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扮乖 > 043:深夜诱惑(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召去倒了杯水,看见电视柜上放着一台相机。

    “这相机谁捡到的?”

    “老钟,在小区外面的路上捡到的。”景见抬了下眼皮,继续操作游戏界面,“你怎么丢的?镜头碎成这样。”

    景召的回答挺敷衍:“不小心丢的。”

    他把相机拿起来,前后查看。

    不止镜头,快门也坏了。

    景见虽然不是摄影专业,但耳濡目染了几年,也懂一点。很多摄影师有收藏相机的爱好,景召也有,摔坏的这台就是他的藏品,是早年间产的大画幅胶片机,现在有钱也买不到。

    这相机摔得有点古怪。

    景见的探究欲上来了:“这么不小心?这台不是你最喜欢的‘儿子’吗?”

    “嗯。”景召把水喝完,放下杯子,“晚饭不用等我,我上去修‘儿子’。”

    他带着相机,上楼去了。

    景见也上去了。

    快七点,陆女士还没喊两个儿子吃饭。

    景见在丸子家族的群里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开饭?】

    陆女士改了新昵称。

    熬夜会秃头:【领领去便利店了,再等几分钟】

    接着熬夜会秃头的陆女士发了一连串的照片,都是今晚的菜品,丰盛程度堪比过年。

    因为群消息,景召的手机一直在响,他点开微信,粗略地看了几眼,然后把对话框滑到上面的聊天记录,目光停在了陆女士之前发的某条消息上面。

    今晚的天气不是很好,不下雨,但刮风,乌云不散,没有星辰,也没有月光。

    景召放下相机,起身出了房间。

    离星悦豪庭最近的便利店在小区后面,要路过三号侧门。路灯坏了,四周很黑,只有小区人家的灯火漏出微微的光,路上没有行人,只有被风吹动的树影,窸窸窣窣。

    商领领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照着前面的路,脚下越走越快,她偶尔回头,空荡荡的身后只有自己的影子。

    地上的落叶枯黄,脚踩上去会吱吱地响。手机的光线不够强,只是短短地铺了一束银白色的光柱,风吹动,树叶飘进光里,飞舞几下,又落回暗处。

    身后有脚步声,规律而缓慢,商领领举着手机再一次回头。这一次,她在缭绕漂浮的落叶里看见了最熟悉的人影。

    “景召!”

    商领领停下来。

    景召走进了她手机铺的那束光里。

    她眉间阴云散去,只剩下欢喜:“你怎么在这?”

    景召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说:“下来买红薯。”

    等到两人并肩,商领领跟紧他的脚步:“好巧啊。”

    他走得不快,目光看着前面的路:“你不冷吗?”

    商领领出门是为了买暖宫贴,她其实怕冷的,尤其在生理期的时候。

    但她特别爱穿裙子。

    她的外套是薄薄的红色小斗篷,和格子短裙很搭,脚下配了小皮鞋,打底裤的颜色和皮肤相近,再配一顶和格子裙同色系的渔夫帽,很甜又很酷。

    商领领抱紧自己:“冷。”

    景召扫了一眼她的裙子。

    她解释:“这样穿好看。”

    景召语气不太好听,有点怼人的意思:“我看你是喜欢住院。”

    商领领探头去看他的眼睛,笑盈盈的眼睛弯得同月牙一般:“你关心我啊?”

    景召不接她的话。

    她踩着落叶不好好走路,一蹦一跳:“你不也没穿外套。”

    忘了拿了。

    他不说话,加快了脚步。

    风太大,商领领关掉手机的手电筒,腾出手来压住帽子:“你等等我。”

    他不等,走得更快。

    风声呼啸,快要冬天了。

    商领领直接去了陆女士的十七楼,景召先回了十八楼,他进门的时候,碰上景见出门。

    “你刚刚去哪了?”

    景召把袋子扔在了玄关柜上:“买红薯。”

    “家里的不是还没吃完吗?”景见觉得他形迹可疑,“你‘儿子’修好了?”

    “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景召今天话很少,一顿饭下来,一句话也没讲。他是最后一个上饭桌的,也是第一个放下筷子的。

    出门的时候,他目光扫了一眼商领领放在茶几上的暖宫贴,没说什么,直接上了楼。

    大概十点。

    有人来敲1803的门,景召在修相机。

    “景见。”

    景见的游戏机连接了电视,他双手操作手柄:“手没空。”

    景召把相机放下,去开门。

    “你好。”

    是1503的住户,搬过来有几个月了。

    景召见过她几次:“有事吗?”

    1503的住户是女士,三十岁上下,听陆女士说,是做美妆的,叫邹欣。

    她穿着紧身裙,妆化得很漂亮,也化得很有心机,妆感不重,像素颜:“我屋里的花洒坏了。”

    景召什么都会一点,陆女士又是包租婆,平日里谁家水管坏了、谁家电表停了都会喊景召过去看看,但他也不是次次都会去,看当时的心情,也看分寸。

    “可以等明天再修吗?”

    邹欣的头发是半湿的,像是澡洗到一半的样子,她今天化的是纯欲小白花妆:“那我能不能先借用你这边的浴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