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死亡作业 > 第六百七十四章 火车站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作为阳省的中心,省城自然是要比阳城繁华得多,标志性的建筑景点也要远胜阳城,我以前也曾慕名来过省城,只不过那时我们是来省城游玩的。

    当时是抱着玩的心态来的,那时候是一种感受,现在又是另外一种感受。

    我刚下高铁,就能隐约感觉到城内许多地方都传来了极强的压迫感,这是我在阳城从未感受到过的。

    阳城最强的除了苏六六一伙就是吞灭了(青灵从省城来的不算),不像省城这里,到处有压迫感,可想而知,省城的强者该有多少。

    “省城果真是卧虎藏龙。”我感叹道。

    “当然,好歹是一省的中心,里面强者的数量和质量都远胜于我们这穷乡僻壤阳城。”秦玖久微微一笑,说道:“不过,也只有在种这地方,你们才能迅速的成长,有竞争才有动力嘛。”

    我们都点了点头。

    “好了。”秦玖久话锋一转,道:“都中午了,想必你们肚子一定饿了吧,我知道火车站附近有一家特别特别好吃的店,我们一起去吧!”

    “好啊好啊!!”

    一听说要吃东西,叶雨幽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就跟晶莹的星星似的一闪一闪的,吃货说的就是她了。

    不过,又有谁会拒绝享用美食呢?秦玖久提议一出,我们就直接全票通过,没有任何异议。

    “是一家火锅店,很有特色,我以前总在这家吃,出火车站大概五米百就能见到了。”秦玖久边走边对我们介绍道。

    要说对省城谁最熟悉,那必然肯定是秦玖久和江辰二人了。不过江辰他对吃喝兴致不高,所以要说谁对省城的美食最了解,非秦玖久莫属!

    我们顺着人群走出了火车站,而秦玖久则是在前面带路。

    “这家店的手切鲜羊肉特别的好吃,还有还有,就是这家的葡萄汁也特别的好喝”

    秦玖久一边走一边滔滔不绝的点评着那家火锅店的美食。

    走出火车站两百米左右,我们看到前面有一堆人在路边围了一圈,对着里面指指点点。

    “那边在什干么?”叶雨幽一脸好奇。

    “看看去不就知道了。”张新宇跃跃欲试的道。

    本着看热闹的心态,我们一行人围了上去,围上去一看,才发现这群人围着的是一个象棋棋盘,有两人正在对弈,在二人周围,围了几个三四十岁左右的大叔。

    对弈的双方是一个大概近五十岁的大叔和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年轻人眉头紧锁,似乎正在陷入了眼下的困局之中。

    “你这一步应该走马,走马之后一平车,不就将死他了吗?”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大叔用手指着棋盘,来回比划道。

    “就是啊,你这么下就赢了。”旁边一个拿着公文包,戴着眼镜的三十岁大叔也是附和道。

    不光是这两人,旁边的几个围观的大叔也是纷纷指导那小伙子该怎么下。

    当时我就有点愣,俗话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可这些人别说是不语了,他们这完全就是帮着下了,手指头都恨不得戳到棋盘上,哪有这么干的?

    这年轻小伙到底也没按照他们所说的去下,而是按照自己思路去下的,结果很可惜,他输了。

    “哎!你这小子可真倔,教你怎么下你偏偏不听!”

    “就是,这回输了吧?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看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万分激动的模样,我有些想笑,人家下棋碍到你们什么事了,至于这么情绪激动吗?

    戏未免演的也太假了点。

    其实看到这里,我心里已经有点数了,我们极有可能遇见传说中的‘象棋残局骗局’了。

    大致操作方式是安排几个赢钱的托儿,再安排几个负责怂恿愚蠢贪婪路人的托儿,然后互相打配合。在外人眼里,看似他们互不相识,但其实他们都是一伙的。

    他们狡猾的很,设置的残局一般都是和棋,也就是说,他们从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而挑战者只要有一步走错,就满盘皆输。

    一般受骗对象都是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我曾在新闻上看到过,一个大学生被人用这种方式骗光了学费。

    虽然早就对象棋骗局有所了解,但我亲眼所见还是第一次,于是一时间我来了兴趣,我想看看这群影帝们究竟是怎么演的。

    见我们围了上来,那个五十岁的摊主大叔扬了扬手中的一把红钞,大声道:“象棋残局啊,押多少赢多少,还有没有人再来了?”

