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九十一回 试药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行!”

    易师真果断拒绝,指着高人等的鼻子激动地骂道:“你这糟老头子,到底对合香做了什么!”

    他们已经把周栓支开,找士兵看住他,然后他们走进了一间房子,当高人等说出苏合香的名字时,易师真激动得大喊大叫。

    熊蹯在一旁恶狠狠地盯着他,紧紧地握紧了手里的火铳,要不是易师真拦着,和高人等这半年的交情,他早就一棒子敲死这狗日的了。

    高人等讪笑着道:“别急嘛,别着急,你听我解释。”

    易师真凛声道:“你最好说清楚,否则你伤害了合香,咱们的交情就在今天完蛋!”

    高人等赔笑着点点头:“好,我说。”

    他拄着竹竿,望着窗外,缓缓道:“自从在武行山苏合香被剧毒的柏蛇咬伤,却安然无恙,我就意识到,苏姑娘的体质绝不会如此简单。”

    易师真眉头紧锁,他其实也觉得苏合香的身体实在太过古怪,可他并没有高人等那么多见识,也说不出哪里古怪。

    高人等继续道:“你们想想,老夫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说她是什么来着?轻语族!可一转眼,她说可以看见人的邪煞之气,这可是天目族的天赋。然而没过多久,易秀才说他汲取了她的天赋之后,竟然还能看见阴阳五行气,这可是多少捉妖师修炼多年都修炼不出来的神通!”

    熊蹯原本怒容满面,听到他的话也逐渐冷静下来了。

    高人等说道:“然后,我们去武行山,你们也被柏蛇咬过,知道被那种蛇咬到了几乎就是残废,手脚僵硬,血肉僵死,但是苏姑娘的血液却能够解这种奇毒,你说怪不怪?”

    易师真忍不住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高人等抚摸着竹竿,沉声道:“以老夫之见,苏姑娘倒不像是天生的异族,或者说,是许多异族的综合体,她身上天赋太多,导致她身体进行了异变,从而变成了百毒不侵的体质!”

    “异变?百毒不侵?”

    易师真和熊蹯听得目瞪口呆,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高人等道:“我问你,你也看了好几种脉络异象,你自己说说,苏姑娘的脉络异象是什么?”

    易师真皱紧眉头,回忆道:“她身体的脉络气血为七彩颜色,如一道霓虹在她全身窜来窜去,她还很高兴,说是霓虹的仙女异族。”

    高人等沉声道:“这并非是一种普通的异族的脉络异象,而是多种异族混杂在一起的特殊异象。”

    熊蹯也一脸纠结地问道:“可是,问什么她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高人等反问道:“她是不是从小就待在你们村里,从来没有出去过?”

    熊蹯不耐烦道:“废话,她从小跟我一起长大,拉屎撒尿都是我看管着的,能跑到哪去?”

    高人等疑惑地摇着头:“那这老夫也不清楚了,但是她很可能是因此变成了百毒不侵的体质,这一点老夫可以十分肯定。”

    易师真质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高人等嘿嘿一笑,道:“这段时间,老夫给苏姑娘试了点药,她吃了之后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你大爷的!”

    易师真和熊蹯齐声爆喝,易师真抓起地上的板凳,熊蹯举起火铳,两人就朝着高人等砸过去。

    高人等这时就活像泥鳅一样,在狭小的屋子里窜来窜去,一边躲他们的打,一边解释道:

    “别打啦!你们放心,剂量老夫都是控制好的,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老夫人品极好,出了问题保证负责到底!”

    易师真怒骂道:“负责?万一出点事,人都没了,你负责去死啊?”

    熊蹯吼道:“别跟他废话,我今天不弄死他我就不姓熊!”

    高人等瞅准机会,慌忙朝门口溜去,一个不小心,“嘭”地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易师真和熊蹯只听到外面有人带着哭腔喊道:“高老头,有人逼债吗,你快撞死我啦!”

    是苏合香的声音!

