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五十四回 镖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嚣张?我嚣张吗?”

    高人等冷笑道:“不仅嚣张,简直是目中无人!”

    赶路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蕲州遭遇的阴霾也慢慢散去,易师真和高人等他们又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经常边斗嘴边赶路。

    易师真看向旁边偷笑的苏合香,道:“我有吗?”

    苏合香笑道:“有!”

    高人等趁势道:“什么那些村夫渔民帮你干活,跟着你挣银子是福气,你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吗,还是散财童子加福星?能天官赐福、高人一等?你就会嚣张惹的祸!”

    易师真想了想,道:“还真是,手里头有点钱就飘飘然了。”

    易师真摸着手里越来越少的银袋子,心里暗道,钱不是一切,要想钱真正的作用,就必须要用钱来调动更有价值的资源。

    比如赵掌柜,在这件事情上,赵掌柜和他大有关联,虽然他对金捕头他们表示撇清关系,划开界线,但是如果县令想要抓赵掌柜,那理由再充分不过了,可结果赵掌柜依然成为了县令的座上宾。

    这不仅是赵掌柜的钱远比他多的原因,更是因为赵掌柜能用钱拉拢县令和他手里的权力。

    钱就像盐,要把各种菜的原料调和起来才能完成一盘佳肴,但光有钱就如同吃饭光吃盐,坐拥金山也不只能口干舌燥,活不下去。

    如果当初,他把挣来的钱,豁出去,出点血拉拢县令,哪怕是金捕头,只要他们随便派个人提前通知他,他也可以堂而皇之地、不慌不忙地逃跑,就算潘志高使坏,就算薛宝德给县令施压,那找不到人有什么办法?

    这件事他连小方都不如,要不是小方平常低声下气不得罪人,也和善仗义拉拢人,他都有人提前通消息,要不是他,熊胖他们都要进监狱,那情况就比现在更糟。

    钱还是太少了啊,更没有花在刀刃上,这是他经历这件事最大的教训。

    如果不吸取教训,下一次,他的下场就和杨耀婵差不多。

    他转头对苏合香道:“合香,咱们如果以后挣钱了,就尽量低调点,多花在刀刃上,有什么好办法吗?”

    苏合香笑道:“有!咱们把银子换成银票揣兜里,或者直接存入银庄,我打听过了,银子能生崽子咧!”

    易师真笑道:“你可真是机灵古怪,银子还能生崽子,金子岂不是能成精了?”

    高人等道:“要不说你没见识,拿着几锭银子就成狗大户,你没见过真正的有钱人,那都是把银钱放给别人,用来利滚利的。如果懒得自己是收放贷银,那就交给银庄去办,银庄分你几分利,这就叫做钱生钱!”

    易师真眼里精光一闪,问道:“合香,现在哪家银庄利高?”

    苏合香道:“应该是永宁银庄吧,县城就有一家,我去过,那金碧辉煌的,还以为进了皇宫呢!”

    他摇头叹息道:“第一次当狗大户就破产了,看来我真是太嚣张了,被人盯上了,就剩这么点银子了,否则咱们路上哪用得着这么拮据。”

    熊蹯道:“我觉得就挺好,秀才你是真没过过苦日子,有银子的日子能叫苦吗?哪怕手里只有一枚铜子,那都能把路上那些饥寒交迫的流民比下去九成!”

    高人等说道:“没错,你是不知道江湖的险恶,不知道有一文钱难死英雄汉的时候。另外,你可不知道你手里的铁灵芝有多么了不得!”

    “你想想,老夫就偶尔发现了一株忘忧草,就能让庞然大物的天命坊给老夫破例,成为天命坊药师,你手里的铁灵芝,可是专门寻找异药的宝贝!这就是烫手的山芋,你要不学着低调点,以后的你不惹祸,灾祸也会找上你!”

    “低调,低调!我低调还不行吗?”易师真只有苦笑,继续闷头赶路。

    他这铁灵芝,可并非只能探寻异药这么简单,还能汲取异族的天赋,前者可能会引起天命坊药师的注意,后者可是人人都会垂涎的神奇妙用!

    关于汲取异族天赋为己用,之前铁灵芝给他的感觉就是不稳定,时灵时不灵,为此他在赶路的时候,尝试了几种方法,试图摸清铁灵芝的规律。

    第一,特意让苏合香配合他,滴点血在铁灵芝上,交给熊蹯,熊蹯没有感觉到异样,那铁灵芝也没什么反应,交给高人等,也是同样如此。

    只有易师真拿到手里的时候,那铁灵芝才会发出金色闪光,然后易师真便感觉眼眶发热,身体里多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奇怪感觉。

    第二,经过这个验证,说明铁灵芝只有在他身上才能发挥汲取天赋的作用,但暂时还不能证明,别人能否利用铁灵芝探寻异药,这对潜在的天命坊药师来说,依然还是有不少的吸引力。

