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八十四回 硬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一下,你是异族!”

    易师真正和熊蹯一起躲过了那些叛民的眼线,偷偷绕过山口,潜行了进来。

    秦邦相跟在他们身后,突然停下来,对易师真质问道。

    易师真也被迫停下脚步,一脸恼怒地对他道:“你是聋了还是蠢?老子都跟你说了,刚才迷惑那个差点发现我们的叛民是用的迷药!老子出身在医学世家,这点本事都没有?”

    秦邦相冷笑道:“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是土生土长的田州人,虽然断藤峡来得少,但是从祖辈处流传下来一个传说,说这里的人信奉天狗神,并且天狗神座下有两个属下,带入凡间。”

    “这两个属下都有神通,一个是拥有异化后的神眼,一个是有异化后的血气,他们在这里繁衍后代,他们的后代被人们称为菟族和狼卫兵!”

    他盯着易师真道:“刚才你施展的,就是菟族的神眼天赋!肯定是这样的!”

    易师真心中纳罕,没想到这种大山深处,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传说,但是他脸色不变,冷冷道:“老子才不知道什么鬼兔子族,猫猫族,老子只知道用迷药!”

    熊蹯则语气不善地说道:“你走不走,不走滚蛋!”

    秦邦相打量着熊蹯,说道:“你不说话我还没注意,还有你,那头巨人熊是你的亲戚?看你的体型,将来肯定也变成他那样,被千人骑万人跨!”

    熊蹯重重出了一口气,紧紧握着火铳朝秦邦相迈出一步,火铳因他的手过度用力而颤抖着,他忍着怒气道:“你老实说,熊三叔最后死在了哪里?你是怎么处理的?”

    秦邦相见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心里也吓了一跳,有点发憷,但面上不退让地说道:“死了,死了还能怎么办,埋了呗,难道还分了吃了?”

    “你敢!”熊蹯“呼”地举起火铳,逼着秦邦相的脑袋。

    易师真上来拉着熊蹯,脸色肃然地对秦邦相道:“他并非那头巨人熊的亲戚,只是当时我们潜入你们叛军军营的时候,他好心帮我们打了掩护,我们便心生好感,叫他一声熊三叔。我们和他就这点交情,没其他关系,你说他埋在哪里了?事后我们去祭奠祭奠,也算了了一段缘分。”

    秦邦相眯着眼看了一会他们俩,然后怪笑一声,道:“天门关外,军营旧地。”

    易师真对熊蹯劝道:“逝者已矣,我们走吧,先干正事。”

    熊蹯抹了一下眼眶,道:“好,眼睛有点酸了,这什么破地方!”

    易师真无奈地摇摇头,继续往桂藤县镇上摸索过去。

    很快,他们就悄然来到了桂藤县镇上,一路上因为易师真的“迷药”,没有被发现。

    不过易师真发现,这小镇上的山民还真不少,都被组织起来,巡逻的队伍都不少,按照这个样子,他们的人数至少在四五千。

    易师真他们躲躲藏藏,终于发现了重要的广场,于是躲在离广场不远的一处房屋的黑暗角落里,默默注视着广场发生的一切。

    广场上,黎里从一个年老的族民那里小心翼翼地接过一个匣子,端到莫应发的面前,说道:“莫护法,这就是咱们族人先祖传下来的神眼,今晚的祭祀全依靠这件神物。”

    莫应发看去,见那个匣子被垫在一块绣着蓝白花朵的棉布上,浑身墨黑,又透露出晶莹的质感,上面浮雕着许多树枝和树叶,缠绕在一起,倒和广场上天狗神像手里拿着的法杖顶端的藤球有点相似,在火光和明亮的月光的映照下,玉匣子纯净透亮,一看就并非凡品。

    他忍不住伸手朝着匣子摸去,黎里忽然说道:“慢!”

    莫应发脸上浮现一丝恼怒,道:“摸都摸不得?本护法见过的宝物还少?稀罕你这破烂玩意儿?”

    黎里老脸上咧嘴笑道:“莫护法别怪罪,实在有原因,这匣子乃是山里罕见的墨玉打造,本身并不金贵,但是它是专门用来盛放咱们族人的神物,血桂果的!”