    易师真急忙跑出去,熊蹯也赶紧跟上。

    看到苏合香,易师真一把将跌坐在地上的苏合香扶起来,然后给她拍了拍灰尘,紧张地盯着她,上下打量着。

    熊蹯也是同样的眼神看着她。

    苏合香被他们俩看得有点发毛,小声道:“秀才哥,胖二哥,你们咋了?我这段时间可乖了,可没闯祸哦!”

    她身后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是,这个我可以证明。”

    易师真抬眼一看,竟是杨玉婵,脱口道:“你怎么来了?”

    杨玉婵轻笑一声,道:“我实在不放心你们,所以等身体好一点,就赶过来了,正好看见苏姑娘和王大人渡江,我就跟着过来了。”

    易师真问道:“王大人呢?”

    苏合香嘟着嘴道:“在和张将军说话呢。”

    高人等急忙跑过来赔笑道:“屋里说话,外面人多眼杂。”

    易师真和熊蹯齐齐怒目瞪了他一眼,吓得高人等急忙溜进了屋里。

    他们也走进了屋里,易师真迫不及待地问道:“合香,你老实告诉哥,这死老头这段时间给你喝了什么药?”

    苏合香眨了眨眼,掰着手指头道:“那可多了,什么蝎子蜈蚣斑蝥,什么五步蛇竹叶青的毒液,什么断肠草、生南星、闹羊花,还有一些白 粉子,可多啦!”

    看着苏合香脸色从容地把这些剧毒的东西说出来,易师真连连退后几步,瞪着眼道:“你都吃了?”

    苏合香奇怪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易师真顿时一声怒吼:“高老头,老子跟你拼了!”

    高人等急忙蹿到苏合香背后,拿她挡住易师真,嘴里大喊:“这不没事嘛!人没事!你看清楚!”

    易师真怒不可遏,吼道:“万一出点了事,老子要把你大卸八块!”

    熊蹯一个箭步,伸手把高人等提留起来,恶狠狠地盯着他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最后说清楚,否则我真的不顾情面,也要弄死你!”

    苏合香伸手拉住熊蹯,一脸着急道:“你们干什么?高先生都跟我说清楚了,我知道这些是毒物,可我现在也没事呀?”

    杨玉婵也劝道:“你们先别着急,坐下来慢慢说,反正现在没出事,别上火,反而闯出祸事来。”

    熊蹯揪着高人等往屋里一扔,然后堵住门口,道:“你说吧,好好说,否则就只能横着出这扇门!”

    易师真盯着他,道:“合香喝了你抓的这些药,真的没事?”

    高人等点点头,问道:“你听说过‘迷仙散’吗?”

    易师真沉着脸点头。

    高人等讪笑道:“这种迷药,一小指甲沾上点,就能药翻十几匹壮马,可苏姑娘喝了一小包,都没事人似的,你说神不神奇?”

    易师真一时语塞,不知道是被高人等这不知死活的糟老头子给气得,还是被苏合香的体质给惊着了。

    苏合香撇撇嘴道:“谁说没事,不是跟喝醉了一样,头昏脑涨的,第二天头还有点晕呢!”

    易师真咬牙切齿道:“高老头,你也太毒了,一上来就是这么大剂量,真不怕合香出事啊!”

    高人等连忙解释道:“这都是小剂量加大的,之前的那些毒药药材,老夫都是用最小的药量,给街边的狗喝了之后才······嘿嘿,后面才慢慢给她加大剂量的,别说,那些毒药别人一碰不死即伤,可苏姑娘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苏合香见他可怜巴巴的模样,连忙转过脸来,朝着易师真和熊蹯扑闪着大眼睛。

    易师真和熊蹯见苏合香这样活蹦乱跳的,也松了口气,慢慢冷静下来。

    易师真还是有些不放心地拉着苏合香搭脉诊断,的确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然后将铁灵芝垫在她的手腕上,搭脉一看,她身上的气血如同七彩霓虹,在她的身体内缓缓流转,这一幕如果别的郎中大夫看到,还不惊掉下巴。

    半晌,易师真无奈地摇摇头,道:“就算这样,我也不能让合香来冒险。”

    “为什么?”高人等有些激动,“你知道一个天命坊药师为了研制异方,可都是重金悬赏试药人,这异方的价值有一小半都花在试药上了!”

