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扮乖 > 007:19楼的新住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凌晨一点,商领领致电狗头。

    狗头:“喂。”

    “不管用。”

    言简意赅,似乎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听得出来,商仙女心情不好。

    狗头正在酒吧,左拥右抱:“美人计都不上套?不应该啊。”是不是男人?

    “他不是你。”

    狗头:“……”

    这也就是商领领,要是别人他早发火了,真倒了八辈子霉,被她挑中做狗头军师。

    狗头继续献策:“要不我把他绑了,扔你床上?”

    他觉得很可行。

    “你是流氓吗?”

    这声音分明挺甜的,可就是很像一只扼住喉咙的手,让人窒息。

    狗头想了想自己平时哄女人的招数:“那咱们就投其所好。”他真的是非常尽心尽力的狗头军师,“他喜欢什么你知道吧?”

    景召喜欢相机,喜欢日出,喜欢雨天,喜欢黑色的雨伞,喜欢深夜的星辰,喜欢山川和河流。

    他喜欢自由,喜欢像太阳一样的女孩子。

    *****

    转眼过了一周。

    星悦豪庭坐落在华江区,后面建了小学,前面有学校,论便利,是华城数一数二的小区。

    十一点四十六,景见压在枕头底下的手机响了,他迷迷糊糊地喂了声。

    是他妈陆女士打过来的:“还在睡,你属猪吗?赶紧下来吃饭!”

    十一点四十七,景召也接了陆女士的电话。

    “召宝,起床了没?午饭已经做好了,快下来吃饭,可别饿着了。”

    星悦豪庭一共有十九栋居民楼,其中有一栋属于陆常安女士,数字和位置都是最好的——八栋。

    陆常安女士是帝都陆家老爷子的二女儿,年轻的时候也是出了名的世家名媛。

    故事很俗套,富家女爱上了穷保镖,家里长辈不同意,一个棒子打下去,鸳鸯硬是没分开,那是爱得要死要活,老爷子直接气得半死不活。

    陆女士也是女中豪杰,直接和穷小子私奔了,老爷子扔给她一栋楼,果断把她踢出了族谱,并放言:梵帝斯的一个子儿都不给她。

    梵帝斯是陆家的产业,做珠宝奢侈品的。

    这穷小子保镖就是景河东。

    自打私奔出了家门,陆常安女士就很少回帝都,窝在华城当起了包租婆。当年老爷子给的楼位置好,租金不便宜,他们一家四口在华城也算小富。

    景召和景见住在十八楼,陆常安夫妻两个住十七楼。

    兄弟两个一前一后,往楼下走。

    景召问:“昨天怎么没回学校?”

    景见说:“周五就两节课,懒得来回折腾,等周一再回去。”他昨天没去学校,被陆女士骂了个狗血淋头。

    楼下门没锁,景召直接推门进去。

    景见跟在后面:“你相机怎么丢的?”相机这事儿他觉得有古怪,“是被偷了还是——”

    景召脚步突然停下。

    走在后头的景见也跟着停下,抬头一看——客厅里坐着个姑娘。

    她看见人,立马站起来,有点局促,礼貌地问了好:“你们好。”

    挺漂亮的一姑娘,景见觉得有点面熟。

    “哥。”

    景召没给回应,一动不动地站着。

    “那是不是你的相机?”茶几上正放着一台相机,相机的背带景见认得。

    他哥平时把相机当儿子对待,儿子上周丢了,今天就有个姑娘带着他儿子找上门。

    景见再不怎么爱看电视剧,也能联想一二,用手肘碰了碰他哥。

    但景召什么都没说,短暂地出神之后,收回视线,从沙发旁边路过。

    陆常安女士这时从房间里出来,碎花长裙搭配同色系丝巾,手里抱着猫,趿着毛茸茸的HelloKitty拖鞋:“可算下来了,等你们哥俩好一会儿,快去洗个手,准备吃饭。”

    景河东在厨房忙活。

    陆女士当然不进厨房,当初私奔的时候景河东就发誓了,绝不让她的手沾到一滴洗洁精。

    扯远了。

    景见小声问他家陆女士:“她谁啊?”