    闻言,我们还没吱声,那个手提公文包的大叔开腔了:“我来试试!”

    那大叔打开钱包,掏出六张红钞,豪气干云的道:“我押六百!“

    “好!”对面的摊主爽快的说道。

    于是一场“高手”间的对决就这样开始了,我为什么说是高手间的对决呢?因为他们下棋几乎都不用思考的,下棋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短短不到十秒钟,这盘残局便是以那个手提公文包的大叔胜利而告终,这等速度,如果不是“高手”之间的对决,那什么还能称之为高手?

    赢了钱,那大叔自然是喜笑颜开,我则是在一旁满意的点了点头,演得不错,表情到位。

    而那摊主大叔也是爽快的很,二话不说直接数了十二张红钞,然后递给了公文包大叔,然后他豪爽的道:“看到了吧,我这里公平的很,你要是能赢,钱都是你的。”

    说这话的同时,眼睛不断地往我们这里瞄,似乎是引诱我们,而我这时都要笑得尿出来了,我看了一眼身边五人,他们也是一副憋着笑的表情。

    公文包大叔赢了钱,也不忘善意的拍了拍之前那个输钱小伙的肩膀:“你看我这会功夫就赢了六百块钱,刚才你要是听我的该多好,那钱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草。”张新宇实在是憋不住了,他问那个小伙:“哥们,你输了多少钱?”

    “八百”年轻小伙说道。

    “你真他娘的有钱没地方花了。”张新宇搂着那年轻小伙,以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道:“兄弟,赌博不能沾啊,你既然输了钱,那就到此为止吧,行吧,别继续了。”

    张新宇显然是有些不忍让这小伙子继续输钱了,所以他才出言劝说。

    张新宇一开口,大叔们脸色都直接变了,一个油脸大叔急了,我想他可能是忘记洗脸了吧,他瞪着眼,指着张新宇说道:“哎,你这人怎么回事,你要是不玩就走行吗?”说着,他就伸手去推张新宇,看来他急坏了。

    他是第一个急的这件事我还是有些惊讶的,刚才那小伙输钱的时候油脸大叔还在安慰他来着,原本我还以为他是个好人,想不到居然也是个托儿啊。

    “你推我干啥,一手油。”张新宇这小暴脾气能让人推?他直接一巴掌拍掉了那油脸大叔的手,瞪着他,道:“这马路边是你家的地儿?说让我走就走,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油脸大叔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他也看出来张新宇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于是语气阴沉的道:“那你就别说话,安静看着,观棋不语真君子不知道吗?”

    我顿感好笑,这回油脸大叔倒是说起观棋不语了,之前指点江山的时候,就属他叫的欢。

    “不是,大叔,这不是赌博的问题。”我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油脸大叔,道:“擦擦脸吗?“

    那大叔冷眼看着我,没接,当然我也压根没打算给他,我单纯是想逗逗这个死骗子玩,我收起纸巾,笑着说道。

    “我说油脸大叔啊,这火车站附近全都是警察,刚才我甚至还路过一个警察局,你说你们怎么就敢在警察眼皮底下骗人呢?”

    “就不怕被抓么?”

    如果说刚才这群人脸色只是有些阴沉的话,那我这番话一出口,他们脸色就是难看了,油脸大叔伸手指着我,道:“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我说什么你心里没数吗?”我拍下了他的手,冷笑道。

    “你小子“那摊主大叔刚要说什么,就听叶雨幽拍了一下手,惊奇的说道:”啊,我知道了,原来你们都是托儿啊,我说刚才这位公文包大叔怎么这么厉害呢。”

    此时,众大叔脸色已经难看的如同吃了屎一般。

    “对啊,雨幽,别看他们有挑战者有旁观者有擂主,可其实他们私底下都是穿着一条裤子的人渣。”林薇微笑道,脸上虽是一副笑容,不过言语里却没有丝毫留情。、

    “我懂。”叶雨幽点点头道。

    “别这么说他们,其实他们还有一技之长的嘛,那就是会演戏啊,谢谢你们给我们枯燥的旅途带来了些许的欢乐哎哟不行了,笑死我了”秦玖久笑得肚子都疼了:“你们演的那么假,也好意思出来骗人啊。”

