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三十九回 狼梅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闪着青光的铁灵芝微弱光芒的照耀下,坠入盗洞中的易师真眼前飞快闪过一下匪夷所思的景象。

    这个盗洞不知道是原来如此,还是被奇鲮打穿了山腹,又深又长,路径从山间一路向下,十分陡直,贯穿了整座大山,易师真在盗洞中,眼中一晃而过地看到了一层层的地宫。

    这些地宫分布在山腹内的不同高度,而这个盗洞更加不可思议的穿过了地宫中的棺椁、祭坛、地下房屋等等千奇百怪的地方。

    往往是他刚从盗洞中唰地掉落下来,身体悬空,然后仅仅一个眨眼的工夫,还没怎么看清那些地宫的布置,便十分精准地坠入到了地面。

    地面又是一个黑洞,恰好接住他的身体,然后又是一个深洞,经过一段黑暗的路径之后,再是下一层地宫,他都不知道这个山中到底有多少层地宫。

    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个盗洞直接贯穿了这些地宫,他的身体在不可控制地急速下坠,这盗洞打的位置十分诡异,有的时候竟然直接穿过一个道士的棺椁。

    棺椁也诡异地竖着,他借着手里铁灵芝的青光看到那个道士的尸体,全身发寒,那个道士尸体的脸庞在他眼中一晃而过,他便与其擦肩而过,继续下坠,但是那个道士尸体的空洞洞的眼神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掉。

    他还看到了庞大的祭坛,他直接从上一层地宫坠落下来,掉入祭坛中央的大洞,但是在祭坛的周围他看到了许多炼丹炉。

    炉火熄灭,但是地宫中的万年灯还在发着昏暗的光,有许多奇奇怪怪的动物在丹炉里拥挤着寻找真么东西。

    这些动物根本不像是平常动物的样子,奇形怪状,畸形扭曲,它们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宫中寻找的肯定是那些道士炼成的丹药,在其中一层地宫中,易师真竟然看到了上百只奇鲮!

    它们同样在地宫的炼丹炉里和无人的房屋里穿来穿去,甚至还有些从露出缝隙的棺椁中爬出来,瞪着绿豆大的眼睛盯着他吱吱乱叫,似乎是警告,也像是求救。

    它们的声音惊动了其他地宫中的动物,在各种动物的叫嚷声中,他不知道那只与他们有渊源的奇鲮在不在其中,但他突然明白了奇鲮为什么在熊蹯敲松了墙壁之后,它那么着急地想要钻入洞中,原来它是在寻找这群奇鲮!

    它们或许是奇鲮的亲族,也有可能它们被道士的丹药诱惑着来到了这里,吃了那些稀奇古怪的丹药之后变异了,从穿山甲变异成从来没见过的奇鲮!而其他那些长相诡异的动物同样也是被丹药荼毒的?

    他就在这样光怪陆离的地下世界中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又坠落到下一层地宫,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忽然全身被什么包裹,突然无法呼吸。

    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坠入到了一条暗河之中,他已经深深地扎进了河里,阴寒透骨的冰冷河水让他的求生欲无比旺盛,他挣扎着向上游去。

    幸好他跟熊蹯从小一起在雨湖里游泳,水性还行,一会儿就透过水面,眼睛却下意识地闭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这条暗河前方不远就是十分明亮的洞口。

    他踩着水缓了一会,才慢慢睁开双眼,顺着暗河往洞口游去,他一刻也不想在这条河里停留,这里稀奇古怪,谁知道这条暗河潜藏着什么古怪东西。

    他一出洞口便看见了熊蹯他们,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地道坠落之旅像是一场混乱迷离的噩梦,现在终于醒了。

    熊蹯见到他,连忙用高人等的竹竿让他拉住,把他拉回了岸上。

    苏合香和高人等都瘫坐在岸边休息,正好太阳出来了,晒着他们又累又慵懒。

    看到易师真爬上了岸,苏合香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有气无力地问道:“秀才哥,你没事吧?”

