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真千金只想搞事业(重生) > 第十四章 杜婆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归见老妪脸上难得的缓和了几分,但还是硬声硬气的说:“这有什么。”

    “那好,我请她帮您做。”祈星起身,看着老妪笑道。

    老妪将她上下打量了个遍,道:“被慈幼庄上赶出来,你也是个不安分的,可别给我惹什么祸。”

    祈星连连点头,陈归去给她开门,就见是个黑洞洞的小屋子,东西杂七杂八的摆了一地,陈归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忙在那胡乱的收拾。

    身后传来关门声,祈星道:“你别弄了,我自己来。”

    陈归悻悻然道:“我还以为你跟她聊得好,你又是女孩,让你上屋里住几日也好啊。她一个人住个一进的宅子,也不嫌冷清。”

    “这不是得寸进尺吗?已经很好了。”祈星心满意足的在稻草堆上坐下,拨弄着手边的一个拨浪鼓。

    陈归佩服的看着她,忽然道:“我觉得你日后肯定能赚大钱。”

    在拨浪鼓的脆响里,祈星跟陈归挥手告别,说:“共勉啊。”

    这间小屋里有两扇门,一扇门冲大门外,陈归有钥匙,一扇小门直通内宅,那一头上了锁,锁死了。

    祈星摆弄了两下就没理会了,屋里实在闷热,她寻了把破蒲扇出来,爬到弄堂口的榕树低枝上乘凉了。

    此处阴凉,有微风阵阵,祈星想着明日的菜色,意识渐渐迷离。

    忽得手里一空,她猛地惊醒,就听见有人轻轻的‘咦’了一声。

    原来是蒲扇砸到了人,祈星急忙从树上跃下,道:“对不住。”

    她拾起蒲扇一抬眼,就见一个清俊的男子正好奇的看着她。

    竟是他!

    祈星没想过自己会再见到易随云,但是一想有又合理,他去临京任职之前,的确是在东江做了几年的小县令。

    前世只觉得他寡言少语,长得虽还不错,但也是一张挂霜脸。

    可她从来没这么近的看过易随云,近得能看见他浓长的眼睫和眼尾的一粒乌痣,能闻得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

    在祈星走神的时候,忽然觉察到有胳膊要挥过来,她急忙倒退抱头,跌坐在地上。

    做完这动作后,祈星才尴尬的发现,易随云好像只是想伸手把她扶起来。

    易随云也难得有点不知所措,这个猫一样轻灵的少女从树梢上一跃而下,乌发就用根木筷子随意的束在脑后。

    若不是她扬起脸来,露出那双微微飞扬的琉璃猫儿眼,脸庞窄小,下巴弧度细腻,他简直要以为她就是个刚出茅庐的小道士。

    一个,有点眼熟的小道士。

    “大人对不住。”祈星真是难为情,猫着腰一溜烟的跑走了。

    等她跑回屋子里,躺在稻草堆上喘气时,又见易随云身边的小随从墨心从门后冒了半个脑袋出来,道:“姑娘,你是杜婆婆什么人?”

    祈星一下蹦起来,心道,‘瘟神啊!怎么就躲不过他去!’

    “她老人家好心借我暂住几日的,我与她素昧平生。”祈星谨慎的站在门边,道。

    易随云蹙了蹙眉,道:“你若无家可归,可以去慈幼庄。”

    饶是祈星此刻一个头两个大,也没忍住笑了一声,道:“大人,我就是被慈幼庄赶出来的。”

    墨心喊门喊得甚是熟络,像是来过多次了。

    “滚!”杜婆婆愤懑的喊道。

    墨心无语的说:“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老太婆。”

    他见祈星的表情似乎有点不赞同,就道:

    “她儿子伤了人,判了流放,还得罚钱,现银不够,家产来填,她自家田产记载不清,私藏了好些。大人来了好几趟了,也就是我家大人脾气好,心肠软,换了别人,早让衙役封了这宅子,哪里还容得她猖狂。”

    “聒噪。”易随云蹙眉道。

    祈星偷偷觑了他一眼,见他一脸郁闷,就知道杜婆婆这事儿的确让他有点烦心。

    做东江的芝麻小官,政绩如何也许并不要紧,是不是一个体察民情的父母好官也不要紧,要紧得是账务不能错,该上缴的罚款税款,是一文也不能少。

    “罢了,使人去乡下打探吧。”易随云似乎还有别的事情,来这一趟只是顺路。

    看着他离去背影,祈星脑海中不由得闪过一些前尘旧事。

    她那时自矜身份,觉得易随云攀附权贵,不是良人,狠狠为难过他几次,如今再想起来,祈星只觉自己可笑,连面皮都一阵阵发烫。

    再度回慈幼庄的时候,祈星一下就被女孩们都围住了。

    蔡水萍从人堆后溜走了,祈星看见了,没说话,该来的总要来。

    今日的午膳是两个半荤一个素一个汤,鸡蛋炒木耳,荤油茄子,干煮豆腐丝和一个丝瓜汤。

    一顿午膳还没吃完,莫姨就来了。

    巧姑姑和莫姨的菜是祈星单独起了灶做的,更精致可口一些。

    “莫姨吃完了?可是有什么不合胃口的?”祈星笑盈盈的问她。

    其余人只怕被迁怒,捧着饭碗,捏着筷子,嘴里含着饭也不敢咀嚼,鸦雀无声。

    “王巧手呢!她这是要跟我唱反调啊!你也是够厚脸皮的,还巴巴的回来。”

    祈星将一双湿漉漉的手往腰裙上揩了揩,道:“莫姨误会了,巧姑姑哪有这心思。她只是觉得我合算罢了。”

    “合算?”莫姨皱眉打量着祈星。

    祈星道:“是啊,管这一个厨房,一日两餐,我又不需银钱,只要顺便跟灶上吃一些便成了。莫姨也瞧过我上个月的账吧。您若不喜欢我,我只在厨房待着,到了时辰便走,您就拿我当个趁手合用的物件。”

    这番话将自己贬低到泥地里去了,祈星从莫姨微松的眉头看出来,她听到这些话时是愉悦的。

    她是仆,却过得像主,她本是主,却过得比仆还惨。

    再者,祈星的确有许多省钱的法子。

    她专去乡下菜农那卖菜,相熟了也便宜许多,还爱买大棒子骨,先刮了肉沫下来炒素菜,又用骨头汤煮豆腐,一锅子浓香飘出来,吃庄子上下都满意。

    莫姨想着这些切实的好处,只恨蔡水萍性子瑟缩不中用,可若不是这样的性子,哪里又能对她唯命是从呢?

    祈星到底是留了下来,莫姨刚转身离去,祈星就被大家一下包围了。

    巾儿后怕的说:“我真怕星姐姐你留不下来。”

    阿晴泪涟涟的看着她,“吓死我了。”

    祈星四下看了一圈,道:“冬菜呢?怎么不见她来吃饭。”

    “她肚子有些不舒服,最近都吃不下什么,吃了也会吐。阿星,等会你弄点孩子们吃的米糊给她吃吧。”阿晴说。

    闻言,祈星拭汗的动作骤然顿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