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一百零二回 不同道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尼达叶上面的十八颗珠子,是这一次采药最重要的收获,所以易师真一直舍不得用。

    其他的药材,他都是将其切片、晒干、磨粉,一点点地使用,因为来之不易,所以额外珍惜。

    就算这样,在研制异方的过程中,已经不可避免地将其他药材使用大半了,只有尼达叶的那十八颗蓝色水珠,他一直不敢动用。

    现在眼看药材就要快用完了,这样下去,就算把异方卖出去,如果没有相应的异药,恐怕就如打酒的光给酒壶不给酒一样。

    根据高人等的说法,相比菟族的血液这种药引子,那几株臣药佐药反而更加珍惜一些。

    因为它们是尼达叶的伴生异药,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又在那山林里长出来,并且去采药的话,又要经受住毒虫和各种守护异药的怪物的袭击。

    时间又长,风险又大,都比寻找捕杀菟族要难得多。

    尼达叶则比这些伴生异药还要珍贵,所以易师真一直来都是切点叶子研磨使用,那些珠子则摘下来,小心收藏起来了。

    他的计划是把那些臣药佐药用到将近剩余三分之一的时候,如果没有进展,就动用那些蓝色水珠。

    现在已经快到了这个界线,所以他决定用这些水珠了。

    这些蓝色的水珠在锄下尼达叶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光,易师真也不知道它们的药效还在不在,也不知道如何使用,。

    毕竟研制异方可能要经历成百上千次失败,可珠子的数量只有十八颗,必须慎重再慎重。

    所以一开始,他将珠子直接投入到之前的异方之中,然后观察药性的变化,可是用了五六颗珠子之后,不论怎么调整其他药材的剂量,药性依然没有变化。

    这让他又心急又懊恼,还没怎么着,蓝珠就用了三分之一了。

    难道还要去深林黑潭之底去挖尼达叶?

    易师真一想到那潭底怪物的凶猛,就忍不住打了个机灵。

    这一次,他决定用铁灵芝把尼达蓝珠敲开,然后将珠子壳和珠芯分别使用,全程不用别的器具,只用铁灵芝来取用,然后用最干净的砂锅熬药。

    其实他也不知道铁灵芝对尼达蓝珠的药性有什么特殊作用,只是人在极度失望和痛苦的时候,为了寻找希望,通常寻求玄学的方法。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嘛!

    说不定玄着玄着,妙音就跟着来了呢!

    令人意外的是,易师真还真的从这种方法里找到了尼达蓝珠的秘密!

    他发现,当尼达蓝珠的珠壳和珠芯敲开,同时放进他之前的“通眼”异方之中时,药效有了神奇的变化,在加入了菟族血液的药引子之后,这药方竟然能够还原菟族的青眼离魂的天赋!

    苏合香试了汤药之后,顿时连她七彩的脉络异象都构建出菟族青眼的模样!并且没有杨玉婵那种气血郁结的症状!

    这足以说明,这次的异方竟然可以复制菟族的天赋!

    接下来,他决定让一个菟族的人来试这种汤药,看是否能够对菟族本族人起作用。

    在他认真而严肃地告诉了良医所那些菟族人这件事之后,很多菟族人都踊跃请求试药。

    易师真慎重考虑之后,选择了一位年纪较大的菟族人,四十来岁,他的眼睛在莫应发他们断盐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失明的端倪。

    在恢复供盐之后,很多菟族人都和杨玉婵一样,渐渐恢复了眼力,但是这位中年菟族人依然不见好转,因此挑选他,最能说明药效。

    易师真慎重地将汤药递给了他,在喝下之后,易师真急忙用铁灵芝搭脉查看他的脉象。

    这是他第一次给除苏合香之外的人试药,很是紧张,万一要出点什么事,他对菟族和杨玉婵,都很难交代,毕竟他们如此信任他,还给他血液做药引子。

    他紧张地盯着那位菟族人的脉络异象,他的脉络异象和杨玉婵的差不多,如同紫色蜘蛛网,散布全身,然后所有的气血都陷入眼部,郁结于此。

    和杨玉婵之前一样,这张紫色蜘蛛网的脉络走到他的双眼时,就如同陷入了两个黑色的无底洞,这说明他的眼睛特有的菟族天赋已经耗尽,变成了一种难以治愈的病症。

    而这次的汤药,就是要治愈这种病症!

