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成了古代灵菇大户 > 第十七章:再次出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空间里有一种草,可解百毒。”

    “但是由于我之前偷懒不怎么打理,所以这草就只剩下一株了。”

    “主人,你想好了吗,真的要救她吗?”

    灵羡大概是清楚了江宛霜的意图,她是想要救眼前这个快要不行了的女子。

    这……只剩下一株了?

    到底是救还是不救呢?

    按照自己这个样子,以后遇到危险的时候还有很多。

    留下这株药草说不定可以保命。

    但是不救的话,这姑娘怕是不太行了。

    就在江宛霜思索间,姜公焕已经回来了,他已经准备好了施针的东西。

    江宛霜和乔夫人都在一旁看着姜公焕施针,尤其是乔夫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随着姜公焕手起针落,乔家小姐的脸上慢慢出现了一丝血色,乔夫人脸上的神色缓了缓。

    可是突然,姜公焕手上的针越落越快, 渗出了不少细密的汗。

    他眼中的凝重之色也愈发浓重。

    江宛霜想开口询问,但是怕乱了姜公焕的心神,同时也示意乔夫人不要开口。

    江宛霜有种不好的预感。

    “噗……”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乔家小姐一口黑血吐出,随即头重重的歪向一旁。

    刚有起色的脸上现在全是青黑。

    “夕儿!夕儿!你怎么了!”

    “姜大人,夕儿怎么了?”

    “求您救救夕儿啊!”

    乔夫人一看到这个场景,吓得魂都没了。

    不是说可以暂时压制得住的吗,不是说可以保住性命的吗?

    怎么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可怎么活!

    “姜老头,怎么回事?”

    江宛霜看着姜公焕问到。

    “哎,老了老了,到底是……”

    姜公焕没有回答江宛霜,只低着头念叨了一句。

    “乔夫人,收拾收拾准备吧。”

    “下毒之人阴险,在体内藏了第三种毒。”

    “老夫的金针都压制不住。”

    “他是铁了心的要你女儿的命。”

    姜公焕也不好受,作为一个医者,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陨落。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简直抓心挠肺的难受。

    “准备,准备什么?”乔夫人有点恍惚。

    “后事。”姜公焕说道。

    “我的女儿!”

    乔夫人一听,差点晕死过去,身旁的丫鬟也在啜泣。

    “哎……”

    江宛霜站在一旁,终究是不忍心看着悲剧的发生。

    就算是再肉疼,毕竟乔家小姐毒发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的土豆。

    “别哭了,去倒杯水。”

    “你家小姐有救。”

    江宛霜看着正哭的丫鬟说道。

    “霜丫头!”

    姜公焕见江宛霜开口了,便盯着江宛霜喊道。

    上次救人她也是这样说的。

    “嗯,有救。”

    江宛霜已经是第二次看到姜公焕这样的眼神了。

    “江姑娘,求你救我女儿!”

    “求你……呜呜呜……”

    乔夫人这回已经哭的脱力了,听到能救,便跪着想江宛霜挪去。

    现在哪怕是有一丁点希望,她也要抓住。

    江宛霜赶紧让开然后将乔夫人扶起来,安慰了两句后小丫鬟便将水端来了。

    “阿羡,拿药。”

    江宛霜手放进身前的衣领中,在心里头对灵羡说道。

    “是,主人。”

    灵羡听了之后,就将药草化成了药丸放入江宛霜的手心。

    江宛霜在心里头不禁感叹,还挺方便省力。

    那些药丸灵羡也能帮自己弄就好了。

    江宛霜将药丸放入乔家小姐的口中,又喂了点水药丸入口即化。

    乔夫人看着江宛霜手中的药丸,大气都不敢出,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好了,姜老头过来诊脉吧。”

    江宛霜呼了口气,看着眼睛差点怼到自己手上的姜公焕说道。

    “好好好!”

    姜公焕连说了三个好字,就立马过去搭上了乔家小姐的脉。

    “姜大人,我女儿怎么样!”

    乔夫人向床边凑了凑看了看自家女儿又看向姜公焕问道。

    “毒已经解了,无碍了,好生将养便是 。”

    姜公焕捋了捋胡子又说:“慢慢的就与常人无异了。”

    “真的?姜大人是说……”

    “夕儿的胎毒?”

    乔夫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上一秒自己的女儿差点都要死了。

    下一面就告诉她不仅是命保住了,就连困扰她了十多年的胎毒都解掉了?

    这可是她做梦都想的事情啊!

    “没错,已解了。”

    “你女儿以后和常人无异。”

    “只是希望今天的是你不要张扬出去才好。”

    姜公焕理解江宛霜,这丫头性子良善又容易心软。

    应当是看不下去乔夫人痛失女儿,这才出手相救。

    但他也知道,江宛霜手里的药的功效他是见过的,当然得提点提点乔夫人。

    “我省得。”

    乔夫人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今天已经哭得太多了。

    她都知道,江姑娘手里的药她不能张扬,自己的女儿好起来了的这事也不能张扬。

    还不知道有多少毒蛇在背后盯着自己呢。

    “江姑娘,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倘若日后在朝阳城有什么事,乔家定为姑娘当牛做马 。”

    乔夫人看着江宛霜说道,眼中尽是诚恳与真挚。

    这次她并没有给这个姑娘跪下来。

    因为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姑娘肯定会躲开。

    “夫人言重了,只要不声张此事即可。”

    江宛霜看着乔夫人微微笑道。

    财不露白,她倒好一次次的露出来。

    这次那人又要知道自己的新作用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她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心里头是真的无奈啊。

    难不成自己真的要沾染上害死人的因果?

    既然事情因土豆而起,自己出手救人,那就说明这乔家姑娘命不该绝。

    只希望自己这一次次的出手不要给自己招来祸端就是。

    在暗处的凌鹤看了这一幕皱了皱眉头,这姑娘……真让人捉摸不。

    但是他查过,她确实是普普通通啊,到底是哪里不对?

    “今日之事,我定不会泄露出去,跟着我来的也全是府中签了死契的奴才。”乔夫人说道。

    “那就多谢夫人了。”

    江宛霜看着时间也不早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天已经朦朦胧胧的开始暗下来了。

    江宛霜索性就在这家客栈开了间房住了下来,剩下的事明天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