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九十七回 被人盯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人等看着纸条,疑惑道:“这是谁送的信,送信人呢?”

    周栓连忙回道:“那送信人是一个本地人,把信就给我就坐藤索滑过峡谷去了。”

    易师真眼神一闪,让秀姑给了他一钱银子,然后对他挥了挥手道:“赶紧去买药材吧,尽量在天黑前赶回来!”

    周栓点头哈腰地道谢,然后转身走了。

    “又是他!”

    易师真见周栓走了,放下纸条坐下来,说道。

    高人等问道:“你知道是谁?”

    “还能是谁?”易师真皱着眉头,“肯定是郭索,除了他,我们其他人还知道莫应发的师父是谁吗?”

    一旁的苏合香闻言,眼中一道异光闪过,忙问道:“他也来过这里吗?”

    易师真看了她一眼,之前因为郭索主动问过苏合香的情况,所以他们在说和山民争斗的过程中,总是将郭索的名字随口带过,用缇骑代替。

    现在既然话说道了这个份上,只好实话实说了。

    易师真便点了点头,道:“上次他在我和他们对峙的时候,郭索故意放水,把莫应发让出来,暗示我把血桂果丢给他,直接让莫应发惨死,还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

    熊蹯想了想,也说道:“我也听见了,什么让秀才最好坚持下去,搞得人一头雾水。”

    苏合香有些激动道:“他真的帮我们了吗?”

    熊蹯冷哼一声,道:“准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易师真点头道:“现在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的确不清楚,但他的确另有目的,这是确凿无疑的。不过,郭索这封信倒是提醒我们一点,一定要防范他师父的报复。”

    熊蹯道:“没错,那姓莫的被放开后,跟被要挟的那副衰相不一样,马上就蹦跶起来了,还说让他师父调动所有关系,来追杀我们。”

    高人等肃然道:“你救了这么多菟族,断了他们师徒的财路,他们能放过你们才怪!”

    苏合香有点担心地道:“这样一来,秀才哥是不是就不能用莫应发的印章去给天命坊投异方了?一投不就暴露了吗?”

    易师真想了一会,摇头道:“不一定,天命坊这么大,他一个三品药师,能控制多少人?我得罪了他们师徒,又不是得罪了天命坊,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就算我以莫应发的名义投异方过去,暴露了,我也可以试探一下,这三品天命坊的药师,到底有多大能耐!”

    高人等并不赞同,道:“你别又逞英雄,苏姑娘说的没错,这样的确很危险,小心出师未捷身先死。”

    易师真闻言,思考了一下,道:“这样,我们安排一个人,让他前往天命坊,以莫应发的名义去投异方,这样把矛头转移出去,我们既能出售异方,也能观察他们到底有什么手段来对付咱们。”

    熊蹯道:“秀才你也太黑心了吧,这不找人去送死吗?”

    易师真摇头道:“他们既然知道那人不是我,还有必要杀他吗?我看不一定,风险肯定是有,不过送死也说的有点夸张。”

    高人等撇嘴道:“老夫看呐,还是以后再说吧,异方到现在都没个头绪,就说到了姥姥家。最好的办法,还是你尽快把家底赚多一点,然后请高手保护你,这才是正道。”

    苏合香看着他道:“高先生,我们现在手里还有三千两银子,这还不算家底吗?”

    高人等嗤笑一声,道:“你们也太小看了天命坊的药师,一个药师并非只是一个人,一般是一个团伙,有专门采药买药的,有专门抓捕异族的,有悬赏试药的,有探听消息的,有保护他的,甚至有些药师还专门养着符箓师和炼丹师,以备不时之需。”

    “他们中间,捉妖师、保镖、符箓师和炼丹师,乃至还有江湖采药人,这些人哪一个不贵?三千两银子,一个人都请不起!眨眨眼,就打水漂了!”

    易师真和苏合香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家伙,这天命坊的药师都是烧钱烧出来的!

    苏合香拍拍他的肩膀,道:“秀才哥,你要加把劲了,我帮你管账也是要钱的哦!”

    易师真哭笑不得,道:“你这妮子也来趁火打劫?”

    熊蹯摇头晃脑地道:“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先把眼前的事搞定了再说吧!”

    转眼过了两天。

    这两天高人等将周栓买回来的药制成药膏,敷在伤口上,面目黑糊糊的两个人,惹得苏合香和杨玉婵直笑。

    易师真逗她们,说这药膏能美容养颜,话还没说完,她们就去缠着高人等要药膏,弄得高人等手忙脚乱地骂她们傻,又指着易师真说这小子忒坏了,再这样下去,坏心眼都要长成八面玲珑窍了。

    不过,熊蹯和易师真的伤口不算很严重,属于刚刚被那些毒虫子咬伤,就跑了出来,看着血糊糊的,其实跟擦伤没多大差别。

    这多亏熊蹯和高人等两人跑得快,又没迷路,否则他们这几个人早就成为毒虫子的虫子屎了。

    伤口浅,好得也快,过了两天他们俩就好的差不多了。

    这两天高人等指手画脚地指挥熊蹯做着火把,为了避免上次的失误,他们把火把都做得很结实,然后拿铁丝框住火把,再拿刮薄的羊皮粘上去,调试好距离,免得被火烧穿,就这样做成了一个个火炬灯笼。

