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六十二回 计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瞧什么瞧?”

    易师真将目光移过去,见是一个颇有风姿的妇人,她比其他街上的姑娘要更加阔气,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

    此时她正瞪着眼睛盯着高人等,高人等则向后退一步,躲在易师真的身后。

    易师真低声咕哝道:“高老头,你这老色痞又犯病了?”

    高人等毫不害臊地说道:“你哪里懂,成熟妇人自有其风韵,等你找到媳妇就知道了。”

    见那妇人迈步走来,易师真连忙迎上去笑道:“大姐,我这长辈眼神不好,看不清楚,更无意冒犯,还请见谅。”

    那妇人冷笑道:“你这油嘴滑舌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易师真一怔,还没见人这么直白地骂他的,于是也气道:“我虽然油嘴滑舌,但眼神比他好,我看你也像个泼妇!”

    “你说什么!”那妇人一声轻叱,她身后立即冲上来好几个官差模样的人,气势汹汹地盯着他们。

    熊蹯一看不好惹,立即握紧了火铳。

    易师真却把他拉住,看了看妇人,又打量了一遍这几个官差,心里盘算了一下,小心问道:“请问,您是哪位的府上?”

    妇人尚未开口,一个长得高大的官差喝道:“这是田州知州秦大人的千金,狗眼不识人!”

    易师真连忙笑道:“误会,大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得罪了,实在不好意思!”

    秦妇人秀眉一挑,道:“你是哪里来的混小子,不识抬举,谁跟你是一家人?”

    易师真赶紧递上父亲给他写的信,交给秦妇人,边笑道:“秦姐姐,您看看就知道了。”

    官差连忙接了,转递给秦妇人,她拿在手上拆开一看,眉头皱了皱,然后看了看易师真,疑惑道:“你真是易老大夫的儿子?”

    易师真笑道:“如假包换!”

    她又扫视了他们其他几人一眼,在见到苏合香和杨玉婵的时候,目光停了几瞬,然后说道:“你们跟我回府吧。”

    易师真连忙道:“多谢秦姐姐!”

    秦妇人冷笑道:“我们府上可有规矩,别再这般胡言乱语了!”

    “斯文,我最懂斯文了,嘿嘿。”易师真笑着迭声答应,急忙跟上她的步伐。

    秦府。

    秦章脸色复杂地看着前来投奔的易师真众人。

    易师真看着秦章,见他没有反叛,这才放下心来。

    但他似乎能感觉到秦章的为难,于是说道:“秦大人,我们几个人如何安置都没关系,只是断藤峡的那些被冤枉为异族的无辜百姓,正在受到红莲教的迫害,您是父母官,可不能放任不管啊!”

    易师真不敢确信秦章对于异族的态度,先撒谎称菟族人为被冤枉的百姓,红莲教才是祸害的根源,这样才更有可能打动秦章。

    秦章沉思片刻,开口道:“贤侄你想多了,只是这件事我并无听闻,假如真有这些红莲教,煽惑百姓,祸乱州境,那清剿他们未尝不可。”

    熊蹯心急道:“那您老人家还等什么呢?”

    秦章拧紧眉头道:“若真有此事,如果你们早一个月来,我或许可以下令。可是现在偏偏在田州境内有一伙叛乱的势力,田州境内的兵力都被他们牵制住了,哪里还有多余的人帮你们去清剿红莲教?”

    易师真想了想,问道:“是什么人叛乱?”

    秦章不答,看了一眼旁边的秦妇人,秦妇人见他犹疑,便站出来说道:“是我的丈夫,秦猛。”

    易师真惊讶道:“是你的女婿叛乱?”

    秦章额头的皱纹挤在一起,点了点头:“家门不幸啊!”

    高人等问道:“那现在叛乱形势如何?”

    秦章的眉头皱得更紧,叹了口气,说道:“此刻那秦猛正在敝府上!”

    “什么?”易师真惊诧不已,“那还等什么,把他捉了关到大牢里,不就行了吗?”

