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五十八回 符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尹道长十分嚣张的话语,高老汉也慌了神,跪在地上求饶道:“神仙道长,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真的没有这么多银子,就算卖了我们也赔不起啊!”

    尹道长冷笑道:“现在跟我来哭穷?昨天你不是还说宅院后面有十几座粮仓吗?”

    高老汉欲哭无泪地说道:“都是空的!为了炼丹,早就卖光了!”

    尹道长手指着柴房门口喝道:“那私卖的盐呢?你刚卖完吧?这可值不少钱吧?”

    高老汉脸色更加难看,说道:“这买卖不好做,上一次盐就被别人抢了,血本无归!”

    尹道长眼睛一转,指着两个年轻人道:“那就让你们的儿子去村里借,村民没钱就让他们去卖儿卖女,反正他们是你的佃户,他们的人都是你的,敢不听你的话吗?”

    “可是······”高老汉还想讨饶,但是被尹道长喝断道:“还想不想活命了?赶紧去借,凑不够银子,要么从村里给我带回来十个八个处子,要么将你的宅院并你家所有的田产全都归我!”

    “这······村里总共就几户人家有女儿,哪来十个八个啊······”高老汉顿时身体僵硬,双眼呆滞,老太婆在他身旁哭天喊地地闹起来。

    尹道长冷笑道:“那就别怪我让你高家绝种了!”说着就要将桃木剑挥向那两个年轻人。

    高老汉咬了咬牙,道:“道长,您先收了神通,放了我的两个儿,我,我让他们去想办法!”

    尹道长闻言,笑了笑,将桃木剑一收,说道:“这才是嘛!占了便宜不付出点代价,你以为本道长是来行善的?”

    那两个年轻人顿时活了过来,惊恐地看着尹道长,脚下连退了好几步。

    尹道长瞪着眼朝他们吼道:“还不快去!”

    高老汉两个儿子就像从恶魔的血口中逃生般,跌手绊脚地跑了出去。

    易师真看到静静呆在一旁如同木偶的那个姑娘,她额头上的符箓的光芒渐渐隐去。

    他心里有了计较,再上前一步,说道:“尹道长,四千两银子,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

    尹道长和高老汉他们都看着横插一脚的易师真,表情各有不同。

    尹道长将桃木剑转过来,剑指易师真,语气不善地说道:“关你屁事,这是我和高老汉家的事,你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熊蹯在易师真后面轻声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既羞耻,又难缠,还是不要管了。”

    易师真不搭理他,口中继续道:“尹道长,别多心,我只是有些好奇,别人炼丹都是在白天,你偏偏在晚上;别人炼丹恨不得眼睛都不眨地盯着丹药炉,你可倒好,还放宽心去休息;再说了,你师兄来这里炼丹,除了指点一下这里的风水,也没干别的事,你一来就带着几个女孩,采什么阴气炼丹,可偏偏还在你休息的时候,让高老汉给毁了。这高老汉可真倒霉,一遇上你,什么都变得一团糟。”

    尹道长冷眼盯着他道:“本道长怎么炼丹是我的事,用得着跟你这种凡夫俗子说么?我昨晚就告诉了他,没我的允许,禁止进入炼丹房,是这高老汉色迷心窍,趁机欺侮了我的丹女,怎么着,还想赖账啊?”

    易师真笑了笑,说道:“真的是高老汉色迷心窍,还是有人从中作祟?”

    尹道长喝道:“你什么意思?”

    易师真微笑着问道:“你这把年纪,最近的房内之事在何时?”

    高老汉脸色尴尬,嗫嚅道:“还,还是五六年前了······”

    老太婆则羞愧地挡着脸,躲在一旁。

    易师真再问道:“没娶妾?”

    高老汉长叹一声道:“没钱,也没那心思咯!”

    易师真转头问高老汉道:“你昨晚和谁吃的饭?”

    高老汉跪在地下不敢起来,眼睛看向尹道长。

    他又问道:“吃完饭后,在起夜之前,你有什么不舒服?”

