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六十八回 仙人指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师真和熊蹯随同吴参将从天门关回到腾象县,秦章在秦府设宴庆功,招待易师真。

    宴席上,秦章脸有喜色,举起酒杯,对易师真大笑道:“未曾想,易老大夫的儿子竟然有如此谋略胆识,真是黄帝后人,有勇有谋,更放光彩啊!”

    易师真也举杯回道:“惭愧,惭愧,小可怎敢妄称黄帝后人,论医术,在下医术有限,治些小伤害、跌打外伤,或许能勉力一试,稍有重病,小可便是江郎才尽,愧对父老。论征战,这一次,实在是运气好,才能将叛军一举击溃,要说功劳的话,吴参将乃是第一功。”

    吴参将略有醉意,闻言笑道:“易先生过谦了,要不是你们潜入敌营,刺杀叛军首领,我们怎么可能有机会将叛军一网打尽?”

    秦章有些担忧地说道:“听说秦邦相侥幸逃脱了,他可是高师之徒,颇有威望,那些叛军很多都是他拉拢而来的,他逃跑之后,会不会卷土重来?”

    吴参将举着酒杯乱晃,口中道:“秦,秦大人,你怕什么,有小将在一天,他们休想进入天门关!再······再说了,朝廷不是派兵部尚书调兵前来助战吗?天朝兵马,还畏惧区区一小股乌合之众?笑话!”

    秦章依然有些忧心,却似乎不太好开口,于是调转话头,另说道:“不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且多饮几杯,为诸位庆功!”

    易师真和熊蹯等人都将杯中饮尽,易师真左右相看,有些疑惑地问道:“秦大人,这么大的喜事,理当共同庆祝,不过令嫒哪去了?”

    高人等在一旁小声提醒道:“秀才,这对你来说是喜事,对她来说可是丧事。”

    易师真恍然,连忙道:“秦大人,实在对不住,在下有口无心。”

    秦章摇了摇头,苦笑道:“不怪你,怪的是痴女太痴,明明夫妻不和,口怨心恨,可真要一朝生死相离,反而看不破了。”

    杨玉婵在另外一案上幽幽叹道:“女人就是这样,再恨的人,只要爱过,就放不下。”

    易师真肃然道:“杨姑娘,在下除了父母,第二愧对的就是你,令兄信任我,我因一己私利挽留,没想到飞来横祸,他与其爱双双惨遭罹难。这一次,我又将你推入危险境地,若不是你决然刚烈,很可能同遭祸害,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杨玉婵轻声道:“官人言重了,人各有命,我哥的命本来就不好,或许他为了兄弟爱人而死,也是心甘情愿的。至于我,本来就是你救回来的,何来原谅不原谅一说。”

    她的语气轻柔,神态又恢复了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样,真不知道她在当时,是用多大的勇气去杀了比自己强壮凶狠的秦猛,又用多大的胆气去将他枭首。

    她看似软弱,但实际内心和杨耀婵一样,坚定刚强,宁折不屈。

    宴席散去,易师真一众人回到房间。

    易师真将房门关上,然后板着脸回过身,看着高人等和苏合香。

    高人等倒是毫不在意,依然端坐着,将宴席上拿来的酒壶自斟自饮,不过眼神躲闪,不敢去看他。

    苏合香却怯怯地看着他,说道:“秀才哥,对不起。”

    易师真冷哼一声,道:“我刚才听了杨姑娘的回忆,在那次舞会上,她从被秦猛欺负,到她用离魂天赋控制秦猛,到秦猛身上有符箓阻挡,导致他惊醒,直至杨姑娘慌乱中用桌上的割肉刀刺死秦猛,再于恐慌之中,多次刺破他的脖子,这才杀死秦猛,将其枭首。这样的危急关头,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干什么?!你们为何忍心将她至于火坑而不顾?!”

    苏合香伸手去拉易师真的手臂,晃了晃他的袖子,轻声道:“对不起,秀才哥,是我不好,那天——”

    “那天是老夫拉着她没有去照看杨姑娘的,你要怪就怪老夫罢了。”高人等慢慢将酒杯放到嘴唇上抿一口,淡淡说道。

    易师真见他如此姿态,火气上来了,怒道:“你还好意思说,就是你为老不尊,办事没谱,所以才让秦猛有机可乘,差点毁了杨姑娘!你差点又让我当了一回罪人,你知道吗,你个老混蛋!”

