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 第1019章 这个男人,她早该带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019章 这个男人,她早该带走

    “你都要和她成亲了,我为何要告诉你?”沐心如笑得温婉,柔声回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人都老了,还提这些事情做什么?

    可秦风却不愿放过,沉重的脚步往前一迈,想要向沐心如走去。

    守在角落里的两名护卫立即往前半步,一副随时防备着他的姿态。

    秦风无奈,只能收回脚步站在原地,视线却一直锁在沐心如身上:“你回来……是为了找我,是不是?”

    沐心如不说话,事情已经尘封多年,现在说来一点意义都没有,他有了他的家,她也有了她的夫君,如今还有个儿子。

    儿子都二十多岁了,要她当着儿子与别个男子提起这些风花雪月的陈年旧事,她如何做得到?

    可秦风不一样,他今夜行刺沐红邑未遂,他已经活不成了,在心里纠缠了那么久的郁结,不让他打开,今日他死不瞑目。

    “心如,你是因为我要娶她,才会匆匆回来想见我一面的,是不是?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如果你来找我,我一定不会与她成亲,我可以跟你走的,你为什么……”

    “闭嘴!”沐念秦已经怒得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两个人,一个对她下毒手,让她过了好几年黑暗生活的姐姐,一个与她生活了二十多年、到了此时还在惦记着别的女子的夫君!

    他们俩到了此时此刻,居然还敢在她面前演出这么深情的戏码,他究竟有没有在意过她?

    怨恨的目光直盯着沐心如,她怒道:“你这个毒妇,既然已经走了,为何还要回来?他已经是我的夫君了,你还想如何?”

    “我从没想过要如何,我早说过回来只是为了看看娘,至于秦风,二十多年来我从未与他有过半点联系,我对他也早已死心,这事信不信由你。”沐心如淡淡道。

    “那你当初为何要提前回来?你回来就是想要害我,想要把他带走。”沐念秦已经失了一贯的风度,如今,不过是个气到快要失控的女子。

    “我如果真想要把他带走,他现在还会是你的人吗?”沐心如脸色也缓缓沉了下来。

    她算得上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人,就连七七也没见过她生气的模样,这会儿哪怕她没有任何表现,只是沉了脸,七七也知道她心里正愤怒着。

    可这三个人如今却像是彻底把其他人扯离开了,他们三个人的事情,外人根本走不进去,这些陈年旧账也只能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至于是不是沐心如给沐念秦下的毒,她忽然竟似有几分明了,这事恐怕存在着很大的误会吧?

    沐心如依然看着沐念秦,哪怕沉了脸,声音也一如往常的温和,只是温和中添了一抹淡漠:“他本是我的人,我也本有意要与他成亲,至于你用什么方法说服娘,让娘答应你们的婚事,我不清楚。我回来确实是想去见他,如果不是你忽然中毒,性命堪虞,这个男人我早就带走了!”

    她不争,不代表她真的不在意,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决心要将这事忘记,今日,为何还要逼着她去面对?

    若她不是自己的亲妹妹,就凭她耍了手段抢了她的男人,当年,她就该一剑将她刺死了。

    她的男人,也是别人可以随意觊觎的吗?

    不是当初看在她病得快要死的份上,也因为娘的苦苦相劝,更因为以为秦风真的已经和她互生情愫,这事她岂会就这样罢休?

    沐念秦,这么多年她不仅没有半分觉得亏欠了她,反倒一直恨她入骨,姐妹情义这四个字,她也配提起!

    “娘,不要生气,你身子不好。”七七又给她轻轻拍了拍背,原来这其中居然还有这么多的恩怨情仇,她却从未听娘提起过半分,这么多年来,她心里的苦和委屈,曾向谁诉说过?

    先皇当年册封的五位将军,真是一个比一个倨傲,就连她娘,性子看起来如此温和柔顺,但,内心深处也是倨傲而硬朗的。

    梦族不愧是个女子当家的地方,这样的气度,就连大多数男子也比不过。

    但沐念秦不仅没有半点愧疚,甚至,她眼中的怨恨在听到沐心如的话之后,变得更为浓烈:“我忽然中毒,性命堪虞,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赐!”

    “不是她!”秦风大声打断沐念秦的话,因为太过于激动,连声音都有几分沙哑了起来:“你也不想想我当时有多抗拒这门亲事,我心里喜欢的是心如,我怎么会心甘情愿与你成亲?”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沐念秦倒吸一口凉气,对上他的目光,一股寒气从背脊骨上慢慢荡开,让她整个人都极不好受了起来。

    “毒不是心如下的……”

    “不!”她咬牙,“你休想骗我,为她开脱!”