    高老汉回忆了一下,说道:“感觉有点热。”

    易师真继续问道:“你起夜从茅厕回来的时候,为什么感觉到晕乎乎的?”

    高老汉搓了搓脸,想了想,道:“我好像看到一双眼睛,很漂亮,俊得很,然后就感觉晕乎乎的,后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天黑没亮,尹道长闯进炼丹房······”

    易师真转头对尹道长说道:“听见没有,这明明是你昨晚吃饭的时候给高老汉下了药,又让人迷住了他,把他带到了炼丹房,行了不苟之事,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尹道长怒道:“放屁!明明是他霸占了老子的丹女,你还想帮他抵赖?”

    易师真指着高人等道:“还没过十二个时辰,你下的药药力尚在,我们这位先生医术精通,让他诊断一下便知真假!”

    他说着就拉着高人等朝着高老汉走去,尹道长跨步挡在他们前面,用桃木剑抵着他们,盛气凌人地说道:

    “本道长凭什么相信你们?你们是受了高老汉的好处,所以才百般辩白,老子可不受这个窝囊气,今天高家不赔钱,这事就不算完!”

    易师真微笑着道:“你心虚了?”

    尹道长脸色微变,道:“本道长有什么心虚的?”

    易师真忽然愤怒地指着他身后的姑娘,喝道:“你心虚,因为你的确下过药,你心虚,因为你控制这异族姑娘去迷惑高老汉,才促成了你的阴谋,你心虚,是因为你根本不会道术,所有的神通都来自这位异族姑娘!”

    “你就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假道士!这一切都是你早已谋划好的,你根本不会炼丹,你就是存心来讹人!”

    尹道长神情急变,突然,他狂笑道:“没想到在这小小山村,竟然还被拆穿了,没错,本道长就是没本事,可你们这群废物,能拿我怎么办?今天若不满足老子的要求,你们都得死!”

    易师真心中一动,眼眸发热,顿时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如同脱离了自己的躯壳,往尹道长的身体上扑去。

    尹道长脸色大变,惊讶道:“原来你也是菟族?”

    易师真心中暗道:果然如此!

    尹道长惊色过后,马上恢复了神智,桃木剑一举,将易师真借用菟族天赋的神通格挡在空中,他冷冷道:“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本道长就一并也把你收了!”

    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和其身后姑娘额头上一模一样的符箓,手腕一甩,符箓朝着桃木剑剑尖飞去,而那里看似空无一物,实际上连接着易师真的魂魄!

    易师真突然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就像一座山一样,魂魄不但不能动,反而快要把自己压死了。

    就在这时,符箓飞在半空,原本光芒闪烁的符文突然着了火也一样的,化为灰烬。

    “是谁!?”尹道长慌忙左右四顾,却毫无所获。

    易师真趁他松懈,急忙将自己的意识从桃木剑处挣脱出来,回到了身体里,大口喘气。

    尹道长狐疑地看着他,深吸一口气,再次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白色的符箓,上面绘着黑色的符文,只听他猛地喝道:“绞杀符,大杀四方!”

    只见那符箓噌地飞在空中,然后唰地一变,影子乱晃,那张符箓一下子变成了几十张,然后在空中飞舞,符箓的边也变得十分锋利,就像几十把飞刀在空中旋舞。

    易师真顿时只觉得眼前银光乱晃,有些眼花缭乱,就在这时,尹道长桃木剑猛地对他一刺!

    所有的银光符箓朝着他刺过来,就像一盆银沙朝他泼来,滴水不漏,避无可避,无处可逃!

    就在这时,易师真只觉得自己的肩膀一歪,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一个人影站了出来:高人等!

    只见高人等将破幌子一摘,露出他手里的竹竿,面对着漫天飞舞过来的符箓,高人等面色凝重,盯着乱糟糟一团越来越逼近的锋利符箓,嘴里默念有词。

    刹那间,他手臂一挥,竹竿随臂而动,只看到竹竿的那端稳稳地戳出去,枪出如龙,精准地点在那团旋舞的锋利符箓之中。

    高人等这一手,就像点中了人的要害,那团符箓如同风吹秋叶般颤抖,再次在所有人眼前乱晃。

    但是,在这眨眼间,符箓的影子纷纷消失不见,只剩下最后一张符箓,沾在竹竿的顶端,如同被鱼叉刺中的鱼一般垂死挣扎。

    尹道长瞪大了双眼,喃喃道:“临······临仙竹?你是仙源宫的什么人?”