    陆女士撸着猫:“即将搬过来的住户。”

    事情是这样的……

    上午,陆女士在小区外面做美甲,就一眨眼功夫,猫不见了,她四处找猫。

    “倩倩。”

    “倩倩。”

    陆女士的猫叫景倩倩,是只四岁的布偶,性别听名字也不难猜,是母猫。

    “喵。”

    声音从小区旁边的公园传来。

    陆女士闻声找过去。

    “倩倩。”

    景倩倩正窝在公园的木椅上,旁边还坐着一个肩上背着相机的女孩子,平时傲娇得不让生人碰一下的景倩倩,这会儿半边身子压着人家的裙摆。

    商领领把猫抱起来:“您是在找它吗?”

    陆女士赶紧上前,把猫接了过去:“倩倩,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景倩倩慵懒地喵了一声。

    “它好像迷路了,我刚刚看见它在斑马线上,怕车伤到它,就把它抱了过来。”

    陆女士这才看仔细人。

    商领领今天穿得很甜酷,街头范的夹克搭黑色的百褶裙,过膝的长袜上镶有小蝴蝶结。

    是个声音好听、礼貌善良、漂亮得没有一丁点攻击性的小姑娘。

    陆女士看着就喜欢:“谢谢你呀。”

    “不用客气。”

    “你也住这附近吗?”

    商领领说不是:“我到这附近的警察局来取相机,顺便看看房子。”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拐回去可惜了。

    “买房子还是?”

    “租房子。”

    陆女士一听,容光焕发:“那正好啊,我们家就是租房子的。”

    人家女孩子将信将疑:“真的吗?”

    陆女士立马从名牌包里掏出来一大串钥匙:“这还能有假,你要是有时间,我现在就带你去看房。”

    商领领还在犹豫。

    女孩子在外面,自然是要小心谨慎的。

    刚好这时,一位大姐提着菜篮子路过:“陆姐,我那儿厕所又堵了。”

    陆女士虽然被老公娇生惯养,但业务能力还是有的:“1402是吧,我等会儿就找人来给你修。”

    “那行,我先去买菜了。”

    大姐提着菜篮子走了,陆女士包租婆的身份也坐实了。

    小姑娘就没有疑虑了:“那我可以现在去看房吗?”

    “当然可以。”

    陆女士前面带路,把人领进小区:“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商领领有问有答,十分乖巧礼貌:“我叫领领。”

    “哪个ling?”

    “领头的领。”

    陆女士回头:“那你姓什么?”

    “姓商。”

    陆女士停下脚:“帝都商家?”

    商领领也停下来回答:“我家不在帝都,我是本地人,家里离公司太远,所以想搬出来住。”

    陆女士似舒了一口气:“那就好。”

    她继续带路,往八栋走。

    商领领隔着不远不近地距离跟在后面:“您这么问是有什么问题吗?”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没有没有。”陆女士说,“就是姓商的人比较少,我以前认识一户人家,家里小孩也叫这个名儿。”

    陆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陆女士带景见回过几次陆家,商家就在陆家旁边。

    就连不常回去的陆女士都知道,商家有个很出名的小魔女。

    “到了。”

    电梯停在了十九楼,一楼三户,十九楼的中户前几天刚搬走。

    房子都是精装,干净简约、南北通透,而且只要压一个月的租金,收费不便宜,但也不算贵,商领领当天上午就签了合同。

    陆女士把钥匙给她,顺便加了微信。

    “陆姐。”

    这一声姐,叫得陆女士飘飘然。

    “这附近有吃饭的地方吗?”

    快到吃午饭的点了。

    陆女士一手抱着猫,一手挽住商领领:“你要是不介意,上我家吃啊。”

    没错,陆常安女士有那个社交牛逼症。

    就这样,商领领被陆女士领回了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