    幸好,他看到一股青色的药力在那位中年菟族人的身体中化开,沿着菟族特有的脉络异象散开,紧接着,就像水流到了坑里,青色药力最终沿着经脉流转到了眼部的黑洞。

    易师真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眼部,只见青色药力不断地冲击着那个气血黑洞,每冲击一次,那气血黑洞就会消散一些。

    这让易师真兴奋不已,这说明异方的药效已经起作用了!

    接下来大半天,那股青色药力清水冲洗煤块一样,不断地冲刷出黑色的气血,然后通过他的百会穴溢散出来,旁人看起来,还以为他的头发烧着了,黑烟缭绕的。

    过了很久,易师真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闭上双眼,神态疲惫。

    这么久时间的专注,让他的精神严重耗损,但他心底是狂喜之态,他终于研制出了能够治愈菟族的异方!

    他成功了!

    杨玉婵和其他菟族人都围拢过来,当她问易师真药效是否有用的时候,看到易师真点点头,周围菟族人都欢呼起来,他们终于再也不用变成瞎子了!

    那位中年大叔闪着激动的泪花,但眼睛却格外清亮,让人大为欣喜!

    易师真如释重负,他终于成功了,成功是欣喜的,可是经历了无数次失败之后,他已经把这种欣喜融化在了心底。

    看着欢笑的菟族人,他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他决定将这篇异方命名为:“青眼”。

    接下来,易师真还要很多事情要忙,他需要再次调整剂量和药材,然后用剩余的尼达蓝珠配成最有效,但是量也最多的异方,这样才能用最小的代价,完成治愈这七八十个菟族人。

    但他自己还留了两颗尼达蓝珠,按照他最新的异方配比,这两颗尼达蓝珠足够配出十几副药方。

    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他需要整理出头绪,将这次研制异方的过程,用的药材,和研制出的异方等等记载下来,分明别类地整理成篇章。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尼达叶及其臣药佐药,他还使用了很多医书上没有详细记载的药材,例如熊蹯背回来的蜈蚣足、死掉的毒蚂蚁,还有其他不常见的草药。

    这些都是他最为宝贵的财富,这件事他也思考了很久,他决定将以后的这种研制异方的过程都这么分门别类地记载下来,归纳总结,然后撰写成书,命名为:《异草典》。

    最让他感到高兴的是,青眼异方有双重作用,第一,如果普通人服用此方,就能够暂时汲取菟族的天赋,第二,如果是菟族人服用,那么就可以治愈他们天赋带来的病症。

    这就是他最为理想的异方!也是他的最终追求!

    如此一来,他就能够放心大胆地在天命坊售卖这种异方,因为不论是普通人还是菟族,都能从中获益,并且菟族得到了,还能治愈病症,恢复成普通人,这就让遭受其他天命坊药师迫害和荼毒的菟族越来越少!

    也就是说,这篇青眼异方,每多让一个菟族人得到,天下就少一个被病痛折磨的菟族人!

    在整理完研制记录后,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不过,他和高人等在一件事上发生了很大的分歧。

    在他们准备出发去闽建都司的前几天,他们又为这件事吵了起来。

    屋里只有易师真和高人等,熊蹯和苏合香四人,高人等拄着竹竿坐在桌子旁生闷气,易师真则不慌不忙地斟着茶,苏合香则看着他们发笑,熊蹯坐在旁边听他们磨嘴皮子,都快打瞌睡了。

    高人等虽然生闷气,但还是忍不住顿着竹竿说道:“老夫早就告诉过你,这些‘通眼’、‘夜视眼’、‘透 视眼’、‘一目十行’的异方,就应该分类型单次售卖出去,这些异方有不同的人想买,那么咱们的收入就会翻倍!”

    苏合香兴奋地抢先喊道:“我支持高先生!”

    易师真瞪了她一眼,把她吓得缩了缩脖子,然后说道:“高老头,我看你和合香一样,都是钻钱眼子里去了!”

    “你们不懂我的追求,我就要想办法,把这些异方的奇效都结合起来,包括青眼异方,完成一个最强最厉害、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异方!足以青史留名,让后世学医的都能记住我,这才是我的梦想,我的追求,我的荣耀!”

    他说着双眼朦胧,憧憬着那种人生高光时刻,把自己都快感动哭了。

    “放屁!”高人等打断他,“这些异方本来就是不同的方法研制出来的,你又什么办法再去融合它们?别异想天开了!”

    “老夫是想赚钱,可也是根据你现在的情况来劝你的,你的异药还剩多少?能经得起你几次折腾?还不如那这些异药配合异方售卖,这样不到一年,咱们必定可以升到天命坊六品药师,说不定还能当上人上人的药佐!”

