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前日仇来今日还【第二十四更】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前日仇来今日还【第二十四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海敖转过身子,抬眸看向站在山路上的照月阁众人,他的眼睛黑沉沉的,手慢慢的将凌沧剑取了出来,剑锋向前一指,冷然道:“海敖,携凌沧门全部弟子,前来灭门!”

    逐月道人感觉一股冷意瞬间窜上心头,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凌沧门?

    围在此处的其他人也都被海敖气势所压,惶惶不安的看向了他们的掌教。

    凌沧门?

    那个一直被他们随意欺负如蝼蚁一般的小教派,什么时候有这样强悍的弟子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一年多前,海敖身上半点灵气也无,如凡人无异,根本没有进入过照月阁任何人的眼,今日他来复仇,乃至于别人都不知道他是谁。

    海敖望着照月阁众人的目光一凝,瞬间动了,刹那之间消失在原地,照月阁的人还没来及惊讶,浓烈的杀意就从他们身边溢出!

    刷!

    躲在人群中的安志道人被海敖一把抓住了衣领,他惊骇的看着眼前,那年轻人竟然就在自己面前!

    怎么可能这么快?!

    逐月道人猛地睁大了眼睛,这个家伙不过一个呼吸之间就将他们门下的一个长老抓走了,而自己却是直到人被抓了才反应过来!

    可怕,这个人究竟强到了什么地步?

    就如一阵风吹过,眨眼之间,海敖重新回到了原地,只不过他的手中多了一个人。

    安志的双臂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海敖卸去了,无力的垂在身侧,他的脖子被牢牢握在海敖的手中,随着海敖手掌的收缩,安志因为惊吓与疼痛变得苍白的脸,慢慢的涨红,他的眼睛凸出,只从喉咙中发出几声意义不明的咕咕声,满脸的绝望与惊悚。

    逐月道人藏在衣袖中的手慢慢收拢,却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这个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海敖胳膊抬起,一道巨大的手臂虚影从他胳膊上化出,虚化的五指牢牢扣住安志道人的脖子,一点点将从地面之上提了起来。

    安志道人感觉掐住自己脖子的东西,就像生铁一般刚硬,他双脚离地,极度的恐慌让他胡乱踢着什么,可很快安志道人就发现,他越挣扎,掐住他脖子的手就收的越紧。

    “不”

    安志道人面部充血,看起来十分可怖,他的五官扭曲,神情惊惶,刚刚要说什么一道破空的尖锐声音从身前传来过来!

    什么东西?

    安志道人惊骇的抬眸。

    噗!

    海敖左手提着安志道人,右手举剑,毫无预兆的朝他小腹捅了过去,鲜血飞溅!

    安志道人被疼痛刺激的惨叫一声,他颤巍巍的低下头,小腹之上,挂着一柄普通的宝剑,鲜红的血从剑身汩汩流出。

    看着自己门派长老被如此凌虐,逐月道人再也忍不住,再次上前一步,将自己姿态放得更低,冲海敖深深一弯腰:“前辈!他毕竟是我照月阁长老,还请前辈手下留情,如果以往有什么得罪之处,我照月阁愿加倍赔偿!”

    逐月道人话还没有说完,海敖握着剑柄的手一用力,剑身在安志道人腹部转了一圈后又猛地拔了出来,在安志道人的惨叫声中,再次捅了下去!

    照月阁所有人都惊呆了。

    安志道人脸上冷汗遍布,腹部被贯穿了两个血洞,血流如涌。

    “前辈!”逐月道人心中一惊,不由的提高了声音,随后又意识到了什么,再次低头说道,“在下不知道前辈与凌沧门有什么渊源,但凌沧门的人并非我们照月阁杀的。”

    一直视逐月道人如无物的海敖,终于拿正眼瞧了他一眼,只不过这一眼,冰冷幽深,令人心寒。

    “前辈”逐月道人被他看的脊背生寒,强忍着才没让自己后退。

    海敖微微抬眸,重新看向自己手中的安志道人,他手腕一抖,凌沧剑噗的离开安志道人的身体,而在下一瞬,又快又猛的重新在他身上刺出了第三个血洞!

    安志道人脸上已经一丝血色也没了,他恐惧的看着如同恶魔一般的海敖,强忍着身上的剧痛,颤巍巍的问道:“为什么晚辈哪里得罪了前辈,还还请前辈明示,晚辈定当悔改。”

    海敖乌黑的眼眸落在安志道人身上,不带一丝感情,他持剑的手一动,剑身在安志道人体内搅动,在安志道人哀嚎的惨叫声中,海敖问:“还记得姜跃吗?”

    安志道人痛的发抖的说道:“晚辈不认识”

    “凌沧门的灰种。”海敖接着说道。

    这六个字恍如霹雳炸响在安志道人脑中,他倏地瞪大眼睛,里面满满的恐惧就要溢出来。

    是那个灰种,那个被自己一剑钉死在山壁上的灰种!

    安志道人愣愣的看着海敖,绝望的灰败之色漫上脸庞,他顾不得自己身体的狼狈,慌张的求饶:“我小人不知道那灰种是上仙的亲戚不知道他与上仙有关,小人是无心之失啊,如果知道跟上仙有关系,给小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手啊!”

    安志道人是真的怕了,他脸上鼻涕眼泪尽出,不顾形象的哭喊,若非身体被海敖掐着脖子举起,恐怕此刻已经跪趴在地上求饶了。

    海敖望着安志道人凄惨的模样,脸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右手一动,凌沧剑从安志道人身上拔出,飞溅的血花还没落地,又噗的一声重新穿透了他的身体!

