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三十八回 探索奇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合香尖叫道:“秀才哥,你疯了,真要把胖二哥给烧烤了?”

    易师真见到熊蹯的手脚上燃起的火焰,顾不得争辩,拿起手中的药瓶,慌乱中一股脑浇了下去,“噌”地一声,火焰燃得更旺了,把整个洞穴都照的通亮!

    熊蹯顿时大叫道:“秀才,你来真的啊?”

    易师真冷汗直冒,有些惊慌失措,高人等在一边喊道:“快,快滚地上!”

    熊蹯拖着火焰,急忙往地上一滚,火焰熄灭了大半,但是他刚离开地面,没挨着地面的部分又重新燃烧起来了,吓得他接着滚来滚去。

    幸亏这洞穴很久没来人,地上的尘土多,滚了十几个来回,终于把火焰熄灭了。

    易师真愣愣地看着地上气喘吁吁的熊蹯,突然对高人等道:“高老头,你饿疯了?你怎么红烧熊胖?!”

    高人等怒道:“你眼瞎啊,老夫是救了他!红烧熊胖子的人是你!”

    苏合香连忙蹲下去看了一下熊蹯的伤,幸好没什么大碍,也帮腔道:“就是,秀才哥,我都明明看见你把酒倒在胖二哥身上。”

    “那是我慌了手脚,不小心弄的!”易师真冤枉地喊道,顿了顿,疑惑道:“可是第一把火是谁点燃的呢?我在啃大饼呢,总不是我吧?”

    高人等气得吹胡子瞪眼睛道:“老夫也在啃大饼!”

    苏合香伸出手指了指高人等,道:“我跟高老先生一起的。”

    然后三个人目光投向熊蹯,熊蹯怒骂道:“你们看着我干嘛?我没事烧自己玩啊!”

    易师真看了看洞穴,发现有明火的地方只有那个破幌子做的火把,可是它插在地面上,隔着很远。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拿着手里的药瓶子靠近熊蹯。

    熊蹯惊恐地道:“秀才,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中了妖术?高老头,快,快把你那符箓拿出来给他封印,他已经疯了!”

    高人等却没有动,苏合香想要去阻拦,却被他拉住,她无助地看着高人等,高人等却摇了摇头。

    易师真眼睛看着熊蹯的伤口,嘴里道:“熊胖,你别乱动啊,不然我不保证你能在我手下活着出去。”

    熊蹯被他这句话给吓住了,乖乖地躺在地下,大气也不敢出。

    看着熊蹯腿上血迹模糊的伤口,易师真迅速将药瓶里剩余的酒滴在熊蹯的伤口上,只见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滴酒遇到他的血液,竟然被点燃了!

    易师真这次做好了准备,飞快地在地上抓了一把土将火焰盖上,火瞬间熄灭了。

    易师真松了一口气,高人等沉思片刻,问道:“熊胖子你从来不喝酒的吗?”

    熊蹯想了想,道:“还真没喝过,因为我基本上每天都要打鱼,挣得本来就少,喝了酒误事,不然第二天没打到鱼,我和傻姑老婶娘可能都要挨饿,所以从来都不喝。这事秀才知道,他跟别人去喝酒都从来不带我的。”

    易师真点了点头。

    苏合香挣脱高人等,来到熊蹯身边,心疼地看着他腿上的伤口,边哭着捶打易师真,边说道:“秀才哥,你个混蛋,把胖二哥烧成这样,胖二哥伤了,你养我啊!”

    易师真任由她打自己,却把手中的药瓶递给熊蹯道:“要不,你喝点试试?”

    苏合香哭道:“秀才哥你疯了啊?非要折腾死胖二哥吗?”

    熊蹯看了一眼他,微微点头,把药瓶接了过去。

    易师真专注地看着他慢慢将药瓶放到嘴边,然后将最后的少许药酒抿了一口,突然他将药瓶一扔,一边拿手对着嘴扇着风,一边嘴里喊道:“烫!烫,烫······”

    易师真和高人等苏合香都瞪大了双眼,他们看到熊蹯的嘴里竟然迸出了闪亮的火星!

    易师真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乖乖,熊胖你可真是厉害得上天了!”