    秦章叹息道:“没那么简单,那秦猛的两个儿子,一个叫秦胜彦,一个叫秦邦相,他们带领叛军正在离这里几十里远的地方驻扎,一旦秦猛有事,他们便要率军前来打仗,到时候整个田州都会大乱,百姓也会流离失所,妻离子散,沦为流民。”

    易师真低着头想了一会,看着秦妇人,问道:“秦猛的儿子,不就是你的儿子,秦大人的外孙?都是一家人,也会忍心这么无情凶狠报仇吗?”

    秦妇人似乎想到什么伤心事,眼中含泪。

    秦章欲言又止,顿了顿才说道:“你们不知道,那两个儿子都是他与小妾生的,与我们毫无关系。我女儿并无所出,在他叛乱之前,就赶回了家中,一直寡居在府上。”

    “寡居?”易师真有些疑惑,“什么意思?”

    秦章看着秦妇人,秦妇人接口道:“爹,我来说吧。”

    她用手抹了抹眼角,拭去泪渍,看着易师真说道:“那秦猛生性急暴,动不动就对我又打又骂,还有一些奇怪的癖好,弄得我浑身是伤,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回了娘家。”

    她说着泪水又开始滴落:“自从嫁过去,我就隔几年跑回来,但是每次他都是亲自上门,好言劝解,低头认错,我于心不忍,想着他的一些好,就心软跟他回去了。”

    “但是这一次我铁了心不回去,就一直在娘家住着。没想到他竟然不服管教,忤逆叛乱,胆子大得很,竟然敢在这种节骨眼上,还敢来家里让我回去,说不回去就下令攻占腾象县城。”

    熊蹯笑道:“可能是秦大姐您太善良了太漂亮了,让那秦猛割舍不下。”

    秦妇人莞尔一笑,嗔道:“这胖子胡说八道。”

    她伸手轻轻捋了捋头发,又说道:“不过,这秦猛的确有些色心,他原是另一个州境的土司,因为霸占民女而叛乱过一次,后来招了安,当了一个军官,才娶的我。否则就凭他,有什么资格!”

    秦章也说道:“为了在家里拖住他,我征调了整个田州最标致的青楼女子,在后院里每天好吃好喝地供着他,就想在他离开叛军的这段时间击溃他们。可没想到那叛军中的两个兔崽子一股蛮劲,凶横得很,带着叛军乱打乱杀,我们的军队也寸步难进,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两天,秦猛见我女儿心意难改,吵嚷着要走,如果让他回到叛军中,恐怕又是一场大灾祸。”

    易师真沉思起来,过了一会,他抬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秦大人是不介意贵婿和他儿子的死活了?”

    秦章瞪着他道:“你有什么办法?”

    易师真肃然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秦章也认真道:“说实话,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桂西都司的巡抚,要拿我问个牵连之罪。要是真的被问罪,恐怕我们一家也完了。我找人打点关系求情,才求得巡抚发令,让我大义灭亲,戴罪立功。”

    “可过了快一个月,我这里毫无进展,乱军却越来越多,巡抚已经不耐烦了,不日就要亲自派官员来平叛。等到那时候,即便平了乱,我也无功,这官肯定当不成了,估计还有牢狱之灾,尤其还要连累妻女受罪。与其如此,还不如早日了结他们,我女儿另找夫婿,岂不更好?”

    易师真又看了一眼秦妇人。

    秦妇人会意,低着头沉思片刻,叹息道:“这一次叛乱,他是重犯,恐怕朝廷也难以饶他,我若再心软,恐怕也会落个包庇之罪,牵连父亲和家人。”

    易师真点了点头,郑重道:“那好,我有一个办法,先拖住府上后院的秦猛,然后再去对付秦胜彦和秦邦相。”

    “什么办法?”