    高人等冷笑一声,道:“我是老混蛋,你就是小混蛋!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来安排别人做这做那?是你一开始就让杨玉婵去完成如此危险的任务,你不想想自己的过错,老是诬赖别人!”

    易师真怒道:“我是混蛋,可是一开始我说了这个计划,并且拜托你照看她的时候,你没有反对,如果当时你说我混蛋,说我没谱,说我坑害杨姑娘,那我没话说,我也认罪。但是你当时同意了,那就代表你答应了我的请求,君子一诺,重若千金,这不是你们江湖人的规矩吗?你现在来当马后炮,你不觉得无耻吗?”

    高人等冷哼一声,不再答话,气得易师真猛地一拍桌子,将桌上的酒壶酒杯全部掀翻,高人等愤怒站起来,走到一边生闷气。

    熊蹯看了看他们俩,笑道:“你们干什么呢,生这么大气。现在杨姑娘没出事,咱们也平定了叛乱,这都是好事,你们又吵又闹的,搞得别人还以为咱们面和心不和呢!”

    易师真冷冷道:“本来就是面和心不和,这老头从来没有正儿八经地交代过他是什么人,一会是天命坊九品药师,一会是算命的,一会儿又是行走江湖的铃医,来历不明,手里又藏着许多不干不净的见不得人的手段,这样的人,你能相信他吗?”

    高人等嗤笑一声,气道:“没错,我就是又好色又不靠谱的老家伙,你们爱信不信,老夫不伺候了!”

    他说着就要往门外走去,急得苏合香连忙拉住他,转头劝道:“秀才哥,你冤枉高先生了,他从来都没有坑害杨姑娘的心思,前几天都没事,所以我们才放松了警惕,这也是无心之失。”

    高人等依然挣着要去开门,熊蹯也急忙去拉住,陪笑道:“高老头你闹什么,秀才他不是那个意思,我和他光屁股长大,还不了解他?他其实就是有些后怕,不仅是怕杨姑娘出事,也是怕你和傻姑出事,他是关心你们呢!你别闹了,像个小孩子一样,一把年纪也不害臊。”

    高人等哼了一声,语气缓和了许多,说道:“老夫胡闹?某些人自以为是,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侥幸成功后沾沾自喜,殊不知若有其中一个环节出问题了,咱们都得完蛋。”

    易师真也消了大半气,也说道:“我哪里沾沾自喜了?我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没本事,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这样下去,以后还不知道那一次就死在了敌人的手下。”

    高人等转过身来,说道:“老夫曾对你说过什么?弱小的莽撞就是愚蠢!你以为老夫是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危受到牵连而生气?老夫还不是哪天你一上头,自己又跑去送死,还大言不惭,津津乐道而恼怒!”

    易师真沉默下来,说实话,熊胖说得一点没差,他就是有些后怕,如果就这么死在叛军之中,虽然对得起自己,问心无愧,但是对不起父母,对不起朋友,也对不起还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他去拯救的异族。

    高人等语气缓和下来,说道:“老夫不知道是你荆轲刺秦的故事听多了,还是聂政刺韩的故事听多了,但老夫可以告诉你,他们的下场都很惨!”

    “你所听说的江湖,不过是说书人的夸夸其谈,英雄美人,何等潇洒,快意恩仇,何等奔放!但是,江湖中人要想活得久,当英雄就是死路一条。”

    “江湖,不是这么玩的。你想当英雄,可江湖不是英雄的天下,而是有钱有势之人的江湖。”

    易师真嗤笑道:“那您老人家这么会玩,你怎么没有成为有钱有势之人?还要沦为我等普通人,整日担惊受怕度日?”

    高人等淡淡道:“老夫没有大富大贵,那是命运未到。你想拯救异族,想做英雄,但是我告诉你,英雄是很容易受伤的。你想想,如果以后你每次都像这次一样拼死拼活,你有多少条命?你能救几个人?”

    “好,今天你是遇到了秦章,能够求他调兵给你,去断藤峡清剿红莲教。那下次呢,红莲教人多势众,里面捉妖师、缇骑和天命坊药师层出不穷,那是庞大的势力,凭你一个小小的秀才,能折腾多久?螳臂当车,你听说过吗?”

