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死亡作业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四点四十四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随手将碎渣扔进了裤兜里,然后坐在了一个空的椅子上。

    “你们这边发生什么事了?我听到了玻璃杯碎裂的声音。”

    这时,一个挺年轻的男服务生,走了过来,惊异不定的看了一眼我们这边还未散去的白雾,问道。

    “啊,没什么。”赵老师回过了神,脸上挤出一抹笑容,道:“我们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杯子,杯子的钱结账的时候算在我这里,我会照价赔偿的。”

    “好的,那让我们打扫一下吧。”男服务生在地上打量了一圈,没有看到玻璃碎片,然后有些困惑的道:“几位贵宾,碎片在哪呢?我并没有看到。”

    “玻璃碎片我们已经全部捡拾起来了,你不用管了。”我笑了笑,说道。

    “啊,好...”年轻服务生点了点头。

    “对了,麻烦再上五倍咖啡。”赵老师提醒道。

    “好的。”

    将服务生支走之后,赵老师看向我,准确的说是我的双手,问:“那个,你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整个不光是杯子碎了,就连咖啡都蒸发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虽说赵老师的主要目的还是委托的事,但是,眼前的少年先前的举动还是有些过于惊骇了些,一杯咖啡竟然瞬间汽化成了水蒸气,就连玻璃杯都碎成了渣,当然,也许这个少年动用了什么小手段,不过,真正让赵老师决定相信的理由是,在这个少年捏碎杯子的瞬间,她看见,他的掌心依稀传出了浅蓝色的光芒。

    当然了,这依旧有可能是做了一些小手段。不过,在经历了委托中所说的那件事以后,本来是无神论者的赵老师,心中的观念也有所动摇,否则她也不会向外界求助。赵老师决定,可以试着相信眼前这几人,虽说他们年轻,但有些时候不能以年龄取人啊,比方说那个早已年过半百的校长,在听了自己的叙述之后,非但不相信自己,还差点将自己扭送到了精神病院。

    综上所述,赵老师决定姑且相信他们,此时的她也确实需要一个可以倾述的对象。

    我们所在的位置比较偏,在角落且靠窗,我们之间的谈话声也并不是很大,所以,并未收到店里其他客人的关注。

    赵老师全名叫赵平,是阳城财经大学的一名心理学老师。

    “说出来可能你们会觉得好笑,一个本应相信科学的心理学老师,居然会变得疑神疑鬼。”赵平叹了口气,道:“但我前段时间经历的这件怪事,却不得不让我产生世上可能有鬼的这种荒诞的想法...”

    “小姐,你的咖啡。”服务生上来五杯咖啡。

    “赵老师,我们相信你,也正因如此,我们才找到了你,所以,你可以敞开心扉,将这件事完完全全的告诉我们。”待服务生走远之后,我轻声说道。

    “好。”赵平呼出一口气,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个星期以前...”

    心理学,在大学期间并不受学生们重视,但却是必修的课程,不论任何年纪任何专业,每周都有一门心理学的课程,至少在阳城财经大学如此,这门课是要算入期末成绩的。

    学校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自然就重视这门课程,当然,学校重视,不代表学生重视,学生上课也无非是玩个手机,打会荣耀王者,要不就睡会觉,偶尔可能会看上两眼屏幕上的ppt,然后这节课就算过去了,学生来上课只是为了能得一个较高的课上分,以此来保证期末不挂科。

    当然,即便大部分学生都这样,但那只是因为他们心理健康,私下还是有一些学生前来咨询赵平一些心理问题的。

    上周就有这么一个脸色苍白,眼神惊恐,头发有些杂乱的女孩子,在下课后去找赵平。

    “这个女孩子精神状态一看就不是很好,我从她的眼中能读到一抹难以掩饰的恐惧,非常深刻,以至于我对这个女孩眼中的恐惧深信不疑,我相信,在她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很显然这个女孩一开始是想向我倾述些什么,不过,可能她回忆到了某种极度可怕的事情,以至于她浑身不断的颤抖了起来,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连贯的话。我竭力用平和而亲切的语气劝说她不要紧张、不要害怕,后来她终于逐渐的恢复了一些瓶颈,然后告诉我一个,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怪事...”