    这样的火炬灯笼他们做了七八个,保证每人两个,然后又准备了好几个火褶子。

    最后,高人等端出来一小盆不知什么时候调制的火油,说是混杂了蜡油、灯油和熊蹯的肥油,保证灭不了。

    易师真看着那火油,心中总感觉有点怪怪的,闻着还有一股奇特的腥味。

    做好之后,他们就准备再次出发了。

    这一天,风和日丽,正是出门的好时机,高人等走在最前面,苏合香跟在他后面,易师真和熊蹯一人扛着几个火炬灯笼,走在最后,当然是熊蹯扛得最多。

    本来易师真和熊蹯都不想再让苏合香去冒险,但是苏合香好奇心太重了,执意要去看看,高人等也为她说好话,这才勉强同意了。

    刚刚出门没多久,高人等就越走越慢,出了镇上,他干脆就直接停了下来。

    熊蹯不耐烦地催促道:“我说高老头,你是不是身体虚了?怎么走这两步路就没力气了?”

    高人等却没有开玩笑的心思,而是背对着他们道:“我们被盯上了。”

    苏合香和易师真刚想回头看,高人等忙叫住他们道:“别回头!免得打草惊蛇!”

    易师真没回头,眼睛却四处乱瞟,说道:“难怪我刚才就感觉浑身不自在,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看着,不过他们到底在哪?”

    高人等抬脚往前面继续走,一边说道:“他们的行踪飘忽不定,老夫也无法确定在哪,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止一个人。”

    熊蹯恼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要不和他们拼了吧!”

    高人等边走边说道:“还不知道是谁派来的,先以不变应万变。”

    易师真见高人等在前面神神道道地念念有词,问道:“又怎么了?”

    高人等道:“老夫算一卦,看此去采药的吉凶如何。”

    易师真道:“算出来没有?如何?”

    高人等道:“大凶。”

    易师真嗤笑道:“您老人家哪一次算准了?什么仙人指路,什么利在东南,总之跟着您混,想安安静静地做事都不可能。”

    高人等辩道:“哼,哪里是老夫的问题,明明就是你们几个是倒霉蛋。”

    他们一路警惕着,一路往之前的山路走。

    这一次没有了向导,山里的野草杂芜,枝叶遮天,越靠近那条山涧,就感觉寒气逼人。

    他们终于走到了山涧的旁边,然后折向沿着山涧向北而行,像是背后有人追赶似的,他们走得飞快,很快就到了毒瘴之前。

    到了这里,明明是在山谷里穿行,却像进入了一个黑暗洞窟一般,日光渐渐消失得无踪无影。

    易师真一路都不敢回头,到了这里,擦擦头上的汗,压低嗓音道:“高先生,他们还在跟着没有。”

    高人等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易师真冷笑道:“好,有本事跟着咱们进毒瘴!”

    然后他转头对熊蹯道:“熊胖,亮火!”

    熊蹯便把扛着的火炬羊皮灯笼一人发给他们一个,让他们点灯笼,他自己把剩下的都扛着。

    易师真估计,这破林子里因为这些毒虫子的存在,肯定没有其他野兽,所以熊蹯的火铳也没啥用,就让他当个扛家伙的工具人罢了。

    他们三人分别将火炬羊皮灯笼点起来,原本黑暗的林子终于有了光明。

    准备好之后,他们就开始迈步,踏入前方的毒瘴之中。

    这些毒瘴弥漫着,他们一进去,便纷纷退散开来。

    易师真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弯下腰,将火炬羊皮灯笼往面前的灌木丛里一照,忽然,眼前一阵黑色的雾气腾空而起!

    刹那间,他们耳边传来“呜嗡”地一阵乱响,灯笼的火光所照之处顿时变得焕然一新,原本黑得跟涂了墨汁似的的灌木丛,一下子恢复了暗红色的模样!旁边的其他树木树叶也像是被人用绿漆泼过一般,变得绿油油的!

    果然如此!

    易师真倒吸了一口凉气。

    “秀才哥,你看!”

    苏合香指着上空,易师真抬头看去,只见刚才发出嗡嗡飞鸣的声音的毒虫子冲上了天,然后像一团乌云般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但是忌讳着他们手里的火光,不敢冲下来。

    易师真借着火光,仿佛看见它们都张开了满是獠牙的嘴,只等着一个机会将他们啃噬得精光!

    他定了定神,道:“没事了,它们不敢下来,我们先去采药。”

    说着,他抽出腰中的铁灵芝照着往前面走。

    铁灵芝依然是金光紫光红光乱闪,不过随着他越来越往山涧的上游走,金光闪烁的时间明显增长了。

    但是头上的那群毒虫像是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他们,并且越来越多,不断有新的毒虫子加入它们,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仔细听的话,跟上次的兽吼有了几分相似。

    看来的确没有什么山鬼,所有的鬼都是这些凶猛的毒虫子闹出来的。

    就在这时,易师真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人的惨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