    “血桂果?”莫应发眉头一皱,似乎没听说过这东西。

    黎里见他疑惑,立即笑道:“大人不知道这东西也正常,这件宝物一直被收藏在族长家中,轻易不敢动用,因此外人很少知道,就算看过,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是何来历。”

    莫应发点头道:“这就是了,我还以为什么稀罕物呢!哼!”

    黎里堆起老脸笑道:“稀罕倒不稀罕,只是这血桂果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叫做月华神眼。”

    莫应发疑惑道:“什么说法?”

    黎里带着一丝得意道:“这墨玉匣子里的血桂果,传说是天上的血桂树结出来的唯一一枚果实,当它出生之时,被月亮的神力照耀,因此汲取了月亮精华,拥有神奇的力量。”

    莫应发越听越好奇,黎里更加得意,笑道:“后来这血桂树被天狗神占领,血桂果也就成了天狗神的宝物,这血桂果能够赐予人十分强大的力量,它只要经过月光的照射之后,就会自动流出一种珍贵的水,叫做月华涎,只要喝过之后,身体就能获得强大的力量。”

    听到这里,莫应发恍然大悟,道:“你是说,昨天晚上,狼卫兵就是喝了这什么月华涎,所以才变得如此凶猛?”

    黎里点头笑道:“正是。”

    莫应发看了看台下百来个青壮族人和昨晚召集过来的百多个狼卫兵,狼卫兵死了十几个,其他的全都跑回来了。

    虽然昨晚是偷袭,但是能在上千的朝廷兵马中杀回来,还只死了十几个,已经是令人称奇的壮举了。

    莫应发道:“那你今晚是继续要给他们喝这月华涎?”

    黎里笑道:“光喝还不行,大人请看!”

    他说着打开了精美墨玉匣子,露出里面一个血红色的肉球,只有半个拳头大小,浸润在半匣子的清亮之水中,水光荡漾,发出一种温润的银光,就像银子化成了水,却比银子化的水更加通透。

    那血桂果虽然咋一看是血红色的肉球,但仔细看,血桂果晶莹剔透,正中心还有一个类似眼睛的晶球,拇指大小,金黄色,与匣里的月华涎相应成趣,十分玄妙神奇。

    血桂果被天上的明月一照,立即熠熠生光,从正中心的神眼里流出来晶莹透亮的月华涎,一滴滴穿过血红色的果肉,流在玉匣子中,和月华涎融入一起。

    黎里“啪”地一下关上了玉匣子,莫应才眨眨眼,看得发呆的眼神才恢复过来。

    他欣喜地道:“这月华涎光喝不行,还要做什么?能做成药材吗?”

    他心里盘算着,这宝物要是带出去,放在外面,随便一说这神奇的传说来历,月华涎必定成为天命坊药师炙手可热的药引子,这月华涎可是经久不绝的,这无疑是个无穷的宝库啊!

    黎里摇摇头,苦笑道:“这血桂果和月华涎虽然看起来晶莹剔透,十分可喜,但其实,这两件东西都是剧毒之物!”

    莫应发一怔,转而怒道:“剧毒?你骗谁呢?!舍不得就说舍不得,本护法又不会抢你的!你出多少钱,本护法全答应!”

    黎里叹息道:“莫护法您不知道,这月华涎只要沾上一滴,就会马上被吸入体内,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这月华涎的力量,会变得疯魔,万分渴望喝水,怎么喝都不会够,最后要么被活活渴死,要么被水活活撑死!”

    莫应发下意识地后退,像躲瘟神一样躲开他,支支吾吾地道:“怎,怎么可能!那些狼卫兵喝了怎么没事?!”

    黎里道:“这就是老朽要说的第二点,要想喝这个月华涎,就要在脸上刻上祭祀图腾,这些狼卫兵从小就刺上了这种祭祀图腾,所以他们能够承受月华涎带来的力量,但是也不能过量,同样也不会持续很久。”

    莫应发有些不甘心地道:“这月华涎喝了就没有解药吗?”

    黎里道:“天下无药可解!”