    就连江辰也是一脸笑意的道:”骗局一如既往的老套,毫无新意,演技也尴尬,我劝你们以后还是别出来丢人现眼“

    我们完全无视了脸色难看众多大叔,自顾自的说着,每说一句,他们脸色都要更难看一分,终于那摊主忍不住了,他站起来,冷声说道:“几个小逼崽子,毛也没长全就敢插手我们的事儿?

    “我去你妈的吧,一个骗子还敢乱几把叫唤!出来骗钱有理了?“

    张新宇直接怒了,他掀起棋盘,然后直接把棋盘抡在了那摊主大叔脸上,这棋盘是木制的,张新宇下手也不轻,当下就把那摊主砸的满脸是血。

    “我草你妈!”那摊主摸了摸脸,怒吼道:”给我上,干死这个小逼崽子!“

    大战一触即发,摊主大叔,公文包大叔,油脸大叔,还有一个国字脸和一个扁脸大叔直接就挥拳朝我们打了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那个年轻小伙在挣扎了一下后,居然也挥拳打了过来。

    我们:“”

    原来他也是托儿啊。

    收拾这六个人对我们来说还不是轻而易举?三下五除二我们就将其放倒在地,一时间他们只剩下了躺在地上干哼哼的力气。

    “你小子啊,真的是个白眼狼,你摸着良心想想,抛开你是托儿的立场,我是不是再帮你?你告诉我我们本意是不是好的,你居然还敢打我们,真的是忘恩负义”张新宇蹲在那个年轻小伙面前,不顾连声求饶的年轻小伙,一边嘀咕一边不断地扇着巴掌。

    “哎,世风日下,堂堂省城大白天居然全他娘的是骗子。”我无奈的说道。

    “火车站附近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秦玖久说道。

    “别打了我们去吃饭好不好”叶雨幽在一旁小声嘀咕道。

    “好吧,我们吃饭去。”我点头说道:“好了新宇,别打那个白眼狼了,教训教训得了。”

    “嗯。”闻言,张新宇应了一声,然后又朝着年轻小伙已经被打成猪头的脸上来了两巴掌,道:“再让我看见你出来骗人,我还揍你。”

    “我再也不敢出来骗人了,谢谢哥,谢谢哥”那个年轻小伙连声说道,由于脸肿了,他的声音都是有些变化。

    “你们给我记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等死吧,我认识龙哥,龙哥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给我等着!“我们刚走没几步,就听那摊主大叔在后面大声骂道。

    我们顿时停下了脚步。

    还没等我们有所行动,江辰便挥挥手,对我们说道:”我来解决吧。“说着,他便走向了躺在地上的摊主大叔。

    见江辰走向了他,摊主大叔有点慌了,他瞪着眼睛,道:“我认识龙哥,你要是敢再对我动手你就死定了。“

    “你指的龙哥是谁?”江辰揪起摊主大叔的衣领子,冷声问道。

    “龙哥叫徐一龙,嘿嘿,你要是识相就放开我,然后跪地下道个歉磕两个响头,这样我说不定就大发慈悲的饶过你了。”摊主大叔得意洋洋的说道,他还以为江辰过来问他龙哥的姓名,是认怂的表现。

    “不认识。”江辰却丝毫不领情,他一脚踩在了摊主大叔肚子上,淡漠的道:“你不是想报复我们么,有种你就让你的龙哥过来,我等着。”

    说完,江辰便毫不留情的一脚将其踹飞,然后转身走了回来。

    这回那摊主大叔不说话了,他也没力气说了,刚才江辰那一脚给他踢的不轻。

    “辰哥,你太酷了!”叶雨幽两眼冒星星的说道。

    “好歹我是灵调局的人,不能让这种骗人的渣滓横行无阻。”江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了我们走吧,围观的人越聚越多了”林薇轻声说道。

    于是我们一行人在众多路人关注的目光中,迅速离开了此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