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扮乖 > 020:亲上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吃晚饭的时候,陆常安女士看到景召戴的手表了。

    饭后,她神秘兮兮地把景河东拉到一边。

    “咱们召宝又把那个旧手表戴上了。”

    景河东是个大老粗,看不出古怪:“戴旧表怎么了?”

    陆女士戳戳他硬邦邦的胳膊:“你个榆木脑袋!光我给召宝买的手表就有一抽屉,也没见他戴过几回,反而是那块旧表,他修了又修,当宝贝似的。”

    景河东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能咱家召宝恋旧。”

    “以前的事他都不记得,恋哪门子的旧。”

    景召是陆女士“捡”来的,在七年前,当时他受了重伤,昏迷了好几天,醒来后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受的伤。

    陆女士就撒了点谎,白白得了个儿子。

    他身上只有两样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一个纹身,还有一块手表。

    陆女士猜想:“会不会是因为他想找亲生父母,所以一直留着那块表?”

    景河东附议:“有可能。”

    “可不能让他找到。”

    陆女士惆怅无比啊。

    惆怅完,她抱起景倩倩,去楼下遛猫。

    小区里有一块很大的空地,跳舞运动的人不少,遛猫遛狗遛弯遛孙子的也不少。陆女士抱着景倩倩,跟牌友们聊家常。

    景倩倩偶尔喵呜一声,眼皮懒懒地耷拉着,对这花花世界不屑一顾。

    陆女士正和秀荷聊到红珍家的小叔子出柜的事,就看见商领领开着电动车回来了。

    陆女士立马撇下秀荷:“领领。”

    商领领先把车停在一边,过来打招呼:“晚上好。”

    高贵的景倩倩抬起眼皮瞧了一眼。

    “你这是才回来?”

    商领领的马尾辫松垮垮的,劳累了一天的样子:“嗯,今天馆里有点忙。”

    “晚饭呢,吃了吗?”

    “还没有,我等会儿叫外卖吃。”

    她白天修复了两具遗体,现在没什么胃口。

    热心市民陆女士:“外卖多不健康,你先上去歇着,我让老景给你弄点吃的。”

    “我吃外卖就可以。”小姑娘很懂事地婉拒了,“不麻烦你们了。”

    给未来儿媳妇做顿饭怎么会麻烦呢?

    陆女士摆手:“不麻烦,很快的。”她随即就给景河东打电话,“老景,干嘛呢。”

    景河东说在看新闻联播。

    “别看了,你给领领弄点吃的。”

    景河东关掉电视:“你问问她想吃什么?”

    陆女士转头便问商领领:“想吃什么?”

    商领领不好再拒绝了,就回话说:“都可以的,有什么煮什么。”

    好会体贴人。

    陆女士对小姑娘的好感度又蹭蹭涨了一波,现在这种不挑食、好养活的女孩子不多了。

    好养活?

    那是陆女士没有见过商小魔头切牛排的样子。

    牛排煎老了一点点,小魔头也不发火,把厨师叫过来,当着他的面切,慢条斯理地切,一块牛排硬是切出了分尸的既视感。

    厨师都要崩溃了。

    扯远了。

    景河东给商领领做了一碗海鲜面,她嘴甜,把面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景河东乐得又给她蒸了一碗配了独家秘方的蒸蛋。

    饭后,商领领要去洗碗。

    陆女士大手一挥:“洗什么碗,女孩子的手哪能碰洗洁精。”

    景河东都不用叫,自觉地去收了碗。

    陆女士洗了两盘水果,拉着商领领一起追剧,最近有个仙侠剧大火,讲的是一条红鲤鱼统领神妖魔三界的故事,是个大女主剧。

    进广告的时候,陆女士问商领领:“演鲤鱼那个演员叫什么明来着?”

    “明悦兮。”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陆女士酸溜溜地说,“我家召宝给她拍过照,当时还上了热搜来着。”召宝都没给她拍过呢。

    商领领不说话了,很失落的样子。

    陆女士早看出来了她的小女儿心思,赶紧安慰:“你别信营销号写的那些,召宝才不喜欢她。”

    陆女士不喜欢这条鲤鱼精,当时景召前脚刚给鲤鱼精拍完封面,营销号就铺天盖地地造谣,说鲤鱼精对景召来说是不一样的存在,鲤鱼精也不辟谣,还好几次在公众场合下提了景召。

    陆女士当时都气死了,觉得就是这个鲤鱼精在蹭热度,她家大宝贝才不会喜欢鲤鱼精。

    “他跟你说的吗?”小姑娘睁着乌黑透亮的一双眼,在期待什么,“说他不喜欢她。”

    陆女士看见她那双干净得好像藏不住一点心事的眼睛,都恨不得把家里的大宝贝打包送给她。

    “我猜的。”景召从来不跟陆女士谈论异性。

    商领领看上去更加失落了。

    陆女士把大宝贝打包送给她的欲望更加强烈了:“领领,吃草莓。”

    “哦。”

    她拿了颗草莓,小口小口地咬着,明显心不在焉。

    陆女士决定抵制鲤鱼精的电视剧,于是换了台,然后灵机一动:“草莓甜不甜?”

    “甜。”

    哪有甜甜的恋爱甜哟。

    “这么多咱们也吃不完。”陆女士分出来半盘,口气就很淡定,假装她不是故意的,“你把这些送去给召宝吃吧。”

    商领领终于笑了:“好的。”

    陆女士露出了慈母般的笑容。

    1803的门没锁,是景见回来了,他在浴室里洗澡。商领领敲了门,等了几秒才进去。

    她穿着拖鞋,脚步声很轻。

    “景召。”

    没有人应她。

    景召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陆女士说,他今天去临市采风了,估计奔波了一整天。

    商领领站在沙发后面,看了他很久。

    他还是闭着眼,一点防备都没有,刘海被他蹭乱了,遮盖住了额头,这样比平时睁眼的时候乖顺了很多。

    锁在商领领心头的那只恶魔在蠢蠢欲动,在叫嚣着:快吃了他。

    她脚步挪动,轻轻地走过去,然后放下手里的盘子,蹲下来,两只手抱着膝盖,身体往前倾。

    客厅的灯没开,玄关的光漏进来,把影子投在地上,一双人影越靠越近。

    她屏住呼吸,把唇压在了他唇上。

    偷到了,她的猎物。

    “咔哒。”

    景见开了浴室的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