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八十三回 祖传手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人等还在自说自话,被易师真一把推开了。

    张越眉头紧锁,说道:“没有办法对付那些叛民的毒计,昨晚又遭遇了狼卫兵的偷袭,现在人心惶惶的,恐怕今晚都不好过夜啊!”

    易师真点点头表示赞同,说道:“之前高老头就说过,今晚是天狗食月的天地异象,那些狼卫兵不知道被谁祭祀,恐怕今晚会变得更加凶悍强大,不是咱们能招惹的。”

    熊蹯道:“那现在怎么办,等死吗?”

    易师真挺直腰杆,沉声道:“既然从外部无法攻入,那就从内部打破!”

    高人等凑过来,质问道:“你又想逞强?”

    易师真摇摇头,无奈道:“你也看到了,银钱不是万能的,从渡江到眼前,有钱当然好,那也要有命花。有时候不是我想逞强,是命运把我推到了这个位置。”

    “我明知道前面是独木桥,摔下去就是粉身碎骨,没有人愿意走,难道我就停在原地等死吗?你算命厉害,你算算咱们现在还有其他路可走吗?这难道不是我的命数?”

    高人等冷哼一声,道:“懒得管你了!”

    张越有些迟疑道:“那么易兄弟,你到底想怎么做?”

    易师真沉思片刻,才说道:“这样,趁着天色将黑,我偷偷绕过那个山口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

    “今晚的天狗食月异象十分难得,他们必定会在今晚举行祭祀,我去破坏他们的祭祀,然后趁机从里面突围出来,从里面摧毁路障,你们在外面等我的消息。”

    “人多了会被发现,就熊胖跟我一起去就行了。以火铳炮响为号,到时候你们从外面攻打,咱们里应外合,一锅端了他们!”

    熊蹯嘿嘿一笑,道:“好,我喜欢!”

    张越沉默着思考这个办法,然后问道:“你有什么办法从里面破坏路障?”

    易师真摇头,直接道:“暂时没想到,但是你想,如果我今晚不去破坏他们的祭祀,狼卫兵一旦被他们灌注祭祀的力量,恐怕我们今晚就要全军覆没了!”

    “别的不说,至少破坏他们祭祀这一招,能给我们缓口气,不然连续两晚被狼卫兵乱杀,死这么多人,军心肯定涣散,后面就不好办了!”

    张越听他说的有道理,点头道:“好,那就先这么办,你要千万小心。”

    就在这时,一旁默默听的秦邦相眼睛转的飞快,然后开口道:“张总兵,下官虽然不是桂藤县的人,但是毕竟是田州土生土长的人,风土人情懂得更多,要不,让我和易师真一同前去?”

    易师真听到这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这杂种,躲藏了一路,终于露出獠牙了。

    熊蹯低声在他耳边道:“秀才,这小子肯定是一肚子坏水,估计想什么阴招害咱们呢!”

    易师真冷冷一笑,低声道:“正中我下怀,就看谁玩得过谁了!”

    于是他说道:“张总兵,我看秦巡检使说得对,我们三人一起去!”

    “那好,就这样决定了!”张越点头赞同,“天马上就要黑了,你们先去准备吧!”

    ······

    桂藤县镇上,这里是周围几个小镇的正中心,也是周围所有村庄的最常聚集的地方,这里的山民和少数族裔除了在最繁华的腾象县交易山货,第二个来的最多的就是这个桂藤县镇上。

    不同的是,腾象县虽然繁华,但是路途遥远,对于断藤峡的山民来说,还要滑着藤索过江,还要走很多山路。

    而桂藤县没有那么多店铺,但是约定俗成,一个月初一和十五有两次集市,所有山民都可以带着自己的山货来这里赶集,腾象县的一些商贩也带着货物来交易。

    虽然一个月只有两次繁华的景象,也给桂藤县带来了不菲的收益和众多的人口。

    因为这个原因,官府才会在桂藤县设置一个县令,来约束各个少数族裔的族长,同时也是为了收税。

    毕竟腾象县的很多店铺都会多少派些人过来贸易,少收了这些税,腾象县的税收就要收不够了,知府和巡抚知道了,连知州秦章都会受牵连。

    所以桂藤县看起来不大,但是对于官府的税收很重要,秦章也深知道这一点,因此亲自荐举了桂藤县的知县,就是为了能够保证税收。

    之前易师真第一次说断藤峡有红莲教叛乱的时候,秦章根本没有相信,那些话只是敷衍这个毛头小子的,那时他正被秦猛父子弄得焦头烂额,哪里去想断藤峡的事。

    可是第二次易师真在宴席上提出来的时候,秦猛父子叛乱的事已经解决了,易师真说断藤峡有红莲教祸乱,秦章一是不太相信,毕竟他信任的知县都亲口告诉他桂藤县相安无事,二是这会影响腾象县的店铺派伙计去贸易,严重影响整个田州的税收,所以他才会怒言斥责易师真。

