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宗明天下 > 番外2:允熥的疑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也不错。”允评价一句。在对自己的能力和家世有正确评估的基础上,做一个小老板也没什么不好的。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这话不是朱师躅平时会说的,又忙说道:“起码比我强,我连小老板都当不上。”

    “你成绩还比我强呢,”蓝天鹤道:“以你的成绩,复两年课考上大学没问题,将来就是天之骄子。”

    “什么天之骄子。不说这个了,”允岔开话题。“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驴肉馆,咱们去尝尝?”

    “你家附近?你也不上晚自习了?”蓝天鹤惊讶地说道。下午最后一节课与晚自习中间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虽然学校离朱师躅家只有十分钟的路程,但也来不及往返。他本想与朱师躅在学校附近吃饭的。

    “不上了。”允道。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而不是上晚自习。

    “那就收拾书包。”蓝天鹤也没多想,一边说着一边把书往书包里塞。允也将书放进书包,站起来要离开教室。

    “师躅,你不上晚自习了?”这时一个女孩看到他提着书包要走,惊讶的问道。

    “嗯,不上了。”允说着,同时抬起头看向她。这个女孩长相很秀气,虽然不算十分漂亮,但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你要回家学习?但家里的环境不如学校好,你家里又,没人督促你,还不如在学校。”这个女孩劝道。

    “我还有些别的事情,今晚没法在学校上晚自习。”允又道。

    “是什么事?”女孩追问道。但她随即意识到自己这话有些唐突,脸瞬间开始泛红,又赶忙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是我能帮的,可以找我帮忙。”

    “现在还有我呢,将来如果你们,再让你帮忙不迟。”蓝天鹤忽然笑着说道,笑容有些猥琐。

    ‘死胖子!’女孩心里暗骂一句,对他打岔十分不满。但她也没法再与允说话,只能说道:“路上小心。”

    允点点头,和蓝天鹤一起离开教室。

    “我说,你已经年满十六周岁了吧,还不快把唐瑛给吃了?反正她爸妈也乐意。”走出教室后,蓝天鹤挤着眼睛同他笑道。

    允笑了笑,没有说话。蓝天鹤说的话中蕴含的道理,是现在流行的落魄贵族与富商的结合。也不是现在才开始流行,而是一百多年前第二次社会革命后就开始了。

    第二次社会革命后,许多贵族彻底丢掉了他们财富基础,对政府高级官员、国会议员、国企高管这些职位的垄断也被打破,除世袭的爵位外再无其他可以仰仗的资本。同时许多老牌贵族还要维持所谓的体面,开销远远超过俸禄,很快陷入破产的边缘。为了不至于破产,许多贵族不得不选择与有钱人结婚。

    而有钱人也愿意与贵族结婚。贵族即使大不如前,但仍然拥有一定特权,如果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商人还能将贵族身份拿出来唬一唬某些国家的官员,对做生意有好处。

    朱师躅虽然只拥有公士爵位,但根据《贵族优待条例》,某一家爵位降到最低等的时候,下一代可以向贵族院申请多袭一代公士之爵,而且只要这父子二人都没有犯罪记录就能得到准许。所以朱师躅的下一代仍然可以袭爵,这对于不是特别有钱的商人还是有吸引力的;更不必说朱师躅本人的成绩还算可以,有考上大学的希望。再加上他长相不错,唐瑛本人也不反对家里的打算,所以唐家一直想让朱师躅做自家的女婿。

    但允可不想这么早娶老婆或订婚。大明现在整体社会风气偏保守,上流社会很反感离婚,法律上又已经废除纳妾,他要等完全探明了大明政商两界的规则,确定自己能达到的上限后再决定妻子人选。

    他们二人一边闲聊,一边向朱师躅家附近的驴肉馆走去。此时也是大多数人下班的时间,马路上到处都是行人,有些人急匆匆走向公交站点或地铁站,似乎担心赶不上这一班的公交车或地铁;但更多的人与朋友一起慢悠悠地走着,好似散步一般,并不急于去往某处。

    允又抬起头看向四周。这座城市是大明帝国的首都应天府,他前一世驾崩的地方。根据他这两天偶尔听广播、看电视得来的信息,大明帝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那作为世界最强国家的首都应天府应当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才对;可不论是前两天的浮光掠影,还是今天的观察,他都没发现多少高楼大厦;可根据地图,这里明明又是城市中心。允对于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第一世印象的情形很奇怪。

    但这个问题他又不能开口发问,只能憋在心里,想着回去后看看有没有书能解释。

    他们正走着,忽然见到不远处的道路上许多人穿行而过。这些人有男有女,身上穿的衣服各式各样,但脑袋上都绑着红色的条带,许多人还双手举着牌子,也看不清上面写了什么。在这些人之前有一辆警车开道,后面也有警车跟随。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允不由得问道。

    “周末这两天你不仅没出门,连电视都不看?那你在做什么,一直在学习?”蓝天鹤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之后才解释道:“他们是声援苏藩统一党组织的示威游行的。”

    ‘什么是统一党?他们要声援什么?我大前天恍惚听到在苏藩还有总督府,现在苏藩与中原帝国的关系到底是怎么个模式?’允十分好奇。他这两天还没看到相关的内容。但这同样属于不能问的范畴,允只能也憋在心里。

    游行的人大概有几千,他们两个等了一会儿待游行队伍走过路口后继续向驴肉馆走去,又走了三分钟来到这间饭馆。

    在驴肉馆,允从蓝天鹤嘴里套出了许多话,主要是有关朱师躅本人的。虽然他有朱师躅的日记,但朱师躅也不会什么都写,蓝天鹤这个胖子既是朱师躅生前的好朋友,又没什么城府,是一个套话的好对象。