    易师真冷冷道:“我能用铁灵芝采集异药,研制出异方售卖,到时候就有钱了,那我就可以招兵买马,派人去对抗红莲教!”

    高人等哈哈笑道:“这就是你的英雄之路?英雄可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是公正无私的人。你就不怕到时候所有人都唾骂你,说你不过是牟取私利的小人?什么为了拯救异族,不过是利用他们发财的奸人?”

    熊蹯这时插口道:“高老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就是不想让秀才当英雄,是吧?”

    高人等断然道:“当然!什么狗屁英雄,从一开始就不要以为自己是孤胆英雄!你要把自己当做一个商人,赚取银子,去达到目的。”

    “现在就有一条路在你面前,那就是去当天命坊药师,并且成为他们的药佐!”

    易师真忍不住望向他,但又不好意思发问,旁边的苏合香忍不住了,忙问道:“高先生,药佐能赚很多银子吗?”

    高人等点头道:“之前老夫和你们说过,天命坊的药师分为九品的等级,但是药佐又是其中特殊的存在。”

    “现在老夫可以告诉你们,这个药佐,其实就是天命坊药师每一个品阶中售卖异方的收入超过这个品阶所有药师售卖金额的一半之人,也就是说,他一个人的异方售卖,就能抵一半同品级药师的收入!”

    苏合香眼中放光,道:“这么厉害!那他能赚多少银子啊?”

    高人等微微一笑,道:“赚银子已经不是药佐的目的,最重要的是权势。易师真,你说可以售卖异方赚取银子,老夫实话跟你说,天命坊的药师的异方,都必须要经过药佐的盖章承认,才能售卖出去,否则,人们根本不相信你,也就根本不会花钱买的异方!”

    “天坊药师的一张异方,就算有人跟你有交情,没有经过天命坊药佐盖章,出价不过十分之一,甚至更低,连你研制异方所耗费的各种药材的成本都收不回来!”

    “而你,一个连天命坊药师身份都没有的人,所谓的异方,更是一文不值!赚钱,张口就来,哪那么容易!”

    熊蹯道:“那药佐岂不是控制着天命坊药师的命脉?所有药师都要对他毕恭毕敬?”

    高人等道:“那是自然,当你成为了天命坊药佐,有钱有势,并且有了天命坊药师的这张关系网,就像你现在,即便秦章不给你调兵,你随便找点关系,找个知府,让他给你派个两千兵马,岂不比自己累死累活,去冲锋陷阵,仅仅换来求取秦章这个小小知州的情面的机会,来的容易?”

    “就算你找不到关系,有钱能使鬼推磨,你用你赚来的银子,在江湖上找个大点的帮派,花个几千两银子,招募个几百人,杀进断藤峡,那红莲教在断藤峡的那些老弱病残,如何能抵挡?”

    “当你有了钱,你就知道,条条大路都通畅,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易师真不禁冷笑道:“要像你说的这么容易,且不是每个天命坊药师都争破头想当药佐?如果有人耍点手段,随便抓几个异族,写几张异方,再拿别人的银子买过去,等当了药佐再把银子还给他,事后再给他些好处,且不是两全其美,那天命坊的药佐且不是人人可当?”

    苏合香忍不住赞叹道:“哇,秀才哥,你真有才!”

    熊蹯也伸出大拇指笑道:“秀才,你真是个小机灵鬼!”

    高人等则眼神一闪,说道:“没错,看来你的确有些聪明劲,这就更加印证了我的想法,你是完全可以去天命坊当上药佐!”

    “但是,你说的这种情况,天命坊且能不知道?你忘了他们最擅长和谁打交道?缇骑!有了他们,只要打听出消息,哪个药师弄虚作假了,那么先是踢出天命坊,然后将其劣迹传播于江湖,那么他将永无翻身之日!”

    熊蹯疑惑道:“谁这么无聊,费这个劲去打听这些消息?”

    高人等伸出两根手指,道:“第一,这是上一个品阶的天命坊药佐的职责,如果下面品阶的天命坊药师出了假账问题,那么他也要受连累,轻则革除药佐的位置,重则同样直接踢出天命坊,永不录用。”

    “第二,竞争对手。你以为天命坊药师都是其乐融融相处的?笑话,他们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人!是同品阶的药师!你们可别忘了,只有销售金额超过上一品级的最后一位药师,他们才有晋升的希望!”

