下就射入到了空气中,幻化作一道虚影向林昆杀来。

    风声呼啸,仿佛要被割裂了一般,那两把森白雪白的手里剑,在空气中抖落了无数零星的碎瓣,弥漫在一起仿佛流星拖长的尾巴一样清冷绚丽。

    林昆不敢大意,自己面对的毕竟是岛国三大佣兵忍者之一的冈司,即便是刚才被自己踢了一脚,这厮的杀伤力依旧是不容小觑的,再换句话来说,自己刚才踢的那一脚虽然把他踢的吐血了,却没造成任何实质的影响,就好似林昆后背上中的那一刀一样,疼归疼,但绝对不影响战斗力。

    林昆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尽量和眼前冲过来的冈司拉开了点距离,同时左手在空气中轻轻的一挥,漆黑乌金的光芒一闪,鬼畜握在了手中。

    眼前的冈司已经杀至,那两把雪亮森寒的手里剑,交错在一起仿佛弥漫开无尽的杀气铺天盖地而来,像一张巨大的网将林昆笼罩在中央,林昆握着鬼畜斜的一记挥杀,空气中顿时闪过了乌金乍起的匹练,铛啷啷的两声脆响,鬼畜劈在了两把手里剑上,霎时间火花四溅余音缠绕。

    林昆和冈司一击之后同时倒退,林昆退了三步停下,冈司也退了三步停下,此时两人脸上的表情同样的冷峻严谨,绝无之前丝毫的轻佻不屑,他们目光阴冷的盯着对方,同时在重新审视着对方。

    冈司的眼神里隐隐的乍现起一丝惊讶,刚才的那一击他用了接近七成的力道,本以为能够轻易的在林昆的胸前撕开两道口子,结果没想到只是打了个平手,他意识到三年不见林昆的身手有所提升,但没想到会提升到这么多,心中同时隐隐的后悔,自己三年前为什么不杀死他!

    林昆微微的眯起眼睛,三年前他不是冈司的对手,这一次他同样不敢确定自己能否赢得了他,或许是太久没遇到真正强劲的对手,他的心底除了隐隐的担忧,同时也燃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高昂战意,今天就是置身于死地,也要将眼前这个强劲的对手给碾压荡平,为死在他手下的的同胞们复仇!

    两人不在言语,目光却是撞击出了无数火花,两人同时一声低沉的吼叫,再次如箭一般的射向了对方,林昆手中握着鬼畜,冈司手中握着两把杀人九百九十九的手里剑,高手之间的对决无需隐藏什么,两人都将身上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耳边的风声像是远方吹响的战鼓,手中的兵器散发出冷冽的气息,却又像是燃烧饥渴的灵魂一样撕咬向前方……

    铛啷啷!

    昏澈的空气中再次响起金石咧鸣般的响声,火花四溅的像是燃烧的烟花一样,一击过后紧跟着又是一声铛啷啷的声响,两个人不再后退,胸膛里装满了必杀的决心,将那无尽的杀意全都肆无忌惮的发泄在了彼此的身上,一瞬间空气被割裂的惨叫,将周围斗的正酣的小弟们的喝喊声彻底的掩埋,在他们彼此的眼中只有那接近燃烧沸腾的杀气。

    一招、两招、三招……

    一直斗了将近二十招,两人同时停了下来,目光变的同样的平静,静静的看着彼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