    从蓝天鹤嘴里,允得知了朱师躅过去的性格如何,日常习惯如何,以及在学校中哪门课成绩更好,哪门课成绩更差,更得哪个老师喜欢,与谁关系更好些等种种事情。最令他惊讶的,是朱师躅的父亲与蓝天鹤的父亲蓝元商是世交,关系极好,与亲兄弟也差不多。也因此在朱师躅的父亲去世后,蓝元商经常来探望朱师躅,如果朱师躅生活有什么困难会马上提供帮助,也会督促他努力学习。所以他也会在七天前抓到朱师躅***,而且将黄片光盘全部没收。在上一代的影响下,他们二人也成为了好朋友。

    他们边吃边聊,半小时后吃完了饭,蓝天鹤坐上公交车走了,允提起书包,向自己,不,是朱师躅的房子走去。

    随着他走进小区的大门,街巷里的喧嚣迅速消失,身边的环境变得十分静谧。允一路走过去,道路两旁有许多房子,但却没什么人气,住户不多。半路上允毫不停留,一直走到一个院子前才停下,拿出钥匙打开大门。

    朱师躅的这栋宅院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朱师躅是章皇帝文垣嫡次子的直系后裔,祖上在第二次社会革命前拥有许多产业,但这些产业在革命中都失去了,革命后只剩下世袭的爵位。当时像朱师躅祖上这样的情形不少,他们聚集在皇宫门前要求皇帝救助他们。当时的皇帝就在城西圈了一片地方,出钱给他们每家修了一栋二层小楼。

    所以这里的房屋都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老旧不堪,配套设施也十分落后。府政府曾计划对这一片的基础设施进行改造,但因这里是老城区,地下管线的埋设复杂,需要认真重新规划。但计划此事的团结党政府过两年就下台了,继任的工党政府对改造贵族聚集区并不热心,排在了后面;这里住的又都是破落贵族,在政府里也没什么影响力,改造就拖了下来,到现在十多年了还不见有改造的希望。

    所以住在这里的人逐渐都搬走了。混的好的,在新小区买了同样甚至更好的别墅;混的差的,只能去住楼房。朱师躅的父亲本来也打算搬走,但还没凑够买楼房的钱就病死了,除了爵位俸禄没有其他收入的朱师躅也只能继续住在这里。蓝天鹤家原本也住在这里,后来蓝天鹤的父亲做生意挣了点儿钱,就搬走了。当然,房子并没有卖。

    大明的房价是非常便宜的,尤其是楼房。每座城市的楼房,每平米的均价只是这座城市的人月平均工资的二分之一左右,而且售卖房子的面积是使用面积,不是建筑面积。别墅要贵一些,但联排别墅的均价也只是月平均工资的1.5倍,独栋别墅的均价是月平均工资的3倍。

    不过,这里的房屋虽然很差,但价格却比均价高很多。当初为破落贵族规划这片小区的时候,也规划了一个小学与一个中学。当时这两所学校算不上好的,但随着应天府城市范围的扩张,更多的学校建立,这里的学校逐渐变成应天府最好的八所小学与八所中学之一。

    前面提起过,为封堵大考漏洞、尽可能保证公平,大明严禁私人开办小学和中学,有钱的商人于是通过购买好的学校片区内的房子来让孩子能在好学校上学。所以这里的房子哪怕再破,哪怕根本不能住,价格也奇高。想买房的人甚至要与房屋中介打招呼,不然根本抢不到。

    允走进房间,放下书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打开扫地机器人的开关。这一世的科技发展让允觉得非常奇怪。能源上的进展远比他第一世的世界要快得多,也因此能支撑起速度更快的火车、速度更快的飞机,使得机器人更加先进、成本也更加低廉。普通的扫地机器人不仅比他第一世听说过的扫地机器人好用得多,而且就如同微波炉一样普及,家家都有。

    但同时,在信息科技方面的进展却十分缓慢。明明已经研究出手机,甚至手机还有照相功能,彩色电视、光盘读取机等都已经出现而且十分普及,甚至一秒钟能运算数十亿次的电子计算机都研究了出来,但就是没有发明出功能多样的电脑,也没有互联网。

    设定好扫地机器人的清扫模式,允拿着矿泉水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开始看新闻。因今天放学时的见闻,他觉得自己不仅需要了解历史,还要对现在进行了解,尤其是有关政治方面的。

    他很快看到了想看的内容。“好,下面来看帝国内部的一条新闻。上周五上午,数千苏藩民众聚集在乾安府的总督府门前,对帝国的移民政策进行抗议。当日下午,共和党与大同党分别组织支持者来到国会大厦前,对苏藩民众的抗议表示支持,两党支持者均要求修改《移民法案》中的内容,给予所有藩属地民众自由迁徙的权力。同时,大同党的支持者还要求放宽对外国移民的限制。不过此举遭到在场的共和党支持者的反对,双方进行了争吵,如果不是在场的警察阻止,有可能演变成大规模斗殴。”

    “第二日周六上午,共和党、大同党再次组织支持者来到国会大厦前进行抗议,不过没有发生争吵;今日是工作日,虽然两党仍然组织支持者进行抗议,但参加的人数很少,直到下午5点后才有许多人赶到国会大厦前。……”

    “按照电视里的说法,共和党是右翼政党,大同党是极左翼政党,这两个政党怎么会支持同一件事情?而且按理说右翼政党应当反移民,为什么会支持修改《移民法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完新闻后,允皱着眉头想着。

    他想了一会儿,没琢磨出答案;他对晚上的时间又早有计划,不能耽误了解历史,于是暂且将此事放下,想着明日再琢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