    易师真还是皱着眉头没有松开。

    “重金?!”苏合香闻言却是眼前一亮。

    高人等继续道:“老夫早就说过,你要走这条路就必须付出代价,并非是说你自己,也包括别人的代价。你知道其他天命坊药师,一张异方研制出来,要毒死毒残多少人吗?”

    “就算是重金悬赏,也只有少数走投无路的人来拼死赌一把,赌赢了,那就是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赌输了,就是贱命一条!”

    高人等越说越激动:“现在苏姑娘有这个千古难寻的体质,是多少天命坊药师可遇不可求的试药人,你现在付出的代价已经小到直接忽视了!加上你这铁灵芝的寻药和汲取天赋的神效,老夫都不知道你小子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让你捡到了天上掉下的馅饼,你就偷着乐吧,还不愿意!”

    易师真摇摇头,道:“这件事十分危险,我也没什么把握能保证合香不出事,只要她有一丁点危险,我都于心不安。”

    忽然,苏合香冷哼一声,道:“哼,谁说他没有代价了?”

    易师真他们的目光都奇怪地看着她。

    苏合香一脸坏笑,伸出两根手指头,对着易师真道:“秀才哥,我要你卖方子的钱的三成!怎么样?!”

    易师真哭笑不得,摇了摇头,道:“你要我全都可以给你,可是这事很危险,我······”

    “哎呀!”苏合香上前拉着他的手臂撒娇,“你怎么婆婆妈妈的,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杀伐决断的秀才哥吗?再说了,当初你研制柏蛇药酒的时候,不还是让我喝了酒吗?”

    “啊这······”

    易师真一脸尴尬:“那是酒,多少有点降低毒性的药效,并且已经知道了你的血可以解蛇毒······”

    苏合香晃动他的手臂,娇滴滴道:“哎呀,没事的,等你研制方子出来,也按照最小的药量给我喝不就行了?”

    熊蹯一脸着急,刚想说话,就被苏合香秀目一瞪,给瞪了回去。

    苏合香见他还不松口,想了想,带着哀怨的口吻道:“秀才哥,你以为我真是为了那点钱?”

    她指了指杨玉婵,道:“那都是为了救玉蝉姐她们的族人不是?这也不是你最想做的事吗?来的路上我见着了,他们的眼睛都半瞎不瞎,好可怜哦······我可不想玉婵姐以后也变成这样······”

    易师真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叹了口气,道:“好吧,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一旦有任何一点,哪怕一小小点的头晕不舒服,都要马上告诉我,否则以后都别提这件事!”

    “好耶!”

    苏合香欢呼雀跃,拉着杨玉婵蹦跳着,杨玉婵也一脸宠溺地轻笑着。

    她转头又对熊蹯笑道:“胖二哥,我也能赚钱了!自从咱们在老家赚了钱,那种感觉,啊,太棒啦!可惜后面都赔光了······不过,这次,咱们至少能······”

    她低下头掰着手指头,熊蹯见她这样,没好气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金算盘,往她一丢。

    苏合香瞪大了眼睛,抓着金算盘兴奋地大叫,然后噼里啪啦地算了一阵之后,抬起头兴奋道:“如果一张方子能卖到一千两,我能赚三百三十三两三钱银子呢!”

    熊蹯哼了一声,又从怀里掏出一沓捆扎好银票,往她身上一扔。

    苏合香接住,看了一眼,然后抬头愣愣地看着熊蹯:“胖二哥,你们什么时候去劫的永安票号?”

    “哈哈哈·······”

    易师真和熊蹯听到她这话,抱着肚子大笑不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