    众人的眼睛都盯着易师真。

    易师真拿眼看了一下旁边的杨玉婵,杨玉婵顿时了然,忖思片刻,点了点头。

    易师真反而有些惊讶,他看了看四周,才郑重说道:“秦大人,晚辈这位朋友天性善舞,舞姿绰约,卓尔不凡,但凡人欣赏之,则心动神摇,不能自已。那秦猛既然色心颇重,那么有她牵制,笙歌燕舞度日,必然能拖延他回叛军的时间。”

    秦章闻言,仔细看了看杨玉婵,果然见到她姿色出众,身段袅娜,于是点头道:“好是好,可是那两个兔崽子怎么办?”

    易师真沉声道:“那只好我去一趟了。”

    秦章一脸不信地问道:“哦?看着贤侄身体瘦弱,令尊本是郎中,你还有上阵杀敌的本领?”

    易师真看了身后几人一眼,说道:“秦大人,我虽看似孱弱,但也学了些江湖本事,上阵杀敌可能不行,但是潜入叛军中暗杀的话,也许有机会。”

    秦章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他肃然道:“贤侄竟然有这种胆量?”

    易师真微微一笑,道:“晚辈别的没有,胆子倒是比其他人大几分。”

    熊蹯嘀咕道:“心眼也比别人多几个。”

    秦章紧走几步,走到他面前,拿出一个令牌,低声道:“这是州境军队的令牌,上面有我的印信,你若是需要他们的帮助,可给他们看。”

    易师真问道:“那他们现在在哪里打仗?”

    秦章道:“现在州境军队和叛军都驻扎在离这里几十里外的一处江隘,叛军想攻入江隘中来,直指腾象县城,一直被田州军队死死挡住。要是秦猛回到叛军中,他们士气受到鼓舞,恐怕”

    易师真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说道:“这样,高先生与合香留在秦府照应杨姑娘,我和熊胖去那处江隘看看,想办法弄死秦胜彦和秦邦相,让他们群龙无首,不战自溃。”

    苏合香有些担忧地问道:“秀才哥,你真有办法杀了他们?”

    高人等也说道:“秀才,这可不是什么好办法,你没有熊胖子这样敏捷的身手,贸然闯入叛军中,恐怕非常危险。”

    易师真笑道:“怕什么,我不有它么?”说着他微微晃了一下手里的铁灵芝,众人顿时会意。

    高人等皱眉道:“万一军中有捉妖师······你忘了在高家村的时候?”

    “放心,我会见机行事的,不会让捉妖师白捉到我。”易师真一笑,接着低声道:“我身手肯定不如熊胖,但是也不算差。以后要和天命坊争抢异族,恐怕困难多得是,这一次先让我牛刀小试一下,看用我的手段和办法,能不能达到目的。”

    这时,秦妇人也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道:“易小兄弟,你去暗杀的危险且不论,我现在也担心杨姑娘的安危。”

    易师真皱眉道:“怎么说?”

    秦妇人吐出一口气,说道:“到了这份上,我也不嫌丢脸了。那秦猛爱酗酒,喝醉了之后姿态狂躁,喜欢打女人。还······还喜欢折磨人。”

    易师真问道:“怎么个折磨法?”

    秦妇人脸色羞红,支吾着道:“他喜欢在女人的腰肢上滴蜡油,喜欢看她们尖叫痛呼,还爱拿鞭子抽人,动不动就拳打脚踢。你看,我身上都是伤。”

    她卷起衣袖,纤细的手臂上都是被烧烫过的痕迹,还有一些鞭痕。

    易师真倒吸了一口气,有些于心不忍地看着杨玉婵说道:“杨姑娘,要不然······”

    可是他没想到,杨玉婵在看见了秦妇人的伤痕之后,脸色不变,语气更加坚定地说道:“易哥,你放心,我不怕,相反,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易师真看着杨玉婵,心中十分诧异,毕竟一路上来,他见杨玉婵和她刚烈的哥哥杨耀婵不同,她看上去只是一个柔柔弱弱又楚楚可怜的姑娘,还经常滥发善心,可没想到在节骨眼上,心志如此坚定。

    或许,杨玉婵和他哥一样,都是刚强的性格,只是未曾到绝境,不会激发他们的意志。

    他真心希望所有的异族都能像他们一样,知道反抗,也勇于反抗,那么他以后走的路就会顺利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