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五十五回 测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师真他们领着唯一一条大路往村里走去,这里的路依然泥泞不堪,易师真却奇怪地发现了路上有车辙的痕迹。

    他猜想估计是运粮出去,只有卖粮一条路能够让这个高家有钱去请道士来炼丹,那道士这么大的谱,恐怕要价不菲。

    到了高家门口,易师真还以为自己眼花,看到了一座道观,那红墙灰瓦,上面都是太极图案,门户上高悬八卦铜镜,其他的地方也很讲究。

    易师真走过去,敲了敲门,吱呀一声,门开了,探出一个头,确实一个庄稼汉模样的村民,估计是高家的帮闲。

    他伸着脖子打量了他们一眼,问道:“你们是谁,来干什么?”

    易师真连忙笑道:“我们是赶路的人,眼看着天色不早了,走到这里,还想投宿一晚,请兄台方便方便。”

    那帮闲挥手拒绝道:“走吧,走吧,我们庄家今天有重要的事,不方便!”

    易师真当然知道,但他早就准备好,眼疾手快地往他手里塞入几枚铜钱,笑道:“山路难走,大哥行行好,就算您积德了。”

    那帮闲脸色好看多了,想了一下,道:“那等一下吧,我先去跟庄家讲一下,他要是答应就答应,不答应你们还得走。”

    等他缩头回去关门时,易师真忙道:“我们这有人会算命,有重要的事情可实现卜一卦,测定吉凶!”

    门“砰”地关上了,苏合香好奇地说道:“秀才哥,你说谁会算命。”

    易师真讪笑着看着高人等。

    熊蹯嗤笑道:“秀才,你不会让高老头算命吧,等下别被人当做骗子轰出来了。”

    易师真悻悻道:“我这不是怕他们不收留吗,看他们家这样子,肯定信占卜算命这一套,高先生,等下就辛苦你了。”

    高人等捻着胡须,摇头晃脑地笑道:“秀才不亏是有学问的人,你就等着瞧好吧,什么叫做‘摸骨测字算天命’,老夫最拿手了!”

    易师真一听,更担心了,皱着眉头道:“还是算了吧,你等下就随便扯点好听的,什么长寿啊,金丹护体啊,什么招财进宝子孙满堂啊,讨个欢喜,别把我们卖了就行。”

    高人等笑而不语,故作神秘。

    不到一会,门打开了,门里是刚才那个帮闲,他后面跟着一个穿着更加体面的老汉,不过也是棉布长褂,并没有什么显富的穿着。

    不过老汉倒是有些富态,比一般的庄稼老汉要面色好多了,他盯着易师真他们看了一眼,狐疑地问道:“你们真会算命?”

    高人等冷哼一声,话也不说,直接往里闯。

    这一下把易师真吓了一跳,当他以为那老汉会生气,把他们轰走的时候,他看见老汉却变了脸色,带着些谄媚的神色靠近高人等身边,说道:“请问您是哪个道观的高士?”

    高人等拄着幌子,迈着大步往院子里走,也不答话,那老汉神色却更加恭敬了。

    易师真他们三人脸色古怪地跟在高人等身后,走进院子,大致一看,这也并非豪绅家族,只是一个比较殷实的人家,整座宅院不大,但是在这种穷山村里,足以让村民们望而却步了。

    不过这座宅院里面的装饰也和道观颇为相似,到处都是雕刻着太极图案,门前窗边挂着一些道家符箓。

    老汉边引路,边笑着向高人等介绍道:“先生您看,这院子里的黑松可是从白鹤观请来的,花了八十八两八钱银子,道长说是可以改善风水,您看怎么样?”

    易师真看向院子,原本应该放个屏风的地方栽着一株黑色的松树,姿势虬劲,但是这玄黑色与普通松树差别太大,反而显得有些古怪碍眼。

    “不过尔尔。”高人等装模作样地淡淡说道。

    院子不大,老汉领着他们走了进去,里面就是后院了,两排厢房后面还连着一个别院,后院里放着一个大香炉,里面还燃着巨大的三柱高香,还有一座小小的假山,假山上雕刻着描红的“玄湖石”三个字,下面是一个小水潭托着。

    那老汉有些得意地介绍道:“老先生您看,这是几年前我从江南托人运回来的,花了三百六十六两银子,道长说‘有水生财,湖石震怪’,保佑咱家平安享福,您觉得怎么样?”