    易师真固执地摇了摇头,道:“研制异方以来,我感受那种不断有新的发现,新的收获的成就感,就这么放弃了,我感觉事情还没做完,心有不甘。”

    高人等道:“有理想是好事,可你也要看看现实。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状态,甭说药材不够了,就是药材够,你再这样折腾下去,命都会砸进药罐子里!”

    易师真沉默下来,他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的确,这段时间的研制异方,加上此前受伤,身体已经非常脆弱了,研制异方耗费的精力乃至体力,与之前所想大为迥异。

    高人等看了他一眼,道:“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你的目的是拯救遭受迫害和病痛折磨的异族,而不是想着什么研制出一张惊世异方,去扬名立万!”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一条路,当上天命坊的药佐,让所有药师在递交异方给你审批的时候,你剔除没必要的异族血肉药引子,或者减少这种药引子的剂量,以达到拯救异族的目的。”

    “虽然这样做有些隔山打牛,力量有限,但是你总归是在行动,并且积少成多,你手中的笔一勾画,就有多少异族免遭屠戮!”

    易师真听到这话,手中的茶都有些不香了。

    熊蹯这几天听他们争争吵吵都听烦了,本来有些犯困,此时勉强打起精神,半眯缝着眼道:“高老头,那按你说,应该怎么做?”

    高人等冷哼了一声,道:“按老夫所想,不仅这些异方要单独售卖,并且还要分成各种等级。”

    “你们也知道,这些异方的药效有不同的时限,咱们可以拟定出异方的不同期限,比如一天期,十天期,一月期,等等,后者的价格完全可以是前者的十倍或者数十倍!”

    “这样一来,完全可以照顾不同财力的人的不同需求,让更多人能买到,咱们能赚到更多!”

    苏合香忍不住高兴大叫:“哇,我们要发财啦!”

    熊蹯也精神一振,道:“这办法好,那些有钱人买‘透 视眼’肯定是越长越好!而那些青楼歌姬舞娘,肯定也喜欢买‘青眼’异方,这样才能迷惑那些酒客,让他们掏钱!”

    易师真淡淡道:“他们买了不就可以照方抓药了么,怎么会重复购买?”

    苏合香眼睛一亮,道:“秀才哥,你忘了,这些异方中有好几种药只有我们有,他们就算拿到了异方,没有异药也无济于事,到时候我们就把这些异药也拿出来卖,又是一大笔钱!”

    高人等也笑着道:“这样一来,咱们就有钱了,雇佣保镖、派人打探消息、寻访异族、画符箓,想干什么干什么!”

    苏合香兴奋道:“我还要去永安票号去投钱,让钱生钱!生一大堆钱崽子,子孙满堂,哦不,金玉满堂!”

    熊蹯也激动起来,道:“我觉得买几个酒楼也不错!上次在赵家酒楼潇洒的劲头还没耍够呢!”

    高人等看着易师真道:“我看你之前不也觉得有钱挺好吗,现在怎么突然转了性了?你可想好了,咱们的秘密本来就多,扬名立万后,麻烦也多,不知道会被多少人盯着,你觉得是有钱好,还是当个名人好?”

    易师真的脸都皱成了苦树皮,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

    高人等见状,更加毫不客气地指出:“老夫看呐,你是被这小小突破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枉顾现实地画大饼充饥,自己臆想着什么伟人、英雄的空架子,你还是省省吧!放弃幻想,准备赚钱吧!”

    易师真长叹一声,无奈地摇摇头,道:“你们想的难道不也是自己瞎扯出来的?现在还只是空中楼阁,异方能不能卖出去,还是未知的呢!”

    高人等道:“与其他天命坊药师的异方消除顽疾固症,和虚无缈缥、哗众取宠的延年益寿身轻体健的药效相比,咱们的异方完全是不同的道路,不仅实用,并且让人耳目一新!这些异方的奇效,不论哪一种拿出去,都能亮瞎天命坊那些老家伙的狗眼!”

    易师真深深叹了口气,微微点头。

    苏合香顿时跳了起来,拉着他欣喜道:“秀才哥,你答应了?”

    易师真皱了皱眉,百般不情愿地道:“先试试看吧。”

    高人等见他愁眉苦脸,不禁目光茫然地唏嘘道:“有梦想是好事,可是追梦是最痛苦的事。有时候你累死累活,还不被别人理解,最后只能闹得个众叛亲离······”

    最新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