    易师真疲倦地摇摇头,道:“那两个盗墓贼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把山腹都打穿了。”

    高人等干咳了两声,强笑道:“他们才没那本事,估计也是驱赶着奇鲮打洞,后来奇鲮不听话,直接打穿了整座山。不然这盗洞这么长且深,他们打穿可能要下辈子。”

    易师真问道:“那你们看到了奇鲮没有?”

    他们三人都摇了摇头,苏合香失落地说道:“它可能去找那些亲人了。”

    “也好。”易师真躺下来休息,“能帮它找到亲人也是件好事。”

    他们没回话,易师真拿起手中的铁灵芝放到眼前看,铁灵芝经过刚才水的浸润了之后,变得更加神秘,现在对着阳光看,它就像是一块黑色的石头里藏着一块莹润的翡翠,里头绿的发亮。

    他转着头看了看四周,发现东边远处山坡上有一片林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雾气蒸腾,当铁灵芝对准那片林子时,里面的翠绿更加明亮,像是要脱体而出,光芒流转,十分灵性。

    易师真腾地坐起来,指着那片林子道:“曼陀罗肯定就是在那片林子附近!”

    熊蹯他们也看到了铁灵芝的异状,纷纷点头,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们休息了一会,便马上朝着那片林子走去,半路上,他们发现还有一条明显的道路径直通往那片林子,他们才知道这两天的路全部走错了。

    熊蹯不停地嘀嘀咕咕,易师真笑着赔罪,然而,等他们走近了那片林子,易师真却愣住了。

    熊蹯道:“怎么了?说你这大宝贝还不如让高老头仙人指路难道不对?他仙人指路最多也就摔个头破血流,你这铁灵芝指的路差点让咱们都死在路上,我说错了吗?”

    易师真看着那片林子,呆滞地摇了摇头,道:“你没错,是我错了。”

    熊蹯满意地点头笑道:“这才对,男子汉大丈夫,错了就承认。”

    易师真拿着铁灵芝看了一眼,又看向那片林子,说道:“我是说我找错地方了。”

    熊蹯瞪着双眼道:“你说什么?”

    苏合香带着哭腔道:“秀才哥你可说准了,我可被吓怕了。”

    易师真指着那片林子,一脸失望地说道:“那片林子开花了,开的是狼茉花,斑白色带粉红点点,那些树是狼梅树,结的果叫做狼梅果,我不会看错。”

    熊蹯忍不住生气道:“你都带的什么破路!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来了,还找错了!你让我们怎么办?”

    苏合香也是一脸委屈,但依然问道:“秀才哥,这狼梅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为什么引起铁灵芝的反应?”

    高人等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狼茉花是古书上记载的有剧毒的花,但是这狼梅树结出来的狼梅果却鲜美无比,有一种浓郁的香味,食之浑身清爽。”

    “后来被嘉祈皇帝偶然得之,那些宫里的道士好大喜功,好事媚主,称其可延年益寿,于是嘉祈皇帝食用后十分高兴,钦定为‘长生果’,作为特定的供果。”

    熊蹯讥笑道:“奇怪了,被皇帝钦定为长生果,铁灵芝就能感应到了?这铁灵芝怕不是也是个拍马屁的东西!”

    高人等道:“你听我说完,这狼梅树因此曾试图在很多地方大力推广种植,百姓也很高兴,但过了几年,大家发现不对劲,纷纷放弃了种植,并且全部烧毁砍掉。”

    苏合香奇怪道:“发生了什么事?”

    高人等道:“后来很多百姓发现,这狼梅树结出的狼茉花不但有剧毒,而且结出的狼梅果也是一种毒蛇的心头爱。”

    苏合香吓得脖子一缩,轻呼道:“什么毒蛇?高先生你可别吓唬我!我可胆小了!”

    易师真也只知道这种花和树的名称,没想这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只听得高人等继续说道:

    “这种蛇叫做‘柏蛇’,头小腹黑长白斑,毒性非常强,被咬后马上就会肿痛,血液变黑,不到一个时辰如果没有救治的话,就必死无疑。”

    易师真道:“还能救就好,就是不知道什么药这么神奇,还能从它嘴里捞回人命来?”