    高人等将竹竿收回来,把符箓用脚踩在地上,用脚尖狠狠地扭了几扭,然后他哼了一声,说道:“就这点本事,也敢出来卖弄?”

    尹道长顿时怒气上脸,说道:“好,好!仙源宫是吧?那就让我白鹤观见识一下,天下第一宫的实力!”

    话音刚落,他从怀里再次掏出一张符箓,大喝道:“挂神符,给我开挂!”

    只见一道金光从天边飞来,如陨石般降落在院中,正巧砸在尹道长身上。

    所有人的眼睛被金光一闪,不敢逼视,一瞬之后,只见尹道长全身散发着金光,真的如神仙临凡,只是相貌依然猥琐。

    尹道长大叫一声:“受死吧!”

    高人等冷笑一声,将一旁的熊蹯往前一推,喝道:“熊胖子,你来!”

    熊蹯脸上闪过一丝茫然,但随即看到尹道长手持桃木剑向他刺来,寒气逼人。

    他顿时心头火气,手持三眼火铳,点燃火绳,在桃木剑离身三尺之近时,对准尹道长猛然轰出一处铳!

    “轰!”

    一声巨响,尹道长被火铳巨大的冲击力轰飞,将院子里的廊柱和围栏全部撞碎,一直砸到厢房的墙壁上,把墙轰出一个大洞,才堪堪停下来。

    尹道长屁股陷入厢房的墙里,手脚挂在外面,口歪眼斜,奄奄一息。

    熊蹯将火铳上冒出的烟“呼”地一下吹散,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花里胡哨。”

    高人等一把将熊蹯拉开,对着尹道长冷笑道:“一个末流的道观,狂什么狂?年纪轻轻的不好好修炼,学人家用挂神符,动不动就开挂,不知死活,老夫最讨厌别人开挂了!”

    易师真则瞪着眼惊讶道:“这是什么符箓,熊胖的火铳都没把他轰死,还没着火,好厉害呀!”

    高人等仔细看了一眼道:“还是传说中的金色挂神符,不过是金色中的下品,还只能用一次,不知道是从哪位不入流的符箓师处偷来的臭狗屎!”

    易师真好奇地问道:“那真正的挂神符是什么样?”

    高人等仰头回忆道:“那啊······”随即沉吟不语。

    熊蹯被晾在一旁,脸色不悦地瞪着他生气道:“高老头,有没有搞错,他是被我打倒的,你抖什么威风?再说了,刚才你是不是拿我当挡箭牌了?还好老子机灵,要不然又着了你的道!”

    高人等立即打了个哈哈,笑道:“熊胖子,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嘛,那还不是老夫慧眼识珠,让你过了次一战杀神的瘾?”

    熊蹯愣住:“什么杀神?”

    高人等指了指尹道长,道:“那挂神符再怎么残次,也是能够通灵的,能感应仙人的,你快把他轰死了,岂不是相当于杀神了?”

    熊蹯脸色大喜,说道:“我真这么厉害?”

    易师真撇了撇嘴,道:“用不着这么高兴,也许是天上哪个养马喂鱼的小屁仙。”

    熊蹯依然很高兴,拉着苏合香笑得合不拢嘴。

    高老汉已经站了起来,见他们在后院大战,本来躲到一旁,看到尹道长落败,心下高兴,连忙叫人把他从墙洞里抠出来,看他死活。

    易师真则小心地靠近那位姑娘,用手轻轻地揭开她额头上的符箓,露出她的真面目。

    易师真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她的脸庞,心口狂跳,手里捏着符箓却颤抖着,不敢置信地颤声道:

    “真的是你,杨耀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