    第三,他在汲取苏合香的天目族天赋之后,看到了苏合香在试图沟通山林中的小动物时的异象,她头顶上有一个发着青光的人影,像是个长着翅膀的仙女,但十分模糊看不清楚。

    然而,熊蹯身上却没有任何异象,因为他从来不知道如何主动施展异族天赋,现在知道的只有他的汗液沾染到火铳弹丸可以提升火力,他的血液遇到酒就会引燃,这两种天赋。

    但是他自己本身对此无法主动施展,都还需要依靠外物,所以不施展天赋就没有任何五行阴阳气异动,熊蹯就是一个普通人,易师真也就无法看到。

    第四,易师真自从汲取苏合香的天赋之后,每一天都要试验一下汲取的天赋是否消失,经过了七天左右,他发现看向苏合香的异象已经隐去了一半。

    按照这种规律,铁灵芝给他汲取的天赋,他只能用半个月左右,并且越到后面,汲取的异族天赋效果就越差。

    明白了这几个关键的地方之后,易师真的心里总算有了点底,不至于拿着烫手的山芋却

    一无所知。

    一路走走停停,这一天,他们已经快接近田州的地界了,路实在不好走,全都是山路,这里的森林也比家乡的茂盛许多,毒虫蛇鼠也多,连蚊子也厉害得紧,一咬一个大包。

    幸亏苏合香有轻语族的天赋,虽然不至于被毒虫咬伤咬死,但是蚊子蚂蟥什么的总少不了喝点血。

    路上也看到过流民,不过这地方山多,靠山吃山,只要不是实在过不下了,快要饿死了,是不会当流民出去乞讨的。

    高人等说,偏北方的流民要多一些,除了容易受到天灾的影响,那潢川水泛滥也不断地让百姓受灾,好好的土地全被淹了,人没死做了流民那都算幸运了。

    说话间,易师真他们来到了一个岔路口,正在犹疑不定,辨别方向的时候,突然从另一条路来了一队人,行为却十分古怪。

    易师真看着他们走过来,前面是几个黝黑的汉子抬着一个炼丹炉,黄铜的,估计沉得很。

    他们后面是一个道士,面白微须,看着年轻,却有些猥琐,他却不是自己走路,而是被一个女人背着。

    说是女人,可那个女人的身板直可以赶上熊蹯,生的五大三粗的,高高壮壮的,她用一顶竹竿做成了椅子轿背在背上,那道士就优哉游哉地坐在她背后的竹椅上。

    椅子顶上还有几块布做的帘子挡住太阳,道士在她背上眯着眼,一摇一晃的很是享受。

    最引人注目的不是这强壮的妇女和道士,而是跟在妇女身边一起走的几个女孩子。

    道士像是驱赶着牛羊一样,拿着拂尘,时不时地抽打着跟在身旁的女孩子,那几个女孩子容貌标致,其中一个女孩子的额头上还贴着一张古怪的符箓,不太能看清样貌,却给人一种十分清秀的气质和感觉,她也跟着其他女孩子围绕在道士身边,一起赶路。

    这些女孩子见道士的拂尘抽过来的时候,微微皱眉,却不敢反抗,那清秀的姑娘更是面目麻木。

    这一队古里古怪的人从易师真他们面前走过,当易师真看向那个头贴符箓的姑娘时,心里微微一动,似乎觉得有些眼熟,可是一时又说不清楚为何眼熟。

    “是捉妖符。”

    等那队人走过去之后,高人等看着他们的背影,轻声说道。

    易师真心里一惊,道:“你是说那个姑娘是异族?”

    高人等点点头,道:“那道士估计是周围哪家道观的炼丹师,看那个铜炉的火痕,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苏合香皱着眉头道:“那个道士为什么要一个女人来背他呀?他自己没长腿么?”

    高人等淡淡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这是近年来流行的一种风气,叫做‘镖人’,走镖的镖。”

    熊蹯疑惑道:“什么意思?”

    高人等道:“这是江南地方那帮纨绔子弟玩出来的新花样,平常出门不骑马,不坐轿,专爱用女人来背着走路。听说富家的府外经常聚集着一群群人高马大的女人,身上带着这样的竹椅,或者干净的绣花褥子,垫在肩膀上,就为了背那些富家子弟,赚点银子。”

    “听说,她们生意比那些轿夫和马夫好多了,有富人家里直接养了这么一群壮女人,不仅自己背,还雇给别人家背。”

    易师真也皱眉道:“这些人什么毛病,骑马坐轿不香吗,非要女人背,是哪个缺德的想出来的主意?”

    高人等道:“听说是一个叫沈二公子的人想出来的,他是个经商的奇才,经常能想出各种常人都想不出的生意来做,赚得盆满钵满!”

    易师真道:“这呀,就是给那些闲的蛋疼的纨绔子弟刺激,给他们骑马坐轿腻了之后一点新鲜感,骑马坐轿都不时兴了,要女人背才显得自己有钱、有面子!”