    然而,事与愿违,断藤峡真的叛乱了,兵部尚书也同意发兵清剿,事情已经收不住了。

    但是秦章绝对没有想到,桂藤县的红莲教已经发展壮大到他根本想象不到的地步了。

    天色将晚,桂藤县镇上却到处都是火把,照的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奇怪的是,镇中心那个小小为了赶集开辟出来的广场,灯火反而要昏暗许多,只有寥寥几只火把在风中摇曳,发出噼啪的小爆裂之声。

    莫应发站在了临时搭建的台子上,七八天前,他在这里慷慨激昂地宣扬红莲教教义,现在十里八乡的村民们都赶了过来,人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数量。

    这个日子本来就是山民们来赶集的日子,除此之外,很多山民提前听到了各族族长的消息,说要献祭一批红莲教徒,用的祭祀法是断藤峡少数族裔祖先传承下来的,于是很多人拖家带口、拉帮结派地赶来了,向来凑凑热闹。

    他们来了之后,发现并没有腾象县的商贩过来,他们带过来的山货,什么野鸡松鼠、鸡蛋山果子,都被红莲教给征用了,给的银钱也不少,大家对红莲教又多信任了一层。

    莫护法说,就是官府要对付他们这些少数族裔了,因为他们不听话!

    官府先是断了他们的盐巴,然后禁止腾象县的商贩们过来贸易,要断了他们的财路!

    最后就会派兵马来杀他们!

    因此,得到银钱的他们并没有失望,反而更加亢奋和激动,在那个莫护法的教导指挥下,他们组织了村民去抓那些灾星,一面还派人去搜集满山的毒物,去攻击来杀他们的官府士兵。

    莫护法还说,他们的功德非常大,死后肯定能被送去无忧真乡!

    就这样,断藤峡十里八乡的山民都被组织起来,在桂藤县聚集,对抗朝廷的兵马。

    台上,莫应发将手中小巧的金算盘往随从怀里一丢,冷哼一声,道:“千把两银子,算个屁,给他们一两银子就得感恩戴德,他们这点破烂山货一钱银子都不值!不过我天命坊药师最不缺的就是钱!”

    随从赔笑道:“是,莫先生是见过大钱的人,别说先生,就是小人,一千两银子的银票也是成沓拿过手的,跟着先生,就是长见识。”

    莫应发得意地哼了一下,然后低下嗓音道:“这笔钱,报账给师父,让他报销。”

    随从耸了耸眉毛,谄媚笑道:“那是自然,这点小事,哪里需要先生交代,小人自会知道怎么做。”

    莫应发点了点头,看向四周,这小小的广场上,周围的房屋檐下和墙角根,放置着大大小小的笼子,全都用铁链锁住,里面关着许多人,男女老幼都有,除了全都是身形狼狈之外,他们还都有一个特点:眼睛失明了。

    此时此刻,洪德青还在深山里带着猎人和山狗抓捕剩下的菟族。

    莫应发看着这些被抓捕回来的菟族,心情大好,别的不说,就那最小的笼子里的小菟族孩童,就能值个万把银子。

    一千两山货银子?哼!还不够他擦屁股的!

    莫应发转头看向广场中间,是一个高大的雕像,古铜色,说不清有多少年月了,听那些族长说,从他们爷爷的爷爷辈再往上,这雕像就在这里了。

    这是一个天狗神的雕像,一个人身狗头的雕像,高达三丈,他笔直地站立,抬眼看着苍穹,虽然是狗头模样,但是整座雕像神威凛冽,让人不敢亵渎。

    他手里拄着一根古铜色的法杖,最上面是一个藤球模样的东西,被许多铜铸的藤条包裹着,造型精美,里面似乎还有个小小的洞口,灯火摇曳下,看不太清楚。

    这时,一个族长凑了上来,低眉顺眼地笑道:“莫护法,一切准备就绪了,就等时辰一到,就可以举行献祭大法。”

    莫应发瞥了一眼这个族长,这是断藤峡附近的少数族裔推选出来的大族长,叫作黎里,他给几个族长的赏银里,黎里拿得最多。

    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道:“今天你做得很好,那些毒物将官府兵马逼退,倒是让本护法有些意外。”

    黎里立即回道:“嘿嘿,莫护法过奖了,这都是祖辈传下来的手艺。不瞒您说,这些年来,官府兵马隔个几十年就来攻打我们,我们早就习惯了,泼毒物马蜂、射毒箭这些手段,祖辈们都流传了下来。”

    郭索在一旁冷笑道:“还不是你们动不动就杀朝廷派过来的官员,如此蛮横,朝廷能让你们留个种就不错了!”

    黎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莫应发凌然道:“郭大人,就你有嘴?这句话送给你们缇骑也同样很合适!”

    “你!”郭索面色一冷,握紧双刀。

    莫应发却不搭理他,转而问道:“黎族长,昨晚的狼卫兵都撤回来了,休养好了吗?”

    黎里点头答道:“他们喝了我们的那东西,身强体壮,只要不死,就能继续战斗。另外,按照您的吩咐,我还额外挑选了百来个青壮族民,只要他们配合我们的秘药喝下那东西,同样能与狼卫兵一同作战。”

    莫应发满意地点点头,道:“今晚狼卫兵的实力可别让本护法失望,是你说的,他们今晚会大放光彩!”

    黎里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笑道:“您就放心吧,咱们把东西取来了,保管让您大开眼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