    高人等仍然板着脸道:“故弄玄虚。”

    易师真心里偷笑,故弄玄虚的恐怕是您老人家吧!

    后院的厅堂隔得不远,里面的情况看得很清楚,正面挂着三清天尊等画像,还摆放着桌椅。

    易师真他们路上遇到的那个道士悠闲地坐在那里品茶,旁边是那个头上贴着符箓的秀气姑娘,其他人好像都没在,估计被安置在其他地方了。

    那道士听到高人等的话,脸色明显不悦,朝着后院的他们看了一眼,目光不善。

    高人等也冷笑一声,迈腿就往旁边的别院走去,易师真也急忙跟上。

    那老汉还在喋喋不休地念叨着那玄湖石的灵性,没注意高人等的举动,等他发现的时候,突然叫道:“老先生那里去不得!”

    忽然之间,那别院里传来几声狂怒的狗吠,吼声震天,在整个宅院里回荡。

    高人等和易师真他们抱着头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脸色吓得苍白,很是狼狈。

    高人等刚才那副仙风道骨模样被吓得一点不剩,就像个路边招摇撞骗的老头被人家掀了摊子。

    老汉急忙上来道:“那院子是我家里养狗的地方,拴着两条恶犬,你们往那里跑干什么!”

    那道士也闻言走了出来,嘲笑道:“就这副吓破胆的模样,也来混吃混喝?”

    易师真也惊魂甫定,他看到那别院很小,就一间灶房和两间柴房,但是其中一间柴房前两条大狗看见他们便猛扑过来,幸好用铁链拴住了,否则他们怕会被撕成碎片。

    高人等听到那道士的话,顿时气道:“你又是哪里毛都没长齐的小道童,跑到这里来坑蒙拐骗!”

    老汉连忙劝道:“尹道长,这老先生会算卦,今晚咱们的事,可以让他算算吉凶,你知道老汉这是最后一次炼丹,若不成功,老汉便是与道无缘了。”

    尹道长站在门口,说道:“以前那是我师兄没本事,炼不出金丹,今天本道初次到访,特意抓了一名异族女,还有几名处子,必定能炼成长生丹。”

    易师真看到那头上贴着符箓的姑娘没有跟着他走出来,只是站在椅子旁,神情冷淡,呆若木鸡。

    高人等笑道:“老夫还以为是什么把戏呢,不过是炼长生丹而已。”

    老汉闻言急忙问道:“老先生您也会?”

    高人等得意地道:“时不时炼个三五炉吃着玩。”

    易师真心中暗道不好,这高人等不靠谱的老毛病又犯了。

    尹道长气道:“老家伙,你当是炒花生米呢!还三五炉,怎么没撑死你!你先亮点本事看看,别张嘴吐象牙!”

    那老汉神色一动,也有些怀疑地打量高人等一眼,毕竟他刚才说的话,也太过嚣张了。

    老汉拧着眉头道:“老先生,要不你帮忙占一卦,测测吉凶?”

    高人等挥袖道:“哎,太麻烦,老夫帮你测字如何?”

    那老汉点头道:“好,好,这样最方便,正好老汉也认得几个字。”

    高人等道:“你可想好了,这字可关系到运势,说出来便是牵动阴阳气运,可不是随便打发的。”

    老汉郑重地点点头,想了一会,又问道:“还未请教先生高姓大名?”

    高人等腰杆一直,道:“老夫姓高。”

    老汉高兴起来,道:“正好,正好,这就是好运头的开端,和老汉正是本家。既然有缘,那咱们就测一个‘高’字如何?”

    易师真在高人等身后小声道:“高老头,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咱们就给他点银子住一晚,再想办法救人,你就别在这丢人了。”

    高人等回道:“你放心,老夫的本事且多着呢!”

    他对老汉和道士大声道:“那就说好,测‘高’字!”