    高人等凝神道:“这可能是烈马族的天赋。”

    易师真摇了摇头,道:“不是,这可能是烈马族身体上的另一种意外发现,绝对不是他们的天赋。如果喝酒能够点燃他们的身体,这种天赋不是让他们玩火自焚吗?这也太危险了。”

    “更何况,这也不能解释熊胖在湖底发生的事,他沉入湖底,可没机会喝酒。”

    高人等点点头道:“也许你说得对,确实,关于烈马族,我们知道的太少了。”

    熊蹯和苏合香听到他们这么说,都沉默了下来。

    易师真笑道:“没事,大不了以后不喝酒就行了,多大点事。”

    熊蹯却笑得很勉强:“也是,不过幸好发现了,要是哪天谁灌我一顿酒,还不吓死他们。”

    苏合香低头将他被烧坏的衣服撕扯下来,多少规整一点,边轻声问道:“胖二哥,你疼不疼?”

    熊蹯轻轻地摸了摸排着几颗犬齿伤痕的伤口,忽然欣喜道:“好像好一些了!”

    苏合香也高兴道:“真的吗?”

    熊蹯点了点头。

    易师真吐出一口浊气,全身放松,瘫坐在一旁,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再想到刚才熊蹯着火和苏合香兽化的异象,他不禁长叹一声,感慨道:

    “异族啊,真的是又给人惊喜,又使人意外,更让人看不懂啊!”

    熊蹯和苏合香都沉默地看着他,高人等在旁边说道:“你们也不用太难受,这些天赋,是老天爷给予你们的恩赐。那些普通的人,包括捉妖师和缇骑,也是因为嫉妒你们,才会伤害你们。”

    易师真也自知失言,点点头,认真地说道:“高先生说得没错,对不住,这两天的事情有点多,我说错话了,你们兄妹多担待。”

    熊蹯闻言,露出笑容,抬手一巴掌拍在他的大腿上,大笑道:“秀才你说什么呢!咱们不是一辈子兄弟吗?!哈哈!”

    苏合香却别过脸去,大声地哼了一声,道:“哼,我才不要原谅你,除非,再欠我一百两!”

    易师真这才笑道:“好好好,别说一百两,一千两都是小事情,我易师真说到做到,你们等着瞧好了。”

    苏合香迅速从背包里摸出一块小木炭和一个几张破纸订起来的账本,飞快地在账本上写着什么。

    易师真愣住了,道:“合香,你不会来真的吧?”

    苏合香道:“哼,记上总没错,免得你到时候赖账!”

    易师真笑道:“要不要我画押?”

    苏合香道:“我记上是怕我忘了,画押就算了,不过你要敢忘了,我和胖二哥这辈子都饶不了你!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抓到你还钱!”

    易师真道:“熊胖你劝劝你妹妹,她脑子里全是铜臭味,好好一个姑娘家,给玷污了。”

    熊蹯却点点头道:“我觉得傻姑做的不错,有些人以为吹牛没人管,就满嘴放炮仗,这下你知道傻姑的厉害了吧?”

    高人等也笑道:“好了,你们别闹了,早点休息,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熊蹯翻身起来,道:“我去拾点柴禾。”

    易师真拦住他道:“你受了伤,我去吧。”

    熊蹯道:“我就缺了一只胳膊,也比你强壮些,你们三个就呆在这里别动,我刚才路上已经看到些枯树枝了,就在洞口不远,马上就能回来。”

    易师真没办法,只能让他出去。

    但没到一会,他就抱着一捆柴禾回来了,嘴里还嘟囔道:“这奇鲮还挺懂事,把柴禾都堆洞口了。”

    苏合香哼道:“胖二哥你要再打它的主意,我跟你没完。”

    说完她自己都笑了,其他人也跟着笑。

    接下来易师真帮熊蹯简单包扎了一下,发现擦拭掉他伤口的血迹之后,他被烧着的皮肤仅仅微微发红,没有焦伤的痕迹,不禁啧啧称奇。

    他强行忍住想再次试试滴酒的冲动,不过按照苏合香的算法,试一次后,他恐怕脱光裤衩卖掉都赔不起。

    忙完后他们开始休息。一夜无事,除了易师真在夜里,不知是在梦中,还是真的听到了森林里狼的嗥叫,带着哀切和凄凉,听得让人心里发酸。

    第二天,易师真又被熊蹯摇醒。

    “秀才,你快起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熊蹯的声音听起来很急,又带点惊奇的口气。

    “娘的,老子就从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易师真骂骂咧咧起来,刚睁开双眼,就被熊蹯拉着战起来,被他怼到洞穴的墙壁面前。

    他擦了擦眼睛,仔细一看,忽然发现这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痕迹,像一个很大的黑色锅盖扣在了墙壁上。

    最奇怪的是这黑色圆盖上竟然出现了一行字:“宝贝是我胖爷的。”

    易师真看完后骂道:“熊胖你真是,想圈地也没必要躲到这荒山野岭来圈吧?这破山洞给你还能卖钱?”