    莫应发冷冷一笑,道:“深山寡民,山野村夫,也敢随便说整个天下。”

    黎里恭敬道:“莫护法莫怪,您要是不信,大可以试试。”

    莫应发看了一眼玉匣子,还是有些畏惧,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郭索此时冷冷插口道:“那你招来的这些强壮族民,你是想要害死他们吗?”

    莫应发截口道:“你懂什么,这是献祭给真乡老母的人,他们是要被送回无忧真乡的幸运者!”

    郭索嘴角冷笑不止。

    黎里看了他一眼,道:“郭大人误会了,今日却是不同,因为今晚是天狗食月之夜,老朽将动用祖上的祭祀之法,将血桂果归位,以此震动神灵,届时将有天地异象降临,庇佑所有喝过月华涎之人,让他们拥有力量,却不会被反噬!”

    “好!”莫应发用力点头,狞笑道:“今晚咱们一鼓作气,将那些官兵彻底击溃,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

    黎里也跟着笑,郭索却冷冷道:“你知道狼卫兵这么厉害,却不知道我们抓的是菟族?你作为族长,菟族也是你的族民吧?”

    “郭索!”莫应发怒气上涌,“你他娘的到底是帮谁的!”

    黎里闻言,毫不羞愧,反而狡黠一笑,说道:“郭大人,世事变迁,苍海沧田,就算菟族和狼卫兵曾经是天狗神的座下,但菟族已经泯然众人矣,甘愿俯首成为庶民,对族民没有什么用,只有潜在的威胁。”

    他看了莫应发一眼,继续笑道:“更何况,莫护法曾说,天狗神是真乡老母的属下,而莫护法说菟族是灾星,这恐怕是真乡老母对他们的惩罚,天狗神也难辞其咎,所以,老朽只是顺应天理,尊崇真乡老母而已,并无偏袒之意。”

    郭索嗤笑道:“族长不愧是族长,实在巧舌如簧!”

    黎里不以为然地笑道:“这些菟族和狼卫兵的传说,早就流失了,只有老朽等少数几个老人还知道,别人不说,所有族民都不知道‘咱们’抓的是菟族,只会认为是真的灾星!”

    他把“咱们”这个词语气加重,表示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莫应发却挥了挥手,说道:“黎族长,别听他废话,你先去准备吧!对了,别让那些山民围观,免得坏了大事!”

    黎族长应诺一声,带着玉匣子离开。

    莫应发看他走后,回头低下嗓音对郭索喝道:“对他们来说,狼卫兵尚且能看家护院,菟族就是一群废物,还不如让我来清理掉。”

    “况且,老子给这些族长的银两足足可以让他们安享晚年,甚至让他们几代人都吃喝不愁了!老子是带钱来的,就是硬气!”

    郭索淡淡道:“知道你们天命坊有钱,迟早死在钱眼里。”

    莫应发冷笑着回敬道:“穷酸鬼笑黄金户,酸死你!这世道,本来就是笑贫不笑娼!”

    不远处的黑暗角落里,易师真看着广场周围散落的大大小小的笼子,看着他们眼睛的模样便知道他们是菟族。

    他心里正不好受,然后就看到了一旁的台子上莫应发那一幕,虽然除了郭索,他一个人都不认得。

    但从穿着打扮来说,那个穿着绸缎衣裳的人带着几个随从的肯定就是天命坊的药师,捉妖师不会这副打扮,而那个穿着本地服饰的老汉估计就是族长一类的人。

    只是他不知道,那个族长端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怪好看的,然后看他们说来说去,那个药师好像还有点害怕那漂亮的玉匣子里的东西,但看表情他又很喜欢。

    等他看到那个族长离开之后,他就知道,马上要举行祭祀典礼了。

    他回头看了看熊蹯,熊蹯也是看的一头雾水,他只好看向秦邦相,道:“你既然听闻那么多传说,现在该怎么办?”

    秦邦相眼中神色一闪,一改刚才的倨傲,毫不犹豫地对易师真道:“你看到了刚才的玉匣子吧?那里面的东西就是今晚祭祀的宝物,你一定要亲手将它夺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