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胖妃难养王爷被掏空了 > 第六十一章 我的钱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妃!算属下求您,您就别再惹王爷生气了,好不好?”

    “可我这次,是真没想气他……”

    她只是想赚钱而已?

    有错吗?

    月玄见自家王爷被林景雯又一次气得吐血,很是无语,他赶忙将陌云洛搀回屋内检查伤势,却见陌云洛身上的伤口又一次崩开了。

    完了!

    看来,王爷这几天的伤都白养了,不仅如此,王爷怒火攻心导致吐血,以至脉息十分不稳,情况好像还比之前更严重了。

    月玄无奈,只得又一次求林景雯帮忙,林景雯长长叹了口气,虽说她是十分不愿再管陌云洛的事儿,但陌云洛要真死了,她岂不就没机会用‘辰王妃’这身份,从靖王世子手里捞钱了?

    陌云洛不能死,至少她不能让他在这时候死!

    毕竟,数万两的银子还没到账,赵茹郡主也还没嫁入辰王府!

    想到靖王世子临走前夸口的那十万两,林景雯胖手一翻,银针在手,很快为陌云洛施针平息了翻涌的气血,还为他又一次处理了崩开的伤口。不仅如此,接连的几天里,她每天还亲自熬了能加快陌云洛恢复伤势的药……

    另一边,汪国公府陈氏买凶杀人还嫁祸辰王妃的事情很快在京城传开,西蜀皇帝在大理寺如实上报案情后勃然大怒,直接发怒汪国公,若非当今皇后及时求情,只怕整个汪府所有人都要遭难。

    虽然,有皇后求情,西蜀皇帝没再为陈氏所犯之事迁怒整个国公府,但作为处罚,西蜀皇又将汪国公罚俸了三年。

    这已经不是汪家第一次罚俸,朝中臣子趋炎附势,就此认定汪家不再受朝廷重视,所有人很快和汪家划清了界限,甚至还有不少大臣在暗地里嘲讽,说汪国公接连被罚,若非有当今皇后撑着,整个汪家早就集体要饭去了……

    汪国公气得不轻,他回到府上就是一通乱砸,摔了不少瓷器茶具,可偏偏这时候,他那二女儿汪诗琪还不知死活的来跪求他,说是希望可以在汪家安设灵堂,好送她母亲最后一程。

    呵呵,真是好笑!

    汪国公脸色灰白,因为罚俸和受人嘲讽的事情已经恨透陈氏,眼下又怎会答应汪诗琪要在府上为陈氏安设灵堂一事,不仅如此,她陈氏的灵位也休想供奉在他汪家的祠堂!

    “父亲!您与母亲夫妻二十几载,怎么就一点儿都不念旧情啊?”

    汪诗琪被父亲的冷漠和拒绝,伤心欲绝,泣不成声。

    汪国公本就心有不快,见汪诗琪为了她那该死的母亲哭哭啼啼,更是心烦,于是一声怒喝,直接将汪诗琪关入暗房,至于她那已死的母亲陈氏,还让人以草席包裹直接扔城外乱葬岗去了!

    清风徐送,晴空万里。

    很多天后的这一天,林景雯为减肥瘦身刚在院中做完几套瑜伽训练,当她一身疲惫想回房歇息的时候,翠儿那家伙屁颠着跑来,说今天是西蜀国一年一度的花灯节,这一天城中百姓都要去环河边放花灯祈愿,十分热闹,问她一会儿要不要出去转转,顺便也为自己祈福,许愿。

    林景雯扁扁嘴,没有答应,因为在她看来,所谓的祈福和许愿,不过是一种‘求而不得’的精神寄托,实在没什么必要。

    时间就是金钱,她有功夫去凑那热闹,还不如多减减肥,多赚赚钱。

    想到自己最近从靖王世子那里挣来的那些银票,林景雯就兴奋得不行,于是她折回房中从床底下拿出了她之前藏金的箱子,准备好好享受有钱人,数钱的快乐。

    然,当她打开箱子,她却惊愕的发现自己快满箱的银票和那颗拳头般大小的明珠,都不见了——

    “啊————”

    银票和明珠不翼而飞,林景雯怒不可遏一吼,愤怒的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惊得整个辰王府所有人都听见了!

    “翠儿,我的银票呢?我的钱呢?钱呢?”

    银票和明珠不翼而飞,林景雯气得浑身哆嗦,脸色发自,牙齿咬得也咯咯地响,翠儿靳危,赶忙摇头,“小姐,翠儿什么都不知道啊,不过就在一刻钟前,您在院中做瑜伽减肥的时候,月侍卫悄悄来了趟西苑,翠儿发现他时,他还留了张字条,让我晚点拿给你!”

    “什么字条?”

    “翠儿不知道!”

    “不知道,你不先给我?”

    “月侍卫说晚点儿再拿,所以我就——”

    我就想晚点再拿,也没关系……

    翠儿努努嘴,后面的话自是没敢再说。

    林景雯怒不可遏,翠儿见状,赶忙将月玄让她晚点儿交给林景雯的字条拿了出来,林景雯一把夺过打开,只见上面留着一排字

    ——银票之事,奉命行事,王妃勿怪!

    该死的,竟然是陌云洛让月玄偷走了她的钱!不过月玄那家伙也不笨,知道偷钱的事儿暴露后林景雯肯定不会放过他,所以事先留下字条,好推卸了责任。

    林景雯咬牙切齿,知道自己消失不见的银票和明珠被月玄偷走,她恼羞成怒,直接冲向东苑要找陌云洛算账,但陌云洛经过这十几天的休养,再加上林景雯熬的那些药,伤势已好转不少,早在她怒气冲冲去找他算账时,就已经带着月玄出门去了。

    这王八蛋,逃得倒挺快!

    只是,他以为出了辰王府,她林景雯就找不到他?

    “翠儿,走!咱们找那混蛋要钱去!”

    林景雯怒气冲冲,誓要找陌云洛讨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可是她在繁华热闹的西蜀京城转悠到快天黑,都未能找到陌云洛的身影。

    不应该啊!

    陌云洛身上的伤还没好全,按理说他不该会出远门,而以他绝色的容貌和高贵身份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只要没出城,想要找他应该都不难。林景雯皱眉,转身就想回辰王府看陌云洛是否已经回府,但在这一刻,她的目光目光被不远处的环河吸引住了。

    环河,是西蜀京城唯一一条绕城河。

    因着今日是花灯节,早有男女老少将精心制作或购买的莲花灯盏、船形灯盏,置入江中。成千上万只河灯,有如一条见不到头的灯带,在天上银河两边无数星星的辉映下,在荡荡的河中中央缠绕汇集,继而由明转暗、由多渐少、由密转稀,渐渐飘远流……

    不得不说,这样的景象真的很怡静,很动人,但林景雯仍没打算凑这个热闹。毕竟,不管是悼念还是祝福,都只能让人心得到释怀,根本改变不了现实!

    所以重生异世,两世为人,她除了减肥瘦身和赚钱这两件事,什么都不热衷。

    “胖婶婶,今天是花灯节,你买一个花灯吧,很便宜哦!”一个年幼的小女孩儿,手捧花灯,突然走到林景雯跟前,昂起小脸,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只是,她那声胖婶婶,啥意思?

    说她胖也就算了,意思她还显老了,看起来像婶婶是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