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八十九回 暴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经过一夜的鏖战,终于在天亮的时候尘埃落定。

    易师真走在昨晚退出来的路上,一直往镇上的广场走,熊蹯和高人等跟在他身后,三个人的脸上都有些动容。

    他们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大规模的战斗,那些山民原本就和官兵语言不通,投降的是少数,很多山民被杀红了眼,也是提着锄头斧头柴刀开始反击,所以在整条路上,两旁都散落着七零八落的尸体。

    鲜血染红了土壤,不论是官兵的尸体,还是山民的尸体,都千疮百孔,暴露着各种伤口,鲜血淋漓,苍蝇已经嗅血而来,嗡嗡地起落飞舞,惹人厌烦。

    原本吵闹不休的熊蹯和高人等也没了吵架的心思,皱着眉头往前走,不时还帮着清理战场的官兵们抬一下尸体。

    走到了镇上,张越正在中心的祭坛上跟属下嘱咐些什么,看到易师真来了之后,立即招手让他过去。

    易师真环顾四周,看到周围空荡荡的几十个笼子都被拆毁,连那个搭起来的台子也被推倒了,周围的房屋也沾满了鲜血,墙和窗户都被破坏严重。

    张越对易师真笑道:“易兄弟,多亏了你,咱们这场仗才能打赢,这次回去,让王大人给你请首功!”

    易师真连忙罢手,正色道:“张总兵,千万不可,我只是懂点医术的一介书生,并非军旅中人。”

    “你就当我是你们派来打探的普通探子就行了,所有功劳都归王大人和张总兵,还有各位军中的兄弟,我不想冒领这份功劳。”

    这件事他昨天晚上就想好了,如果真的上报朝廷,他的名字将会流传出去,树大招风,对于他以后加入天命坊十分不利。

    更何况他现在得罪了莫应发和他的师父,太过张扬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背后就会被他们捅刀子。

    张越见他如此恳切,点点头道:“这件事上报给王大人,让他定夺。”

    他转而道:“不说了,来,看一下你昨天晚上说的那件东西。”

    他说完让开一个位置,露出祭坛上一个土堆。

    易师真疑惑地看着张越道:“张总兵,什么意思?”

    张越嘿嘿笑道:“昨晚你不是说这东西有剧毒吗?我们杀过来的时候,有一个老头哆哆嗦嗦地想把这东西塞进这狗神像的法杖内,被我们的兄弟砍了。”

    “这掉落的这东西被一个不听话的兄弟捡了,当场就嚷着要喝水,还没等送水过来就活活渴死了。”

    “这家伙吓得我们也不敢动,听你说有剧毒,可我哪知道是气味有毒还是流出的水有毒,就找人拿土过来埋着,嘿嘿。”

    易师真苦笑不得,不过这的确也是最好的办法,张越看着粗犷,但心思很是细腻,虽然被战场的风沙磨砺出硬朗的外貌,但始终还有读书人的气质。

    “做的好,小弟佩服!”

    他笑了笑,然后朝着土堆走去,眼角余光却扫视到祭坛周围跪着的一排人,仔细一看,竟然是黎剑他们那些狼卫兵。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向张越,“这······”

    张越笑道:“昨晚那些叛民虽然鲁莽,不过都是些山民,瘦的跟弱鸡一样。反而最难缠的是这些狼卫兵,他们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手段,进退之间,还挺有章法的,杀得有模有样。不过他们也就是人少,被咱们制服了,人多一点,我还不一定能抗住。”

    易师真也笑了笑,问道:“黎剑,你从哪里学来的兵法?连朝廷大将张将军都夸你呢!”

    黎剑瞪着眼,含着愤恨道:“祖辈传的,要杀就杀,啰嗦什么?!”

    张越立刻拔出腰刀:“你以为老子不敢杀你?”

    易师真连忙拦住,眼睛一转,想了想,低下嗓音道:

    “张总兵,我倒有一个主意,你不是说一直想在军中组建一支异族的队伍吗?我看这些狼卫兵就挺好,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异族,但这身板,这血性,还懂点打仗的方法,比异族也差不了多少,这不正好吗?”

    张越也低声道:“说实话,兄弟我跟你想的一模一样。跟你说吧,京师的军营中,除了我手底下这些兵马,已经几乎无兵可用,要么是懒惰不堪,要么是名额短缺,操练荒废,都是在先帝的‘木土之变’后,变得越发松散。”

    “我正好想用这些狼卫兵,组一支奇兵出来,可就是这些狼卫兵有些野蛮气,怕他们不服管教。再说了,现在被咱们杀得只剩下二三十个,人也少了点。”

    易师真沉吟片刻,道:“没事,人少点,但他们能带出一支兵来,就让他们在断藤峡的山民里挑人,挑个几百人,然后拉到秦章秦大人那边进行训练,让他管教。你要打仗的时候,就从他手里调兵出去,又省事又方便。”

    张越道:“秦章管得住他们吗?”

    易师真想了想,道:“他们都是田州本地人,这些大山里的山民都有些认本地人。我之前在一个地主家里住过几天,他也说就算做了强盗的山民,看到本地人,给点好处,说点好话,远比咱们外地人来得有效。王大人招安秦邦相,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张越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但顿了顿,说道:“事情是好事,可现在就怕他们一根筋,根本不听咱们这主意。”

    易师真笑道:“这事好办,我来解决。”

    张越疑惑地看着他,易师真却转过身去,用脚踢开那堆土,旁边就是黎里的尸体,虽然他是被砍死的,但是死状却明显是沾上了月华涎而亡的。

    在张越震惊的目光中,易师真探出手,插到土堆里,一把捞出血桂果!