    “还记得被你一剑杀死的杨林吗?”

    安志道人被剧痛折磨的神智发昏,他全身都在颤抖着,有些恍惚的想着,难道,那个废物老头也是这杀神的亲戚吗?

    无边的绝望恐慌从安志道人心中升起,死亡的恐惧折磨着他,让他一点点走向崩溃。

    “饶命饶命啊,仙人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吧,我真的不知道他也是您的亲人,我们照月阁愿意赔偿您,愿意赔偿”

    安志道人被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他凄凄惨惨的悲号着,听得集聚而来的照月阁弟子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愤怒。

    海敖连看都没看安志道人,再次拔剑,捅人!

    艳红的血流了一地,安志道人已经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了。

    “住手!我照月阁岂容你如此放肆!”

    一声怒喝从逐月道人身后传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弟子从逐月道人身后猛地飞了出来,他满脸的怒色,不管不顾的拔出了随身佩剑,直指海敖!

    刷!

    海敖连看都没看那人,左手一动,凌沧剑再次从安志道人身上拔出,于空中划过一道半圆,锋锐的剑气喷薄而出,刹那之间落到了那年轻弟子身上!

    狂风骤起,剑意如海!

    照月阁弟子方鹤匆忙间举剑抵挡,却毫无用处,海敖的剑气似能劈裂虚空,从他腹部一闪而过!

    腰斩!

    方鹤只感觉到腹部一凉,然后剧痛刹那席卷全身,瞬间从空中落地,身体已经被海敖一剑劈成了两个部分,鲜血喷涌而出,刹那染红了地面!

    “啊!啊!”

    被腰斩之人不会立刻死去,方鹤发出野兽般的嘶吼,蜷缩在地上,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分离,眼睁睁看着血从身体内流出,双眸中是无尽的恐惧绝望:“救我,师父救我”

    “阿鹤!”

    逐月道人睚眦欲裂,这年轻人不是普通弟子,而是他的嫡传徒弟,眼看着自己徒弟被人腰斩,逐月道人心都揪了起来,但总归理智还在,只敢低低的叫一声弟子的名字。

    照月阁的弟子看着方鹤被腰斩的一幕,一个个脸色惨白,再看向海敖的时候,就像在看一个浴血而来的死神,恐惧到了极点。

    那根本不是人,是魔鬼啊!

    我们照月阁到底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么一个杀神啊!

    海敖手中宝剑在划过地面,在照月阁的山门后,化出了一条不小的路线,他泰然的将宝剑重新刺入安志道人体内,冷冷说道:“过线者,杀无赦。”

    逐月道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额头布满冷汗,颤抖着声音对海敖说道:“我照月阁无意间得罪前辈,是我们的罪过,愿意受上仙惩罚,但如果上仙愿意大发慈悲,我照月阁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赔偿您!”

    见海敖不为所动,逐月道人再次:“前辈,我照月阁虽然只是一个小教派,入不得您的法眼,但我们与万载大教道一宗关系一向很好,不知道您与道一宗有无渊源,请看在道一宗的面上,也饶我们照月阁一次吧。”

    噗!

    海敖好像完全没听到逐月道人的话,他手中的剑飞快的动作着,拔出,刺入,拔出,刺入

    安志道人全身染血,腹部已经被刺成一个硕大的窟窿,鲜血混着肠子流了一地,好像再有一剑就要彻底死去。

    可海敖的剑却精准的避开了安志道人身上所有致命之处,一剑一剑的砍着他,却不让他死,只能忍受着这仿佛无止境的痛苦折磨。

    浓烈的血腥气飘荡在空中,让照月阁很多年轻的弟子几欲作呕。

    逐月道人深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低眉,对人群外一个小弟子密语传音:“速去道一宗求救。”

    小弟子得到掌教密令,满脸惶惶不安,他个子矮,又在人群之外,悄悄看了眼还在行凶的恶魔,弯下腰就往外跑去。

    刷!

    就在那弟子转身的下一瞬间,尖锐的破空声蓦然响起,一道剑气透过照月阁十多个弟子的身体,刹那而至,从他小腹处划过,奔跑中的小弟子上身与下身分离,鲜血狂飙而出,他惨痛的在地上吼叫。

    被刚刚拿到剑气伤到的照月阁弟子同样惨叫连连,极致的恐慌终于令他们崩溃,拔腿就要跑!

    “乱动者,杀无赦。”

    海敖冰冷的声音响起,落到了照月阁每个人的耳中。

    仿佛被下了禁制,所有人都不敢动了。

    逐月道人嘴唇颤抖了一下,原本还算镇定的神色终于慌了。

    海敖看着已经濒临崩溃的安志道人:“你说姜跃、杨林是我亲人,这话不错,不仅仅是这二人,整个凌沧门的人都是我的亲人,但是,现在他们死了,因你们而死。”

    “不,不!前辈,这与我们照月阁没有关系,都是这个畜生一人所为啊,前辈愿打愿罚,悉听尊便!”害怕极了的逐月道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海敖转头看向神情瑟缩明显怕的发抖的照月阁众人:“你们也知道怕吗?百年来不断的欺辱凌沧门的时候怎么不怕?这上百年的恩怨,一百一十七条人命,可不是我捅几剑,杀两个人就能解决的。”

    posterr();bdshare();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