    说着,他将手里的幌子一卷,捆在竹竿上,然后闭上眼睛,脸色肃穆,引得其他人也不由自主地凝神屏气,不敢开口。

    然后,只见高人等迈出一步,双腿一错,右手掣着竹竿,以竹为笔,在地上唰唰几下,大笔一挥,写出一个漂亮的“高”字。

    “好!”那老汉高兴道,想必是读过几句书,有些见识,对高人等的信任又多了几分。

    易师真也没想到高人等还能写一笔如此遒劲有力的手书,也惊讶不已。

    只见高人等拄着竹竿,在地上那个字上点来点去,嘴里默默有词,忽而大声,忽而小语,时而闭眼,时而怒目。

    易师真见他装神弄鬼地瞎闹了一会,然后高人等手一收,对老汉道:“高,为登台观远,是为高台,为高升之意,道高者临台沐风,飘然飞升,是为羽化成仙之意!”

    老汉高兴道:“那按先生您说的,今晚的长生丹必定可以成功?”

    尹道长在一旁冷冷道:“不过是捡些好听的糊弄而已!”

    易师真见他识破,心里头捏了一把汗,那老汉的脸色也慢慢平静下来,脸色不悦地看着他们。

    老汉皱眉道:“还有吗?”

    高人等见他们怀疑,丝毫不乱,淡淡道:“高字分两截,上下一个口,口为仓舍之意,意为你家有两座仓,是丰廪之家。”

    老汉脸上浮现怒气,道:“只要你眼睛没问题,谁都能看出来!来人啊,给我把这帮骗子轰出去!”

    院子里呼啦一下,跑出来五六个帮闲的庄稼汉,都是膀大腰粗的汉子,平常耕田犁地,身板都结实得很。

    易师真急忙问道:“怎么了,难道他说错了吗,你们本来就是富贵之家,这也不算错吧?凭什么要赶我们走?”

    老汉怒道:“我家里有十几座仓,都在宅院后面!你们不是来蒙骗我是什么?”

    那些帮闲立即围拢了过来。

    熊蹯慢慢摸向腰里的火铳,易师真也做好了开溜的准备。

    然而,高人等却视若无睹,不慌不乱地说道:“老夫说的这个两座仓,并非你说的粮仓,仓为财仓,意为你有两条进财的门路!”

    那些帮闲刚想动手,听到一声大喝:“慢着!”

    易师真惊奇地看到那老汉变脸似的,又露出那种讨好的笑容,他一把拨开帮闲的,走近高人等,笑着对他说道:“原来先生真是道行深啊,失敬,失敬!”

    高人等则依然淡淡地说道:“可惜,一口大,一口小,一口无底,一口漏风啊。”

    那老汉也露出惊诧的神色,动容道:“先生真乃神仙下凡啊!小人实在佩服!怠慢了,赶紧屋里请!”

    他对着那些帮闲喝道:“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叫人上茶,烫滚滚的茶来!”

    这一幕看得易师真他们目瞪口呆,那帮闲的也一头雾水,但还是散去,各忙各的了。

    接下来,易师真和那个尹道长都被晾在一边,高老汉拉着高人等,一直在忙着聊天,那老汉紧着追问高人等“无底”和“漏风”的问题要怎么解决。

    可不管高老汉怎么问,高人等总是天南海北地胡扯,就是不回答他的问题,让那老汉焦急不已。

    易师真从高老汉的口中得知他家里有两个儿子,因出去讨债去了,明天才回来。

    他心里想,这高老汉看起来老实,其实很有手腕,刚才说把他们轰出去就毫不客气,现在有求于人就谄媚奉承,能把一个村子的土地都吞并,这种人没心机才怪。

    聊到最后,高人等说道:“老夫今日运功太过,有些累了,你安排一下住处,或许明天你的问题就有答案了。”

    高老汉连忙点点头,招手让一个婢女去准备酒食。

    高人等罢了罢手,道:“酒席就算了,把吃喝的东西送进我们房间吧!”

    高老汉答应一声,让下人安排了两间房,又亲自送他们过去。

    尹道长的面色十分难看,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冷笑道:“哼,明天,明天你的宅院都成了我的!”

    他背后的姑娘微微一动,她额头上的符箓像是被风吹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