    熊蹯一怔,随即争辩道:“放屁,这根本就不是老子的字!”

    苏合香和高人等都在一旁仔细地观察这行字,易师真一看,的确不像他的字,难道半夜有人进来写了行字就跑了?是谁这么闲得慌?混三?蛮牛?

    他低头一看,看见旁边两堆黑色的碎屑,随即突然明白这地方就是昨天一胖一瘦两具尸体躺着的墙壁!

    难道他们真的复活了,还魂到熊蹯身上,让他写了这行字?那就能解释为什么不像他的字了,因为那是魂魄逼着他写的。

    并且,这死胖子恐怕还有夜游症,前几天在雨湖里弄出的声响,肯定就是他曾经半夜听到的“雨湖怪响”。

    但熊蹯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那可能就是夜游症让他自己半夜跑到雨湖里作妖去了。

    这时,高人等伸手摸了摸那黑色的圆形墙壁,到鼻子下面闻了闻,道:“不是,这字好像写了很久了,肯定在我们来之前就写上去了。”

    熊蹯道:“那为什么昨晚没看见?这么大块黑疤在墙壁上,瞎子都能看见吧?”

    易师真想了想,道:“肯定是你昨天把他们的尸体烧了,他们来警告你了!”

    熊蹯冷哼一声道:“别装鬼吓唬人,老子从来都不怕鬼!”

    高人等拿起手里的竹竿,上面挂着的破幌子昨晚当火把烧了个干净,这竹竿却完好无损,虽然不一定像他吹得那样珍贵,但肯定不是平常的竹子。

    他拿起竹竿轻轻在黑疤上敲了两下,墙壁发出“”的声音,他又敲了几下墙壁其他地方,却发出了不同的“咚咚”的闷响。

    “这墙壁是空的!”

    易师真和熊蹯他们都瞬间明白了,苏合香更是兴奋地大喊:“胖二哥快砸开,墙壁里面肯定有密室!肯定有值钱的宝贝!咱们又发财了!”

    易师真听到这个“又”字,想到她在账本上一本正经地记下了他乱扯的玩笑,忍不住敲了她的脑袋。

    苏合香却毫不在乎,龇牙咧嘴地抱着头,催促着熊蹯道:“快,胖二哥,快点!”

    熊蹯从腰间扯出三眼火铳,就把它当做一根结实的大铁棒,口里喊道:“你们走开,让我砸开!”

    易师真他们赶紧撤开几步,看到熊蹯高举火铳,猛地对准圆形黑疤的墙壁砸下去!

    “咚!”

    一声巨大的闷响,在洞穴 里嗡嗡轰鸣,墙壁上竟然砸出了火花,可却安然无恙!那一行字就像是在嘲讽他们。

    这一幕让他们都呆住了,没想到这明明是空鼓的墙壁,竟然封得这么严实!

    熊蹯的手臂的酸麻了,缓缓地放下火铳,抖着手臂“嘶”地吸了一口凉气,他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坚硬,刚才用力过猛,反而震伤了自己的手臂,酸麻不已。

    苏合香眨了眨眼睛,看着他小心地问道:“胖二哥,你还能来第二下吗?”

    易师真摇了摇头,阻拦道:“这不是能强行砸开的墙壁,再来一次恐怕他骨头都要折掉。”

    这时,高人等说道:“要不让奇鲮来试试?”

    苏合香眼睛一亮,急忙点头,话也不说,就一溜小跑出去了,没到一会,就把奇鲮给抱了进来。

    奇鲮迷茫地看着他们,好像才睡醒的样子。

    高人等忍不住笑道:“苏姑娘你也真是太着急了,它都没睡醒。”

    易师真一脸不忿地道:“就不能让它睡好觉,老子从科考回来就没睡过好觉,它一只畜生凭什么?”

    苏合香也笑道:“秀才哥你连畜生都要嫉妒,真是小心眼!”