    高人等道:“普通的治蛇毒的药没用,必须掺入当年开的狼茉花粉末,敷上十天半个月。你以为救回来就好了?老夫告诉你,就算救回来了也没用,被咬的地方一定会僵死,咬到手脚,手脚就会没知觉,成为了残废,只不过捞回一条命罢了。”

    苏合香有些害怕地靠近熊蹯,眼睛看着眼前这片云雾蒸腾的树林,狼梅树不算高,虽然在阳光的照射下看起来就像一片美丽的花海,但是如果不知道危险,贸然走进去,恐怕就出不来了。

    她躲在熊蹯身旁说道:“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回去算了?”

    易师真看着这片狼梅树林,沉思片刻,道:“不行,以前也没有听说过武行山长了这种树,我感觉这片树林出现得这么突然,像是被人故意安排好的。”

    熊蹯道:“那又怎么样,就算这片林子能结果子,可现在又没长出来,我们在这里搭个茅草房,等它长出来啊?”

    高人等摇摇头道:“熊胖子,你误会易秀才的意思了,他是说,这片危险的树林出现在这里,像是在掩盖什么。”

    熊蹯挠了挠头,道:“掩盖什么?这不就是一片普通的树林子吗?难道里面还有鬼不成?”

    易师真却点点头道:“我感觉是!说不定咱们要找的东西,就在林子里!”

    苏合香轻声道:“我们要进去吗?可是我很怕蛇。”

    易师真奇道:“你不是能听见它们说话吗?到时候跟它们说点好话就行了,实在不行就控制它们。”

    苏合香道:“秀才哥你不知道,蛇是最不喜欢说话的动物,也不喜欢搭理人,它们从来都是一声不响地趴在杂草丛里,每次都把我吓一跳,又好凶哦,很不听话的。”

    易师真道:“不怕神仙不灵,就怕拎着猪头找不到庙。现在路就在咱们面前,好不容易才找到,如果不进去看一看,我不会甘心的。这样吧,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到里面去看看。”

    熊蹯立即道:“秀才你说什么呢,咱们兄弟情分摆在这,我肯定是要跟你有难同当啊!”

    高人等也笑道:“没有老夫仙人指路,怕你们进去就会迷了眼哟!”

    苏合香轻咬贝齿,心一横,道:“既然你们都进去了,丢下我一个人,我才不愿意呢!我也要和你们在一起。”

    易师真道:“那好吧,咱们也不用太担心,虽然传闻是这么说,不过现在这些树才刚开花,狼梅果都没长出来,不见得有蛇来的。”

    “没有蛇就好。”苏合香松了口气,点点头道:“秀才哥,我相信你!”

    他们走到狼梅树林前面,果然发现有好几处脚印,但同时也犯了难,因为这些足迹都通向不同的方向,很是杂乱,没有一条明确的路。

    易师真犹疑着道:“要不这次,麻烦高先生再算一次卦?”

    高人等冷笑一声,道:“现在想起我来了,不是说老夫算得不准、不对、不好么?”

    熊蹯哼了一声道:“你傲娇什么?算不算,不算就拉倒,我们自己从哪走进去都是一样的!”

    高人等连忙笑道:“算算算!”说着就捏着手指,翻着白眼开始算起来了。

    易师真反而觉得有些好笑,就像是他对算卦这件事有瘾似的,明明没人给钱,还算得这么高兴,高人等喜欢卖弄学问到了这种地步,也是一绝。

    没过多久,高人等杵着手里的竹竿往地下一顿,长须飘扬,如仙道临凡,手指着一个方向,斩钉截铁地说道:“没错,就是这条路!”

    易师真和熊蹯苏合香看了看这条杂草丛生的路,偏偏是脚印最少的一条路。

    熊蹯狐疑地盯着高人等道:“高先生,您老人家是什么时候瞎的?”

    高人等吹胡子瞪眼睛道:“信不信?!刚才明明可是你们要老夫算的!”

    易师真失望地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从哪走都是一样,就这条路吧!我走先,熊胖殿后,合香和高先生走中间,走吧!”

    其他人点点头,易师真便开始朝着高人等指的这条路走进了树林,熊蹯他们也小心翼翼地紧紧跟上。

    然而,易师真才刚刚走进去还没几丈远,就听到身后苏合香突然哇地一声哭出来:“你们都是骗子!蛇咬到我啦!哇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