    易师真朝他淡淡一笑,然后擦掉血桂果上面的尘土,在白天,这血桂果显得更加怪诞和玄奇,它不再流出月华涎,但是血红色的果肉在阳光下更加玲珑剔透,里面金黄色的拇指大小的眼睛状的核,照耀着阳光,也十分精美。

    熊蹯指着他的腰间,嚷道:“秀才,铁灵芝闪呢,闪着呢!”

    易师真唾了他一口,骂道:“死胖子,瞎嚷嚷什么?”

    高人等眼中神色一闪,淡笑着捻须,微微点头。

    张越想起昨晚那个中毒士兵的死状,急忙挥手,让周围的士兵快速后撤,然后有些慌乱地对他说道:“易兄弟,你这是······?”

    易师真不答,笑着对他摇头,然后转头对黎剑道:“黎剑,我敬你是一条汉子,有血性。可这血性放在对抗官府官兵上,实在太浪费。现在你们族长黎里已经死了,估计懂得祭祀之法的人也没几个,这血桂果对你们族人至关重要吧?”

    黎剑闻言,冷冷道:“你想干什么?”

    易师真笑道:“我不想干什么,而是让你们走一条正路。你们的血性,拿来保家卫国才是正道。这血桂果我交给张总兵保管,你挑选本族的弟兄,再挑一些合适的山民,由你们领着,去腾象县训练成军,成为田州的常驻军。”

    “张总兵需要你们时,调你们出兵帮他打仗,没事就在田州成为官府的军官,这样岂不两全其美?”

    黎剑听了他的话,脸色变换不定,半晌,才说道:“你们就是想让我们给你们去送死!”

    易师真冷笑道:“黎剑,这话就差了,保家卫国还是给族长做家丁,你想想哪个好?更何况,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们没事吃着朝廷的军粮,让你们去上阵杀敌就怂了?黎剑,你们狼卫兵就这点胆子?血性哪去了?”

    黎剑哼了一声,道:“不是我们没血性,我信不过你们!”

    张越小心地走到易师真身边,低声道:“易兄弟,威逼利诱他们,不是个事,打起仗来稍微偷点懒,就够我受的,别到头来,还不如我军中的残兵伤兵。要不,这事还是算了吧?”

    易师真笑道:“不至于,兄弟我还有其他办法,保管让他们心服口服。”

    张越一怔,迟疑道:“真的?”

    易师真拍了拍他的肩膀,吓得张越连退好几步。

    易师真哈哈笑了两声,转身走到黎剑身边,蹲下去,低声对他道:“把手伸出来。”

    黎剑疑惑地看着他,皱了皱眉,还是把手递给他。

    易师真从腰间抽出流转金芒的铁灵芝,放在膝盖上,然后对他说道:“把手腕搭在上面,放平。”

    黎剑犹豫着把手搭在这金色的灵芝上,生怕有什么危险,眼前的这小子,邪门的手段可不少。

    易师真却慢慢冷静下来,伸出没有沾过血桂果的手,按住黎剑的手腕,然后眼睛死死盯着他的身体。

    刹那间,易师真的眼中一阵光芒闪烁,他心中震动,看到黎剑全身的经脉在他的胸膛处汇聚出一个图腾,一个血红的狼头!

    这就是狼卫兵的脉络异象,狼卫兵的确是异族!

    确认了这一点,易师真心中松了一口气,总算没猜错,虽然黎里的祭祀之法可以让普通人也能喝下月华涎,变得跟狼卫兵一样,但是与狼卫兵喝的效果有天壤之别,战斗力也不可同人而语。

    接下来就好办了,易师真心里想着,急速思考着,他看着黎剑胸口狰狞的血红狼头,两颗粗大的狼牙放着血光,他想着高人等说的祭祀庇佑之法的反噬,和这血桂果产生的月华涎喝下去焦渴而狂热的副作用,他手里按着黎剑跳动的脉搏,仔细地观察着。

    过了很久,易师真才松开黎剑的手腕,把铁灵芝重新插回腰间,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他说道:

    “黎剑,我知道你们是异族,并且,我知道你们还被一种奇怪的病症纠缠着,困扰着。”

    黎剑瞪着他,眼中露出惊诧之色:“你,你怎么知道?”

    易师真微微一笑,道:“我昨晚说了,我是来拯救异族,这点本事都没有,凭什么救治你们?”

    黎剑咬了咬牙,道:“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昨晚就被你骗的好惨!所以我还是信不过你!”

    易师真笑了笑,淡淡道:“这种病症,就是暴毙!”

    黎剑猛地抓紧了他的手,张越立即拔刀对着他,易师真回头对张越摇了摇头。

    半晌,黎剑才慢慢松开他的手,叹了口气,道:“我父亲就是在四十岁的时候,突然暴毙的,你说的没错,我们狼卫兵活不了太久,死得也很突然。”

    易师真推测道:“你们应该是体内的气血和常人的不一样,容易躁动,张狂,变得疯狂,同时力量也有很大提升。长此以往,体内心脏负担太大,导致受损、疲累,变得十分脆弱,所以一旦年纪大了,稍微动怒或者激动,心脏就会突然爆裂!”

    “喝下月华涎,就如同饮鸩止渴,能够最大幅度提升你们的战斗力,虽然当时你们的身体能扛得住,但同时心脏的衰弱也变得更快。”

    黎剑垂下头,黯然道:“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就算知道了,也不过是死得明白点。”

    易师真郑重道:“或许,我有办法救治你们。”

    黎剑猛地抬起头,神情狂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