    我们安安静静的看着赵平,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桌上的五杯一滴未动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

    “她说,在三个晚上之前,她做了一个噩梦。”

    “什么噩梦?”叶雨幽好奇的问。

    “这正是我接下来问她的问题,不过,那个女孩,我们姑且叫她A同学吧,A同学说,她并不记得噩梦的具体内容了,但她却知道,这绝对是一个极端恐怖的噩梦,以至于她被生生吓醒。我当时一直在静静地倾听她的阐述,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并未觉得有些什么异常,一个噩梦而已。”

    “这显然没什么大不了的。”张新宇不屑的说道:“我经常做噩梦,醒后往往也不记得梦的内容。”

    “是的,仅凭一个噩梦说明不了什么,这个女孩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但这个女孩接下来又说,本来她也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噩梦,她在被吓醒之后,本能的看了一下床头的手机,你们知道现在有不少人已经养成了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手机的习惯吗?”赵平顿了顿,然后道:“这一看可倒好,令她万分恐惧的是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正好是四点四十四分!”

    闻言,我们均是挑了挑眉。

    我们都知道,人们往往都十分避讳四这个字,因为这谐音死,三个四连一块更是让人觉得晦气。难道真的这么巧?这个女孩做了个噩梦,吓醒后的时间刚好是四点四十四分?

    我已经嗅到一丝诡异的味道了。

    这确实挺恶心人的,任谁发现自己在这个点被噩梦吓醒,心里怕是都会有些不舒服。但是,这依旧不能说明什么,也许只是凑巧罢了。

    “这也许只是一个巧合。”张新宇说出了我的心中所想。

    “的确,当时我也试图去说服A同学,这仅仅只是一个巧合,不过,A同学接下来的话,却使我觉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赵平老师这番话显然使我们有了兴趣,每个人都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赵平,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她说...”赵平的声音明显有了一丝波动,不像之前的淡然:“她说,如果仅仅是偶然遇见一次这样的事情,她也会以一个巧合来说服自己,但是,这并不是一次,是三次!!而且是连续的三次,她说她连续三天晚上,都做了噩梦,而且,都在四点四十四分这个不吉利的时间点,被生生吓醒的!”

    赵平由于顾虑店里的客人,这番话并未多大声,然而,这番话却犹如一道惊雷一般在我们耳边炸响。

    连续做三天噩梦,连续三天在四点四十四分这个时间点苏醒,而且还是被吓醒的,这要是用巧合来解释,就有些牵强了。

    在赵平说完这番话后,我们这桌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好半天,我才沉声说道:“然后呢?应该还没完吧?即便是连续三天都这样,也不至于让你这样一个心理学老师,下了一个有鬼的结论吧?”

    闻言,赵平点了点头,然后道:“是的,当时我虽说也觉得此事十分的诡异,十分的不同寻常,但我依旧并往鬼这方面去想...而是仍然以这只是一个巧合的牵强理由,试着说服她,因为有的时候,人的生物钟可能并不比钟表差,可能只是由于第一晚留下的印象太深,以至于在接下来的两晚发生了同样的事,就像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样。”

    赵平一脸沮丧与自责的说:“我当时就是这么和她说的,可怜这个女孩还一脸恐惧的和我说,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很可能今晚就会死,我当时还不相信她,依旧苦口婆心的劝说她想得太多,叫她回去好好放松一下,减轻一下压力...”

    “可是,可是...”

    我们脸色凝重的看着赵平,虽说她还没说出接下来的话,可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在第四天晚上...”

    “A同学死在了她的寝室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