    “正是如此!”高人等点点头,“哦,对了,刚才说的永宁银庄,他就是东家!”

    “什么?!”易师真和苏合香都惊呼出声。

    易师真想了想,道:“难怪,能想出这么稀奇古怪玩意的人,肯定玩起银票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高人等道:“那可不是,这种奢靡风气都传到大山里来了,那沈二公子肯定有些本事。”

    苏合香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道:“这么厉害的人,我有机会一定要见见他!”

    熊蹯不耐烦道:“别扯闲蛋了,现在咱们往那头走?”

    易师真盯着道士他们离开的方向,用手指了指,道:“跟他们走!”

    熊蹯道:“怎么,咱们不去田州了?”

    易师真道:“你没看到那道士抓了一个异族吗?咱们先把她救下来,再去田州也不迟。”

    高人等劝道:“还是别多管闲事了,那道士能在这种山旮旯里,还能摆这么大的谱,肯定也有点本事,并非善茬,咱们就别节外生枝,自找麻烦了。”

    苏合香也小声地说道:“秀才哥,我有点怕。”

    易师真沉思片刻,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你们忘了我为什么要离开家乡?还不是要救治异族,这不眼前就有一个被抓捕的异族,我不去救岂不可笑?”

    高人等道:“你的任务是寻找异药,研制出异方,让异族变成普通人,而不是去和那些捉妖师缇骑作对,和他们蛮干不是咱们的风格,咱们也还没有那样的本事。”

    易师真沉默不语,熊蹯道:“秀才,你是不是见那姑娘长得漂亮,看上了她?”

    “滚蛋!”易师真有些生气,“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离开家乡后遇见的第一个异族,要不把她救下来,我以后心里都会过意不去。”

    他又对苏合香说道:“合香,你别怕,就算拼了命,也没人敢当着我的面欺负你。”

    苏合香乖巧地点了点头。

    高人等道:“秀才,你可想清楚,这会你救下了这一个,接下来碰到的第二个你救不救?第三个呢?你要全想救,那你永远也别想寻找到异药,研制出更有价值的异方。你这叫因小失大,本末倒置,你知道吗?”

    易师真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心里总有一种直觉,如果不把那个异族姑娘救下来,我这辈子都会后悔。”

    高人等无奈笑道:“什么直觉,都是你世面见得少!以前老夫闯荡江湖的时候,最多的时候,一个月都能碰到好几拨人抓捕异族,官府的衙役、普通道士、捉妖师、采药人,各种人都有,老夫都见怪不怪了。”

    易师真冷冷道:“所以你才会这么麻木不仁,没一点仁善之心!”

    高人等气道:“好好好,你最仁善,你最仗义,全天下你是义字头的当家人,行了吧?”

    熊蹯也还想再劝,易师真罢了罢手,道:“别说了,我心意已决,你们要跟我去就去,不去在这里等着也行。”

    熊蹯看着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苦笑道:“那还是跟你去吧。”

    于是,易师真认准了道士走的方向,往前赶去。

    他们走了不久,转过一个山口,眼前豁然开朗,前面是一片片的梯田,一层层叠起来铺满了好几座山坡,水田里还有人在赶牛耕田,男女老幼有上百人,如蝼蚁般分散在几座山坡上,他们背后就有一个村庄。

    这条路十分泥泞,走起路来脚下全是泥巴,易师真一边走一边抱怨,真不知道那个壮妇背着道士是怎么走路的,又担心那几个女孩子走路慢会受牵连,被道士打。

    高人等一边走,一边对他的这些话冷嘲热讽,嘀咕道:“老夫今天才见着天下有名的大善人,有本事把天下所有的青楼女子都赎身出来,那才叫本事呢!”

    易师真懒得理他。

    走了很久,他们四人的走得很累了,才堪堪到了村庄口。

    周围的村民都好奇地打量他们,易师真拉住一个人问道:“你们刚才看见一个道士,就是那个被女人背过来的道士,他们去哪了?”

    那村民是一个消瘦的汉子,说道:“他们去的是高家,高家每个月都要炼长生丹。”

    易师真奇道:“长生丹?那道士有这么大本事?”

    那村汉子道:“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不过高家有钱,就是有些怕死,怕死了之后家里的钱没地方花了呗!”

    易师真环顾四周,这里就是贫瘠的山里,虽说有几片梯田,可路途不便,也没有生意可做,哪来的有钱人家?

    他将疑问一问,那村汉子道:“读书人,你看到的这几片梯田,可全都是高家的!”

    易师真惊讶道:“那你们吃什么?”

    村汉子脸有怒容,颇有怨气地说道:“哼,高家给什么,咱们就吃什么吧,反正咱们祖上的田都卖给他了,现在收了粮都是他们家的,咱们穷人家不饿死就算老天爷开眼了!”

    说完,他就挽着两条泥腿下田干活了。

    “读死书害死人啊!”易师真叹息一声,将目光看向村里:“炼长生丹?我倒真要见见世面,怎么个长生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