    二十多年来她一直都这么认定了,如果现在告诉她另有隐情,她能接受吗?

    不,她不能接受,不管他们说什么,她都不会接受。

    “你身上的毒是我下的!”秦风往前半步,逼近她冷声道:“你设计让所有人都以为我与你有了肌肤之亲,你还大义凛然地说和我成亲只为了对我负责,对我秦家负起责任,我娘不知道听了你多少谗言,竟真的答应了我们的婚事,可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她,我还在等她!”

    他别过脸,视线从沐念秦身上移开,锁在沐心如脸上,只一瞬间,冷冽的目光便柔和了下来:“你说过要回来与我成亲,我一直在等你,你说你打赢了仗就立即回来,可我不知道这一等,竟足足等了两年。”

    沐心如别过脸,不想去看他那双眼眸,这么多年的事了,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提起。

    秦风知道她现在心里已经没了自己,可他对她的念想,这么多年来却从未断过。

    “毒是我下的。”他看着沐念秦,笑得冷然:“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错怪了她,一直以为她是害你那个,可她何其无辜?你身上的毒是我下的,她身上的毒却真的是你亲手所下。”

    沐念秦又倒退了两步,激动得几乎要站不稳。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当初害她的人是秦风,她不信。

    她那么喜欢他,他怎么可能舍得伤害自己?他只不过是为了替沐心如顶罪!

    她没有恨错人,也没有下错手,她恨沐心如、报复她,是她该做的,她不过是为了报仇,她没有做错!

    “毒真的不是心如下的。”忽然,一把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三人的争执,沐红邑看着沐念秦,只是短短一夜之间,人竟像是又老了好几岁。

    她浅叹了一声,无奈道:“那日心如回来找秦风,本是想要将他带走的,是我出手阻止,之后心如一直留在我的寝房里,我亲自看着她。”

    若不是今日他们在这里将事情提起,就连她都不知道,原来当年还存在着这么多的误解。

    “那两天为了不让她做出不该做的事,犯下大错,我一直亲自盯着她,她根本没有机会向你下毒。直到你出了事,我急着去看你,从院子里离开,她才有机会逃离。”

    前尘旧事,如今想来,记忆也许模糊了,但,却始终还隐隐记得:“你姐姐是什么性子,你也很清楚不是吗?秦风是她的人,却忽然要与你成亲,她一气之下想要回来将人带走,那不是她的错。可你和秦风的事情,已经闹得整个桑城无人不知……”

    当初她为了和秦风在一起,暗中做了多少事,她这个身为母亲的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事已至此,一个已经和妹妹有了肌肤之亲的男子,如何还能和姐姐在一起。

    她当初也是死要面子,为了不让沐家蒙羞,才会答应沐念秦的请求,去秦家提亲。

    “她当初从院子离开之后,确实还想带秦风走,不想你却中了毒,生死未卜……你知道你姐姐的心从来都是这么软,你受了那么大的伤害,她如何还能将你心爱的男子带走?念秦,这一切都与你姐姐无关,是你错怪了她,她真的是无辜的。”

    “不!我不信!”沐红邑一席话,让沐念秦彻底激动了起来。

    她回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大声道:“若你早知道毒不是她下的,当初为何不对我说清楚?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只是希望我还能和她重拾姐妹之情,才会如此帮她说话,是不是?你告诉我,一切都是你们联合起来骗我的!”

    “念秦,你不是小孩子了,一把年纪还要如此顽固!许多事情,你自己能分得清,何必还要自欺欺人?”沐红邑说话的声音大了些,因为动了气,一下便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沐初轻轻给她拍着背助她顺气,好不容易她才停止了咳嗽,缓过一口气:“当初你中毒伤重,脸被毁了,之后将自己锁在寝房里,一锁便是一个多月,根本不给我们与你亲近的机会。”

    她缓了缓,又道:“你也从未说过是谁给你下的毒,我如何有机会与你解释?谁能想到半年后心如回桑城,你竟暗地里对她下毒,这事就连我都不知道。”

    提起这些事情,沐红邑心里也是气愤难平,一直以为她们的恩怨不过是为了一个秦风,竟不想,当中竟还有如此多的误会。

    她给自己的亲姐姐下毒!若不是今日他们说起,她一辈子都不知道此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