    “也就是说,他们会互相评比销售异方的金额,如果只有一个晋升名额,那么其他所有人都是对手。谁敢弄虚作假,直接毁了他的名声,那就没人和自己竞争了,岂不省事?”

    易师真道:“也就是和斗兽场一样,血拼到最后一个人才有资格活下来。”

    高人等淡淡道:“倒也不全是那么回事。如果有超过一个晋升名额,那他们都可以同时晋升,可竞争依然存在。并且你想,被淘汰下来的天命坊药师岂能白白讲位置拱手相让?他们肯定时刻都盯着比自己品阶低的药师,防止他们耍手段,将自己的位置抢走。”

    苏合香笑道:“所以,他们的竞争对手并非全是同品阶的药师,还有上一品阶排名靠后的药师。”

    高人等道:“没错,所以易秀才,你聪明归聪明,但江湖也并非靠着你这些小聪明就能玩透的,你可别小瞧了江湖。”

    熊蹯有些疑惑地说道:“那要按高老头你这么说,天命坊药佐都是在经过激烈厮杀后,成为天命坊药师中的佼佼者,是人上人,我们现在都是逃犯,怎么去当这个人上人?”

    高人等道:“天命坊的金字招牌是加入异族血肉做药引的异方,天命坊药师的金字招牌就是天命坊药佐!当天命坊药佐自然不容易。”

    苏合香和熊蹯都显得有些失望。

    但是高人等语气一转,道:“可那是针对普通人。”

    他指着易师真道:“现在他手里有铁灵芝,那可是寻找异药的宝贝!老夫有信心,只要采集来异药,再加入一些异族的血液,凭借珍奇异药的独特药效,以老夫深厚的医术道行和易秀才的天资灵感,绝对可以研制出一张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惊世异方!”

    “这可是咱们的绝对优势,比那些胡乱堆砌异族血肉药引的异方高明到不知哪去了!到时候只怕天命坊都要抢着来让易秀才当药师吧!当上药佐也是指日可待!”

    易师真却毫不领情,冷冷道:“所以,你是让我和他们同流合污?”

    高人等道:“你别忘了,天命坊药佐可以给药师们的异方盖章,如果不盖章,他们就赚不到钱。他们会千方百计地求你,你只要稍微修改一下他们的异方,减少一些异族血肉作为药引子的分量,那就相当于救了很多异族的性命,岂不比现在去逞英雄亲自救异族来的简单有效?”

    易师真仍然坚定地拒绝道:“我绝不为了救人而去杀人!”

    高人等哈哈大笑,说道:“谁让你去杀人了?研制异方只要你加入一些异族的血液,这种事你已经驾轻就熟了吧?你利用苏合香和杨玉婵的血液汲取她们的天赋之时,她们可曾反对过?”

    “可见利用异族,不一定都是坏事。虽然你只是一个售卖异方的药师和商人,只要你的目的是好的,你依然可以做自己的英雄,而不是江湖上被人吹捧出来的英雄!”

    “商人,就可以在法令和规则的限定下,不择手段去达成目的,而英雄不行,他必须是正义和伟大的化身。哪怕你救了一百个人,只要还有一个人没救成,你就是罪人。”

    “而商人,则可以坦坦荡荡地救人,救多少算多少,不用去背负那些道德的压力。相反,就算你没有救成最后一个人,但你救了一百个人,你也是人人称赞的大善人。”

    “想想吧,这条路才能让你走得更远,而不是逞英雄到最后一失足被人们的唾沫淹死。”

    易师真冷笑道:“就如你所说,只是增添点血液,但是,如果其他人买了我的异方,知道里面有异族的血液,他们只要想熬制出汤药来,就必须要使用异族的血液,且不是相当于是我纵容他们去抓捕异族?”

    高人等淡淡道:“想要完成一件事,自然会有代价。就看划算不划算。”

    易师真道:“那我可能让你失望了。”

    高人等也不在意,走到门口,打开房门,背对着他,说道:“反正路,老夫已经给你指出来了,走与不走,你自己决定。”

    说完,他大步走出了房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