    易师真哼了一声道:“我本来就是小心眼。”

    苏合香连忙放下奇鲮,可它一到了地上,就好像突然兴奋起来了,它跑到熊蹯放在地上的火铳前闻了闻,又急忙转头去墙壁上闻了闻,然后都不用苏合香对它指挥,它自己就开始用尖锐的爪子,对准刚才熊蹯砸过的痕迹上扒拉起来。

    不到一会,它竟然从墙壁上抠出了一个龙眼大小的小坑,正好在那行字“宝贝”的“宝”字上面一点,然后它转过身去,用尾巴尖抵住那个小坑,然后尾巴急速抖动。

    “咔嚓咔嚓”的刺耳声音迅速传来,易师真他们急忙捂住耳朵。

    又过了一会,那小坑被奇鲮挖得更深了,迅速扩大了,只见它再次转过身来,再用尖爪扣洞。

    就这样翻来覆去地折腾,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竟然硬生生地被奇鲮在墙壁上挖出了了一个半尺大小的洞,洞里面黑漆漆的,好像很深的样子,有一股冷风吹来,让人心里发毛。

    这时奇鲮也像是累了,到一旁休息。

    易师真拿了一颗碎石头,朝黑洞丢了进去,只听得里面叮叮咚咚的乱响,越来越远,声音越来越小,却持续地回荡在耳边。

    高人等伸手摸了摸洞口,皱着眉头道:“不像是一个密室,恐怕这是一个地道,不知道通向哪里,不过洞倒是挺光滑的。也许真的被易秀才说中了,这是一个盗洞。”

    易师真也拧着眉头沉思片刻,说道:“要不咱们下去看看吧?”

    熊蹯的手恢复了知觉,道:“这屁大的洞,我怎么下去?”

    易师真道:“要不让奇鲮在前面开路,让它扩大洞口,咱们走后面跟着?”

    高人等点点头道:“我看行。”

    苏合香却有些为难道:“奇鲮它好像很累了,不如······”

    她的话还没说完,奇鲮突然离开她的手,像是听懂了他们的话,转头就向洞口走去,似乎比他们还着急。

    只见它在洞口噌地张开自己坚韧锋利的红色鳞甲,然后像钻入水中一般,猛地钻进了动力,鳞甲旋舞,尘土飞扬,眨眼间洞口扩大了好几倍,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奇鲮就消失在了洞口!

    易师真他们几个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只有苏合香焦急道:“我要去找它!”

    易师真把她拦住,对熊蹯道:“熊胖你能不能下去,能下去,你就先下去探路,我们跟在后面,去追奇鲮。”

    熊蹯蹲下去比了比洞口和自己的肩膀,又撅着屁股将头伸进洞口看了看,在里面喊道:“能下去,里面的路很宽敞!”

    他的声音在洞口回荡,扩散到很远,似乎这个盗洞很深很深。

    熊蹯拔出头来,回头问道:“怎么样?”

    易师真看了一眼高人等,高人等点点头,易师真道:“走!”

    熊蹯立即将火铳拿在手里,脚伸进洞里,然后手撑着,屁股挪动,慢慢地整个人都像躺着一样,钻进了洞里。

    当熊蹯最后只剩下头的时候,他仰着头来道:“没事,这奇鲮打洞很厉害,比刚才的洞还光滑!”

    但他话还没说完,脑袋呲溜一下就不见了,洞里立即传来他越来越远的惊呼:“啊······”

    易师真顿时焦急起来,道:“高先生你第二个,合香你第三个,我殿后!快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高人等连忙答应一声,也像熊蹯也一样平躺着钻进去,同样刚到脑袋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打,就唰一下不见了踪影。

    苏合香连忙也将包裹抱在怀里,钻进了洞里,易师真在她最后停留的时候安慰了一句:“合香别怕,哥在你后面。”

    苏合香点点头,然后平躺下去,她的头顶刚要越过墙壁的时候,也是唰地一下,整个人都消失在洞里。

    易师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来,自己慢慢钻了进去。

    和熊蹯说的差不多,这奇鲮打洞简直是又快又好,它的鳞甲看起来锋利,但是旋转着打出来的洞又坚实又光滑。

    他慢慢地将身体塞进洞里,当胸膛刚没入洞口的时候,他就突然感觉到腿部好像悬空了,然后他赶紧往前探,可前面什么都没有,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半身都悬空了,顿时身体一滑,整个人都掉了下去。

    紧接着,掉入洞里的他,就像坠入了一场深深的梦魇,在这个长长的黑洞中,他睁大了双眼,地下的整个世界都变得光怪陆离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